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芳香化湿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芳香化湿药
厚朴
本书全文检索:  
       为木兰科植物厚朴 Magnolia officinalis Rehd. et Wils. 或凹叶厚朴(庐山厚朴)Magnolia biloba (Rehd. et Wils.)Cheng 的树皮或根皮。味苦、辛,性温。入脾、胃、大肠经。功能:温中、下气、燥湿、消痰。主治:胸腹痞满胀痛、反胃、呕吐、宿食不消、痰饮喘咳、寒湿泻痢。内服:煎汤,3~9g;或入丸、散。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厚朴厚朴酚(Magnolol)、异厚朴酚(Isomagnolol)、和厚朴酚(Honokiol)、四氢厚朴酚(Tetrahydromagnolol)。尚有厚朴醛(Magnal-dehyde) B、C、D、E,厚朴木脂素(Magnolignan)A、B、C、D、E、F、G、H、I,丁香脂素(Syringaresinol)。
       亦含挥发油,油中主要成分为桉叶醇(Eudesmol),并含α-蒎烯(α-Pinene)、β-蒎烯(β-Pinene)、对聚伞花烯(p-Cymene)等。
       此外,还含生物碱,木兰箭毒碱(Magnocura- rine)。
       凹叶厚朴厚朴酚、四氢厚朴酚、异厚朴酚、β-桉叶醇和生物碱。
       药理作用:
       1. 对胃肠道的作用 厚朴及其挥发油味苦能刺激味觉,反射性的引起唾液、胃液分泌、胃肠蠕动加快,而有健胃助消化作用。
       厚朴生品、姜炙品均有抗胃溃疡作用,姜制后抗胃溃疡作用加强,但清炒品则抗胃溃疡作用不明显。和厚朴酚、厚朴酚是抑制胃黏膜溃疡的有效活性成分。厚朴酚对幽门结扎、水浸应激性等所致胃溃疡,均有抑制效果,对组胺所致十二指肠痉挛亦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厚朴酚能明显抑制麻醉大鼠因静脉注射四肽胃泌素及氨甲酰甲胆碱所致的促进胃酸分泌作用。厚朴酚的抗溃疡、抗分泌作用可部分归于它的中枢抑制作用,此与阿托品、甲氰咪胍、二甲基前列腺素 E2 的作用不同。厚朴酚的抗溃疡作用,不是通过神经末梢作用,而是通过中枢性(分泌)的抑制作用所产生。
       厚朴煎剂对离体兔肠管和支气管呈兴奋作用。煎剂浓度在 1:166时对小鼠离体肠管呈兴奋作用,而在浓度加大到 1:100 时则转为抑制;对豚鼠离体肠管的作用与小鼠基本一致,但是,兴奋作用不明显,而抑制作用则更强。
       2.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体外实验证明,厚朴煎剂对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肺炎球菌、百日咳杆菌等革兰阳性菌和炭疽杆菌、痢疾杆菌、伤寒杆菌、副伤寒杆菌、霍乱弧菌、大肠杆菌、变形杆菌、枯草杆菌等革兰阴性杆菌均有抗菌作用。实验表明,同其他61种中药相比,厚朴对白色葡萄球菌、枯草杆菌、大肠杆菌及伤寒杆菌的作用最强。其对白色葡萄球菌和枯草杆菌的作用为杀菌作用。在试管内,厚朴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抑制作用较黄连黄芩大黄为强。煎剂(1:1)稀释至1/640时,其抑菌作用仍强于金霉素。煎剂的抗菌作用不因加热而破坏。
       厚朴煎剂对堇色毛癣菌、同心性毛癣菌、红色毛癣菌等皮肤真菌有抑制作用。对致龋病原菌——变形链球菌的试验表明,厚朴口服毒性既小,且有高效快速杀菌作用。
       厚朴煎剂对小鼠实验性病毒性肝炎有某些改善实质性病理损害的作用。在体外尚能杀死猪蛔虫。
       厚朴酚对革兰阳性菌、耐酸性菌、类酵母菌和丝状真菌有显著的抗菌活性。其抗枯草杆菌的活性比硫酸链霉素高;抗须发癣菌活性比二性霉素B高;抗黑曲霉菌活性与二性霉素B相同;抗龋齿菌的活性强于典型的抗菌生物碱小檗碱。但厚朴酚对人体大肠杆菌无明显抑制作用。
       3. 松弛骨骼肌的作用 实验表明,厚朴碱有明显的骨骼肌松弛作用,且无快速耐受现象。厚朴碱浓度为30%时,能使大鼠膈肌收缩幅度减小40%左右;当浓度增加为40%时,大鼠膈肌的收缩幅度接近于停止状态。有报告指出,厚朴碱静注与筒箭毒碱静注相似,其可能属于非去极化型的肌肉松弛剂。
       从日本和厚朴中分离的厚朴酚和异厚朴酚具有中枢性肌肉松弛作用。较大剂量时,能使小鼠的反正反射消失。实验表明,厚朴酚及异厚朴酚腹腔注射均能抑制伸肌反射。但该作用能被大剂量士的宁所拮抗,故其属箭毒样肌松剂且作用较美乃新(Mephenesin)为强,有特殊而持久的肌肉松弛作用。
       4. 对中枢神经的作用 厚朴的乙醚浸膏有明显的镇静作用,腹腔注射可抑制小鼠的自发性活动,亦能对抗由于甲基苯丙胺或阿朴吗啡所致的兴奋作用。厚朴酚及和厚朴酚也具有显著的中枢抑制作用。厚朴酚的中枢抑制作用机制是通过抑制多触突反射而引起肌肉松弛作用,抑制脊髓兴奋性传导物质的前体谷氨酸的作用而产生脊髓抑制作用。
       5. 对心血管的作用 厚朴煎剂对蟾蜍离体心脏有抑制作用。厚朴碱注射给药,在低于肌松剂量时即有明显降压作用,该作用不能被抗组胺药所拮抗,静注给药的降压维持时间约为10~15分钟,肌内给药的降压维持时间则可达1小时以上。厚朴花的酊剂水溶物给麻醉猫、兔静注或肌注均有降压作用,并能使心率加快。
       6. 其他作用 厚朴煎剂对豚鼠支气管平滑肌有兴奋作用。和厚朴酚、厚朴酚对由 ADP 、DAF 和纤维蛋白酶等致聚剂诱导的血小板聚集和ATP释放有显著抑制作用。厚朴的甲醇提取物和厚朴酚对体内二期致癌试验引起的小鼠皮肤肿瘤有明显的抑制作用。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颈项强痛 葛根40g,厚朴15g。水煎,日分2次服。治疗129例,治愈率为87%。〔山东中医杂志 1990;9(6):48〕
       2. 治疗阿米巴痢疾 川厚朴制成煎剂内服,每次20ml(相当于生药 6g),每日2次,对脱水及中毒症状严重者,应酌情补液及维持电解质平衡。治疗46例,用药3~9天后,痊愈43例,进步2例,无效1例。治愈者大多数在3天左右临床症状基本消失。腹痛消失时间平均3.8天,大便成形、黏液血便消失为2.7天,大便次数恢复正常为3.2天,里急后重消失为3天,大便镜检恢复正常为4.5天。〔中级医刊 1960;(7):453〕
       3. 治疗急性胃炎 厚朴柴胡黄芩半夏苍术陈皮各12g,党参15g,生姜大枣各10g,甘草6g。痛甚者加木香10g,沉香6g,玄胡12g;脘腹胀甚者加山楂神曲各15g;胃酸多者加乌贼骨20g,煅瓦楞子15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治疗82例,痊愈75例,无效7例(服药5剂后,加用西药而愈为无效)。〔四川中医 1990;8(7):25〕
       4. 治疗胃、十二指肠球部溃疡 白芍25g,厚朴甘草陈皮苍术木香、白芨、延胡索各15g,砂仁白术各10g,黄连吴茱萸各5g,随证加减。
       治疗35例,痊愈22例,好转13例。〔辽宁中医杂志 1990;14(11):20〕
       5. 治疗老年人术后脾胃功能紊乱 厚朴白芍各20g,酒川军、枳壳、生栀子党参干姜各15g,水煎成400ml,每次服用200ml。因腹痛、腹胀造成排便困难或排便延长者,可减去生栀子加制附子、焦白术各 15g;因腹腔感染或病人有明显热象者可去干姜党参加清半夏郁李仁各15g。治疗86例,术后6小时排气排便者53例,54小时排气排便者14 例,60小时排气排便者19例。〔北京中医 1991;(5):31〕
       6. 治疗厌食症 苍术15g,厚朴党参各12g,陈皮、炙甘草、云苓、莱菔子各9g,焦三仙各30g。胃脘坠胀者加黄芪升麻柴胡各9g;四肢沉重者加细辛3g,桂枝9g;大便秘结者加大黄9g。水煎分服,每日1剂。10剂为一疗程。治疗48例,痊愈35例,无效13例。〔陕西中医 1991;12(9):418〕
       7. 治疗黏连性肠梗阻a. 厚朴桃仁丹参木香黄芩各10g,赤芍、红藤、莱菔子各15g,芒硝6g(冲服),桂枝、生大黄(后下)、甘草各5g。体虚气弱者加黄芪30g,党参25g(或红参10g);久淤难解者加全蝎10g,水蛭3g。每剂加水500ml,煎至150~250ml,每日1剂,分2次服或鼻饲。小儿及体弱者剂量酌减。可适当配合对症治疗。治疗 45例,治愈42例,无效3例。〔湖南中医杂志 1991;7(3):14〕
       b. 厚朴、枳壳、生大黄莱菔子各6g(新生儿未用大黄),水煎100ml,用注射器从胃管分次注入药液后暂夹管。禁饮食,行胃肠减压,输液维持电解质平衡。治疗术后黏连性肠梗阻5例,全部治愈。服药最多8剂,最少2剂。〔浙江中医杂志 1991;26(10):447〕
       8. 制止针麻下全子宫切除手术中的鼓肠现象 手术前吞服厚朴粉5~10g,制止针麻下全子宫切除术中鼓肠现象36例,结果:在一般情况下,切开腹膜时肠曲不鼓,少数肠曲稍鼓,但轻轻一推即可将肠曲推上。与未服厚朴粉的163例的肠曲情况进行对照,经统计学处理,两者有显著性差别。〔新医药学杂志 1973;(4):25〕
       9. 治疗小儿泄泻 姜炒厚朴、姜炒苍术各 100g,陈皮66g,木香砂仁各33g,共研细末。用温水洗净患儿脐部,取药粉填满脐孔,用伤湿止痛膏将药粉压紧贴敷,再用热水袋热敷30分钟。隔日换药1次。治疗400例,3日而愈者360例,5日而愈者32例,其余8例经治10日均见明显好转。〔中原医刊 1990;17(4):11〕
       10. 治疗小儿中毒性肠麻痹 厚朴木香大腹皮、榔片、莱菔子、枳壳各30g,加水2500ml,煎浓缩至500ml 左右,凉温置于清洁输液瓶中经肛管滴入,每分钟80~100滴;年龄1~6个月者每次滴入150~200ml;6个月~1岁者每次滴入250~300ml;1~3 岁者350~400ml;3 岁以上者500ml。治疗86例,滴入2小时内显效者26例,滴入4小时内显效者44例,5小时内有效16例,全部有效。〔辽宁中医杂志 1990;14(9):17〕
       11. 治疗口臭 厚朴丁香各2份,薄荷1份。用蒸馏法取挥发油,密封贮存备用;或每次取丁香 4、厚朴3、薄荷2,用开水浸泡15分钟,滤去药渣后漱口。治疗32例,全部患者不仅口臭立即消失,而且在很长时间内口中尚还清香异常。〔黑龙江中医药 1991;(2):53〕
       方剂选用:
       1. 治疗腹满痛大便闭:厚朴八两,大黄四两,枳实五枚。上三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二味,取五升,内大黄煮取三升。温服一升,以利为度。(《金匮要略厚朴三物汤)
       2. 治疗久患气胀心闷,饮食不得,因食不调,冷热相击,致令心腹胀满:厚朴火上炙令干,又蘸姜汁炙,直待焦黑为度,捣筛如面。以陈米饮调下二钱匕,日三服。亦治反胃,止泻。(《斗门方》)
       3. 治疗水谷痢久不瘥:厚朴三两、黄连三两,水三升,煎取一升。空心细服。(《梅师集验方》)
       4. 治疗中寒洞泄:干姜厚朴等份。上为末,蜜丸梧子大。任下三十丸。(《鲍氏小儿方》)
       5. 治疗虫积:厚朴槟榔各二钱,乌梅二个。水煎服。(《保赤全书》)
       配伍效用:
       厚朴配伍草豆蔻 厚朴行气消胀、燥湿除满;草豆蔻温中散寒燥湿。二药伍用,有温中行气、燥湿除满之功效,用于治疗脾胃伤于寒湿所致之脘腹胀满或疼痛、不思饮食、食积、泄泻等。
       厚朴配伍干姜 厚朴苦温,下气化湿除满;干姜辛热,温中散寒、运脾化湿。二者伍用,共奏温中散寒、化湿行气之功效,用于治疗寒湿中阻、胃肠气滞之脘腹胀满、大便溏泻,或胃寒时痛、泛吐清水者。
       厚朴配伍麻黄 厚朴下气消痰以平喘;麻黄宣发肺气以平喘。两药合用,有解表平喘之功效,用于治疗素有喘病,偶感风寒而见恶寒发热、无汗喘咳、痰多者。
       厚朴配伍杏仁 厚朴燥湿下气消痰;杏仁苦降肺气而平喘。二者合用,有下气消痰平喘之功效,用于治疗气逆、胸闷吐痰者。
       【注意事项】
       宜忌:孕妇慎用。
       毒副作用:厚朴煎剂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 6.12±0.038g/kg。厚朴浸膏给小鼠腹腔注射和皮下注射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6.38±0.038g/kg和2.52g/kg。厚朴挥发油给小鼠腹腔注射和皮下注射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4.05±0.024g/kg和2.9g/kg。木兰箭毒碱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45.55mg/kg。厚朴煎剂给猫静脉注射的最小致死量为4.25±1.5g/kg。
       厚朴口服毒性较小,因厚朴所含毒性成分主要是木兰箭毒碱,其在胃肠内较难吸收,吸收后即由肾脏排泄,在血中浓度较低,因此口服煎剂并不能出现降压和肌松作用。小白鼠口服60g/kg无影响。
       【医家论药】
       “厚朴,主中风、伤寒头痛、寒热,气血痹死肌者,盖以风寒外邪,伤于阳分,则为寒热头痛;风寒湿入腠理,则气血凝涩而成痹,甚则肌肉不仁,此药辛能散结,苦能燥湿,温热能祛风寒,故悉主之也。”“厚朴气味辛温,性复大热,其功长于泄结散满,温暖脾胃,一切饮食停积,气壅暴胀,与夫冷气、逆气、积年冷气入腹,肠鸣,虚吼,痰饮吐沫,胃冷呕逆,腹痛泄泻及脾胃壮实之人,偶感风寒,气实人误服参、耆致成喘胀,诚为要药。然而性专消导,散而不收,略无补益之功。”(《本草经疏》)
       “厚朴……若与枳实大黄同用,则能泄实满,《本经》谓消痰下气者是也。若与橘皮、苍术同用,则能除湿满,《本经》谓温中益气者是也。与解利药同用,则治伤寒头痛。与治痢药同用,则厚肠胃。大抵苦温,用苦则泄,用温则补。”(《汤液本草》)
       “厚朴,宽中化滞,平胃气之药也。凡气滞于中,郁而不散,食积于胃,羁而不行,或湿郁积而不去,湿痰聚而不清,用厚朴之温可以燥湿,辛可以清痰,苦可以下气也。故前古主中风、伤寒头痛寒热,呕逆泻利,虫积痞积,或肺气胀满,痰涎喘嗽,或胃气壅滞,水谷不行,用此消食化痰,去湿散胀,平土、金二脏,以致于中和也。”(《本草汇言》)
       “厚朴,治胃气上逆,恶心呕哕,胃气郁结胀满疼痛,为温中下气之要药。……与橘、夏并用,善除湿满;与姜、术并用,善开寒痰凝结;与硝、黄并用,善通大便燥结;与乌药并用,善治小便因寒白浊。味之辛者,又能入肺以治外感咳逆;且能入肝,平肝之横恣,以愈胁下掀疼。”“兼入血分,甄权谓其破宿血,古方治月闭亦有单用之者。诸家多谓其误服能脱元气,独叶香岩谓多用则破气,少用则通阳,诚为确当之论。”(《医学衷中参西录》)
       “厚朴,……治霍乱转筋,止呕逆吐酸。与枳实大黄同用,则泄实满。与陈皮苍术同用,则除湿满。同解利药,兼理头痛。同泄利药,能厚肠胃。厚朴之味苦也,惟其苦,故能下气去实满,而消腹胀。厚朴之气温也,惟其温,故能益气除湿满而散结滞。”(《药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