转换到繁體中文
留言板
本站全站搜索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 读书 > 正文

金克木:如何把古书“读完”
发表时间:2015/5/30 22:24:19    评论次数: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金克木

       “正课”别压得太重,考试莫逼得太紧,让孩子们多少了解一点中外一百年前的书本文化的大意并非难事
       有人记下一条轶事:历史学家陈寅恪曾对人说过,他幼年时去见历史学家夏曾佑,那位老人对他说:“你能读外国书,很好;我只能读中国书,都读完了,没得读了。”他当时很惊讶,以为那位学者老糊涂了。等到自己也老了时,他才觉得那话有点道理:中国古书不过是那几十种,是读得完的。两位老学者为什么这么说?显然他们是看出了古书间的关系,发现了其中的头绪、结构、系统,也可以说是找到了密码本。
       读古书的“密码本”
       所有写古书的人,或说古代读书人,必须读《易》《诗》《书》《春秋左传》《礼记》《论语》《孟子》《荀子》《老子》《庄子》。这是从汉代以来的小孩子上学就背诵一大半的。这十部书若不知道,唐朝的韩愈、宋朝的朱熹、明朝的王守仁(阳明)的书都无法读。连《镜花缘》《红楼梦》《西厢记》《牡丹亭》里许多地方的词句和用意也难于体会。以上是算总账,再下去,分类区别就比较容易了。举例来说,读史书,最少要读《史记》《资治通鉴》,加上《续资治通鉴》《文献通考》。读文学书总要先读第一部总集《文选》。如不大略读读《文选》,就不知道唐以前的文学,从屈原《离骚》起是怎么回事,也就看不出以后的发展。
       这些书,除《易》《老》以外,大半是十来岁的孩子所能懂的,其中不乏故事性和趣味性。枯燥部分可以滑过去。我国古人并不喜欢“抽象思维”,说的道理常很切实,用语也往往风趣,稍加注解即可阅读原文。一部书通读了,读通了,接下去越来越容易,并不可怕。从前的孩子就是这样读的。主要还是要引起兴趣。孩子有他们的理解方式,不能照大人的方式去理解,特别是不能抠字句,讲道理。大人难懂的地方孩子未必不能“懂”。孩子时期稍用点时间照此“程序”得到“输入”以后,长大了这些“存储”会作为潜在力量发挥作用。
       “一揽子”读古书
       古书也不必每人每书全读,例如《礼记》中有些篇,《史记》的《表》和《书》,《文献通考》中的资料,就不是供“读”的,可以“溜”览过去。这样算来,把这些书通看一遍,花不了多少时间,不用“皓首”即可“穷经”。
       依此类推,若想知道某一国的书本文化,也可以先读其本国人历来幼年受教育时的必读书,却不一定要用学校中为考试用的课本。孩子们和青少年看得快,“正课”别压得太重,考试莫逼得太紧,给点“业余”时间,让他们照这样多少了解一点中外一百年前的书本文化的大意并非难事。
       古时人们小时候背《五经》,十来岁就背完了,现在怎么能办到呢?对这类书需要有个“一揽子”读法。要“不求甚解”,又要“探骊得珠”,就是要讲效率,不浪费时间。
       我以为现在迫切需要的是生动活泼,篇幅不长,能让孩子和青少年看懂并发生兴趣的入门讲解,加上原书的编、选、注。原书要标点,不要句句译成白话,不要注得太多;不要求处处都懂,章太炎、王国维都自己说有一部分不懂;有问题更好,能启发读者,不必忙下结论。这种入门讲解不是讲义、教科书,对考试得文凭毫无帮助,但对于文化的普及和提高,大概是不无小补的。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欢迎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 验证码: 
  • 内    容: 
    微笑   呲牙   惊讶   发呆   得意   流泪   大哭   害羞   闭嘴   睡   尴尬   发怒   调皮   难过   呕吐   握手   吻   胜利   强   弱  
                     
  •    

网友评论

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