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名老中医余瀛鳌经验集 临证特色
名老中医余瀛鳌经验集 临证特色
四、崩中治验
本书全文检索:  
       余氏治崩中遵古而不泥古,择善而从,并重视中西医结合(一)着意辨析寒热、虚实及有无兼夹之证余氏诊治崩中,尤着意辨析寒热、虚实及有无兼夹之证,此为确立治法的辨证依据。余氏指出西医亦有“血崩”病名,多指月经周期不改变,节律正常,失血量正常;但于每一周期之间有阴道流血。所不同者,中医所论“崩中”,涵义较广,它还包括西医之出血性子宫病,子宫或卵巢的多种肿瘤等。以临床所见,似以“血热”和“中气虚陷”两种证型较为常见,中医对此二型颇有效方。但新病、正气犹未大伤者较易奏效;久病虚羸、元气亏损者,则一时难以获痊,须在“澄源”与“复旧”方面精心调治。
       例案:王某某,女,41岁,1965年2月下旬求诊。主诉3个月前先有闭经,过期1月后,突发阴道流血,渐次增多(倍于月经期之经血),色暗红,少腹不适,腰部酸楚,烦热口渴,心微悸,晕眩,夜眠欠实,唇舌干燥,苔黄,脉滑数。两周前在某医院妇科求治,诊为出血性子宫病(病理检查:子宫内膜厚,呈息肉样;右侧卵巢含有囊肿之滤泡),给以注射针剂及服药均无效。诊为“血热型崩中”,治以清血热为主,兼以养阴调经止血。处以“茅地治崩汤”(自订方):白茅根30克,生地30克,杭芍(酒炒)9克,黄芩15克,蒲黄(炒)6克,小蓟根12克,生石斛18克,益母草12克,椿根白皮9克,阿胶(烊化)12克。另加十灰散12克,水煎服。
       服上方4剂后,血量大减,诸证悉缓;又服1周,崩血渐止。后以调理脾胃、补气益血法以竟其功。
       余氏治崩中因于热者用方经验为:白茅根、生地二药用量宜大,否则不足以挽崩中之急,黄芪用量亦宜多于其它诸味。血热重者尚可加黄连6克、黄柏9克,以加强清血热、凉血疗崩之效。在多年临证实践中体会到先贤治崩之三法符合临证现实。但又不宜拘执,重在详辨患者的体质和证候,虚实寒热及有关兼夹之病理。临床医生须多临证、多思考。
       (二)治崩巧用炭类药余氏治崩用炭类药重在“辨证用炭”,又不宜过于拘执。如气虚,加莲房炭、藕节炭、升麻炭;阴虚,加血余炭、陈棕炭、丹皮炭;阳虚,加艾炭、姜炭、百草霜(或另加伏龙肝等药);血热,加地榆炭、苦参炭、侧柏炭;血瘀,加茜草炭、艾叶炭。
       治疗轻证血崩或漏下,善用简效方药:其一为前贤用炭类药的变化方(莲房炭、百草霜、荆芥炭各6克,棕榈炭9克。共研、和匀,分二次酒调服或米饮调服);其二是《罗氏会约医镜》中的一个验方,药用艾叶、黑炭、阿胶(烊化)各15克,水煎服。
       (三)重视中西医结合在诊断方面,余氏认为患者须注意及早到医院作妇科检查。临床所见患者中,有一些是属于子宫、卵巢肿瘤患者。其认为某些子宫肌瘤、卵巢囊肿所致之崩中,用中医辨证治疗颇有效验;子宫颈癌(特别是菜花型)所致崩中,一般只能以“塞流”(止血)治法暂时取效,故仍当争取中西医结合施治,以免延误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