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经方亦步亦趋录 方证相对医案
经方亦步亦趋录 方证相对医案
独家感悟:葛根汤证更多“非表证”--强直性脊柱炎案
本书全文检索:  
       黄某,男性,50岁。黄师黄仕沛先生之世侄也,师初出道时,患者之父因患血检栓闭塞性脉管炎,黄师以大剂四妙勇安汤治疗,症状好转,免其截肢之苦,遂成忘年之交。患者颈项背痛已多年,因工作繁忙,疼痛时靠自服消炎止痛药缓解暂时之急。近年渐觉腰项屈伸俯仰不利,疼痛加重,静止、休息时为甚。服止痛药又增胃痛。2008年7月于外院行腰椎正侧位片:双侧骶髂关节间隙模糊,关节面欠光滑,局部骨质密度增高,腰椎椎旁韧带骨化,骨桥形成,并行HLA-B27-DNA阳性,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己予抗风湿治疗及激素冲击,仅能暂时止痛,又增胃肠道副作用。其妻促其过府找黄师商议。
       此葛根汤证也。处以:葛根90克,桂枝20克,麻黄20克(先煎)白芍60克,防己30克,白术30克,附子15克,炙甘草30克,大枣20克,生姜10克,砂仁10克。
       按:《伤寒论》第31条曰:“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葛根汤主之”。第15条:“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葛根汤主之”。世人阅此两条,多从太阳病三字着眼;多从有、无汗着眼。若从太阳病着眼,仅以为此方是解表剂,是以其用窄矣。究其原因,仲景治项背强几几,不拘是否表证。如强直性脊柱炎非一日之病,又何来表证?又平常人不会自汗,故仲景意治项背强几几必以葛根汤为主。因常人不会自汗,故第15条原文多一个“反”字,用桂枝葛根汤,是迫不得已才不用麻黄也。麻黄实为温经止痛之要药,仲景治痹诸方多有此品。黄师常曰,第35条,麻黄汤八大症:“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有一半是疼痛者,可窥仲景之意也。此例麻黄用20克,仍有递增之空间,为稳起见,每三剂递增2~3克。此例最重用至30克,并无大汗淋漓,更无心律失常,胃痛不复再发。如是一年,腰背不复有痛,强直感觉也较服药前为轻,期间或有停药一两周,亦无所苦,较之西药强也。
       患者其弟移居美国,2009年10月10日来电诉说因腰椎间盘突出,左侧下肢坐骨神经痛已月余,中西药、按摩无效。问有无办法可以止痛?黄师亦告与葛根汤。麻黄用15克起,每两天增3克。15日来电:“服药4剂,麻黄用至18克,已不痛矣,现已复工。并说有一亲戚,也患坐骨神经痛多年,可否介绍此方给她”。吾师为稳妥起见,叫他不要随便推荐此方。10月18日来电说:“现已不复有痛矣。方药仍服,但这两晚夜汗较多,余无特殊,麻黄已增至21克”。师答曰:“可停药矣”。
       黄师弟子潘林平深有感触,她自己为医以来,收到病人第一面锦旗,就是她懂得运用葛根汤治好了颈椎综合征的病人所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