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妇人产后病脉证治第二十一
本书全文检索:  
       问曰:新产妇人有三病,一者病痉,二者病郁冒,三者大便难,何谓也?师曰:新产血虚,多汗出,喜中风,故令病痉;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亡津液,胃燥,故大便难。
       这一段他说是妇人的那个产后啊,常常的同时发生这三种病。那么一个呢就是痉,痉咱们讲过了,就是抽啊;第二个呢就是这个郁冒,这个郁冒啊就是昏冒;第三个就是大便难,就是大便硬。那么这三种病不是说是一个一个发作,是同时发作的,这个在产后啊,常有这种情况,这个郁冒和这个痉同时发作,我们拿现代话说就是近乎休克,人手脚也凉啦,人事不知,这在我们家乡的话就是产后昏迷这个这种情况,当时也有些救急法子,给些小孩子尿的啊,这都是乡村那么搞法。
       那么这三种病他为什么同时发作、为什么产生这三种病,他故作一个问答里解释了。他说新产血虚啊,这个妇人新产之后啊,由于失血,所以她血虚。那么又由于这个虚而多汗啊,那个产妇是多汗,又多汗出,那么这个所谓阴阳俱虚啦,血也虚,津液也虚,这样子容易遭受风邪,而喜中风。
       这个津液、血液都虚,再遭受风邪,就会产生一种邪热,之前讲《金匮》那个痉湿暍篇,讲过啰,这最容易发生痉病啊。咱们说这个柔痉、刚痉,也都是在感冒的情况之下发生的,尤其柔痉啊,由于这个津液虚他容易发生痉,这是解释这个痉发生的道理。
       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这个昏冒是怎么发生的呢,本来就亡血而又复汗出多,那么这就是所谓正虚者邪凑之,寒多,寒多就是饮往上冲逆,这个寒指的是水说的。那么这个郁冒,比眩晕还甚啦,由于这个血液虚,拿现代话说就是脑贫血啊,一时这个人身体液丧失太多,由于血液、津液都丧失,那么这个时候里边有些这个水气再冲逆的话,这两方面合起来最容易发生郁冒,所以由于这个贫血而产生的一种郁冒、昏冒,就现代西医说呢就是发作性的脑贫血,这个一时的血虚也容易发生这种情况,这是这个郁冒的发生,这个道理在这个产后啊也容易发生的。
       亡津液,胃燥,故令大便难,他这个血液、津液俱有所亡失,那么胃中的水分也少啊,所以胃中燥,大便就要难,他这个大便要干的。那么在这呢,他就解释这三种病在这个新产妇人容易发生的一个道理。
       产妇郁冒,其脉微弱,呕不能食,大便反坚,但头汗出。所以然者,血虚而厥,厥而必冒。冒家欲解,必大汗出。以血虚下厥,孤阳上出,故头汗出。所以产妇喜汗出者,亡阴血虚,阳气独盛,故当汗出,阴阳乃复。大便坚,呕不能食,小柴胡汤主之。
       那么这个讲的是具体的证治啦,同时他解释这个郁冒发作的机理。他这个本来是三种病同时发作,那么最重的一点还是在郁冒,虽然当时也抽啊,或者大便难啊,但主要的还是这个郁冒,因为这个昏厥挺吓人的。其实这个病没有什么,如果护理好了,不吃药也可以好的,它是个一时的现象。
       这产妇郁冒这个病,其脉微弱啊,微者,无阳气则脉微,无阳气就是没津液,他古人把这个阴阳啊,尤其张仲景这个书,把血认为是阴分,他叫做阴,津液属于气分,他叫做阳。咱们讲那个桂枝汤不就讲过了嘛,太阳病,发热汗出者,他说是卫强营弱,欲救邪风者,桂枝汤主之。他这个营呢,就指的是阴,卫指的是阳,卫也指的是脉外的气啦,这个气是什么,就津液。
       那么这个地方也是一样的,他说产妇的郁冒根据前头的解释,她不但血虚,津液也虚,所以脉既微而且弱,所以咱们的那个讲《伤寒论》阳浮而阴弱,阳浮着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阴弱就是指脉里头这个血液。那么由于这个阴阳俱虚,所以脉微弱,这个阴阳俱虚与后世说法不一样,阳不是指着热说的,不是的啊,这个要注意,要不后面说得你们就看不懂吧,这个解释与后世医家是不一样啦。
       那这个产妇郁冒啊,是个贫血的现象,津液虚脉应之微,血液、营气也不足,所以脉应之弱,所以脉微弱。呕不能食,这个就是对照上边说的那个多寒哪,他胃有饮,往上冲逆不能吃东西。大便反坚啊,可是胃虽然有饮气往上冲,但是他这个肠子在胃以下还是干而无津液的,他胃有停水大便不应该坚啊,但是他这个大便反坚,因为他这个是体液丧失太多,虽然胃里头他是有些饮气啦,但是主要在这个肠胃里头还是一个缺少正常的体液、水分,所以他这个大便啊反倒坚。它不像一般的情形,一般的呕逆、胃有水,大便不坚的,唯独这个不一样。
       但头汗出,身上没有汗,就是脑袋出汗,说明什么呢?就是这点津液啊,它往上亢。那么咱们《伤寒论》讲小柴胡汤时,说「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那个是津液整个亢于上,所以他解于上头,胸胁满也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在胃以下反倒没有津液,所以咱们应用小柴胡汤时,对于大便干燥,反倒能够通大便,本来小柴胡汤里边没有通大便的药,他就是因为缓解上边啊,这种热解瘀祛,津液这就下去了。所以这里他也但头汗出,他主要就是讲这个,最后他还是用小柴胡汤来治疗了,他有点解释柴胡汤的意思。
       所以然者,那为什么郁冒有这些个脉证呢,这是由于血虚而厥,主要是血虚,根据前头这个产后血虚嘛,她亡血多,血虚到一个相当程度,不达到于四末,手脚就凉而厥。厥而必冒,这个血虚到这么一个四肢血液不到的程度了,这个脑袋肯定就有贫血的现象了,所以在这个情形之下,他要眩冒,就是解释这个脑贫血啦,也解释这个脉微弱。
       冒家欲解,必大汗出,所以这种冒啊要是欲解的话,一定要出大汗的,什么道理呢?他底下解释了,以血虚下厥,孤阳上出,这里头就是说我刚才所说那个,古人啊把气分,就是津液,叫做阳;这个血液呢,营气呢,它叫做阴。他这个主要是血虚,就是阴虚啦,而不达四末而厥。孤阳,就像我们所谓太阳病发热汗出者,此谓营弱卫强,这个卫强就是孤阳,营血是虚,但是这卫气啊它往上亢,所以叫做孤阳,简言之就是营卫不和了。
       那么孤阳反而亢于上,所以他但头汗出,主要是解释但头汗出的道理,这是古人对这个病理的一种看法喽,是不是这样子,我们讲完大家就可以讨论讨论。所以产妇喜汗出者,亡阴血虚,阳气独盛,故当汗出,他说这个冒家欲解,必大汗出,那么何以产妇喜汗出呢?他底下解释了,亡阴血虚,也就是说血虚又亡阴啊,就是阴血少了,阳气独盛,他这个脉外的这个阳气啊独盛,所以我们用桂枝汤,调节营卫也是这么个道理,发汗这个办法啊,就是攻阳,桂枝汤让他出汗嘛,那么攻阳,让阳不强了,他就救阴,就使阴阳能和了,古人他也许是这个的看法,是不是这样,咱们不管,这篇道理这是古人的说法。
       这个阴血虚于内,而阳气独盛于外,在生理这个方面啊,他应该汗出,汗出怎么样,能抑阳,他的阳气就少了,所以桂枝汤发汗攻阳,治这个营卫不协,他都是这种治法,这一节他主要就是论这个道理。阴血虚于内,阳气盛于外,那么这得怎么样呢?应该汗出,使阳气平下来救阴,而阴阳才合,这是古人的一种看法,这是他解释郁冒所以喜汗出的道理。
       至于从全面的这个证候来看呢,大便坚,呕不能食,他是柴胡证。虽然他这个郁冒、痉、大便难同时发作,但是证候所现的是柴胡证。方才我讲了,在《伤寒论》里有啊,虽然他是胃不和,大便坚,是阳明病,但是他反应在胸胁这一部分,有胸胁满、呕不能食,这时候吃柴胡汤是可以的,《伤寒论》说是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那么这个呢他是大便坚,而呕不能食,那肯定是小柴胡汤的一个的适应证,所以用小柴胡汤主之。
       那么这个地方我们不要认为昏冒、大便硬、以至于痉就用小柴胡
       ,他必须得有这些证候,主要是呕不能食,「呕而发热,小柴胡汤主之」嘛,在《伤寒论》里有的,这主要是小柴胡汤证。中医就是辨证,可是有一些对辨证的解释有些问题的,我们这一章里有很多这个问题,后面要讲了。咱们说产后风,是不是风啊?这是值得研究的,古人是这个看法。你看那小孩子,有七日风、三日风,是不是风,现在证明肯定不是,现在的小孩子抽风的少得多了,因为医院卫生提高,不让他有感染的机会,抽风是孩子受到病菌感染嘛,早先生孩子很容易感染,像我们家乡最糟糕了,就拿普通的剪子剪脐带,那差不多就要发生风,什么是风,就是感染。
       可是现在大家还是这么讲,你看后面讲到产后风了,它都不是风了,哪是风呀,现在医院产科窗户早就给你打开了,咱们家可不是,捂得溜严哪,真像这里头说的,汗出得非常的多,那才是容易招受外感,其实还是卫生的问题。这个咱们讲多了,这个古人的看法,这是规律。看这一段也是,大便干,呕不能食,是小柴胡汤证,那你就用小柴胡汤。那小柴胡汤证是个什么病呢,什么它也不是,可是不论什么病,要是有小柴胡汤证,用小柴胡汤都可以治疗。不仅是治这个病,咱们在临床上很常见的。
       这个地方研究古人书,一方面本意要把它弄清楚,然后还得有个理想,或叫思想吧,古人限于当时的科学水平,没法有个合适的解释,比如营卫失调,本来血管内外的液体是一个恒定的量,可是它这个量不恒定了,就叫营卫失调了,这与西医说得也很对,但是不是像古人的那种看法,还值得再研究。
       病解能食,七八日更发热者,此为胃实,大承气汤主之。
       这是根据前面那个大便硬了。那么吃小柴胡汤也可以通大便,而且一切症候都可以好。可是到了七八天之后,她又发热了,又发热这肯定是内实的问题了,她以前就大便难嘛,那在这个时候有用大承气汤的机会。
       这个书啊,不像讲《伤寒论》,他这个症候都不够全面,这个道理呢是因为大承气汤,咱们在《伤寒论》反复讲,大承气汤有大承气汤证,不是说大便干就吃大承气汤,那不糟踏人吗?这节也是,虽然他提一个大承气汤,那么如果是胃实、是大承气汤证,用大承气汤,那是没问题的。不过除了大承气汤,有没有用别的方剂的机会,也有啊,所以他这个书叫《金匮要略》,要略他就不那么详细。
       你像大柴胡汤啊、调胃承气汤啊、小承气汤啊诸般内容,去内热通大便的药有得是,也就是说我们见到什么方证就用什么药就对了。我们不要认为产后妇人大便一干就都吃大承气汤,那就糟了,这个地方都要注意。那么后世也有些犯病的地方,他先有个主见,说这个妇科,产以前要远热,少吃热药,热药能够使得流产。那么产后呢,多虚,要避寒,可是你看这个时候用大承气汤。产后是多虚,可是虚是津液虚,更容易蕴热,这就是的,而且治疗还是要辨证,该用大承气汤就用大承气汤,也没错误的。
       现在可不是这样了,有些大夫见到大承气汤证,他也不敢用,那就不对了。所以他这个书这也是好的地方,他把大承气汤给搁到这个地方,本来是七八日更发热者,这是胃家实的一个症候,未必是大承气汤,就像我方才所说的,他特意搁个大承气汤是告诉大家要辨证,不要用你先前有的一些主观,认为产后就是虚,虚极就是寒嘛,所以要远寒的,其实不是的,这个说法有毛病。
       产后腹中绞痛,当归生姜羊肉汤主之。
       绞痛就是急痛,虚寒这个疼啊就是急痛,咱们讲的虚劳篇里少腹里急,就是肌肉绷得挺紧,但是按着里头是空的,这个绞痛也是急痛的意思。当归生姜羊肉汤主之,当归生姜羊肉汤咱们前头讲了,在寒疝宿食篇里,这是一个温补的药,用羊肉、当归补之,用生姜来散寒,所以它也治寒疝腹中痛和虚劳不足。
       那么这就是方才所说的产后多虚多寒,腹中绞痛,这样的情形有用当归生姜羊肉汤的机会。那是不是遇着产后腹中绞痛就都要用这个方子,也不是的,底下还有好几个腹痛的也是不同的治疗,我们在临床也是这样治。
       产后腹痛,烦满不得卧,枳实芍药散主之。
       这个重要在烦满。烦者,是多热之像;满,是胀满了。冲对胀满的用药,可以知道这个不是实胀,是由于气滞而影响血痹,芍药这个药啊在本草上说治血痹,也就由于是它有袪瘀血的作用,临床上腹满痛者常常加芍药,也是因为它治一种腹急痛、腹挛痛。另外《伤寒论》也提到脚挛急可以用芍药甘草汤,芍药也可以缓挛急,所以日本在研究芍药腹症,认为是腹拘急、腹挛急,这是对的,但是用这个方子也不是必需得有腹症,但要是大量用芍药它是有这个腹症的,这是肯定的。
       那这里其它症候也要考虑,比如这个它有枳实,它是有胀,是气滞,所以这个药它行气、去血痹而治腹挛痛的。临床上这个情形很多,这个一般的产后妇女腹痛多是枳实芍药散,也有是瘀血的。咱们说这恶露不净,这都有了,这些都是产后应该分清的。头一个他提出腹痛是虚寒,用的是当归生姜羊肉;那么第二个呢,就是气滞血痹这类的腹痛。
       师曰:产后腹痛,法当以枳实芍药散,假令不愈者,此为腹中有干血着脐下,宜下瘀血汤主之;亦主经水不利。
       这个是瘀血为主,一般来说产后腹痛,多是由于气滞造成血不行,那你就是用行气的方法来治血痹痛就可以了,就用枳实芍药散,所以这个他说产后这个腹痛啊,依法应该用枳实芍药散。那么咱们从这个「依法」可以知道,当然也是有烦满不得卧的情况,这个是气滞血痹的这种情况,所以依法给吃枳实芍药散。
       假令不愈者,吃这个还不好,可见得这个不只是气滞的问题了。此为腹中有干血着于脐下,脐下的部位,就咱们《伤寒论》上说的膀胱,像热结膀胱那都是指部位说的,与膀胱没关系,所以把桃仁承气汤证啊说是在太阳病的膀胱蓄血证病,那是瞎闹,太阳病哪是那样的,这搁在脐下了,你说与肚脐是什么关系啊,这是都是指部位,干血着于脐下,和膀胱那部位是一样,和我们平时说的血实的这个部位。
       宜下瘀血汤主之,这赶紧得下瘀血。那么这个下瘀血汤呢,也主经水不利,就是不是产后,一般妇人有经血不利、腹痛,它也治。那么这个方子是大黄桃仁、蟅虫三味药所组成。蟅虫这个药啊,类似水蛭虻虫,但是在临床上它有一个特殊作用是止疼,而且它性寒,蟅虫是寒性药,因为它也有烦满嘛,主要是治陈旧性的瘀血,比桃仁、丹皮所治的瘀血要顽固一些,所以只是用桃仁不行,必须要搁蟅虫。蟅虫对顽固瘀血颇像水蛭虻虫,但它有止痛的作用,所以它搁蟅虫。当然它也有胀满了,这个胀满属实,所以搁大黄,不搁枳实了。
       它这三味,末之,炼蜜和为四丸,以酒一升,煎一丸,取八合,顿服之,新血下如豚肝。新血两个字,恐怕是错误的。它前面说是干血着于脐下,或者就是干字,再不然就是个瘀字,新血没什么道理,恐怕这是有错字,干血或瘀血都是对的,如豚肝还是干血,下来这个东西就像那猪肝似的,那肯定还是干血。干血也是瘀血之类了,所以叫下瘀血汤嘛。
       那么以上三段,他把妇人产后腹痛的各方面都交代了。有的属于虚寒的,有的属于气滞血痹的,有的血着于脐下这个部位而不去。那么底下呢,还是接着腹痛来说。
       产后七八日,无太阳证,少腹坚痛,此恶露不尽。不大便,烦躁发热,切脉微实,再倍发热,日晡时烦躁者,不食,食则谵语,至夜即愈,宜大承气汤主之。热在里,结在膀胱也。
       产后七八天的时候,没有表证,无太阳证,所以不是产后受风的问题。少腹坚痛,这是瘀血的地方了,少腹这个地方按着硬而且痛得厉害。此恶露不净啊,这没有问题,妇人产后这个血液呀,所谓恶露,不是正常的血,应该去,去净了就好了,这是恶露去而没净,它集成一种坚块在少腹的地方又坚又痛。那么这个症候呢,是什么样子呢,不大便,烦躁而且发热。切脉呢,较比实,微实不是又微又实,微实是实得也不太厉害。
       再倍发热,但是发热有一个定时,它这是倒装句,应该是日晡时烦躁者,再倍发热,它在日晡所的时候,发热加倍。它这是倒装句,古人的文章这样的很多,不要被弄胡涂了。一到日晡所的时候,她本来就烦躁发热,到这个日晡所的时候,就是日将落,这是阳明病的一个征候啊,这个时候烦躁发热都加倍。不食,这个不食讲阳明篇讲得很多了,这个不食,要是开始得阳明病,这里头有寒,就是有水了,中寒者不能食嘛,他里头有东西了也不能吃,真正是热,热施于里,就大便干了,也不能食。这个不食,就是指后头这种,它里头有东西而吃不下去,一吃呢,就要说胡话,食则谵语,说胡话就是胃不和嘛。
       至夜即愈,这个辨证这地方都好啊,至夜即愈说明什么问题啊,这不是恶露自己来弄成郁热的。这个瘀血证啊,你看要是热入血室,是昼而安静,一到夜间如见鬼状,瘀血证啊他这个郁热啊都在夜间,白天还好。阳明病不是这样的,阳明病是日晡所厉害,到夜间反倒好了。所以他说至夜即愈,指的是再倍发热这个情况,一到夜间就好了。这说明什么,这就是辨证,主要的这个热是在里,并不在血实。
       这底下有解释,干脆用大承气汤,不必搁其它的去瘀药。什么道理呢?就是热在里,就由于里太热了,使得这恶露结而不行。结在膀胱也,不是在膀胱这个部位蕴热而结,不是的,是由于里热、由于阳明病,换言之,一吃大承气汤,阳明里热一解,这个血自行,这地方都好啊,这个至夜即愈不是废话,所以我们辨证,这地方都要记的,瘀血的郁热这种情况都是夜间多,白天挺好。所以这书要前后看,你看那个热入血室是白天好,夜间厉害,那这为什么用大承气汤呢?就是这么个道理。
       如果这恶露不净在于恶露滞而为病,那我们用可下的,桃仁承气汤什么的就行了;不可下的,桂枝茯苓丸什么的也行啊,都可以去恶露嘛。但是这个不是恶露的滞而为病,是纯粹受阳明里热的影响,而使恶露结而不行,这种情况用大承气汤就可以了。这个地方都挺好,他的辨证给人很多启示,那么到这他把腹痛就讲完了。
       还有一种恶露不净的腹痛,这在产后都是最常见的。恶露不净,他特意举了一个大承气汤证,由于里热造成的,一般的他都没说,所以这一段,我认为非常精彩。不是一般的就没有了,而是没说,你自己可以看看,像前头有个下瘀血汤了,其它的学过的药都有可用的机会了,有相应的证就行了。那么最后,他提到产后中风的问题了。
       产后风,续之数十日不解,头微痛,恶寒,时时有热,心下闷,干呕汗出,虽久,阳旦证续在耳,可与阳旦汤。
       产后风者,就是产后遭受外感,中风即中风邪了。续之数十日不解,好几十天不好。症候呢,头痛,还有些恶寒,所以表还没解。时时有热,发热是一阵一阵的,有时还是有热。心下闷,干呕汗出,虽然久,但根据症候看,还是桂枝汤续在罢了,说明还是用桂枝汤了。
       这个阳旦证,就是桂枝汤证,那后世又说什么桂枝汤加黄芩叫阳旦汤,桂枝汤加附子叫阴旦汤,这都瞎说。林亿他们说得对,就是桂枝汤,《医宗金鉴》他们都给改了,说阳旦汤是桂枝黄芩,他这个没有桂枝汤加黄芩的情况,没有。阳旦汤就是桂枝汤的一个别称,这个没什么了不起,虽然久,还是阳旦证续在的情况,那仍然可以用阳旦汤,就是可以吃桂枝汤。那么这个产后风,这个病也很多,一般桂枝汤证最多见。
       妇人中风七八日,续来寒热,发作有时,经水适断,此为热入血室。其血必结,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小柴胡汤主之。
       以下这个热入血室这几段都是《伤寒论》的,那么这也是妇人常遭遇的一种病,因为有例假的关系了。妇人中风七八日,就是得的太阳中风证,这个病到了七八日,正是去表内传的时候。在表证的时候是发热恶寒,内传到少阳了,就是往来寒热,发作有时了。续来寒热,就是暗示往来寒热,发作有时。
       经水续断,经水来也适于此时而中断,当然在七八天以前就来了例假了,那么在这个病由表内传的这个时候,月经断了,那么这个肯定就是热入血室了。假若热入血室,经水适断,这是其血因热而结,这是内传的邪热,乘着经来之虚,而入血室,而经血呢,也因为热而结,所以才中断,那么才会发生以上症候。
       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就是往来寒热,发作有时,不是以前的中风表证那样子了,由于有这个情形才是柴胡证。中医治病讲辨证,不论热入血室也好,任何其它的杂病也好,现柴胡证,用小柴胡汤是没错的。往来寒热,发作有时是小柴胡的主要症候之一嘛,这个时候虽然是热入血室,少阳热结,血自然因热而结,因热去而已了。
       这是头一段,这一段主要就是太阳中风,在这个阶段里,她以前就来了例假了,在七八天的时候,按照一般这个病的常规,应该内传了,在这个时候可能发生少阳病的症候,原来来的月经也适于此时而中断,这肯定是热入血室造成的,所以血也因蕴热而结,那么症候呢还是少阳证了,所以还是用小柴胡汤。
       妇人伤寒发热,经水适来,昼日明了,暮则谵语,如见鬼状者,此为热入血室,治之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必自愈。
       治之这两个字在《伤寒论》上没有,是个衍文,不要。上面说是太阳中风,这个说太阳伤寒。无论中风也好,伤寒也好,都有热入血室这种情况。
       这个是开始得伤寒的时候,就是没有汗这种太阳表证,这时经水适来,一方面得的太阳伤寒,另一方面来了月经了。昼日明了,暮则谵语,这个谵语本来是阳明内实的一个症候,但是阳明证,他不是昼明了。这个瘀血证啊都是夜间利害,白天很清楚,不说胡话,一到夜间,发生谵语,那么这个肯定是一种瘀热、瘀血的一种问题,所以这是热入血室,并不是一开始就得了阳明病,不是。这个病好好看一看,只是夜间谵语而已,没有其它的症候,而且这个经水适来啊,也没有像上边那样中断。
       常常的,妇人得外感,由于经水适来,可是热入血室,可也常常的这种邪热随经血排出而解,这也是可遇不可期的事情,这也像因衄而解同一个道理。假设经血也不中断,也没有其它症候,只是暮间说点胡话而已,这不要紧的,这个不要瞎治。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就是不要妄行汗下,那么这个病一定自己能好。
       这个在临床上我们常能遇到,有些病可以观察,热入血室多种多样,如果它来了,其人如狂,闹得非常凶,那就不要等待了。而这只是夜间说点胡话,经水照常,那么这个邪热肯定要因经血而排泄的,这个临床上也很多,所以这时候不要瞎治。大夫治病也是,该用药用药,不该用药也不能随便用药。
       妇人中风,发热恶寒,经水适来,得七八日,热除脉迟,身凉和,胸胁满,如结胸状,谵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也,当刺期门,随其实而取之。
       这一节也是经水适来,这个经水适来,为什么治疗啊?一看就明白了,虽然这个经水适来,并没中断,但这病不是那么简单了。虽然热除脉迟,身凉和,这是表已罢了,但这个热啊全陷于里了。胸胁满,如结胸状,那么这是一个柴胡证,就是说这个病不是只是热入血室,他已有少阳证的反应了,而且这个谵语不是暮则谵语啊,白天也说胡话了,这与上边那个不同了,那么这个肯定不治是不行了。
       这个治疗呢,只是用小柴胡汤是不行,由于还出现谵语烦乱,那么可以用柴胡证配合桂枝茯苓丸这类的,如果大便秘结,还可以用大柴胡汤,否则用小柴胡汤也可以的。他这个是用的针法,当刺期门期门穴就是去胸胁邪热的,用以去少阳阳明之邪热。虽然是热入血室,但是证反应所在的是处在胸胁,所以他刺期门,随其实而取之。
       上边的那个热呀整个到血室,而且人只是暮间谵语,没有其它症候,经血
       正常,那是要好、自愈的一个形像。这个则不是了,一方面热入血室,一方面上面有胸胁满如结胸状、又谵语这个情形,这个有少阳病入于阳明病的样子。所以他要随其实而取之,当然用旁的方子治疗也可以,不刺期门也可以啊。
       这是第三段,同是热入血室,头一个用小柴胡汤也可以的,现的柴胡汤证嘛,血结了,血中断了。第二个不要治疗,血既没结,也没有其它的症状。这个第三段,虽然也经水适来,但症候很突出了,马上胸胁满如结胸状,而发谵语,这个病不可轻视了,这得赶紧治疗,当然刺期门也是个法子了,这个一般用大柴胡汤和桂枝茯苓丸可以的。
       阳明病,下血谵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但头汗出,当刺期门,随其实而泻之,濈然汗出者愈。
       这一段不应该搁这里,这个是在《伤寒论》阳明篇。这个热入血室,不限制是女人才有,男人也有,男人也有血室。不过女人血室指的是子宫,男人在小腹膀胱这个部位也叫血室,所以他这一段并不是只是对妇人说的,这是泛论。
       阳明病,下血而谵语者,这阳明病本来是胃不和则谵语,要下血呢,这是热入血室,这是迫血妄行嘛,这热入血室而迫血下行。那么虽然热入血室,但是热还上亢,但头汗出,身上不出汗,说明里不和,表也还有,底下说刺期门,里和表也随着和了,也随其实而泻了。
       这个也是用刺期门,刺期门这个法子,在《伤寒论》里也有,它是个少阳证,但少阳证不太全面,有的时候可以刺期门。那么这一段也是,阳明病,下血谵语,没有其它的症候,但头汗出,头汗出这是一个少阳病有的一个症候,热不得旁达,从脑袋出;又不是整个阳明病,「阳明病,法多汗」,不是但头汗出。所以这个症候在柴胡证上不那么明确,也没有明确的承气汤证,所以在这个时候常常刺期门,这个在《伤寒论》上有,刺期门是去少阳阳明之邪热,热去血也就自止了,这纯粹是热迫使血室之血妄行。
       这一段不应该搁在妇人杂病里头,这个不专指妇人说的,这恐怕是这书经过后人整理误收在这里,张仲景的书当时是失散了,看有热入血室都集中到一起了,那么这里头就有一些问题了,但是搁这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也没什么大关系。上面这几段,全是说的热入血室,热入血室这种病,以妇人为多,男人比较少,尤其在表病期间更加少,因为妇人有月经的关系了。
       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半夏厚朴汤主之。
       炙脔,脔就是肉了,所以炙脔就像我们炒肉,有个肉片粘到嗓子上似的,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就像有这东西,古人就管这个叫做梅核气,吐之不出,吞之不下。《千金》对这个的说法较比对头,「胸满,心下坚,咽中帖帖,如有炙肉,吐之不出,吞之不下」。它用厚朴,准有胸满,胸腹都可以满,所以心下坚,心下也较比硬,虽然坚不一定有,但是因为有厚朴心下这个地方当然也不宽快了,所以我们对症候的观察,《千金》说得比较详细。
       他这个药里头有厚朴,也用半夏茯苓生姜,就是小半夏茯苓汤,是下气治饮的、治呕的嘛,饮而呕用小半夏茯苓汤,前面讲过了。他这里用厚朴消胀行气。苏叶这个药是个行气的药,大家都知道了,所以既有水也有气。古人说气结,此之谓也,就是觉得气有所结滞,不但在嗓子,在胸、心下都觉得不痛快。
       这在临床上常遇见这个病,这个方子非常好使的,所以后世管它叫做大七气汤,这个毛病也叫梅核气,这个方子常用的,既去饮它就健胃。临床胃病有的时候胀满不欲食,我也常用这个半夏厚朴汤,这个半夏厚朴汤配合茯苓饮我常用。因为他是胃虚停饮,停饮胃都是不好,不是大虚衰,就是胃气不怎么好才停饮,所以他这个半夏用的相当重,一升就是一小碗,半夏这个药下气去饮治呕,合用茯苓生姜,成小半夏茯苓汤,我们前面讲的痰饮篇,你们看一看里面有的。另外搁消胀行气的厚朴,既能够行气也能够去饮。这个病究其因还是痰饮、气结这么两种因素造成的。
       妇人藏躁,喜悲伤欲哭,像如神灵所作,数欠伸,甘麦大枣汤主之。
       这个藏躁,是指的心脏说的,这个你们看前面的风寒积聚篇就有,你们看看这一大段,讲心脏,心中风的这个,就是五脏风寒积聚篇,最后这一段「邪哭使魂魄不安者,血气少也;血气少者属于心,其人则畏,合目欲眠,梦远行而精神离散,魂魄妄行。阴气衰者为癫,阳气衰者为狂」,这一段正是说的是这个。
       他是血少心气虚,那么其人不安,这个躁就是不安了,就是不宁,是指的心说的。喜悲伤欲哭,像如神灵所作,数欠伸,频繁打哈欠,这都是魂魄不安的一种反应。那么这类的病呢,在五脏风寒积聚篇我刚才念的那一段要好好看一看,那就是由于血虚,或血少心气虚,才发生这种病,这也就是癫的一种。
       当然这个应该用补药,尤其要用甘缓,一般说甘以缓急呀。甘草大枣、小麦,这都是甘性药,而缓其急迫。小麦是补心、补心气,所以这个藏躁指的是心脏,有的人说是指补阴血说的,错了。这个药也常用,也挺有意思,这个妇人悲伤喜哭,可以用这个药,就是小孩子夜间哭得特别厉害,有时候有的人用这个药也起作用。不过不是虚证可不行,不是虚证吃这个药觉都睡不着。我有这个经验,我有次给人看病就给弄错了,她不虚,可这人精神失常,她当时也是好哭,给她开的这个药,第二天她就找我去了,说:你给我吃的什么药,我一宿没睡着。然后就赶紧换了药,后来给吃的桂枝茯苓丸那种药就对了,她是实证,所以虚实还是很有关系的。
       所以藏躁,心脏虚而躁扰不宁,可以用这个,实证用这个就坏了,这个要注点意,我那会儿也是没注意就随便开了方子,因为是朋友的爱人,老委屈,我就给开这个,其实是错了。
       妇人吐涎沫,医反下之,心下即痞,当先治其吐涎沫,小青龙汤主之;涎沫止,乃治痞,泻心汤主之。
       这个地方啊都是简文。只是吐涎沫就用小青龙汤,这个很成问题了。她这个吐涎沫,是指小青龙汤证整个说的。吐涎沫,就是有痰饮了,小青龙汤当然是治痰饮的方子,但是没有外邪,用小青龙汤还是不行的。这里是指咳逆倚息不得卧而吐涎沫这类的病,那么它是小青龙汤证,这个大夫没用小青龙汤去外
       邪、去内饮,没这么治,而反下之,那心下即痞,这治错了嘛。
       那么这时外邪还是没解,所以当先治其吐涎沫,吐涎沫也是一个简单的话了,它还是心下有水气、表不解的小青龙汤证,所以小青龙汤主之。小青龙汤证,在这个书里和《伤寒论》里都讲得很多了,要只是吐涎沫就吃小青龙汤是不行的。小青龙汤证不渴,所以嘴里多唾沫,吃了小青龙汤,渴了,口也干了,涎沫止了,那就是没有表证了,只是心下痞,就吃泻心汤就可以了,这个泻心汤,指的是三黄泻心汤说的啊。
       妇人之病,因虚积冷结气,为诸经水断绝,至有历年,血寒积结胞门。
       到这是一小段。这个妇人的病呢,与男人的病不同,主要就是一个月经的关系,经,就是月经。这个月经不利呀,主要的不外乎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是虚,就是虚损啊;第二个积冷,积冷者,不是一时的受寒了,是受寒有些时间了;第三个是结气。这三种原因都能够使经水断绝。
       那么有的一闹很多年,所以至有历年。血寒积结胞门,那么这就是经脉不通了,这个血寒者凝了,积结于胞门,胞门就指的任脉说的了,这个任脉主胞门嘛,任脉病,则病带下。下面有分这么三段。
       寒伤经络,凝坚在上,呕吐涎唾,久成肺痈,形体损分。
       这一段文章都是四六句,可能不是张仲景的文章,而且内容看起来也不像。这段说明什么呢?说明这个风寒伤了经络了,凝坚在上这个我们看肺痿肺痈那一章就可以知道了,这个瘀血凝坚在肺。呕吐涎唾,那么久而成为肺痈,但也有时候成肺痿,呕吐涎唾这说的是肺痿,那么时间久而呢也为肺痈。形体损分,那么这个人呢要消瘦的,损分就是消瘦。这是第一段,他说上焦受风寒之邪,而为肺痿肺痈这类的病。
       在中盘结,绕脐寒疝,或两胁疼痛,与脏相连;或结热中,痛在关元,脉数无疮,肌若鱼鳞,时着男子,非止女身。
       这又一段。这个寒盘结于中焦,在中盘结就是在中焦了。绕脐寒疝,这个指寒了。或两胁疼痛,这个是指肝脾这类的病。与脏相连,这是说的这个寒可以有这些类的病,盘结于中焦。
       或者热结于中,指的也是中焦。痛在关元关元就指的是少腹那个部位了,这个指的是瘀血,这个热结呢指的是瘀血说的。脉数,指的有热,要是有疮呢脉也数,不过他说这个脉数不是有疮,那就是有热了。什么热呢?他是指瘀热说的,是指瘀血了。
       肌若鱼鳞,因为瘀血他这个皮肤甲错。时着男子,非止女身,这个是总结上面两段。风寒在上焦而为肺痿肺痈的病,或寒盘结于中焦而为寒疝或胁痛,与脏相连,以至于热结在中,脉数若不是有疮,那么就是有瘀血了,身若鱼鳞哪。那么这类的病不光是女人有,上焦、中焦他说的两段,男子也有,这个不是女人单独有的,所以时着男子、非止女身啊,他指这两节说的。底下这个就是整个说的女人啦。
       在下未多,经候不匀,令阴挚痛,少腹恶寒,或引腰脊,下根气街,气冲急痛,膝胫痛烦,奄忽眩冒,状如厥癫,或有忧惨,悲伤多嗔,此皆带下,非有鬼神,久则羸瘦,脉虚多寒,三十六病,千变万端,审脉阴阳,虚实紧弦,行其针药,治危得安,其虽同病,脉各异源,子当辨记,勿谓不然。
       这个文章也不是太好,意思更没有什么意思了,主要讲到那个经水不调了。在下未多,就是经血有障碍,而排出不多,意思是这样,所以经候也不匀。这个能造成什么病呢?接着就是写的病理情况,有的时候能令阴挚痛,少腹恶寒,有的是阴中痛或者少腹寒。或者连腰脊,下根气街,这个气街是个部位了,疼痛也往后连着那个腰脊也疼。气冲急痛,气上冲而发少腹急痛。膝胫痛烦就是下肢啊,这说的是器质上的病,它举这些。
       那么另有呢,还有精神方面的一个症候。奄忽眩冒,就是昏冒啦,奄忽就是忽然的意思。状如厥癫,他的形状啊,像厥像癫,厥就是逆,骤然间发生的,癫就是癫狂。或者呢有时候他就是忧伤,很凄惨。悲伤多嗔,无故悲伤恼怒,这一切都是精神方面的失常。此皆带下,非有鬼神,看这个样子像有鬼神的,其实不是,这都是属于带下病,这个带下就是妇科病的意思,像这个下血不止叫带下,白带也叫带下,所以任脉有病则病带下了,这是《内经》上的话,妇科病都叫带下病,这不是有什么鬼神。
       那么久而不愈,人也越来越瘦,脉也虚,人也多寒。三十六病这个不可靠,这是古医书上有这么一个说法,但是现在这个病名没有这个书了,他说妇科有三十六病啦,变化万端啊,只要审脉阴阳,虚实紧弦,那个紧弦也没法儿代表不一切了,就是为了押韵,就这四六句,这不是张仲景的文章。行其针药,治危得安,这都说空话。其虽同病,那么全是带下病,都是这个由于经水失调了,但是这个脉可不是一样的,证也不一样,得好好辨,不要以为说的是不对的。
       这一段话没什么意思,都是后人附的,《医宗金鉴》把它搁头一段上去了,认为这是一个总纲,这是错的,你们看看前头这个杂病说了得多了,也不限于他这个说法,底下还有也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么一段是后人附的,这个文章肯定不是一个人写的,这一段看一看就可以了,意思没有什么大意思,而且这个经血失调了你看底下的治疗都不是他说的由于虚损、由于积冷、由于结气,都不是的,底下你看看就知道了。
       问曰:妇人年五十所,病下利数十日不止,暮即发热,少腹里急,腹满,手掌烦热,唇口干燥,何也?师曰:此病属带下,何以故?曾经半产,瘀血在少腹不去,何以知之?其证唇口干燥,故知之,当以温经汤主之。
       这个下利呀,《医宗金鉴》改得对,应该是下血,利应该是个血字,他不是下利数十日不解了,如果是下利那不是带下了。他说妇人在五十啊,一般说这个地道就应该不通了,就是经应该断了。那么这个妇人呢,反而病下血数十日不止,这个临床上有的,在更年期有这种情形,尤其她这个是真有病。暮即发热,我们前面讲这个瘀血证啊都是夜间重,咱们讲那个热入血室,昼日明了,夜则谵语啊。暮即发热,她这个一到夜间就发热,肯定这个热是个瘀热,瘀血之热。
       少腹里急,腹满,这个瘀血证啊,陷于少腹这个部位的多,所以少腹急结,咱们讲桃仁承气汤啊、抵当汤啊,全都是少腹满、少腹里急,这都是瘀血证,在腑证里头有这情形,尤其在少腹。手掌烦热,唇口干燥,这是血虚,血虚生内热就是指的这个,血虚津液它也虚,所以五心烦热嘛,唇口干燥,这是瘀血证的一个反应。
       那么他就说,妇人年五十应该没有例假了,那么现在这个妇人下血数十日不止,还有这一系列的这个症候,这是什么道里呢?师曰:此病属带下,这就叫带下之病,带下她不是下血不止吗,也叫带下,白带也叫带下。他说为什么她有这个病呢?说她这个准是以前曾经半产,瘀血在少腹不去,这么一个原因造成的,那么怎么知道呢?你看那个症候就知道了,其证唇口干燥,故知之,唇口干燥,一方面是津虚血少,一方面也是瘀血证的反应,由于这个所以知道是瘀血不去,当以温经汤主之。
       这个很好了,我们对于妇人调理月经啊,一般说用大攻下的都很少,我们看看温经汤的这个药,研究研究很有意思。这个药啊他是有吴茱萸汤,你看吴茱萸人参生姜,他去大枣,搁桂枝,那么这个呢也就是温中降逆。这个生姜是降逆的;桂枝治气上冲,也降逆。他既用吴茱萸汤,温中降逆;同时他又用麦门冬汤,你们看看麦门冬汤也很全,人参半夏甘草生姜、麦门冬,这不是麦门冬汤嘛,它是滋补润燥而健胃补虚的。麦门冬这个药啊,它是一个甘寒补胃阴啊,现在的人都爱用石斛啊这类的药,其实麦门冬这个药挺好挺好的,所以咱们在炙甘草汤中也用它,竹叶石膏汤啊、麦门冬汤啊都用它,都是有津液枯燥。
       这个津液从哪来呢,从胃来的,你得健胃,所以他这个用吴茱萸汤合用麦门冬汤温胃补虚,从胃上下手,这个道理在哪儿呀?胃是生化之本,气血之源啊,这个胃不恢复不能生津,那么这个光祛瘀不行啊,本来这个下血数十日不止了,所以他这个虚啊就用强壮药,这个当归川芎、芍药、阿胶牡丹皮,仅仅用这么几个中药,这几种药是强壮祛瘀,而且有止血的作用,它有阿胶嘛,但是也的确祛瘀,它这个药啊是生新祛瘀,无一不备,瘀血不去,新血不生,你光祛瘀不生血,她这个人就虚的不得了啊,所以我们调理这个妇人月经啊常用温经汤。
       温经这两个字非常有意思,这个胃喜温不喜寒,所以他以温经为主,那么这个久久的瘀血,你不能够大祛,微温能使之行,寒之这血反到凝了,所以我们调理月经的方剂,这个温经汤加减合适是最好使的。我们在临床上,也有的时候她有时候现柴胡证,这个也很多,比方胸胁满哪、恶心啊、不愿吃东西呀,这个小柴胡汤证是常见的,我们就不要用这个大祛瘀药,就配合当归芍药散,非常好使,与这都差不多。
       像这个补中益气汤啊都有用的机会,所以后世用这个四物汤,究竟这个生地还是有碍处的,生地止血比较寒呀,它对胃有影响,所以一般不用它还是对的,后世用这个四物加四君就是八珍汤了,根据这个变化来用药也可以的,但是这个生地不能用呀,更不能用熟地了,用来用去胃弄坏了,倒不能吃东西了,光一个四君子汤啊,那力量很薄。
       这个吴茱萸汤合麦门冬汤,既温中又养液,咱们说是补阴了,所以这个方子叫小温经汤,在调理妇人经脉的时候常有用的机会,但是胃必然现这个症候,这个症候主要是这个人不愿意吃东西,又恶心,他用这个吴茱萸汤去大枣、加桂枝。那么在这个情形之下,这个芍药用的量不大,如果呢肚子痛得厉害,你配合当归芍药散,比这个应该还强。所以有的时候啊,现柴胡证,我们就配合当归芍药散,与这个方子都差不多。如果有头痛呕吐,或者头晕,加吴茱萸也是可以的,与这个方也差不多了,一般在调理月经在妇科用这个机会最多。从这个方子治疗他底下写得很清楚,右十二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温三服,亦主妇人少腹寒,久不受胎,兼取崩中去血,崩中它能治,有瘀血它也能去,或月水来过多,及至期不来,这就是调理的办法。底下这个全是讲的妇人的月经的问题了。
       带下,经水不利,少腹满痛,经一月再见者,土瓜根散主之。
       那么调理月经也不是一概而论啊,我们方才说的是最一般了,也有有热的,这个就是。带下,经水不利,少腹满痛,经一月再见者,这个月经提前啊,多有热,延后多有寒,这个一般来说倒还差不多,提前大概是有热的多。
       少腹满痛这个是实证,但它也不是大攻,你们看一看啊,他用土瓜根散主之,这个土瓜根和蟅虫全是一个寒性祛瘀药,她只是有热,他用寒性祛瘀药,用桂枝、芍药呢,它既调营卫,也治腹满痛,这桂枝加芍药汤不也治腹满痛。所以我们治病啊不要太主观了,当然这个调经是以温经为主,这是一般的说法,但有些是热的,底下的就是这样子,热就得用寒性药了,寒以去热呀,但是这个他也没有用攻法,底下的如果是经闭也可以攻。
       寸口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寒虚相搏,此名曰革,妇人则半产漏下,旋覆花汤主之。
       这是错的,这个在虚劳篇里讲了,妇人则半产漏下,男人则亡血失精,后头应该还有一句,也不能用旋覆花汤。这个旋覆花汤是行气、祛结的一种药,那怎么能治漏下呢?所以这个旋覆花汤可不能用。这个在前面呢讲这个肝着,旋覆花汤主之,他那没有方子,那么在这里才有旋覆花汤,可见这个旋覆花汤应该在那,应该是治肝着,那是气结。这个旋覆花汤它是这个下气、破结的一种药,旋覆花、葱、新绛全是,那么这个漏下你不能再行气破结了,所以这里是错的。
       他这里是讲的脉,脉是革脉,革脉是主什么呢?主妇人半产漏下,主男人亡血失精,这个在虚劳篇里有这一段,他又搁在这了,搁这儿他还用个旋覆花汤,就不对头。这个前面不是说了妇人漏下,崩中漏下或半产下血不止者,或者是妊娠下血,应该用胶艾汤主之,那都包括了,没有用旋覆花汤的道理,这个可见是错了。
       女人陷经漏下,黑不解,胶姜汤主之。
       黑不解,这个也不象话,黑不解怎么讲呢,没法讲。陷经漏下,就是这个经血下陷而漏下不止,这也就是用胶艾汤嘛,这是肯定的。大概这一段与上一段可能是一段,妇人则半产漏下,男人则亡血失精,妇人如果漏下不止者用胶艾汤,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形。
       他搁个黑不解,黑不解什么意思啊,注家就说血色黑不解,只能这么说,那也不是用胶艾汤啊。崩漏下血不止,这个胶艾汤都可以治的,那么在这里胶姜汤还没有见着,应当指的是胶艾汤,这个在妊娠篇说的很明白,看看就知道了。「师曰:妇人有漏下者,有半产后因续下血都不绝者,有妊娠下血者」,那么这几种都可以用胶艾汤,这不都包括在里面了吗,漏下者就是她这个陷经漏下,半产下血不止它也治嘛。所以这两段大概是一段,就是用胶艾汤主之,这个黑不解,这怎么看都像是抄错了,这用词也不是那个原样的,这个很明显的看出错误,这个旋覆花汤不能够治漏下的。
       妇人少腹满如敦状,小便微难而不渴,生后者,此为水与血俱结在血室也,大黄甘遂汤主之。
       这个敦啊是古人一个祭器,装食物的,妇人少腹满如敦状,就像在小腹扣了一个东西似的,像敦的那个样子,祭器的样子;那个满呀,形像就像倒扣的碗似的,当然是没有碗那么大了。这个少腹满要是小便自利呢?那表示有血,小便不利那是有水而不是有血。
       那么她这个少腹满如敦状到底是有血还有水呢?底下的辨证非常好啊。小便微难而不渴,微难不是说小便绝对的大不利,微难也多少有一点,但是不是整个停水,整个停水,水不行,气不化,那人要渴的,这里她不渴,可是有些停水,有些停水也不致于如敦状少腹满那个样子啊。生后者,要在平时,还不敢说她里头有血呀,可是她这个是在生产以后发生的,这恐怕是里头有瘀血了。此为水与血俱结在血室也,那么产后最容易恶漏不尽了,从这个少腹满如敦状,小便微难而不渴,有水是肯定的,同时也还有血,因为什么呢?因为她是生后,就是新产之后,在这个时候她有这种情况,肯定里头有血,就是在这个血室里头既有水又有血,他用大黄甘遂汤主之。
       不过她这个瘀血还是少啊,他不用其它的峻烈的祛瘀药物,他搁点阿胶,这个非常好,祛瘀之中讲育阴之道嘛,这个阿胶虽然是血分药,配合大黄也能祛瘀,但是它这个药主要还是有育阴的作用。那么甘遂在里头主要是下水。他这个辨证啊主要的在这两句话,第一个小便微难,真正要是小便一点都没有啊,那干脆都是水;再一个是生后者,生产以后而小便微难而不渴,那你要考虑到也有血,可是这个血究竟是不太明确,也不是太厉害,所以搁了阿胶
       这些个辨证就很好,但是这个方子是不常用的,临床也很难遇到既有水又有血在这个血室里头,要遇到这个呢,真正有产后少腹满如敦状,小便不是绝对的不利,微难,微微的有一点不利,那么产后肯定既有恶漏不尽,里头又有水,这时候你可以用,这个辨证都是非常细的了。
       妇人经水不利下,抵当汤主之。
       这个不利下,不是月经不调啊,这是经闭,经闭不利下,就是用其它的药也不下。这个临床上也常有,我们这两天临床遇着一个精神病啊,她这个例假啊吃抵当汤才下,上次我给她用了抵当汤,她月经下了挺大一块的、很多很多的,现在她这个精神大致是好了,她以前拿斧子砍人,在精神病院治疗很长时间,现在这个人挺好。我用其它的祛瘀药都不行,她这个例假就是不见,用抵当汤这个是真有力量,我就用这个方子,不过我还加芒硝了,因为她这个大便也特别干,人也是癫狂。
       所以这个调经,你看这个温经汤以下,这些方子都是一个调经的,漏下不止的,用这个胶艾汤,前面讲过的了,也有生产之后有水、有血,你该攻也得攻,如果是经闭,那就不是一个调理例假的问题了,这得攻了,该用抵当汤的就用抵当汤。这些与前头讲的那一大段有些什么关系呀,都没有关系,所以前头那个肯定不是张仲景的文章。
       那么我们抵当汤讲很多了,水蛭虻虫这类的祛瘀药啊,它就是这个瘀血非常的顽固、陈久,那你非用这类的药不能祛瘀,像那个蟅虫跟这个都差不多,食血的动物都能祛瘀,这在祛瘀药里头是最重的药了。
       妇人经水闭不利,脏坚癖不止,中有干血,下白物,矾石丸主之。
       妇人有干血是在子宫,这个脏啊就是指的子宫说的,坚癖而成坚块,癖就是积聚,坚硬的积聚不去,这个不止就是不去,那么这个坚癖是什么造成的呢?就是干血,这个子宫里头有干血而成了坚癖不去,那么就经闭不利呀,而只下白物,白物就是白带了,那么这个就用矾石丸主之。
       这个矾石丸就是矾石、杏仁两味药,这个药还是一个祛湿去白带的一个办法了,杏仁咱们也讲过是一种祛水的药物,但是对这个干血,它是治标的办法,先去白带,矾石丸也只能去白带,那么这个干血呢,还得用其它的药来帮着治,就是那个大黄蟅虫丸什么的都可用。
       上二味,研末,烁蜜和丸枣核大,内脏中,就是指子宫,剧者再纳之,轻的一次就可以好,重的没好再用一次,这个指的治白带说的。
       妇人六十二种风,及腹中血气刺痛,红蓝花酒主之。
       这个六十二种风也是不可靠的,跟那个三十六病一样,主要的呢是腹中刺痛,这个腹中刺痛是血气痛。这个红蓝花啊就是咱们现在用的红花,它起行瘀定痛的作用,把它做成药酒喝肯定起作用,这个都是普通的常备的一个药物了。如果妇人的血气刺痛久久不愈,攻也攻不得,补也补不得,用药酒的法子也是挺稳当的。
       妇人腹中诸疾痛,当归芍药散主之。
       这跟我们前面讲的吐涎沫用小青龙汤主之一样,这都是简文。妇人腹中诸疾痛,原因多去了,全拿当归芍药散主之,那就不对了,当归芍药散咱们讲过了,这里既提出个妇人,总是关于血液的问题。这个也像上面妇人血气急痛是一样的,那么这个就有用当归芍药散的机会了,不是说遇到一切的妇人腹中疾痛就要用当归芍药散,不是的。
       当归芍药散我们用它,一方面有瘀血、血虚,拿现在的话说她有贫血的现象,有肚子痛、发急痛。另外呢有小便不利或者有头晕,它有一些利尿药嘛,里面有茯苓、朮、泽泻,所以我们遇到这类的,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可用当归芍药散。
       妇人腹中痛,小建中汤主之。
       这跟上边的一样也是简文,这个简文张仲景是有道理的,因为小建中汤前头都讲过了,和当归芍药散一样,不是妇人腹中痛就要用小建中汤,小建中汤它不关乎血气,而是关于虚寒这类的腹中痛,腹中发挛痛、急痛,那当然可用小建中汤了,小建中汤也不只限于女人,男人有这个病也可以用啊,他这个都是简文,像这个腹中诸疾痛,当然在简略了,可是我们根据以前讲过的分析就不简略了。
       问曰:妇人病饮食如故,烦热不得卧,而反倚息者,何也?师说:此名转胞,不得溺也,以胞系了戾,故致此病,但利小便则愈,宜肾气丸主之。
       妇人也有这么一种病,饮食如故,饮食如故可以说是里无病,不是胃肠有什么病。他说烦热不得卧,而反倚息者,咱们说那个短气都是里头停水了,这个倚息,人得靠着东西才能呼吸,要不他就气短得厉害,这和小青龙汤里有个咳逆倚息不得卧是一样的,不过这个不咳逆,就是短气。
       凭依物而来呼吸,就叫倚息,这是什么呢,这就是停水,这个水在里头,它不下行,它停在上边,它压迫横隔膜,你躺也躺不下,越躺越往上压迫的更厉害。师曰:此名转胞,说这个是转胞病,这个胞指的是水胞,膀胱。不得溺也,这是由于转胞,膀胱啊有些扭转而不得溺,尿不得由下排出,所以压迫到上头。
       什么原因呢?以胞系了戾,这个胞系指的是输尿管说的,膀胱咱们说它只有下口没上口,其实看这个解剖里头它有的,输尿管呀进到膀胱。了戾就是转折,转折了折迭了就叫了戾。故致此病,这个很好啊,这个就是人蓄水,咱们说的这个肾下垂呀,也常能够发生这种病,由于人的肌肉或者组织,它平时都有个紧张力量,可它现在松驰了,而输尿管曲曲转折,尿下不去了,所以甚至于这个肾脏也往下垂,压迫这个地方,所以他有这种病。
       但利小便则愈,肾气丸主之,用普通的利小便不行,得用肾气丸。肾气丸这个药啊,里面净是补药嘛,主要的是它能够恢复机体的机能,使这个输尿管弛纵的力量恢复了,那自然这个小便也就利了,肾气丸也是利小便的药,但是它是起强壮作用,里面主要是附子的作用,所以这个八味肾气丸啊,你要把附子桂枝拿掉,它就不起这个作用了,一点儿也不起作用了。附子这个药啊,它能够使沉衰的机能得到振兴。
       由于这一段说的八味肾气丸啊,可以给我们很多的启发,像这个妇人阴吹,就是子宫下垂呀,用八味肾气丸的机会也很多,它就是这个组织太松驰了,肾气丸它能够恢复这个机能,所以肾气丸的应用啊,前头有,它对下焦虚衰是起作用的,古人对肾气丸这个名字起得也好,它对下焦沉衰引起的一切症候使起作用的。阳痿不是补不得,也有这种阳痿,真正是下焦沉衰的,用肾气丸也有治好的。八味肾气丸如去掉桂、附就叫六味地黄丸,什么用也没有,就起不了这个作用了,咱们补肾就单用这六味,后又出了个十味地黄丸。
       妇人阴寒,温阴中坐药,蛇床子散主之。
       蛇床子这个药啊,它是杀虫止痒、治恶疮等等的作用,杀虫杀菌的。他用这个药呢,是温阴中坐药,主要的是妇人自己觉得子宫里头有寒,但也许是生疮,也许是湿痒,你们用蛇床子散这种坐药的法子都好使的,就用这一味药,把它做成末子,和白粉少许,白粉是指铅粉说的,铅粉也杀菌燥湿,总而言之是去湿去痒,但是有湿就寒。和令相得,如枣大,绵裹内之,自然温,她自己感觉里头凉,纳之自然温。
       少阴脉滑而数者,阴中即生疮,阴中蚀疮烂者,狼牙汤洗之。
       这种病妇科也常见,一般呢用狼牙汤洗,狼牙也是治疮痒的一种药,尤其对阴疮挻好使。这个阴疮的地方呀用狼牙汤洗,内面洗不着,所以用绵缠,就像现在用的棉花球呀,蚕茧那么大,浸汤沥阴中,来洗涤,这不是在外头,一天可以洗四遍,这都是一种外用药。
       胃气下泄,阴吹而正喧,此谷气之实也,膏发煎导之。
       这个病我遇到过一个,是在我私人开业的时候,有个半大老太太是这样,她那个厉害得很,坐哪不敢动,一动呀那声音大得很,叫阴吹呀,这个吹气的吹呀。那么这种病大概都是谷气实,这个谷气实啊,吃泻药不行,它不是实证,是一个虚证,你看看这个胃气下陷,李东垣说的那个清阳下陷哪种样子。虽然下陷,可是它是大便不通,所以说此谷气之实也。用膏发煎,膏发煎前头咱们讲过,猪膏就是猪油了,把它炼了,把头发放猪油里头,油开了头发就化成灰了,这个东西是通大便的,古人治疗发黄有时候也用这个法子,前面也有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