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百合狐惑阴阳毒病证治第三
本书全文检索:  
       这是三种病,百合、狐惑、阴阳毒。现在我们首要研究的就是这个百合病。这百合病在没讲以前,我先把百合病是怎么一种病先说一说,要不不好懂。这个百合病啊,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种虚热型的精神方面的病,现在咱们说精神分裂症啊、神经官能症啊这类的,都概括到这里头,是虚热性的这么一种病。那么古人他给起名叫百合病,百合病起名的道理呢,就是这个病啊,是用百合治疗。百合是个甘寒、养液治虚热的,也能通利二遍,所以非它不能治,所以古人管它叫百合病,是这一个意思。它这个书上说不是这个意思,但治疗是这样子的,我们照这本文我给说一说呀。
        论曰:百合病者,百脉一宗,悉致其病也。
       那么这一句什么意思呢,说人身上的血脉呀,分言之谓之百脉,这人身上的经脉多得很,就是分着说可有百,这是约略之词了。而合言之呢,就是血脉,所以他说是百合病者,百脉一宗,悉致其病也,就是分着说,合着说……就是血脉病,这种精神官能症古人怎么叫做血脉病呢,古人认为血通于心,因此血病它病在心,我们后头讲这个五藏风寒积聚呀,也有这个情形。
       这个心病,古人认为心主神明,这个心生病了,人的精神就要恍惚,就发生病,古人这么看的。那我们现在觉得大概这个看法是不对的,因为这个精神的不正常啊,都属于脑神经的关系了,所以叫精神病。古人他是这样子,所以我们现在对治疗精神不正常的药,大概都与脑系有关系,古人认为这是心脏,古人的看法是错误的,但治疗是对的,他用这个药是治这种病的。开始讲的他说的是病的根源在百脉。那病的形状呢底下详细地说了。
       意欲食复不能食,常默默,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饮食或有美时,或有不用闻食臭时,如寒无寒,如热无热,口苦,小便赤,诸药不能治,得药则剧吐利,如有神灵者,身形如和,其脉微数。
       意欲食复不能食,常默然,他想要吃但又不能吃,就是精神不正常了,经常这个人吶,默默然嘛,就像一个傻子似的,静默不语言,也可以说是浑浑然的意思。欲卧不能卧,打算躺下又不能安于卧,他躺不住,躺下一会儿又起来了。欲行不能行,是要打算活动,可是又不能坚持他这种活动,他走走又跑回来了。
       饮食或有美时,那么对饮食来说呀,有的时候也挺美,就是吃得也挺香。或有不用闻食臭时,或者也有这个时候,闻着食臭他都厌烦,他就是不吃。这个精神病有这种情况,人给他饭他怕里头有毒药,这都是精神不正常了。如寒无寒,看着有时候像有寒,但又不见其寒,你各方面看不出他有什么寒来,那他形象看着像。如热无热,也是如此的,也不见其热。
       那么有一个病它是长期不变的,口苦、小便赤,嘴苦、小便发红,而小便到后面就看出来了,小便不但赤还很坚涩,小便少而赤。那么这种病呀诸药不能治,吃什么也不好。得药则剧吐利,这种病呀因为口苦、小便赤,一般都认为有热,所以用吐药、用下药,以攻热的法子来治疗呀,要是吃这个吐药,吐得更剧烈了,而病不去,吃下药也是如此,剧烈下利,完了病也是不去的。如有神灵者,那么这个病呀就像神灵作怪似的,说这个人精神恍惚啊,就像有鬼灵附身一样,总结以上这一切,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饮食有时候挺好,有时候干脆就不吃,看着有寒实在不见其寒,看着有热实在也不见其热,那么吃什么药也不好,一吃药就大吐大下,病还是不去,这个病呀如有神灵一样的。那么看他外表呢,不像有病,这病在临床上常看到啊,这身形如和,和平常人一样。但是这脉呢,既微而数,微者虚,数者热。说明他是虚热的一种证候了。那么到这地方我们看出有几点是固定的,口苦、小便赤而脉微数。其它都是一个恍惚迷离,似有似无,精神不正常的一种反应。
       每溺时头痛者,六十日乃愈;若溺时头不痛,淅然者,四十日愈;若溺快然,但头眩者,二十日愈。其证或未病而预见,或病四五日而出,或病二十日,或一月微见者,各随证治之。
       每溺时头痛者,六十日愈,那么这个病啊我们看出来了,就是一个津液、血液虚,同时有热,那么这个液虚,撒尿也困难,怎么知道困难呢,后头有,等我讲后头咱们回头再说呀。溺时,他是用力了,而且这个津液有所去,反应到上面而头痛。那么这是小便坚涩,说明这个最重啊,热也重,虚也重,这是虚热具甚的话,他一撒尿的时候小便坚涩,而上边头痛,这种得好得要慢,得六十天才能好。
       若溺时头不痛,淅然者,四十日愈,这个就像我们讲那个白虎汤,讲那个痉湿暍那个暍病一样,暍病就是津液特别虚衰了,他也老觉得撒尿洒洒然毛耸嘛,前头有,这个也是那个意思,就是撒尿的时候身上淅淅然,也就是那个洒淅恶寒的那个样子,也就是洒洒然毛耸那个意思。这都是虚的反应,虚而有热。咱们那个暍病不就是津液丧失太多了,才有这种反应嘛。这个比那个溺时头痛啊虚热之象比较轻了,所以这个四十天可以好。
       若溺快然,由这个句我们知道上面这个溺时是不快然,那是坚涩。古人写文章啊,你到后头看,就知道前头那溺时头痛的道理了,那个小便坚涩,这个呢撒尿非常的快然,没有那个情形,不坚涩,所以它头也不痛。但头眩者,脑袋只是比较晕嘛,他一撒尿往外出津液,身上这个阴虚更虚了,当时有这个反应脑袋里眩,这个眩就是贫血性那个眩了,这是最轻的,所以二十天就可以好。
       其证或未病而预见,这个其证,就指上面这些的证,溺时头痛啊,如果溺快然,但头眩者,等等上面说得这三项,指的是这个症,这个证啊或未病而预见,未病指的什么病呢?指的百合病,就像前头那一大段。得了百合病,没得以前先有这些症状,小便的时候艰涩,而又有各种不同的反应。那么这种反应,没得百合病就预先见着这个症。或者已得了百合病了,四五日后才出现上面这种症,或者病二十或一月才微见着,也有。各随症治之,有什么症,我们随之各种不同之证而来施行治疗。这一句话,一般书上都搞错了,一般认为这种百合病都是大病之后才见,说在大病的时候指的是伤寒病,在没得伤寒病就发现这个症状,这是瞎胡说,他这句没明白。这个证就指这三种症,撒尿而有这些反应的症候。这个得病也是指得百合病,而不是指伤寒病,哪有那个事。
       那么这段说的是百合病的总纲了,百合病第一个它精神失常,这么一种病。这种精神失常啊根据症候的反应,他是一个拿现在的辨证说就是阴虚有热,那么就是一种虚热证了,就是虚热性的精神失常的这么一种症候,现在说不就是精神分裂呀等等的吧,也就有癫啊,不是狂,不是打人骂人,就是精神失常,说阴虚者为癫嘛。底下讲的是具体治疗喽,这个病好懂,但各家的注说越说越不好懂了。
       百合病,发汗后者,百合知母汤主之。
       这百合病呀,他虚热病与实热不同了,这个实热可以攻啊,在表可以发汗,在里可以下之,在上可以吐之。汗吐下,全是对实热而言,虚热不能攻,所以百合病有热是肯定的,口苦、小便赤嘛。可是这个反而发其汗是不会好,只能够伤其津液,而其越烦燥,他这个病不会好的,就上头这个胡涂病、精神失常还是不会好的,那还是存在,只能够增添他的烦热,所以他在百合里头加知母知母是去烦热的。
       这个百合知母汤,百合用七枚,把它劈了,知母用三两,切碎。先用水洗百合,渍一宿,当白沫出,去其水,就是泡了一宿啊,它出些白沫子,然后把这个水不要了,更以泉水二升,煎取一升,另换泉水二升,就是两碗了,那么再煮这个百合,取一升,这个时候百合不要了,去滓,别以泉水二升,煎知母,再另以泉水两升煎知母,也取一升也把也滓去了。后会和,煎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然后把两个药汁,一个百合药汁、一个知母药汁,各一升都搁一起,合到一起不是二升了嘛,再上火煎,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分两回来用。
       那么百合这个药啊,在本草上它是甘寒,这个甘寒的药都是养阴补虚,同时去热。那么在《本草经》上呢,说大量吃百合呀,能够通利二便,它这个小便赤涩,当然吃这个百合合适呀是吧。那么由于发汗更亡失津液,更助其热,所以加知母。所以以百合治这个病,这也说明这个病是虚热了。这是第一条,最要紧那一条在后头呢。
       百合病,下之后者,滑石代赭汤主之。
       这个下也不能祛这个病,百合病还存在,只能够伤其津液,而为溏泄不已,他说是诸药不能愈嘛,得药则剧吐利,吐利更厉害了,那么这用下药,下之后下利还是不止的。所以他这个用法呢,用滑石,这个滑石啊他有小便坚涩,经过再伤津液,可以说小便就困难了。那么同时大便不已,也影响小便不利,咱们说水谷不别的情况了。他搁滑石是分解作用,使水份从小便走,这大便就不治而治了。同时呢搁些收敛药,这代赭石咱们都知道,收敛降胃了,这也是安中养液得法子,他得收敛,不收敛他津液丧失太多了,仍然用大量百合治他得本病,就是养阴去热了。
       他没详细写这些症候,因为他这病始终不变,都是百合病,但是由于误用药而生出的影响,由这个方剂是可以看出来的,这个准是大便溏泻不已,而小便不利。所以他才加上滑石代赭石嘛,本身呢还是用百合了。那么这个方剂咱不必细说了,就是百合加上滑石代赭石这两个药,煎服法和上边是相同的,这百合还得泡,用水呀渍一宿,然后水不要了,另换泉水,还是那个办法。
       百合病,吐之后者,用后方主之。
       这后方就是指地下这个百合鸡子汤。这个吐是最伤胃不过了。这个鸡子黄啊治贫血,现在小孩子都让吃点鸡子黄嘛。他这个由于吐更伤其胃,这种虚热还不受补呢,你大温大补更不行,非得用甘寒的药是最合适的。这个百合就是更个甘寒嘛。那么胃虚搁点鸡子黄,那么吐也丧失津液嘛,鸡子黄它补血当然也养液作用。这个煎煮法同上面一样,但是鸡子黄是不能煮的了。底下这个是正治正方。
       百合病,不经吐、下、发汗,病形如初者,百合地黄汤主之。
       这个是正治,就是百合病开始是什么样子,没经过发汗吐下,就像咱前头讲的那一大段,那么这个应该怎么治呢,用百合地黄汤。这个百合还是用那些,七个,另外呢,大量用生地黄汁,生地黄汁一升啊,就是一碗呀,很不少了。从这个用药我们可以看出问题来,他这个说病在血分,就是从他用这个生地上看的,百脉一宗,悉致其病,到这个地方它的本来面目可以看得出来。但是生地黄汁治什么呢,咱现在说它有凉血作用,它是一个强壮性的活血化瘀的药,还祛瘀血呀,那么它这个药是强壮性的,有补益作用,有补血的作用,同时它是寒性药,它能够去热,咱们说去血热,其实就是去虚热、解烦。那么由于这个虚热而失血,它还能够止血,那么有瘀血的它还能祛瘀。
       所以这个当归呀、川芎呀、生地啊都是祛瘀药,不过它是强壮性的。你看当归吧,当归它是一个苦温,它温性,它不利于热性病,你看这个病不能搁当归,他虚热,那么虚寒呢,当归就好了,所以呢肚子疼那种瘀血证都用当归,他不用生地。那么由于这个方剂上来看,虚热,血有瘀,是这么一个病,所以这个他影响脑子,这个我们想一想《伤寒论》就行了,你看桃仁承气汤,其人如狂,抵当汤也是其人如狂,或者其人喜忘,都是脑子的事呀,所以这个瘀血呀对这个疯、狂或癫、痫有相当的作用。可是我们用药得时候要斟酌,实证我们用这个桂枝茯苓丸呀,桃核承气汤呀都对实证来说的呀。这个病是个虚,虚你不能攻呀,一攻就坏了,他是有瘀血,但攻不但不能祛瘀血反而害他了,你要用强壮性的祛瘀药,他瘀血也去了,虚也好了,就是这个道理呀。从这个方剂上我们看出这百合病,是虚热性的有瘀血,所以影响脑系官能上的一种症候。
       我们看看这个方剂上所说的也是,他说以水洗百合,渍一宿,与上面一样,当白沫出,去其水,更以泉水二升,煎取一升,去滓,然后和那个地黄汁合起来,煎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他这个煎服法都是一致的。我们看看他服这个药后有什么情形,中病,勿更服,怎么这中病呢,大便当如漆,漆就是黑的呀,黑就是咱现在说潜血呀,就是瘀血下来了,这还不是吗?所以这个病从外观上看,虚热,那么由于这个精神失常,有瘀血的问题。这是我们从辨证上可以这么认识他。虚热就得用甘寒,那么这个百合是最好的,有瘀血你非搁血分药不可,当然要生地呀,它是祛虚热的嘛。由这个正面的治疗,我们对这个病的真实面目才能认识。
       百合病,一月不解,变成渴者,百合洗方主之。
       百合病得了一个月没好,渴了,也不敢大用寒凉的药,虚嘛。他说以百合洗方主之。足见这个百合是甘寒,去热的、滋阴的力量都有,但他这个渴不厉害,你看注解就看出来:以百合一升、以水一斗,渍之一宿以洗身。就拿那个百合,拿水泡了,洗身,这个百合搁一升,一升就是一碗。洗己,食煮饼,勿以盐豉也。这个盐豉,促人喝水呀,就是免去他的痰饮而渴,用煮饼就是不搁咸的、不搁盐、用淡水,所以这就说明他的渴的不甚,就用外边洗洗就可以好,戒点盐就行了。
       这戒盐还有一个道理,盐能走血呀,凡失血的人是少吃盐的,他虽然没有外失血,但是血虚。
       百合病,渴不差者,瓜蒌牡蛎散主之。
       底下的这个比较渴,病情就重了,不是说洗一洗就能好的,不是戒一戒盐豉就可以好的了。这个就用瓜蒌牡蛎散。这个瓜蒌就是咱们现在所说的天花粉啊,瓜蒌根。瓜蒌根这个药,它是苦寒的,它的去热力量相当强,它治消渴嘛,同时也能够滋阴解热的这么一种药,但是它苦,它的去热的力量非常的强,解渴的力量也强。牡蛎是咸寒,也解热,而且多少有点儿强壮的药效。这两个药合起来,对于这种虚热的渴,这种阴虚是最好不过了,先去热,也滋阴嘛。
       咱们治肝病里头的嗓子干啊,比较渴啊,常加用它们,柴胡桂姜汤里就有这两个药,所以柴胡桂姜汤怎么解热的,就里头有这两个药在。所以有许多的无名低烧,老不好,大概是这种关系,所以吃了柴胡桂姜汤就好。瓜蒌牡蛎散这个方子虽然小,但非常好。我治糖尿病啊,也往里头搁这两东西,用白虎汤加这两东西,加麦冬,也挺好使。这个你们可以试验。放这个,糖尿病里头最多,我治糖尿病用瓜蒌根、牡蛎就是根据这个来的。
       百合病,变发热者,百合滑石散主之。
       本来看着像有热而无热,后来它真变成发热了,就是这个津液越来越虚,热的越来越高,那么后来真见着发热来了。百合滑石散主之。这个可以用百合,病还是存在嘛,百合病变发热了,所以还是用百合,再搁滑石
       这个热是虚热,所以他不敢攻,搁滑石利小便,为什么它利小便,当然是因为这个变发热使小便就更艰涩了,根据前头咱们知道,百合病是有小便艰涩的情况。这个热虽由下让它解,可是这个滑石利尿并不重,但它是解热的力量倒是挺强的,所以咱们那个治热常用,滑石甘草嘛,这不就常用的方子嘛。
       它这个病,用百合加点滑石就行。由于这个,我们看它底下的解释,可以看出百合通利二便。右为散,饮服方寸匕,日三服,当微利者止服,热则除。当然滑石不下利,它是利小便的,使它下利的还是百合,这个百合它是整个吃下去的,它是作散嘛,不像上面用水泡一宿,完了搁泉水煮汤汁,煮的时间最少,它说搁二升,煮得剩一升。这个它是整个吞咽下去的,所以吃的量虽然少,但是它整个把百合吃了,吃了就有通利二便的作用。假设一天吃三回,要得微利,就不必那样吃了,因为治虚热这个病,大下利是不行的,可是热已经去了,这个热从哪儿去了呢?它还是从二便去的。
       大概讲完了,它主要的方剂还是百合地黄汤,那其它的方剂都是在它的基础上变化,比方这个病有吃过发汗的药,病人添有烦躁,当然加知母;大便溏泻不已,你也不能用温性药,只是加点儿滑石代赭石就可以了;经过吐的人,胃不好,那么要健胃,搁燥药是不行的,像咱们用的代赭石之类也用不上了,只能加鸡子黄,这个不碍乎热的,当然据我看,少加点儿人参也是可以的;那么如果变成渴,它都是偏于滋阴去热的方面来加减,大苦大寒在这个病也不能用,它只是用瓜蒌根、生牡蛎这类的药,用瓜蒌牡蛎散;当然最轻的仅洗一洗、戒一戒饮食而不食盐豉,也可以好的,但是病情重的还是不行;如果变发热了,给发汗不行,吃泻药是不行的,但是用大量甘寒滋阴的法子,用点滑石就可以的,滑石起粘滑作用,也能够配合百合得微微而利,一利就好了,微利就不要再吃了。到这里,百合这个病的变化不外乎这些问题。
       百合病,见于阴者,以阳法救之;见于阳者,以阴法救之。见阳攻阴,复发其汗,此为逆;见阴攻阳,乃复下之,此亦为逆。
       这是总结,这句话很好,这话不光对百合病说的,是对虚热证整个说的。这个虚热,我开始就讲了,不像实热,汗吐下皆非所宜。
       百合病是津液虚、血液虚而有热。它说见于阴者,指着血说的,血虚,见着血虚、津液虚。要实证呢?要攻其阳,在《伤寒论》阳明篇有:下之以救其津液。津液也是属阴,但是百合病这种虚热病是不行的,见着阴虚,以甘寒和阳的法子来救,它不说治,不说攻。阳不是有热,亢嘛,用甘寒或者咸寒,使之阳和的法子来救治。这很好,这对我们治虚热指出了一个大原则。见于阳者,指着热说的,虚热嘛,像变发热就是的。治热你也不能伤阴,以阴法救之,以和阴的法子,怎么叫和阴呢?要滋阴的法子,用寒性的滋阴的药物来去热,这才对,就是以寒性药物和其阴,这个方法来救治之。
       底下举一个实证:见阳攻阴,复发其汗,太阳伤寒就是这个样子,见着有热,发汗解热,发汗可是伤人的津液呀,这就是攻阴嘛。见着有热而攻其阴液,而发其汗,这在实热证,这是对的,但在虚热证此为逆,这个要紧啊,在临床上是原则的问题。见阴攻阳,乃复下之,此亦为逆。见阴,阴虚了,阳亢阴虚嘛,承气汤证就是这样子的,咱们在阳明病常讲,阳明病怕阴虚,阴虚到极点了,想下也不行的。但是阴虚阳亢,赶紧下热,津液就存下了,下火存津液嘛。那是治实证呀,虚热证可不行,虚热见阴而攻阳,你吃泻药,这为逆也,那不但阴虚救不了,下之反倒伤它了,那就坏了。
       所以虚热与实热的治疗是根本不同的,虚热没有攻法,汗吐下皆是治实证的法子。虚证只有补,虚寒用甘温来补,虚热用甘寒、咸寒来补,没有攻这一法。所以上面说的以阳法救之、以阴法救之,与下面这两句话是相对待的,这些地方大家要注意。所以原则上要是不犯错误,在临床上就不会犯错误。咱们治最后那个病就是这个样子,这个病没有攻法,脉是数的很,只能是甘寒育阴,它是虚热嘛,虚热你不能攻,所以我加点儿白朮还要考虑呢,因为我怕它胃坏了,也就坏了,这个病所以能够好,就是因为胃不虚,能吃,肉不脱,所以还能好,要不然这个病会挺麻烦。所以治病呀,原则得守着,这里就提出原则上的话,虽然是对百合病说的,也是对一般的虚热病说的,这是百合病讲完了。
       狐惑之为病,状如伤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闭,卧起不安,蚀于喉为惑,蚀于阴为狐,不欲饮食,恶闻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蚀于上部则声嘎,甘草泻心汤主之。
       嘎就是嗓音变了,声音沙哑,什么叫狐惑病呢?古人有多种说法:一般都说是疳,就是病字头里搁一个甘字,就是小孩子最好得的,烧牙花子,小儿的牙疳,甚至于穿腮。古人认为这是虫子,疳嘛。为什么叫狐惑呢?古人也有他的道理,这个病发热无常,又没有一定的地位,而且反复发作,好了再犯,犯了再好,也就是如神灵似的,就是狐惑。
       这个病的初起,也是恶寒发热,像太阳伤寒,所以它说:狐惑之为病,状如伤寒。但是这个病已经形成后,就没有这个症状了,就不发热恶寒了。默默欲眠,默默就是没有精神。目不得闭,睡觉还不能睡实。卧起不安,烦躁。蚀于喉为惑,它主要讲是有蚀疮,蚀疮要是在喉,古人取名为惑。蚀于阴为狐,阴指的是下阴,指的前阴说的。
       不欲饮食,在这个病这是固定的症候,说明这个病还是跟肠胃有关系。恶闻食臭,就是闻着食臭就恶心。面目呢,由于蚀疮的进退的过程中,常有不同的颜色,有时候乍赤、乍黑、乍白。蚀于上部为惑,口腔这一带,声音沙哑,声音有变化。当然的,尤其是喉,这一带有变化的时候更是声沙哑。狐惑病蚀于上的这一部分,用甘草泻心汤主之。这个方子很好使,我有试验过。
       这个病初得也是状如伤寒,默默不欲饮食,恶心等类乎小柴胡汤证,这个方子也借过小柴胡汤,可是它没有柴胡,没有那么大的热。我遇到一个女病人,上面一点儿不错,开始的时候像重感,在我来前门外住的时候,我就给它吃甘草泻心汤,吃完就好了。我们现在临床遇到的口腔溃疡,用这个方子也好使。有时候偏于有热的,口咽较干,可以加石膏;有时候烦得厉害,可以加生地。大概我用这种方法治这种病,还没遇见过不好的。
       甘草泻心汤,在《伤寒论》里头是胃生疾患,《伤寒论》里是这样说的,主要病因是胃虚,看这个方子的用药也是的,它用人参,有甘草干姜汤,这些都是治胃的,加人参甘草大枣这些甘温的药物。在《伤寒论》里说是胃虚,客气邪热都往胃里来,所以胃呀心下痞、痞硬。邪气都往这里来,有水气,再有热,它就要呕吐,同时,经过胃肠,它有肠鸣。《伤寒论》里头说,心下痞硬,偶尔肠鸣下利,用甘草泻心汤。可见它是胃肠里面的一个问题。就算属于神经系统,它也是由于抑制神经的关系,看这个条文病人也有精神因素方面的关系,它搁到狐惑里头,也有精神方面不很正常。它起烦,会卧起不安,所以用黄苓、黄连的作用来除烦。他烦是因为热都跑到胃里头了,所以烦,在这是说惑,口腔的溃疡,我们一般用这个方子加减都可以好的。
        蚀于下部则咽干,苦参汤洗之。
       蚀于下部不影响声音,但总而言之它是热,有炎症,炎症有热就上炎,嗓子要较干的,这个病用苦参汤洗之。这个我也试验过,尤其女同志好发这个病,苦参汤确是个好使。苦参有杀菌的作用,消炎杀茵,也能够治虫子,所以拿它熏洗挺好使。要是再内服药,还是好的。如果阴部溃疡,像底下的赤小豆当归散都可以用,我们说到那儿时再说。
       蚀于肛者,雄黄熏之。
       这个蚀疮也能够在下部,随便举哪一个阴,都在下部。这个病发于关口、都在关口,像前后阴、口腔、眼睛都有,这个病现在看来,就是白塞氏综合症,现在说的白塞氏综合症,一点儿都不错,都是孔窍粘膜上发炎。咱们这里也说的很清楚,蚀于上,口腔;蚀于下,前阴、后阴。雄黄这个药治溃疡,治脓肿,所以用雄黄来熏,这也是最好不过。这个不是痔疮,治痔疮不行,但是关于这种溃疡,这个法子挺好使。熏的法子,他说用的雄黄,一味为末,多点少点没关系,适量吧,筒子瓦,两个合起来,雄黄放里头一烧,它不就冒烟了吗,稍向肛熏之,人蹲在那儿,底下架上火,烟就冒出来了,人蹲在那儿,就可以熏。
       病者脉数,无热,微烦,默默但欲卧,汗出,初得之三四日,目赤如鸠眼;七八日,目四眦黑。若能食者,脓已成也,赤小豆当归散主之。
       这个病,不只是发上面的口腔,下面的前后阴,而且发病于目,底下的就说到目了。上面说面目乍赤、乍黑就指这个说的,那么这个溃疡化脓与不化脓时候,现于面部时是两种不同的颜色,或者更不同。
       病者脉数,脉数就是有热了,但是又身无热而微烦,所以这个热不是感冒那种热,是一种疮热,在体内,催得人发烦。默默但欲卧,也是同前面其它的溃疡一样,也是默默但欲卧,但是有汗出。初得之三四日,目赤如鸠眼,初得病三四天,眼睛是红的,鸠眼是红的;到七八日的时候,四个眼角要发黑了,是化脓的反应了;这个血一开始充血的时候就是红,血化成脓了,它就要变成黑的了。
       这个时候如果能吃,能吃说明有热,凡是化脓的阶段,无论哪个地方有疮疡,都是要发热的,能吃说明有热,有热说明这个脓到火候了,脓已成了。这个用赤小豆当归散主之。赤小豆这个药,也是排痈脓的药物,这个药很好,所以我们在治泌尿系感染,有病人如果溃疡稍微厉害一点儿的,加点赤小豆,就好使,同时也去湿热。……这个方能够在这个地方排痈脓,在旁处也可以排痈脓啊,不要就限定在眼睛箕角,眼睛箕角的痈脓它能治,旁处的痈脓难道就不能治了?所以读书不要局限,这两药所起的作用,是哪儿有痈脓用它都可以的。只是症候得对头,不对头不行。只是有痈脓的事实,没有其它的症候合乎赤小豆当归散是没有用的。
       到这里,把狐惑病讲完了。从头想一想,狐惑病很容易明白,也就是关口的地方,中医叫关口的地方,有孔窍的地方,上面口腔,下面前后阴,眼睛,这些孔窍粘膜的地方发炎了,就是白塞氏综合症,这是西医的说法,据我们古人的说法,颇似白塞氏综合症,虽然不是白塞氏综合症的说法,但是把它概括进里头了,就算不是白塞氏综合症的病,真正口腔溃疡,前后阴的溃疡病,用这种法子,也很适合。这些我都实验过。我的一个侄子,他那地方老出血,他是痔疮,相当厉害。来西城医院开的刀,开完刀,那地方肿痛,淌血。我就给他吃这个药,吃了就真的好了。所以说不是非是狐惑病才用这个药,有这种情况,尽管用。像其它的溃疡,口腔溃疡,我们有甘草泻心汤,屡试屡验。
       阳毒之为病,面赤斑斑如锦文,咽喉痛,唾脓血。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升麻鳖甲汤主之。阴毒之为病,面目青,身痛如被杖,咽喉痛。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升麻鳖甲汤去雄黄、蜀椒主之。
       阴阳毒,这个病很少见。据书上说,我们根据它的说法,这个病的主要症状是咽喉痛,看样子像是一种急性传染病,而且这个病相当凶险,所以在五天内可治,七天就不可以治了。这个病很少见,在中医书上对这一段都说是痧症。痧症,据我看也不太像,它主要是一个咽痛,又不是白喉,它唾脓血,当然是咽喉溃烂,溃烂他才唾脓血嘛。
       面赤斑斑如锦纹,面赤,在《伤寒论》里讲的很多,这是病在外的表现,阳气浮郁在面嘛,斑斑如锦纹,还生些类似红斑如锦纹,由于这个病在外,有阳气浮郁在外之像,所以叫阳毒,不是真有一种毒叫阳毒而来中人。它说的是这种病,阴阳毒是一种病,阳毒这个在比较外,病毒较浅,所以面色发红,斑斑如锦纹,同时咽喉痛,更唾脓血,用升麻鳖甲汤主之。
       我们看这个方剂,升麻是解毒的,杀菌解毒,以它作主药;蜀椒这个药辛温,是个热药,能够使人发汗,所以这个病比较在表;当归鳖甲,是活血化淤;雄黄,上面讲了,治痈脓,这个病唾脓血,所以它搁雄黄。到阴毒呢,病已深了,不能发汗,所以去蜀椒,也不唾脓血,所以也去了雄黄
       看第二段,就说到了阴毒了,阴毒之为病,面目青,这里就病深了,不是面赤斑斑如锦文了。面目青,身痛如被杖,被杖者,古人有一种杖刑,是一种刑罚,用棍子打,疼的剧烈,这个病身疼,像被杖刑那么剧烈,足见这种病得的是急症,也是咽喉痛,但是不唾脓血,也是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所以说这个病阴毒也好,阳毒也好,主要是急性、病情很剧烈的传染病,是主要症状咽痛。如果红头胀脸的,病偏于在表,病也浅,可以吃升麻鳖甲汤,如果面目青,身痛的厉害,说明病离开表了,比较深了,不能让它发汗了,所以把蜀椒去了,由于不唾脓血,它把雄黄也去了,这很容易明白,药与症都交代得很明白,但是这个病,没经验过,我也没经验过,我活这么大岁数也没遇到过,古人或者是有,在西医也没有类似的这种病。
       至于说是痧症,痧症就是无名的疫疠之气,这个病我倒是见着过,可也没见着这样的,光嗓子痛,痧证那都是全身症候。像东北吧,有一种叫发猴、羊毛疔,这都是古人说的痧症,急性的一种疫疠,叫做尸疫,那个病倒见着过。但是就只是嗓子疼,这么快,五天可治,七天不可治的这个病,的确是没遇着过,这个留待于以后做参考。
       看这个病看方子后头有怎么几句话就知道,头一个方子是发汗的,右六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顿服之,老小再服,取汗。老小再服,可见这是个传染病了,怎么知道这是个传染病呢?一门老小嘛。所以这东西它是传染病,老人小孩子不要顿服,分成两次服。取汗,所以开始这个升麻鳖甲汤它是要取汗的,你要把蜀椒去了,它不会出汗了,里头没有发汗的药了,去雄黄就是不唾脓血。可见古人用药非常细腻,虽然这两个都是嗓子痛,它也不光治嗓子,它还去毒,它是以升麻为主的,你们看看,升麻是一个杀菌去毒的药物,不像现在咱们用的,李东垣用升麻,说往上升,不是那个事。这个病,现在没有,只留在这儿作参考。
       至于百合病、狐惑病都是很常见的病。虚热病还是常见,但未必是百合病这个样子,但是虚热病是有的。虚热病的治疗,尤其我们上面讲的这个原则,那是肯定的。我们学百合病,也获得不少知识,比如虚热又瘀血证,影响到脑筋,意识胡涂,像癫症啊,这书不讲这个,我们是不会用百合地黄的,这个东西也挺妙,也帮了我们挺大的忙,借助这个了解该怎么治。至于读书是这样的,你不要死守着百合地黄,这是个方法,虚热证用通大便的药是绝不行的,虚症你不能见阴攻阳,那是不行的,阴虚了,你要是吃泄药,那就错了。
       所以头两种病很有借鉴,在临床上我们很有用,所以这个书就是要熟,不熟就一点儿用也没有。你不熟你到临床上想不起来,你熟了到时候它就给你使唤,你不熟它不给你使唤,而且这个方子,都精简的很,你像赤小豆当归散,这方子就很好很好。像狐惑病,没有这个借助,我们想不起来用甘草泻心汤,是一点也想不起来的。这口腔溃疡跟甘草泻心汤有什么关系?但它就是有关系,这个我治过好多了。以前我私人开业,我急急呼呼到协和,协和它那儿的口腔科有个姓陈的大夫,是个女的,她的小孩子得了口腔溃疡,我给她治好的,她说你呀到我们那儿去吧,我们需要,口腔你可别小看它,现在得这个病的多得很,我也打算去,后来卫生局它让我去中医学院,那边我才没去上,要不我真打算去了。后来她也会用,我说这个容易,你就用这个方子,好使,这个人现在还在不在协和说不上了,她是个女的,当口腔科主任。今天就讲到这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