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利水渗湿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利水渗湿药
泽泻
本书全文检索:  
       为泽泻科植物泽泻Alisma plantago-aquatica L. var.orientale Samuels 的块根。味甘,性寒。入肾、膀胱经。功能:利水、渗湿、泄热。主治:小便不利、水肿胀满、呕吐、泻痢、痰饮、脚气、淋病、尿血。内服:煎汤,6~12g;或入丸、散。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含挥发油、生物碱、天门冬素、植物甾醇、植物甾醇甙、多种脂肪酸(棕榈酸、硬脂酸、油酸、亚油酸)、泽泻醇A(Alisol A)、泽泻醇B(Alisol B)、乙酰泽泻醇A酯(Alisol A monoacetate)、乙酰泽泻醇B酯(Alisol B monoacetate)、表泽泻醇A (Epialisol A)。尚含多量蛋白质、氨基酸、维生素及大量淀粉。
       药理作用:
       1. 利尿作用 泽泻有显著利尿作用,且能使血压降低。泽泻煎剂及浸膏给家兔口服效果极弱,但泽泻流浸膏腹腔注射则呈显著利尿作用。对注射硝酸钠引起人工肾炎的家兔,泽泻可降低其血中滞留的尿素及胆甾醇。大鼠的利尿实验表明,不同采集季节和不同部位的泽泻,有不同的作用。冬季采集者利尿作用大,春泽泻效力较差;冬泽泻须梢有作用,泽泻草根(种不活的苗)及春泽泻须无利尿作用。泽泻的炮制方法不同,其利尿效果亦不一样,生泽泻、酒炙、麸炙均有一定的利尿作用;而盐泽泻则无利尿作用。但在五苓散中,无论是生泽泻或是盐泽泻,均表现利尿作用。健康人口服泽泻煎剂可使尿量、钠、尿素排出增加。切除肾上腺的大鼠用泽泻后,显著增加尿钾排出。已知泽泻中含钾量为147.5mg/kg,因此,有报告认为,泽泻的利尿作用与所含大量钾盐有关。
       2. 对血脂的作用  研究表明,泽泻可以明显抑制高血脂家兔及大白鼠的血清胆固醇含量,经化学提取,各部分均可明显抑制高血脂大白鼠的血清胆固醇,且降脂效果提高。泽泻提取物对兔实验性高胆固醇血症有明显的降胆固醇作用和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泽泻醇 A 及乙酰泽泻醇 A 酯、乙酰泽泻醇 B酯均有降胆固醇作用。有报告指出,泽泻的降脂作用可能与其干扰外源性胆固醇的吸收和内源性胆固醇代谢有关。
       3. 抗脂肪肝作用 泽泻水提取物及苯提取物具有抗脂肪肝作用,使血清胆固醇及肝脂肪量降低。实验证明,泽泻有抗脂肪肝作用。对大鼠低蛋白饮食引起的脂肪肝及四氯化碳造成的肝损害有治疗和保护作用。腹腔注射能减轻大鼠口服棉子油引起的脂血症。
       4. 抗炎作用 有报告指出,泽泻煎剂20g(生药)/kg给小鼠灌胃,连续5天,可显著减轻二甲苯引起的小鼠耳廓肿胀,但对醋酸或组胺引起的毛细血管通透性增高无明显影响;泽泻煎剂20g(生药)/kg给大鼠灌胃,连续7天,可明显抑制大鼠棉球肉芽肿增生,但对胸腺、肾上腺重量及肾上腺中维生素C的含量无显著影响,提示其抗炎机制为直接作用。
       5. 对免疫功能的作用 有人认为,泽泻可能不影响机体的免疫功能;但可能降低机体的细胞免疫功能,且对迟发型超敏反应的抑制作用具有抗原特异性。实验表明,泽泻煎剂10g/kg和20g/kg给小鼠灌胃,连续5日,能减慢小鼠网状内皮系统对碳粒的廓清速率,其廓清指数(K)值明显低于对照组,而对免疫器官(胸腺、脾脏、肝脏)重量无明显影响;同样剂量可使小鼠小鼠血清溶血素抗体(主要为IgM)含量稍有降低,而对抗体IgG含量无明显影响。在抗原攻击前给小鼠泽泻煎剂10g/kg和20g/kg,连续5日,能显著抑制2,4-二硝基氯苯(DNCB)引起的小鼠接触性皮炎(Ⅳ型变态反应),而抗原攻击后给药对DNCB所致之接触形皮炎及对SRBC所致之小鼠迟发型足垫肿胀均无明显影响。
       6. 其他作用 家兔皮下注射泽泻浸膏6g/kg 有轻度降血糖作用。但皮下注射煎剂5g/kg无此作用。
       麻醉犬静脉注射泽泻浸膏以及麻醉兔泽泻醇提取物均有降压作用。泽泻醇提取物能缓慢松弛离体家兔胸主动脉平滑肌;能增加离体兔心冠脉流量,对心率无明显影响,对心肌收缩力有轻度抑制作用。
       泽泻水煎剂对谷胺酸钠(MSG)诱发的肥胖大鼠有一定的减肥作用,而对正常大鼠无明显影响。
       在试管内,泽泻能抑制结核杆菌的生长。
       泽泻尚有抗血小板聚集、抗血栓形成及促进纤溶酶活性等作用。
       【临床应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高脂血症 泽泻浸膏片,每片相当于生药3g,每次3片,日服3次,1个月为1 疗程。治疗110例,胆固醇增高者,治疗后平均含量由258.4mg%下降至235.2mg%,其中下降10%以上者接近半数;甘油三酯高者,平均含量由337.1mg%下降至258mg%,其中下降10%以上者占65%。〔中华医学杂志 1976;(11):693〕
       2. 治疗高血压病 泽泻50~100g,配伍益母草车前子夏枯草、草决明、钩藤、丹皮等,水煎,每日1剂,分2次服,9剂为1疗程。治疗104例,其中第一期患者41例,显效32例,有效9例;第二期患者44例,显效28例,有效15例,无效1例;第三期患者19例,显效5例,有效13例,无效1例。〔中西医结合杂志 1984;(9):527〕
       3. 治疗糖尿病 泽泻、花粉、黄连党参,按比例配伍(2:2:1:1),共研细粉,每次3g,每日3次,开水送服,或淀粉纸包服。治疗65例,近期有效率95%。对轻、中型患者疗效较佳。〔山东中医杂志 1983;(5):15〕
       4. 治疗遗精 泽泻10~12g,水煎服,早晚各服1煎,治疗相火妄动型遗精14例,均获速效而愈。〔中医杂志 1983;(7):53〕
       5. 治疗中耳积液 泽泻15~30g,茯苓15~30g,石菖蒲10~15g 为基本方,随证加味。水煎服,每日1剂。治疗75例(81只耳),痊愈60只,显效 6只,有效7只,无效8只。〔上海中医药杂志 1981;(1):32〕
       方剂选用:
       1. 治疗心下有支饮,其人苦眩冒:泽泻五两,白术二两。上二味,以水二升,煮取一升,分温服。(《金匮要略泽泻汤)
       2. 治疗风虚多汗,恶风寒颤:泽泻防风(去皮)、牡蛎(煅赤)、苍术(米泔浸,去皮,炒)各一两,桂(去粗皮)三分。上五味,捣罗为细散。
       每服二钱匕,温粥饮调下,不计时。(《圣济总录泽泻散)
       3. 治疗湿热黄疸,面目身黄:茵陈泽泻各一两,滑石三钱,水煎服。(《备急千金要方》)
       4. 治疗五种腰痛:泽泻半两,桂(去粗皮)三分,白术、白茯苓(去黑皮)、甘草(炙、锉)各一两,牛膝(酒浸,切,焙)、干姜(炮)各半两,杜仲(去粗皮,锉,炒)三分。上八味,粗捣筛。每服三钱匕,水一盏,煎至七分,去滓,空心、日午、夜卧温服。(《圣济总录泽泻汤)
       5. 治疗冒暑霍乱,小便不利,头晕引饮:泽泻白术、白茯苓各三钱。水一盏,姜五片,灯心十茎,煎八分,温服。(《本草纲目》三白散)
       6. 治疗寒湿脚气,有寒热者:泽泻木瓜柴胡苍术猪苓木通萆薢各五钱。水煎服。(《外科正宗》)
       7. 治疗妊娠遍身浮肿,上气喘急,大便不通,小便赤涩:泽泻桑白皮(炒)、槟榔、赤茯苓各五分。姜水煎服。(《妇人良方》)
       配伍效用:
       泽泻配伍白术 泽泻利水渗湿;白术健脾燥湿。二者伍用,有健脾燥湿之功效,用于治疗饮邪上犯之头目眩晕、舌胖苔滑者。
       泽泻配伍丹皮 泽泻泻肾中之热;丹皮凉血而清肝胆之火。二者合用,肝肾同治,共奏泻虚火之功效,用于治疗虚火所致之头晕目眩、骨蒸潮热等。
       泽泻配伍木通 二者均有利水泄热之功,相伍为用,其效更著,用于治疗湿热蕴结膀胱所致小便短赤、滞涩疼痛等。
       【注意事项】
       宜忌:肾虚精滑者忌服。
       毒副作用: 泽泻煎剂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36.36g/kg。泽泻甲醇提取物给小鼠静脉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0.78g/kg;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1.27g/kg;口服的半数致死量为4g/kg。
       乙醇提取物100g(生药)/kg给小鼠灌胃,72小时内未见死亡。泽泻浸膏粉1g 及2g/kg(相当于临床剂量的20及40 倍)混于饲料中喂饲大鼠三个月,发育未见异常,但病理切片显示肝细胞及肾近曲小管有不同程度的浑浊、肿胀与变性。
       泽泻含有刺激性物质。临床应用本品,内服可引起胃肠炎,贴于皮肤可引起发泡,其叶可作为皮肤发红剂。
       【医家论药】
       “泽泻……主分利小水之捷药也。又能除湿,通淋止渴。又治水肿,止泻痢,佐以猪苓。真有此症者用之,否则令人目病,盖以眼中真水下通于肾,若过于分利,则肾水涸而火生矣,故下虚之人,宜禁服之。仲景八味丸用之,亦不过接引诸药归于肾经耳。其曰止阴汗、生新水,止遗精、补阴不足者,皆非也。又淋渴水肿,因肾虚所致者,皆不可用。”(《药鉴》)
       “泽泻,气平,味甘而淡,淡能渗泄,气味俱薄,所以利水而泄下。脾胃有湿热,则头重而目昏耳鸣,泽泻渗去其湿,则热亦随去,而土气得令,清气上行,天气明爽,故泽泻有养五脏、益气力、治头旋,聪耳明目之功,若久服则降令太过,清气不升,真阴潜耗,安得不目昏耶?仲景地黄丸,用茯苓泽泻者,乃取其泻膀胱之邪气,非引接也,古人用补药,必兼泻邪,邪去则补药得力,一辟一阖,此乃玄妙,后世不知此理,专一于补,所以久服必至偏胜之害也。”(《本草纲目》)
       “凡属泻病,小水必短数,以此(泽泻)清润肺气,通调水道,下输膀胱,主治水泻湿泻,使大便得实,则脾气自健也。因能利水道,令邪水去,则真水得养,故消渴能止。又能除湿热,通淋沥,分消痞满,透三焦蓄热停水,此为利水第一良品。若小便不通而口渴者,热在上焦气分,宜用泽泻茯苓以清肺气,滋水之上源也。如口不渴者,热在下焦血分,则用知母黄柏,以泻膀胱,滋水之下源也。须分别而用。”(《药品化义》)
       “泽泻,最善渗泄水道,专能通行小便。……此药功用,惟在淡则能通,《本经》称其治风寒湿痹,亦以轻能入络,淡能导湿耳,云治风寒,殊非其任。其能治乳难者,当以娩后无乳者言,此能通络渗泄,则可下乳汁,非产乳百病之通用品。……其兼能滑痰化饮者,痰饮亦积水停湿为病,惟其滑利,故可消痰。总之,渗泄滑泻之药,必无补养之理。”(《本草正义》)
       “泽泻,利水之主药。利水,人皆知之矣;丹溪又谓能利膀胱、包络之火,膀胱包络有火,病癃闭结胀者,火泻则水行,行水则火降矣,水火二义,并行不悖。”(《本草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