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
本书全文检索:  
       这个血痹病按照现在来说就是肢节神经麻痹,古人不知道什么叫肢节神经啊,可是他会治,所以这个也是妙不可言,底下讲的都是古人的看法。
       血痹病从何得之?师曰: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卧不时动摇,加被微风,遂得之。
       这几句话啊,就说血痹得病的原因,尊荣之人尽吃好的,养尊处优,他不是体力劳动,所以他是外表看着很丰肥,人挺肥的,但内里头却是弱的,所以他一小有劳,稍稍一干点活什么的,就疲劳汗出,他不任劳嘛,所以这个问题说的还是蛮好的。
       那么由于他太虚,在床上睡觉躺卧不时的翻身,谁睡觉还不有个翻身动摇,这样的微风,他也要得血痹病。加被微风遂得之,不是说受了大风了,不是的,就是这个人,他不任劳,就是不能担任重体力劳动,一般轻体力劳动也不行,所以稍稍有点劳动他就汗出。汗出不被微风呢,他不至于得痹证,而很小的微风,就是睡觉的时候,不时的有个翻身动摇,就是这样一个微风,他受了也得这个病,这一段是这个意思。
       但以脉自微涩,在寸口、关上小紧,宜针引阳气,令脉和,紧去则愈。
       这是说血痹证的脉,但以脉自微涩,脉既微又涩,气虚则微,咱们在《伤寒论》讲很多,阳气不足就是津液不足,这个微就是津液不足,在《伤寒论》上说嘛,脉微者不可发汗,古人管津液叫阳气。涩就是血不足,涩就是血管里的血液行动不滑利谓之涩,这就是血液虚。就是脉外的津液也虚,血液也虚,就是津液血液俱虚,虚在哪儿呢?虚在外。
       仲景这个诊脉的方法啊,关以上,以候表,关以下,以候里。诊脉有很多方法,咱们以浮沉,浮候表,沉候里,那么在关前呢?古人也是候表,事实也是这样,关以下的候里。比如说脉浮吧,在寸口,就是关以上,这可以说得外感了,外有表证;关以下就不是了,大概都是肾有热的时候多。
       他说微涩之脉,现于寸口,就是寸部脉,这寸口是指的寸部说的,那么这个是表,他的津液血液不足于外。关上小紧,关以下候里,由于气血不充于外,那么这个风寒才客于内,关上小紧,紧得不太厉害,受的是微风嘛。那么血痹证脉应该是这样子,就是表虚,什么虚呢?津液虚,血液虚,不足于表,那么寒邪由于外虚,它才能侵蚀往内,也就是寒邪把血液闭住了,它出不来了,就是这个意思。
       那么怎么治疗呢?宜针引阳气,令脉和、紧去则愈,这是讲针灸了,针引阳气者,他阳气不足于表,让它足于表,这是针灸是一个针法了。那么阳气一出来,表就和了,表和脉也就和了,表和脉和,风寒在那待不住了,所以古人有句话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表虚邪才能在那待得着,表实它就待不住了,所以针引阳气,阳气充斥于外的话,风邪就不能够待了,风邪去了,血痹这个病也就好了。
       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耆桂枝五物汤主之。
       这个还是接着前节说的,前节只是说出脉,没说出证,什么叫血痹啊?他这儿说了。阴阳俱微者,就是轻取脉也微,使紧按脉也微,就是内外俱微,阴阳有多种指法,在这个书里头,有的指上下的,寸关尺嘛,寸脉是常指是阳,在部位上说,尺脉常指是阴,也有时候看浮沉,浮取这叫阳,使紧按看里头,这叫做阴。这句话,阴阳俱微不是指的上下,因为什么?因为底下有个寸口跟着呢,他指的是浮沉,你轻手按脉也微,重手按脉也微,这是津液不足了。但这个虚在寸口,寸口关上微,寸口这个脉啊,是浮沉脉都微,跟上面是一样了,也是津液不足哪儿呢?不足于表。尺中小紧,跟那个关上一样的,那么尺以候里了,这个风寒进入里头去了,里头有些小紧。这是脉跟上边没有什么不同,也就是风寒,由于表虚,风寒趁虚,这个血液为风寒所伤,就得血痹证,这是古人的看法。
       外证身体不仁,血痹证就是指身体麻痹不仁,麻痹。如风痹状,就像风痹也有麻痹的,跟这个差不多,只是风痹是要痛的,这个它不痛,这个病很多见。黄耆桂枝五物汤主之,上面说是以针引阳气,这里出了个方剂,这个方剂和那个针引阳气是一样的。
       黄耆这个药大家得注意,古人说的黄耆啊,补中益气,是个甘温的药,凡是甘药都健胃,所以说它补中,那么胃健,水谷之气才充于外,水谷之气是什么?也就是精气津液,养人的东西。那么黄耆剂,黄耆这个药我们用它在什么时候呢?就是体表虚衰。
       为什么是体表虚衰?你看前面的那两个脉你就知道了,全是津液不足于外,津液就是我们饮食化生的水谷化合物,再加上阳气,总而言之,它就是一个营养成份。营养成份不足于外,就是外面的营养不够了,营养不良了,由于营养不良,在这个部位很多地方要出病了。你像西医说的肢节神经麻痹,神经末梢它靠外头,它没营养也受不了,所以你像皮肤、肌肤有病都生疮,所以黄耆,你看本草上讲,治大恶疮,所以咱们关于疮疡用黄耆机会最多,道理一样。它这块营养不良,它恢复不了,这是一。第二,这块虚,有外邪去不了。人的身体机能,它有自然驱外邪的能力,如果它这块营养不良,就去不了外邪,所以后人说它是补中益气的。
       总而言之,里气也是虚,胃也是不好,所以他用黄耆,补中益气,增加这个地方的阳气也好,津液也好,营养成份也好;这块充足了,那么由于营养不良形成的疾病也要好,那么就是这地方会有毒物是因为虚,它能待得住,一实了,它待不住了,所以病毒也能去。
       所以说这个黄汗啊什么的,都是由于皮肤这个地方营养不良造成的,比如恶疮啊,那都由于这个地方虚,用什么药?用黄耆,所以黄耆的作用就在这儿。后世都看它是补气,有肺病也吃黄耆,这是错的,大错,它不是补那个气。仲景所说的阳气啊,通通的说的是津液,我们拿更通俗的话,就是养人的营养成分,我们吃了东西,血管吸收,它住各处的细胞都输送营养成分,古人管这个东西,在血管内叫做营,也叫做血,血是本体的,营是作用的,血管外叫做卫,也叫做气,所以这两个东西啊,它出血管给组织细胞营养,这就是西医说的毛细血管通透作用。古人也认识,不是不认识,他也知道多汗则亡血,要是大发汗,血液就少;你要亡血呢,他就没有汗。古人也看到这个但不细腻,它没有系统的说明,所以这个地方还是要参照西医看一看好的。
       但是很奇怪,西医尽管知道什么叫肢节神经,这病它治不了,中医不知道他会治,可见中医辨证是有道理的,那么中医把这个叫表虚证,又叫营卫不和,他用的桂枝汤嘛,表虚加上黄耆,他就能治,遇到这种病,你就用黄耆;遇到这种表虚,特别的恶风敏感,你用黄耆没错。不是随便你脑子想,气虚了你就吃黄耆,不是那样子。
       这个方子,就是桂枝汤去甘草,为什么去甘草呢?它要引领阳气,让气外达,快药不用甘草甘草药缓,所以咱们泄下药,你像承气汤,用大黄芒硝配上甘草叫调胃承气汤,它就能够使下的这个猛暴没有那么厉害,你要去了甘草大黄芒硝力量大了,加上厚朴枳实,力量更大,那叫大承气汤。那么我们让阳气尽快出表所以加黄耆,甘草不要它,里头主要是桂枝汤,还是调理营卫。
       血痹,到这儿就完了,这个方子我常用,这个方子确实挺好使的,如果我们看到血更虚,可以加点儿血分药,常和当归芍药散配合到一起,随着证候的出入,用药加减变化,这个方子挺好使的,这个病的变化很少,所以这个也就一条。但是在临床上呢,随着证候的出入,这个方子可有加减,我刚才说的就是一个例子了。
       底下讲的虚劳,虚劳大家都知道,咱们就说痨病。古人说的虚劳啊,全是属于虚寒的情况普遍,你像咱们说的这个虚热的情况,比较少,也就是说像肺结核大概就不包括在里面,咱们现在管肺结核叫肺痨啊,我们看看书,完了再说。
       夫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
       先讲的这个,都是脉证上原则的问题。男子平人,没病,就是一般的男子。脉大,这个脉有外无内,这个脉挺大,一按里头没有,就是豁大中空的那种脉,这说明血虚,也就是芤脉的一种了,所以如果有这种脉,只是挺大,里面没有什么,这种豁大中空的脉,就是痨,虚劳病,别看他现在没有什么毛病,不可轻视。
       极虚,脉按着一点没有力量。我们按脉,根据脉跳动的力量来判断虚实,虚就是跳动没力量,心一动脉一动,脉似跳似不跳叫极虚,这样也为痨。这都是一个虚劳的病,是泛论。凡是遇到这样的脉,或者大而中空,就是大而无根啊,挺大不禁按,这不好,这是虚劳的脉。极虚,怎么按这个脉,应指时有时无的,也是极虚,这统统都是痨病。这是指脉说的,作个参考。
       男子面色薄者,主渴及亡血,卒喘悸,脉浮者,里虚也。
       这是一段。面色薄,薄就是厚的反,就是颜面苍白,无光泽,这都叫做薄。人没病,就是脸色枯槁苍白,瞅着这个人一定是津液虚,血也虚,不华于面嘛。主渴,津液虚他必渴;及亡血,再不然他有失血的症。那么他一动作,就不时的卒然间心跳,血虚则心跳,血不足于养心嘛,就心悸;这个喘呢,气虚则喘,这个指肺说的。
       脉浮着里虚也,这个浮和那个大是一样的,这个浮是有外无内的脉,那么这是里虚,换言之,也是痨,这都是指虚劳,以脉的各种不同,当然这个证也是了。
       男子脉虚沉弦,无寒热,短气里急,小便不利,面色白,时目瞑兼衄,少腹满,此为劳使之然。
       这又一段,这都是外表看不出来什么大病,可是实质已是属于虚劳的。脉虚沉弦,脉虚就是虚劳的脉了,前面不是有嘛,脉极虚为劳。那么这个脉,使劲按应指挺硬,就是有沉弦,就是里有寒,这是脉应里面,下面的证候与脉就有关系了,看看后面得症候就行了。
       无寒热,没有外邪。短气,里有停饮则短气,《金匮》有句话嘛,我们讲到痰饮篇下面就有了,饮水多,水停心下,微则短气,就是停得不厉害就短气,由于胃里面有水了,压迫横膈膜,呼吸不利,短气;甚者则悸,胃停水多了,影响心跳。所以短气就是说胃有停饮。里急就是指小腹里急,里急就是腹肌拘急,拘急不是痉挛嘛,就是没有血液营养,津液血液不足造成这个腹肌不和了,发拘急、里急,所以这是一个虚寒的证候。
       所以这个脉沉弦,沉者,脉得诸沉,当责有水,一个;短气,里有饮,也能够使之脉沉弦,一个;里急,是里虚寒,腹肌失和,也能使脉沉弦。小便不利,所以少腹满,他这个文章错综,不挨着,让你去挑去,小便不利和少腹满是一致的,小便不利,膀胱蓄水,少腹就满,是水不利于下。
       面色没有血色,色白,而且时时的目瞑兼衄,咱们讲《伤寒论》但欲寐的样子,就是老闭着眼睛,就是没精神啊。兼衄就是鼻子常出血,这个说明血液不荣于上,由于衄,血亏得很。面色薄,人时时目瞑,血不充于上,不荣于面,尿又不利于下,这也是劳使之然。根据上面一切脉证来讲的,如果有这种虚沉弦的脉,再有下面的一系列的证候,这也是虚劳常有的一些证候、脉和证。
       劳之为病,其脉浮大,手足烦,春夏剧,秋冬瘥,阴寒精自出,酸削不能行。
       劳之为病是变化多端啊,这里举一个例子。劳之为病,如果其脉浮大,这个浮大就是浮大其外中空,里头没有什么,都是浮大无根的脉了,就是前头的那个虚劳的这类脉。那么由于血虚津液不足,咱们说阴虚生内热了,所以伴着血液不足,他手足心都发烧,五心发烧,这都是虚劳的一种反应,所以手足发烦热。
       这手足发烦热,如果在春夏的时候,春夏阳气升发啊,所以春生夏长嘛,这个时间的病啊,尤其虚热的病,这时最厉害,剧烈一些。秋冬呢,阳气消,阴气长的时候了,秋冬收藏啊,收藏虚热病这个时候还好一些,所以说秋冬瘥,瘥就是好。
       由于脉浮大有芤像,这就是芤脉了,要常常的遗精,阴寒精自出,阴寒就是前阴,阴头寒,精失去收涩,自己就出来,就是遗精了。酸削不能行,身上说不出痛来,但是身上发酸懒,削者,就是消瘦。人的津液充于体内,人才胖,津液要是虚少的很,那人就消瘦,现在也是啊,生理上也讲了,人的体重水分占一大部分,咱们说的津液就是水分喽。如果脉浮大,这类的全是阴虚,中医说阴虚就是津液、血液虚。那么这个虚,自然而然的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酸削不能行,叫消瘦,津液不能充于形体,形体就瘦,瘦再虚,他就不能行,身体也说不上哪儿难受,身体发酸,所以虚劳病是这样的,让人捶胳膊,捶腿的,这是一段。
       男子脉浮弱而涩,为无子,精气清冷。
       这是一段,这是讲的先天的禀赋的关系了。男子无病的人,无端得脉又弱又浮而无根,再涩,涩是血少,弱是津液少,津液、血液俱不足,这个肯定他是禀赋先天一来就是一种特殊的人,没病嘛,普通的男子,有这种脉,肯定是禀赋太薄了,为无子,这样的不可能有生育能力。主要他的精血是不足的,精气清冷,他的精气肯定是清冷,拿现在的话叫成分不够,不一定是缺什么,这是先天的禀赋太弱的人,脉也是太弱。
       那么到这他把总的方面,连脉带证他统统给说一说,底下该讲症治了,开始他讲失精。
       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
       失精家,就是频繁失精的人,不是偶尔失精,偶尔够不上个家。真有这个,我遇到的失精有死的,这个人一闭眼睛就失精,这个人岁数不大,是个小孩子,后来骨瘦如柴,这还是我的亲戚,在我念书的时候,就死了。所以也是归虚劳之内的,失精家不是偶尔遗精,偶尔遗精不算病,这是频繁遗精。在临床上虽然像我说的那么重的没有,但一般的很多啊,这个大家要注意。
       凡是这种病少腹弦急,少腹弦急,跟上面讲的里急相比,这个弦急比里急还厉害,他腹皮拘急的很,他这个肌肉也是,什么道理呢?就是虚寒使他那个腹肌不和了,发拘急痉挛样的样子。下面都虚寒嘛,所以阴头寒,就是前阴、阴头,人的血液,就是我刚说的精气,不是男女之精的精,是营养成分,它不充足,下面不够,所以不到哪儿,哪儿就寒,不到手足,手足就厥冷,阴头达不到,所以阴头寒。
       所以凡是失精都是下面虚寒,上面则不然了,虚阳上亢,目眩,这个眩是热。发落,热使发落,血虚能使发白,你看老人头发白,发落呢?是血热的关系,为什么血热到这个份子上呢?失精都是上下不沟通了,咱们说心肾不交,那么寒往下,虚热往上,气上冲,是虚证,都气上冲,麻黄汤证不气上冲,桂枝汤证表虚证气上冲。气上冲这个热也跟着往上犯,所以头眩晕,这是眩是个热,而发落也是因为这个热。
       脉呢,先是一个泛论,脉极虚芤迟,极虚就是虚劳的脉,按之无力,芤就是浮大中空的脉,迟就是至数也少,如果见到这种脉为清谷亡血失精。什么是清谷,清谷者下利清谷,就是中虚的厉害,就是咱们现在说的胃虚了,吃什么拉什么,不能消化水谷,这是下利清谷;再一个就是亡血,也可以有这种脉,极虚芤迟,由于亡阴啊,人的热能也就不够了,所以就迟,迟就是有寒了;再不然就失精。他说极虚芤迟这个脉,是泛论这个脉,这是为诸虚之应,什么诸虚呢?清谷、亡血、失精都可以有这种脉。
       脉得诸芤动微紧,那么假设得这个脉,这肯定是在男子为失精,在女子为梦交啊,怎么讲呢?这个脉我给大家解释一下,看古人对于失精用药也可以看出来,主要还是人的神经病,总是情欲妄动,因为他心神不宁啊,他要动,动就是心腹动,心腹动,脉也动啊,动王叔和说的在关上如豆摇摇,不一定在关上,它不定在哪儿,这在临床也看得出来,下头动,脉就是在关下,胸动准在关上,里头有这种动,为什么你说动呢?因为方子里面有龙骨牡蛎龙骨牡蛎在《伤寒论》里都是用于不安、惊狂,所以他是神经上的关系,所以这个梦遗、失精这类得情况,主要发生在神经。古人的看法是情欲妄动啊,相思不遂啊,先是在精神上,后是梦幻上,然后就出了这个事了,那么这个脉它一定动的,其实是心神不宁。
       微紧,微者不足啊,什么不足,还是精气不足,也就是津液,血液也是,阳气不足嘛。紧者还是有寒,寒者,还是那个少腹弦紧,阴头寒呐。如果说芤脉,是极虚的脉了,芤脉主亡血、失精,要是和这几个脉同时并见,动、微紧,心腹浮动而又津液不足,同时再有寒,肯定是非失精不可。
       这个脉和上面的脉是不一样的,上面是极虚芤迟,是诸虚的脉应,总是有大出血啊,或者下利清谷啊,或者失精,失精也可以有上面那个脉喽,但是下面这个脉肯定是失精,为什么?脉有特殊了,有动,这地方很重要。那么这个是男子失精,女子梦交之脉啊,应该用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就是桂枝汤原方,加龙骨牡蛎
       龙骨牡蛎的应用,一般临床后世研究都认为龙骨牡蛎是固精的,这是错的,不是这样,把《伤寒论》好好看看,它主要治惊狂、癫痫,这种情况,用于神经不安定,他用这个药,这个药是有些收敛,他收敛精神,让精神不那么浮躁。那么这个桂枝汤呢,咱们知道外协营卫,内调气血,它主要是调整神经的,同时用也利于这个治外遗。龙骨牡蛎也有收敛作用,同是有强壮性,在《伤寒论》上都是,火劫之后,大发汗之后,造成惊狂,那种情况都是虚,所以龙骨牡蛎多少有补虚的作用,但不是一个大补,所以现在我们遇见遗精,大补就上来了,但是一个也治不好,我保险,不信你们试试,那治不好的。
       这个方子非常好使,这个我常用,它有一个二加龙牡汤,这两个方子可以配伍着用,二加龙牡去桂枝白薇附子附子量不要大,顶大量也不要过六克,搁三克,三克至六克,这两个方子我经常并着用,也不去桂枝,因为他这个病有气上冲,头眩、发落,上冲的非常厉害,气上冲,不往下走,那么有它呢,还得让它上下心肾交,所以桂枝是要用得,我要是用就是往里面加白薇、加附子,挺好使的,附子不要大量用,因为下寒的厉害,阴头寒,精自出,所以要加些附子,稍加,就用这个方。如果他没有大寒热,就用桂枝龙骨牡蛎汤就行,非常好使,这个病我经常见,治得也太多了,这你看可以实验,临床上常见,你越补越不行。
       底下这一节,天雄散方,它是有方没有证,天雄三两,天雄就是附子,比附子力量大点,是同一类的。白朮八两,桂枝六两,龙骨三两,它是面儿子药了,把这三味药都作成散,一回服半钱币,服得量也非常小。日三服,不知,稍增之。
       这个方子没说治什么就搁这儿了,当然也是跟着上面来了,据我看也是治遗精,他也是用桂枝,不过这个偏于寒,寒的特别厉害,你看净用些温性药,连芍药都不要。同时他有小便不利,他搁了白朮嘛。他搁龙骨不搁牡蛎,为什么?牡蛎这个药,咸寒,所以我说这个病偏于寒,寒得厉害,有用这个方的机会,但是我没用过,我净用桂枝加龙牡了,那个我加附子。看这样子啊,是治着个病的,有龙骨、天雄、桂枝,但是要偏温,当然它不治热了,没有上面虚弱的情况。
       我说的遗精有夜间出汗烦躁的,那你非加白薇不可,白薇它是去烦热的,如果那样的话天雄散是用不得,没有那些热象,只是寒象的,我想这个可用,我没用过。气上冲,小便不利,寒多的遗精可以用。
       男子遗精,女子梦交是一个问题,男子遗精没有不做梦的,男女凡是有这种情况都可以用这个药。我认为这两段都讲的是治失精家,所以这个方啊没有证,跟上面一样,遗精证候很单纯,不是特别复杂,所以他列这么个方子搁到这块了,也有些出入的就是寒热加减上,自己临床去用没有错。
       男子平人,脉虚弱细微者,喜盗汗也。
       脉既虚又弱,又无力。弱就是津液虚了,又细,血液也虚。弱与微都是津液不足了,津液血液不足,脉虚弱就是咱们现在说的气血俱虚吧。
       男子平人,没有别的病,但有这种脉,不是先天不足,没有先天不足的情况,肯定他喜盗汗,盗汗伤人津液,脉要虚弱的。这都是作参考,比如我们遇见一个病人,脉很弱,你说他就一定喜盗汗吗,也不一定,喜盗汗,就是好盗汗,天天这样,盗汗可以使脉这样;但反过来说这样的脉也不一定就盗汗,上头他说的为无子的那个,那是天生的,他没有强调平人,所以应该可以由外边看出他天生禀赋就不佳。
       人年五六十,其病脉大者,痹侠背行,若肠鸣、马刀、侠瘿者,皆为劳得之。
       人到五六十岁啊,这就走回头路了,这就是血气逐渐不足了,这个脉不应该大。脉一大,这不是好现象,你再使劲按里头,这个大而无根,肯定这是虚劳。那么底下这些病啊,都属于虚劳之类的。
       痹侠背行,这个侠啊,同挟是一样的,就是两个东西夹一个东西,就谓之侠,古人是通用。痹,就是前头我们讲这个血痹的痹,麻痹不仁,哪个地方呢,就是这个脊背两溜都是那样的,这也是个慢性的疾病了。
       若肠鸣,肠鸣,就是咱们说这个稀屎劳了,肠鸣泻肚。再不然,就得马刀、侠瘿、恶疮,马刀就是两腋下这个地方,这个侠瘿呢,就是脖子两侧,就是咱们说瘰病,这都是恶疮了,这一系列的病也都属于劳这一类的,不是当时能治好的。
       所以这个样子,人到五六十岁爱生恶疮了,这也是的,所以到这个年老啊,不是光得这个病啊,搭背什么的都容易生的,所以他这个也不是说空话。人到五六十岁的时候,大而无根的脉,那就容易得这些的病,那么后背啊,两侧这个肌肉麻痹不仁啊,或者是天天一早起来就拉稀,肠鸣腹泻,咱们平时叫做稀屎劳了,再不然马刀、侠瘿这种恶疮,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属于劳,也都是与这个脉相应的。
       脉沉小迟,名脱气,其人疾行则喘喝,手足逆寒,腹满,甚则溏泻,食不消化也。
       这个说的是中虚了。脉沉小迟,沉为在里,小就是细,迟就是血虚有寒,细者血虚啊,这种的脉叫脱气,这个脱气指的什么说的呢,就指着中气,就是咱们现在说脾胃之气了,主要是胃。
       其人疾行则喘喝,这喘喝本来是上焦的病了,稍稍一走道就喘,我现在就有这个情况,我是老的了,八十多岁了,年轻人这样子就是劳,我一急走就喘,我方才上楼到这儿坐这儿就喘了半天,也是摒不上嘴—喝。
       那么这是什么道理呢,中气不足,怎么影响这儿呢,古人这么说的,说这个上焦受气于中焦,这都对的,不光这个三焦,人全身都这样的。这个胃气,人的这个胃是生之本,一时他也坏不得,这个胃要是坏了,不能消化水谷,你一切地方都不行了,不光是这个上焦。所以他这个上焦,也全指着这个中焦给气,气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说这个水谷之气了。
       如果这个中虚,就是胃虚呀,那么无以奉上,上焦也就没有气,所以行则喘喝。那么这个胃虚到极点了,水谷之气不达于四肢,所以手足逆寒,由外边往里冷,越外头越少嘛,越供给不上,所以他逆冷,逆寒。那么虚在哪呢,底下就有了,腹满,甚则溏泻,食不消化也,腹满,就是我们研究太阴病,腹满而痛,食不下,这是虚胀虚满,再厉害呀,不光虚满,溏泻,大便不成形,而且吃什么也不消化。由于这个关系,他才无气以奉上啊,所以行则喘喝。
       那么古人给搁个脱气,可是呢,张仲景这一部书,他重视胃,尤其他要讲建中汤了,所以他有这么一节,这个胃气要是不足,这就所谓中气脱气。这地方讲的还都不错,所以我们治病,第一个要紧的,你不能把人家胃给治坏了,这个胃治坏了,病是不会好的。所以陈修园注这个《伤寒》《金匮》,这话他提的我认为很有见识,他说仲景这个药啊,都讲宜甘药调治,他这个药啊,大概都用甘药的机会多,调什么,他调胃。
       所以《伤寒论》最后那个厥阴篇,呕吐哕下利,他这几种病,是给六经作总结,那个不是厥阴证,所以现在研究《伤寒论》的,那个厥阴篇就是4小段,那是厥阴,那以下那个,他就讲厥、利、呕、哕四种病。那个在这个《玉函经》上说得很清楚,辨厥利呕哕病脉证并治第十,他是第十章,所以咱们这个《伤寒论》把这个东西讲到伤寒里头了,把这个厥阴病讲的是奇奇怪怪,样样不能懂了。
       所以他这个书啊,很不好读,像这地方讲的都好,他注重胃,这个注重胃是应该的,这个病人胃不好他不会恢复的。像我们治病,病没给人家治,把胃给人家治坏了,这就是小病给人治成大病,大病非死不可,那是肯定的,所以那个以前治肝硬化腹水,可以用这个甘遂剂,治一个死一个,那个东西你是猛攻,腹水没去多少,胃给治成痛泻,那还有个好?所以那好不了。这要紧,所以他给搁个脱气,很醒目的名词,就是中气虚,他叫脱气,他不光脱中气,三焦之气全脱。
       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虚寒相搏,此名为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失精。
       他也讲的是脉。脉弦而大的脉,弦则为减,怎么叫弦则为减呢,这个弦脉呀,我们拿手按,非常地硬直,这谓之弦,弓弦之弦嘛,可是呢一按,里头没有,也是中空的意思,所以弦则为减,他一减,光外边这么绷直,就应我们这个少腹里急了,就是弦急,那是寒了,所以他底下说,减则为寒,那就不是弦脉,弦脉是个有余的脉啊,所以少阳病脉弦,他有热,这个弦脉也是个有余的脉,不是个不足的脉。但是呢,有外无内的这种弦,外边按着,一按像鼓皮似的,里头什么没有,那就是有寒了,他是这么一个叫弦则为减,不禁按。
       大则为芤,大是挺大,像按葱叶一样,那个葱叶,这咱们都知道,也是跟弦则为减一样,中空。他底下解释了,弦脉之所以减,那是为寒;那么大脉之所以芤,那是血不足,血虚。这两个脉结合起来,虚寒相搏,此名为革,这是革脉。这个革脉与芤脉不同,芤脉光浮大,按着里头没有;这个革脉,你要是轻按,还挺硬,革嘛,皮革之革呀。所以这个弦与这个大而中空的脉搁在一起,可是里头也没有,要有那就不是了,这种脉叫革脉,所以他讲脉讲的挺好,但是也不好理解,我这么讲大概大家容易理解。
       假如有这革脉,那都是主这个亡血失精了,要在妇人的话,半产漏下,大失血这种情况;在男子呢,或者是亡血,或者是失精。
       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酸疼,手足烦热,咽干口燥,小建中汤主之。
       虚劳里急,就是虚劳病而有里急,里急就是我们方才讲的少腹里急,就是小肚子这两条肉拘急。悸,心跳,主要的他是一个血虚,津液虚、血虚,血不足以养心,心就跳的厉害。衄,鼻子出血。腹中痛,腹中痛与里急这是一致的,里急,小腹腹肌那样的拘挛,他这肚子也是要疼的,这个疼是一个里有寒呐。梦失精,这都是虚劳的一种情况喽。四肢酸疼,这个四肢酸疼他是桂枝汤证,桂枝汤治身疼痛。手足烦热,那么这个烦热,也是虚烦,是虚热不是实热。
       咽干口燥,津液虚,但是也有热象,他是虚热。小建中汤主之,这个在后世医家遇到这个情形他不敢用,其实大错误。这个津液虚,你要不健胃是没法治的。但是有些他是不一样,比方大热,口干舌燥,那个津液虚,你去热就好了,那是一种白虎汤证,热结于里,那是实热的津液虚,你去热,津液就存在了,就好了,所以呢,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渴的厉害加人参都行的。真正的虚,什么虚,中虚,胃虚,这个胃虚不能够化水谷,这种津液虚,你要吃石膏,你不要他命了嘛,这地方你可分清了。
       这个辨证啊,这个方剂的应用,你不掌握这个是没法用。你不是说这个桂枝汤就治咽干口燥,那你不还把人治死吗,可是在这种情形的咽干口燥,你非用它不可,你要用白虎汤,那就把人药死了。后世这个笼统辨证法子糟透了,那就是害人。哎呀,津液虚,得滋阴补肾,那是瞎闹。你这个胃虚怎么滋阴补肾,所以他不是滋阴,可是这个方子是不是个治这个病,确实治,这个我有经验,这个方子我常用。
       我治一个肠结核,他高烧40度,可是他一系列的是小建中汤证,我给他吃了烧就退了,还非常好使,他这个虚热。古人他不管体温不体温的,他不知道啥体温,病人证候要是这个证候,尤其里急腹中痛,这是小建中汤一个主要证候,那么这个时候这个热像什么的你都别怕,给他小建中。他津液虚,他正是因为中气不好,就是胃气不好,那你尽管用这个方子,没错的。
       那么尤其身体疼痛,这还得有表证,所以他还是以桂枝汤为基础加芍药饴糖这个方子,加芍药治腹挛急,这个腹肌挛急他治,也治肚子疼。饴糖这个药是个大温性药,你像我们用这个饴糖,这个份量你得用好,古人的一升,就咱们现在喝茶杯的一杯,咱们现在吃药,那古人叫吃一升,一次药吃多少,这个饴糖就得搁多少,吃这个药,饴糖搁少了就没用了,所以这个份量都有关系,怎么他用有效,我用怎么没效呢,你用没效有没效的道理。
       这个地方很要紧,所以在临床上,方剂适应的证候,这是要紧的,这个你得把它搞清楚了,就不会有错误的,你别片面看问题,片面看问题就错了,你得整个看,这个方子很好。
       虚劳里急,诸不足,黄耆建中汤主之。
       这个地方他说一个诸不足,不止里边有小建中汤证,他表也特别虚,他是诸不足。比方恶风特别厉害了,有黄耆证,你可以加黄耆,黄耆证就是我开始讲的这个,所以他补虚的力量呢,比小建中汤还厉害,还有力量,但是得有黄耆证,没有黄耆证用不着的。
       你像我们一般在临床上常遇着,就是这个里急腹中痛,得这个病的很多,尤其胃溃疡,这个病多的很,那你就放胆用,没错的。你可是一样,你别把实热当虚热,那就错了。他这个光搁个里急,诸不足,其实他这个里急啊,也有腹中痛,那么另外呢,再有黄耆证,可以加黄耆,没有不必加。
       底下方后这些话有对的,有不对的。于小建中汤内加黄耆一两半,余依上法,这是对的。气短胸满者加生姜,这个胸满加生姜还可以。腹满者去枣加茯苓,这就瞎扯了,这茯苓并不治腹满,他有小便不利可以加,所以这个书上这个加减方子我都不要,有些地方很错,底下这更糟了,及疗肺虚损不足,补气加半夏半夏也不是补气的,半夏是下气的,你要说这个建中汤补气,那就坏了,尤其黄耆建中汤。你像咱们说这个肺病,无论肺结核也好,喘病也好,那都不是肺气虚,那你要是加上这东西,加上准坏,这很清楚。所以黄耆呀,我们讲了半天,它实表的、固表,表虚了他用黄耆。
       你像我们一般地麻黄这个药,谁都知道治喘,他西医现在也用麻黄素嘛,他为什么呢,他受了外感了,表气闭塞,这个人的这个排泄废物啊,他不是就从尿或者是呼吸排出,他这个汗腺排出一大部分啊,他这个表气闭塞了,应该从表排出的都担负到肺上了,肺上就受不了了,就喘,所以拿麻黄,还要解表嘛,你还要搁黄耆补?一补一个坏呀,这个东西才糟呢。所以后世这个医书,他连这个药物都弄的这么弄,黄耆补气的,人家知道了,反正气虚就加黄耆啊,这就坏了,不是这个事儿,所以他这个地方都要不得的,这都是后人搞的,都不是原来的东西。
       这个黄耆的应用你得知道,真正表虚,非他不可,就像我方才讲的那个,不然的话,有害无益,尤其肺病,你往里加黄耆,这不是找死吗,你像肺结核,这都不行,你不能把表再闭塞了,那再给肺上找担负,那不行了。
       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
       今天他这一章讲的,他这几个方剂都好,我们也常用肾气丸治腰痛,他不是所有腰痛都治,必须要这个小腹拘急,或者小腹不仁,这都属于下焦嘛,这个肾气丸,古人起这个名字很好,他是治下焦虚寒,没有小腹拘急,小便不利,你用肾气丸就来治腰痛,怎么能治啊,真正地有这种情况,或者是小腹拘急,或者是小腹不仁,而又小便不利,这种腰痛,那是如神,你使它准好。
       没有这个,人家腰痛,你就给人吃肾气丸,哪是那样啊,说这个补肾啊,治肾虚呀,你从哪看的,人家一说腰痛就肾虚呀,这都是不对的。总而言之,不讲辨证,他嘴里满是辨证施治,实际是不辨证,他不懂。辨证到这个终点啊,准得辨到方剂、方证上,这个书就是这样子,人家不是说是腰痛你就吃这个药,那哪儿成呀,你必须是这个样子,你吃了准管好。所以我们在临床上,你非把这个掌握不可,不然的话不会治病的。
       这个八味肾气丸这个药,咱们也都常知道了,常用的,尤其把这个现在搁用六味治腰痛,更是瞎扯了,甚至还有十味地黄丸。
       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
       这个方子应用的机会是不太多。他说这个虚劳的人啊,因为体弱,他容易招受外感,所以风气百疾,就是时有寒热,他用这么一个方子。那么这个方子咱们看一看,他用薯蓣,薯蓣这个药,就是山药了,这是一个健胃的药,甜药嘛。那么这里面,这个建中、健胃药很多,你像理中汤,人参、白朮、干姜甘草,这不是理中汤吗,他理中汤又加上薯蓣,胃喜燥不喜湿,加利水的药也是健胃的办法,所以他用理中的基础,主用薯蓣,更健胃建中。那么另外呢,他在这里头又加上茯苓,这一系列的啊,都是健胃。
       他另外呢,就是滋阴补血药,你像地黄、芎藭、芍药、麦门冬、阿胶当归,这一系列都是一个滋阴补血。滋阴补血、理中健胃,这就是他所说的虚劳诸不足,治虚劳的。那么再有呢,就是治寒热有些药了,曲、豆黄卷、柴胡桔梗、杏仁,这一系列的药,就是治这个时而寒热。
       用的机会是不太多,不像前头那几个方子,做个参考吧,这个方子就是理中健胃、滋阴补血、养血,加点解热、去寒热的药,这个方意倒挺清楚,挺好明白。
       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仁汤主之。
       这个方剂咱们常用,可是他的真得是虚呀,他这个虚烦不得眠呐,与栀子豉汤不一样,栀子豉汤是真热,这个是虚呀,是冲着阳明病说的,阳明病他是内热、实热呀,栀子豉汤那一种热,与这个虚是不同,这是真虚,所以这个列到虚劳篇里了。所以咱们用这个酸枣仁汤也得注意,真正是虚,因虚而烦躁不能睡觉,这方子好使,可不是说是睡不着觉就用它,就不行了,这也是有问题的。
       他真虚,你大量用酸枣仁,加点血分药,加点清热药、利水药、养胃药,好使的,他不虚,不虚的不行。相反呢,像这个栀子豉汤证,你要是用这个就不行了,那反倒坏了。再来你像这一般的这个胃有停水,影响睡觉呀,这个你得利水,搁点安神的药,你像龙骨牡蛎什么的都行啊,他就能睡着,你吃这个药也不行,他不是真虚。真正地虚,他虚就发烦啊,心悸,心也跳,那你吃这个药准行,所以说我们在临床上,这个失眠的人也很多呀,也就是有时候乱用,他就不行了。
       这个酸枣仁啊,真正要是虚,影响到这个睡眠,无论是嗜眠,无论是失眠,他都好使,不论生熟,只要是由虚而来得,都得好使。所以咱们说生酸枣仁治嗜眠,炒枣仁治失眠,这也不对头的,真正由于虚劳,影响到睡眠,无论是睡不着,无论是爱睡,都好使,你就用这个方子也都行。
       羸瘦,腹满,不能饮食,食伤、忧伤、饮伤、房事伤、饥伤、劳伤、经络营卫气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缓中补虚,大黄蟅虫丸主之。
       五劳虚极之病,那么他有个证候了,底下就是,羸瘦腹满不能饮食,那么他这个证啊,一般都是这样子。羸瘦,瘦的厉害,可他肚子满,就像那个蝈蝈似的,这个满就是中虚呀,不能吃东西,不能饮食。那么这种情况,就是这一段所要讲的五劳虚极之证,怎么得的呢?原因是不一了,食伤、忧伤、饮伤、房事伤、饥伤、劳伤等等地吧。你吃东西不检点,饮食无节,再不就是多忧善愁的人,这都容易伤。饮伤,房事伤,就是男女不节制。劳碌饥伤,饱一顿,饿一顿,过劳,这等等地都可以致五劳虚极之证。
       这几种伤的结果,经络营卫气伤,他结果呀,没有不影响到这个营卫之气的,营卫之气哪来的呢?在经络啊,他古人这个经络啊,大血管谓之经,小血管就是络,我们说这个营卫在哪儿呢,在血管里头,血液在血管里头的作用,就叫做营,血管外的作用,就是气的作用,就叫做卫。那么最终各种的伤损,都能使之营卫之气损伤,营卫之气伤,所以由营卫就可以及到气血了,那么最后就伤于经络,而为干血,内有干血了。
       这个干血有他一定的证候,肌肤甲错,两目黯黑,这就是干血之候,所以这个很准确,肌肤甲错就像这个鱼鳞似的,两目黯黑,眼睛啊,黑眼窝子,而目也不光泽,就是眼睛也不光泽。那么这个大黄蟅虫丸,它有缓中补虚之效。他怎么提这个缓中补虚?叫大黄蟅虫丸嘛,他是个攻药啊,你看他这个方剂就明白了,这个方子也很好啊,这个方子也最常用,完了把这一个讲一讲。
       这个方子它是祛瘀,是大力祛瘀呀,它既搁这个水蛭虻虫、蛴螬、蟅虫这些诸虫,这个药祛瘀的力量都相当的有力量;另外,他又配上干漆、桃仁,这干漆、桃仁也是祛瘀有力量的药;那么这个大黄药量用的不重,而且又蒸,它这个攻破的力量就差了。你像咱们那个核桃承气汤,虽然没有用这些虫子这么些下瘀有力量,它能往下攻破的力量,把大黄芒硝一起搁,它有力量啊,用调胃承气汤加桂枝桃仁嘛。这个呢,它攻下的力量小,这个十分呢,要拿着古人的分量来说呀,就是二两半,你看这个生地用多少,这个干地黄十两,这个二两半,那不差多了嘛,而且它又蒸了,这个大黄要是久蒸,久晒,它不泻肚。
       所以有些人啊,看到这个大黄蟅虫丸啊,除非做药的时候不按照古法,按照古法它不会泻的。所以他说这个缓中补虚,主要在地黄、芍药这两个药上,大量的用干地黄。干地黄这个药也有清瘀作用你可知道,同时它起强壮滋阴,治干血嘛,它起强壮滋阴的作用,它补虚,与芍药配到一起,更有这个作用。另外,还做丸药,丸药最缓不过了,你看他一回吃多点儿啊,很少,小豆大的丸子,一回才吃五丸,那才多点儿,所以咱们现在那个大黄蟅虫丸啊,它是丸子大,丸子大约一钱吧,一钱,我就是一天让他吃一丸。
       这个药他用蜜丸,这个蜜也是个补中的药啊,大量的生地,芍药配合蜜,所以这个药是在通之中它补,所以叫缓中补虚,这个药不伤,他就是做这个配药的时候,他要是搁生大黄弄成面子那就不行了,那就要泻肚的,虽然少它也泻。他说的这个肌肤甲错,两目黯黑,有这个情况要注意用这个药,要有这些情形这药最好了。我们现一般地用在这种顽固性的瘀血,你像我们治肝病最常遇到了,你像这个脾功能亢进啊,那么他有瘀血,你暴攻是不行的,用这个药挺好使。我治过一个,在文化大革命以前那会儿,那是一个年轻人得肝炎,怎么治他也不好,后来有一天啊,我就问他,你说你还身上哪儿不好啊,他说我一天啊,这个身上啊,得掉一层皮,我说你撸开腿我看看,一看啊,这蛇皮,就是肌肤甲错,嗨,后来我说,得了,你这个病你先别吃汤药了,我就给他吃这个,他吃了这个,是一天比一天好,这个人啊,这名字我想不起来了。
       所以这个,古人他对这个药物,他有一种特殊的证候,这个方子啊,它治干血,干血就是积久的瘀血,是这个咱们说这个劳病,都不是一日造成的这个病。我们家乡都管这个叫做烟尘病,都是积年累月,积累的这个病,那不是一时能够去掉的,所以缓治的法子,那么这个方子还是很好很好的,没毛病。
       今天讲的方子都是极有用的方子。
       底下还有獭肝散,这都是附方了,底下全是附方,底下这个都是林亿呀,宋朝时候他们校对这个《金匮要略》时候,他也到处翻去,《千金》啊,《外台》啊,《肘后方》他都翻,看到有治虚劳的,他也都把它弄来了。
       那么底下这头一个就是炙甘草汤,这方子咱们讲过,在《伤寒论》里头,《千金翼》里他炙甘草汤他说治这个虚劳不足,汗出而闷,脉结悸,行动如常,不出百日,危急者十一日死。他说治虚劳不足,什么样子呢?汗出而闷,脉结悸,脉结,就是跳跳停停;悸,悸者就是心悸。他这个脉结,心悸,这个病就是指的肺结核,汗出而闷,这是肺结核的末期是这样的,脉结,心跳汗出,烦闷,这种虚热证候,虽然行动还能如常,但是不出百日,他非死不可。危急者呢,不是像上边这么安定,像骨瘦如柴啊,呼吸啊短的很了,脉挺数的,那不出十一日,就要死的,那就是快了,这都是约略之词了。
       就是这样子病也只能够吃这个药,虽然这么说呀,这个药啊,这我常用,治肺结核是有一定的作用的,但是呢,真到他说的这个情形啊,也治不好,他有效是真有效,这个你在临床上也可以遇着你给他用用,那真有效,但是救不了,他仍死了,到这个份子上是不容易了。
       他这个炙甘草汤他就是大量的生地、麦冬啊,是这种滋阴养液的药,对于肺结核还都有好处的,你像麦门冬汤,竹叶石膏汤,这在临床上也常用,但是这都是在末期的时候是有效,可是这个病人啊,你还得摊到手上,治不好,他有效来有效去,完了还是不行。这个肺结核到这个末期呀,的确是不好治。那么在他这个开始的时候,这个方子用不得,不能吃补药,那我们还是用这个,根据他这个适应的这个病有什么证候用什么药,还是对的,所以像这个《千金》,他们也犯这个病,所以这个药,在这个时候用有效,这是肯定的,他这个也就是一时之效说的。
       底下《肘后》獭肝散治冷劳,又主鬼疰应一门相染。这个《肘后》方也是个书名了,他有个獭肝散,治冷劳,这个冷劳什么样,咱不知道。又主鬼疰应一门相染,这个鬼疰是古人的一种看法了,一门相染就是传染病了,冲这个看法像肺结核,肺结核不能说冷劳,它不是冷劳。这个方子我没有用过,有一回我看着一个老先生用过,这个人已经死了,这北京一个很出名的一个老大夫,他那阵儿啊,他用獭肝丸,他自己配的丸药,他给肺结核吃啊,没有一个好的,我看他用不行,我也就没用,没试验,这个古人说个冷劳,冷劳他不像肺结核,但是一门相染呢,像是肺结核,所以这个搁到这块儿值得怀疑,肺结核有人试验,不行,这都是附方,这都是林亿他们找的,在这个《千金》啊,这个是在《肘后》方上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