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脏腑经络先后病脉症第一
本书全文检索:  
       这段在书里头,据我看是王叔和搞的,在《伤寒论》里头,头一页也有一个伤寒例,这个也类似序言,文章简呐,认为太阳伤寒我们在太阳病里都讲了,来这伤寒例就是王叔和写的,第一这章也是类似。
       金匮这个头一章啊,伤寒就不用说的,金匮其它章节也没有像他这样治病的,像头一章说的上工治未病,仲景没有这样治病的,这仲景治病都得根据这个症候,没有症候怎么治,因为他不是这么治病,头一章却写出这么一段来,可见肯定不是他写的。为了让大家明白明白,我今天把这个问题也讲讲。
       他说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你看这个题目就不像是张仲景写的,他不这么说的,脉证更不是脏腑经络了,头一章是个大杂烩什么都有,这一段研究研究也好,底下这是我个人主观看法,不一定对的。
       问曰:上工治未病,何也?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四季脾王不受邪,即勿补之;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惟治肝也。
       「问曰:上工治未病,何也?」,这上工就是良医呀、好大夫,就说良医能治未病,未病就是没病的病,那么这是什么意思?
       「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什么叫治未病呢?底下答就说,要是治未病者呀,比如我们治肝病,如果这个肝病实,肝实症,这是阴阳五行的说法了,肝属木,木实一定克土,脾属土,所以说治未病,见到肝实之病,知道这个肝一定要传脾,虽然现在只是肝有病,脾还没病呢,但是良医他知道肝必传脾,因为木实克土,所以当先实脾,虽然脾未病;一方面治肝,一方面要先实脾,这不就是治未病吗?
       再者有一样,时令有盛衰,既要知道五脏相传之理,也要知道时令有旺盛之分。「四季脾旺不受邪」,四季就是春夏秋冬了,春夏秋冬最末十八天都是土盛,都是土旺之时,他根据十二个地支,你看子丑寅,丑是属土,三个里面准有一个,三个月里准有一个土,这个土都是在四季之末的十八天,四季十八天共七十二天,他把四季分成五个七二,所以有五行,搞阴阳五行都是这样搞的,这是根据甲子分的。
       不跟甲子分呢,古人又这么分,木旺于春,火旺于夏,土旺于长夏,金旺于秋,水寒旺于冬。这是他根据气候这么分的,这是天之五运了,风暑湿燥寒。天有五运,地有五行,这都是搞阴阳五行的解释。人在气交之中受到影响,他是这么来看的。
       这个四季脾旺不受邪,四季之末十八天,都是脾旺之时,它不受邪,虽然他肝实,但脾旺之时,你不用补,在这补充一句,本来他的意思在这段时间就很足了。良工治未病,见肝之病必传脾,虽然脾没病,也得要治,当先实脾,治未病不就完了吗,但是有一样就是有时候不用补,看在什么时候,正赶上四季末后十八天脾旺之时,不必补也行的,这段就是这意思了。
       「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惟治肝也」,中工就是指一般的大夫,常医了,普通的大夫,他不晓得五行克制,五脏相传之理。「见肝之病,不解实脾」,他见肝病就光治肝,他不知道肝有病后,也会造成脾有病的,光瞅着肝治肝,上面到这主要是说上工知道能治未病,而中工不解,下工就不用说了。底下这个更离奇的。
       夫肝之病,补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入脾。脾能伤肾,肾气微弱,则水不行;水不行,则心火气盛;心火气盛,则伤肺,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故实脾,则肝自愈。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
       上面说肝实之病必传脾了,那么肝虚之病呢?虽然不传脾,可是补脾也正所以治肝,他又这么搞一下子。肝虚补肝应该用酸,酸入肝嘛。助用焦苦,你要治肝虚之病,你得助其心火气盛才行呢,这个助用焦苦,苦入心,应该用苦药来助心火。益用甘味之药调之同时你还得补益脾,这个脾属土,所以补脾土就旺,土旺就能制水,而肾属水,被土所伤,所以说「肾气微弱,水不行」。那么原本水克火的,水不行后克火的力量弱了,心火自然就气盛。心火他是克金的,心火气盛则伤肺,所以肺受到约束。肺受到约束了,金气就不行了,肺属金嘛,金气不行没法克木,肝气就盛了,那么这个肝就自愈了。
       上面「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都不是直接治肝,总而言之,他是补脾来治肾水,这在《难经》中说西方实、东方虚,补南方、泻北方,补南方就是补心火,泻北方就是制约肾水,这就是根据难经中这一句话。
       肾水不行,心火就胜,心火气胜就克制肺金,金气不行肝就不受克了,自然就好了,这个治疗接二连三张,仲景有这样么?一个都没有,他讲的这么好,可他的例子怎么一个都没有呢!所以这不是张仲景写的,我向来讲《金匮要略》不讲这个东西,而且这个里面毛病百出,它光讲了一面,有的胜了能够治疗它所胜的脏,也有它生了那个脏,所以那个生克,有时讲克、有时讲生,但这个就不一定了,也搞不清楚,比如你补土来克水,助心火旺,可那个水生木,水虚了这肝虚还能好了?所以这个自相矛盾,但五行里就这么讲,所以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那他肝就好,肝虚就好了?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接二连三的治疗,这里面有妙意,都是治本脏,这个病就治好了?哪有这个?说的是挺好听。
       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你看看这两个,那个肝实必伤脾,要补脾,和这个一样,那个就能治好病,这个也是以肝助脾,所以这个有矛盾。但是那个那么讲,这个这么讲,那个就为治未病,这个治肝补脾的要妙,所以这个不对,所以张仲景不会这么写文章,我说这不是他的,我还向来不讲它,大家研究研究是不是这样的。
       那么实可不能这么治,经曰:虚虚实实,经指《内经》了,这有两种说法,一虚有虚治之法,实有实治之法;也有粗工,虚当实治,虚更使其虚,实当虚治,更使其实,实者亦实,虚者亦虚,也可以这么讲。那个说法非其治也,就是不是其意,必须补不足,损有余,是其义也这才对。余脏准此。其它病都可照这个方法来,这是头一段。
       咱们应该怎么研究?我是这么看法,与张仲景这个书上的治疗不相符,他在头一篇写这个东西干什么?我说这不是张仲景写的。
       夫人禀五常,因风气而生长,风气虽能生万物,亦能害万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
       第二段讲的五行五运。「人禀五常者」,这五常就方才说的五行之五常,五气也是五常。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人为肝。人禀天地之气而生,天之五气,地之五行这都是五常。金木水火土,风暑湿燥寒,这是天之五气。风气二字就指概括五气而言的,天之五气运化万物了,以风气概言之。
       风气虽能生万物,亦能害万物,这种说法很多了,古人说这个风不是所有的风气都伤人,得是不正之风,虚邪之风,这个都成问题,当然不必批评古人,但是古人有这个看法。它说这个风气概言五气,天之五运了,万物和人都因风气而生长,可是风气虽能生万物,不正之风、不正之气亦能害万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但这个风气害人,不是单独风气就能害人,还得人身体有问题,这个讲的还是不错的。
       若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客气邪风,中人多死。
       五脏各有元真之气,即所谓脏气了,古人说的元真的元,就是原来的原。如果五脏元真通畅,就是没有毛病,那么人虽有客气邪风不足为害,人即安和。主要还是在人,所以一方面人平时不要冒触风寒,再来人身体还要搞好,内里有毛病那是不行,那就要客气邪风,中人多死,内虚风气才能乘虚而入内嘛。
       所以他是两个意思,一个你平常善于摄生的人,五脏元真通畅,那不会有病,受点邪风它也不会往里跑的,那人即安和,虽有客气邪风不足为害;假如不是如此,你平时不摄生,自己就搞了一身毛病,那客气邪风,那准找上你,找上你就好不了,中人多死是这个意思。由这上看他底下作了个总结。
       千般疢难,不越三条;一者,经络受邪,入藏府,为内所因也;三者,房室、金刃、虫兽所伤。以此详之,病由都尽。
       千般疢难,疾病多的很呢,可是根据上面所讲的概括起来不外乎三条,一者,经络受邪,入脏腑,为内所因也,这就是所说五脏元真不通畅,人有着伤,本虚了,经络外面受邪就要入脏腑,这个入脏腑的是由外面风寒来的,但还是内因,为内所因也,就是你平时不摄生,你自已先自伤了,那风寒非找上你不可,所以这里他搁个内因,这个讲的是不错的。
       二者,四肢九窍,血脉相传,壅塞不通,为外皮肤所中也。
       这个所说身体内病不致于虚,但是外面触冒风寒,这个人不注意,那么九窍皮肤这些地方原本都是血脉相通,因为触冒风寒而壅塞不通,如鼻子堵了等毛病,这都是外面皮肤所中,这都不要紧的,假设不冒风寒是不会有这毛病的,即使有了,这都不叫内因,这就是外因,全是指外面的风寒,内因就是内里绕,必然入脏腑这叫做内因,那么这是外面受风寒,得了感冒伤风。古人说对风寒避之有时,你不要满不在乎,满不在乎就得点小病,这是外因。
       三者,房室、金刃、虫兽所伤。以此详之,病由都尽。
       房室,就是房事无节了;金刃,好打好斗,受了刀斧所伤;或虫兽所伤,蛇咬了等等这都是虫兽所伤了,这些即非内因也非外因,就是非内外因。这些病就这三种:一种你自已的内虚,才造受外面经络受邪,内里脏腑发病,这是最重了,这叫内因;第二,你内里不虚,但不知避之有时,老是装好汉,感冒风寒你也是要得外因,就是皮肤所中九窍壅塞不通的病;第三,一切你不注意,就是房室、金刃、虫兽所伤,这个都与内外因无关,所以叫不内外因。以此详之,病由都尽,千般疢难,也就这三条。所以拿这个来看,一切的病由都在内了嘛,根据上面所说那么下面才讲摄身之道。
       若人能养慎,不令邪风干忤经络;适中经络,未流传脏腑,即医治之。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针灸、膏摩,勿令九窍闭塞;更能无犯王法、禽兽灾伤,房室勿令竭乏,服食节其冷、热、苦、酸、辛、甘,不遗形体有衰,病则无由入其腠理。腠者,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为血气所注;理者,是皮肤脏腑之文理也。
       若人能养慎,养慎这个很不容易,就是要时时摄生谨慎,别以为小事不要紧的事也不行。不令邪风干忤经络,你要避之有时,即使受了外感,适中经络,不必等着流传脏腑,积极治之,也可以好的。那么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针灸、膏摩,也不等他九窍闭塞,那就能好的。更能无犯王法、禽兽灾伤,房室也要竭之,服食节其冷,饮食冷也不管热,也不管那就容易受病了,冷、热、苦、酸、辛、甘,不遗形体有衰,这人偏食也是不好的,苦、酸、辛、
       甘也是适可而止,不要有所偏嗜,要是有偏嗜,就会不遗形体有衰,病则无由入其腠理。这样才是摄生之道,即便有了点病也不能入其腠理。
       腠理是什么,腠者,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为血气所注。腠是外面老皮与里面的肤,肤就是肥肉了,皮肤之间谓之腠。腠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向里可以通五脏元真,外向是气血所注之地,我们人身的气血为什么可达表皮?从哪来呢,就是从这个腠,皮之内肤之外这个间隙,这是说的腠。理指是什么呢?纹理,皮肤脏腑组织纹理,组织也是纤维组织都有纹理,所以我们讲腠理如果疏,邪风客气从这里而能入脏腑,如果我们根据上面不等到这里,也就是不能入腠理,当然也就不能入脏腑。这个大家可以看看,这段讲的主要都是阴阳五行,这个在仲景书中都成问题,后面的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