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经方亦步亦趋录 方证相对医案
经方亦步亦趋录 方证相对医案
一知半解中医医理误人不浅--早泄案
本书全文检索:  
       李某,男性,33岁。婚后3年未育,偕夫人来诊,细询之,夫人婚后曾自然流产,知其妻本可受孕也。近又做过精液检查,精子活力稍低,且常早泄,性交每不成功。此桂枝龙骨牡蛎汤证也。即与:生龙牡各30克(先煎),桂枝20克,白芍20克,大枣20克,炙甘草15克,生姜10克。连服3周后来电报喜,其妻已受孕矣。
       按:时下世俗,逢生殖系统病证,必曰肾虚精亏,恐与过度宣传中医医理、一知半解中医医理有关。每见病者来咨询,必问:“我是什么体质?我是肝虚?血虚?肾虚?”医者又片面解释脏腑学说。因《内经》“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肾藏精”,五脏之病多从虚立论,深入人心。社会宣传饮食疗法,都是某物补肝,某物补肾,所谓通俗易懂。致仲景之效方,无人重视。不孕不育每用填精补骨,舍此似无良法。病者听说补肾,也觉合理,心甘情愿。设若处以桂枝加龙牡汤,患者反多感疑惑,奈何。
       《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读此条原文,须细味“男子失精,女子梦交”一语。失精不应理解成病理名词。乎失精与梦交,两词排比,其义均言症状而非病理可知。如作病理解,必陷入补肾之窠臼,而只会套用补肾益精之方。而病者受“肾亏”一词困扰,每惶惶不可终日,其病更甚。其实遗精、滑精、早泄均为失精之属,以精失其用故名也。多责在心,非责在肾也。姜佐景曰:“本汤之治遗精,医者所尽知也。顾知之而不能用之,其所用者,每偏于肾气丸一方,加补益之品,如续断杜仲女贞子菟丝子、核桃肉之属”。并且说其师曹颖甫:“治此种病,一剂即已。余依师法而行之,其效亦然”。黄师临床亦深有体会。
       又廉江梁某,黄师之友人也。其子年三十娶妻未嗣,性格内向,其母来电曰,其子近来常日间滑精,三四日一次,甚者一日两次,已月余矣。羞于往诊,故电询求方。遂处以此方加覆盆子菟丝子,7剂。黄师再电梁某,答谓服药后,七天以来未再滑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