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祛风湿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祛风湿药
五加皮
本书全文检索:  
       为五加科植物五加Acanthopanax graci- listylus W. W. Smith或无梗五加Acanthopanax sessiliflorus (Rupr. et Maxim.) Seem.、刺五加Acanthopanax senticosus (Rupr.et Maxim.) Harms、糙叶五加Acanthopanax henryi (Oliv.) Harms、轮伞五加Acanthopanax verticillatus Hoo等的根皮。味辛、苦,性温。入肝、肾经。功能:祛风湿、壮筋骨、活血去淤。主治:风寒湿痹、筋骨挛急、腰痛、阳痿、脚弱、小儿行迟、水肿、脚气、疮疽肿毒、跌打、劳伤。内服:煎汤,5~10g;浸酒或入丸、散。外用:捣敷。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五加的根皮含挥发油(为4-甲基水杨醛等)、鞣质、棕榈酸、亚麻酸及维生素A和维生素B1。
       无梗五加的根含芝麻素(Sesamin)、桧脂素(Savinin)、洒维宁(Savinin)、胡萝卜甾醇(Dauco- sterol)、丁香树脂酚(Syringaresinol)的单葡萄糖甙(五加甙B,Acanthoside B)和双葡萄糖甙(五加甙D)等木脂体成分以及强心甙和皂甙等。尚含水溶性多糖如葡聚糖(Glucan)和碱溶性多糖,后者水解产生半乳糖醛酸、葡萄糖、阿拉伯糖、鼠李糖和木糖。
       刺五加的根含多种糖甙,其作用类似人参根中皂甙的生理活性。其中有胡萝卜甙(Daucosterol),又称刺五加甙 A(Eleutheroside A);6,8-二甲氧基香豆精-7-葡萄糖甙,即异秦皮素葡萄糖甙(Isofraxidin glucoside),称为刺五加甙 B1;乙基-α-D-半乳糖甙(Ethyl-α-D-galactoside),即刺五加甙C;不同构型的丁香树酯酚葡萄糖甙(Syringaresinol glucoside),即刺五加甙 D 和 E;丁香甙(Syringin),即丁香树脂醇葡萄糖甙,称为刺五加甙B。还含有刺五加甙 F、G。
       从根中还分离出两种三萜皂甙Ⅰ、Ⅱ及异秦皮定(Isofraxidin)等。此外,尚含芝麻素和多糖等。
       药理作用:
       1. 无梗五加的药理作用a. 镇痛、解热、抗炎作用:辽宁产无梗五加的根皮,用乙醇提取其未脱脂制剂和已脱脂制剂,小鼠腹腔注射有镇痛作用,但较吗啡缓和,但对家兔实验无解热作用。这两种制剂对大鼠蛋清性及甲醛性“关节炎”均有抑制作用,其作用与考的松的作用相似,因此有报告认为无梗五加的抗炎作用与肾上腺有密切关系。实验表明:吉林产无梗五加醇提取物对角叉菜胶、蛋清、热烫性、甲醛性大鼠、小鼠足肿胀,巴豆油气囊肿渗出和肉芽组织增生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并显著抑制佐剂(6mg死结核杆菌/ml)关节炎及Ⅰ、Ⅱ、Ⅲ型变态反应性炎症。同时还有明显的解热、镇痛作用。
       b. 对心血管的作用:未脱脂制剂对离体蟾蜍心脏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对蟾蜍在位心脏则使心率减慢;脱脂制剂对离体心脏使频率减少,对在位心脏则仅使幅度减少。两种制剂均能使麻醉兔血压下降。
       c. 其他作用:两种制剂对家兔离体肠管和子宫均有兴奋作用,受孕子宫更明显。亦能降低家兔的血管通透性。
       2. 刺五加的药理作用a. 增强机体对非特异性刺激的抵抗和适应能力:刺五加根的提取物和甙类均有抗疲劳作用。甙的作用较根提取物的作用为强,较人参提取物及人参甙为强。
       小鼠腹腔注射刺五加总黄酮水溶液、刺五加全草水溶部分能显著提高耐常压缺氧能力,注射刺五加水浸膏的水溶液能明显提高耐低压缺氧能力。刺五加总黄酮能显著提高小鼠在低压和常压缺氧条件下的存活率,能显著减低小鼠整体耗氧量。刺五加花果醇提取物和挥发油能非常显著地延长小鼠在常压缺氧状态下的生存时间。
       实验表明:刺五加的提取物能提高机体对温度变化的适应力。少量服用刺五加根浸液对高温劳动者的主要系统的新陈代谢过程和劳动能力有良好的影响,而增大剂量则体温升高、排汗量、肺活量和二氧化碳呼出量均增大,氧消耗升高,肾上腺皮质的糖皮质激素和雄性激素都能相对和绝对地上升。
       刺五加能增强动物抵抗放射的能力,对一次急性X线照射或多次慢性照射,均有抗放射作用,对长期照射,刺五加可延长大鼠生命 2 倍,并能改善血象。对红细胞遭受放射性物质侵害时有保护作用。
       刺五加有明显的抗应激作用,能改变机体对应激反应的病理过程,使在此过程中肾上腺肥大、肾上腺胆固醇与维生素 C 含量降低,胸腺萎缩及胃出血等情况减少。抗应激作用以刺五加甙 E 作用最强,刺五加甙 B 较弱,刺五加甙 C 无作用。刺五加尚能延长应激反应的抵抗期。刺五加还能阻止动物在应激反应“衰竭期”中所出现的肾上腺、胸腺、脾、肝、肾及心等的重量相对降低。
       刺五加亦有解毒作用,可以减少青蛙因注入洋地黄甙引起的死亡率,提高机体对磷酸二甲苯酚酯、士的宁和吉他林的解毒能力。
       b. 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刺五加有明显镇静作用。对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和抑制过程均有影响。刺五加既改善兴奋过程,亦加强抑制过程,使抑制趋于集中,使分化完全(增强大脑皮层的内抑制过程)。刺五加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作用与人参相似,能使兔的脑电图呈现轻微兴奋并降低水合氯醛、巴比妥及氯丙嗪的抑制作用。其兴奋中枢神经的作用原理与苯丙胺类化合物不同,不仅毒性低,而且不影响正常睡眠过程。
       刺五加能改善大脑皮层的兴奋、抑制过程,提高脑力劳动效能,叶、根提取物混合使用时,效果更明显。刺五加流浸膏能使人们的自我感觉、记忆力、注意力得到改善,工作效率提高而差错减少,并使睡眠正常。刺五加提取物能增强脑对局部缺血的抵抗作用。
       c.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刺五加总黄酮对垂体后叶素引起的豚鼠急性心肌缺血有保护作用;也能增加家兔离体心脏的冠脉血流量。刺五加全草水溶液在增加冠脉流量的同时,亦有轻度减慢心率和抑制心收缩力的作用,水溶性黄酮类物质是产生扩冠作用的有效部分。刺五加对兔注射垂体后叶素引起的急性心肌缺血所致 T 波升高和心率减慢,有一定改善作用,但对ST 段无明显影响。刺五加能减弱家兔心肌缺血组织的损害,促进表面细胞的再生和心肌梗死区域的恢复。
       动物实验证明:刺五加提取物皮下或静脉注射能扩张脑血管,改善大脑供血量。醇浸水溶液静注能使血压下降,再重复给药无快速耐受现象。刺五加总黄酮亦有降压和扩张末梢血管的作用。刺五加对血压有调整作用,既可使猫的低血压恢复正常,亦可使肾上腺素引起的兔高血压降至正常范围。刺五加提取物及其茎叶的乙醇提取液对血小板聚集有很强的抑制作用,可明显抑制 ADP 和胶原诱导的动物血小板聚集。
       d.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体外实验表明:刺五加醇浸液(1:1)或水煎剂(1:1)对白色葡萄球菌有抑制作用。前者对奈瑟菌、大肠杆菌亦有一定抗菌效果。刺五加多糖对结核菌感染有一定的抵御作用。刺五加能拮抗罗布毒素 C 的抑制免疫的作用。
       e. 抗炎作用:大鼠口服刺五加根醇浸水溶液,对蛋清性脚肿有明显抑制作用。刺五加提取物对切除肾上腺的大鼠,在春天和冬天均能阻止甲醛性脚肿的发展。实验证明:刺五加能明显增强豚鼠炎性渗出细胞和小鼠网状内皮细胞吞噬机能,使小鼠的玫瑰花形成作用提高。刺五加地上茎浸膏对二甲苯、甲醛、角叉菜胶引起的小鼠、大鼠局部急性炎症及棉球肉芽肿的慢性炎症增生均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刺五加茎和根的抗炎作用类似。
       f. 抗肿瘤作用:刺五加提取物对动物实验的移植瘤、药物诱发瘤、癌转移和自发白血病都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还能减轻抗癌药物的毒性。
       g. 其他作用:刺五加能调节内分泌功能紊乱。既能阻止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引起的肾上腺增生;又可减少由可的松引起的萎缩。既可防止甲状腺素引起的甲状腺肥大,又可防止甲基硫脲嘧啶引起的甲状腺萎缩。既能使食物性及肾上腺性的高血糖症的血糖降低到正常,也可使胰岛素引起的低血糖症的血糖增加。
       刺五加可促进淋巴细胞对PHA的应答,但本身无丝裂原作用。是通过放大或减弱细胞接受的信号而起作用,可通过阻止cAMP升高(或促进cAMP降低)而增强PHA的作用。对于因Ts活性过高而引起的免疫功能低下,刺五加可能是有效药物。
       五加参冲剂具有增强肠道免疫功能,提高机体免疫力的作用。
       刺五加多糖具有促诱生干扰素效应,其效应最佳时间在20~24小时。
       刺五加的流浸膏能降低营养性和肾上腺素性血糖过高症的血糖含量,对大鼠四氧嘧啶糖尿病有治疗和预防作用。实验证明:刺五加总甙注入大鼠体内,对四氧嘧啶引起的糖尿病有抑制作用。刺五加甙能促进糖分透过细胞膜而进入细胞内部,其抗糖尿病的作用和胰岛素类似。
       小鼠口服刺五加根醇浸水溶液有显著的止咳和明显的祛痰效果。水溶液(1:40)对豚鼠气管平滑肌无松弛作用。
       刺五加具有较人参更好的“适应原”(adaptogens)样作用。所谓“适应原”,即是能使机体处于“增强非特异性防御能力状态”(a state ofnonspecifically increased resistance 简称SNIR)的药物。该类药物的作用的特点是:增强机体对有害刺激的抵抗能力;调节病理过程,使其趋于正常化;毒性低,对正常生理功能干扰小。即在增强机体非特异性抵抗力的剂量,不引起正常功能的显著变化;但在机体抵抗力下降或遇额外负担而有特殊需要时,却能增加体力或智力工作的效能。
       “适应原”的作用机制可能与改变一般应激反应的过程有关,刺五加可阻止应激反应“警戒期”所特有的解剖及生化学改变如肾上腺增生,胆甾醇含量降低、胸腺缩小及胃出血等。“适应原”有多方面的作用,既影响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亦影响其他许多生理指标。但其作用完全是向着机体有利的方向进行的。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神经衰弱 复方刺五加糖浆(每100ml 含刺五加40g、五味子20g、糖50g、尼泊金0.05g),每次100ml,日服3次。治疗120例,显效116例,疗效不显著3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为96.7%。〔黑龙江中医药 1991;(3):525〕
       2. 治疗脑血管病 用200%的刺五加注射液 4ml 或100%的注射液10ml ,加入5%~10%葡萄糖500ml中静脉滴注,每日1次,14次为1疗程,一般用药2~3个疗程。治疗急性闭塞性脑血管病 15例,治愈10例,显效4例,有效1例。多于用药3~4天见效。〔中医杂志 1980;21(8):21〕
       3. 治疗高脂血症 刺五加3份,香薷1份,制成合剂。每日30ml,日服2次,连服10日。治疗31例,服药后血清中β-脂蛋白含量降低32.6%,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含量升高16.3%,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比值明显升高,动脉硬化指数明显降低。〔中西医结合杂志 1990;10(3):
       155〕
       4. 治疗低血压病 刺五加片,每服5片,日服3次,20天为1疗程,疗效较好。〔中成药研究 1985;(12):43〕
       5. 治疗糖尿病 刺五加泽泻葛根各30kg,用酒精回流提取浸膏,另以葛根粉5kg 掺入膏内,烘干后加氢氧化铝粉660g,硬脂酸镁、干淀粉各132g,压片,每片重0.307g,约含生药1.11g。每次5~7片,日服3次,饭前1小时服用,30天为1 疗程。治疗24例,服药1~2个疗程后,显效9例,有效9例,无效6例。〔中医杂志 1983;24(9):25〕
       6. 治疗白细胞减少症 刺五加浸膏片(每片含干浸膏 0.3g),每次5片,日服3次。治疗43 例(肿瘤患者因放疗、化疗引起者37例,脾功能亢进者3例,其他3例),用药3~15天后,有效率70.4%,平均2 周上升到正常。对化疗所致者疗效较佳。〔中药与免疫. 第 1 版. 广东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2:
       69〕
       7. 治疗风湿性关节炎 刺五加根片,每次5片,每日3次,口服。治疗50例,能改善症状,缓解疼痛,其有效率为50%。〔中医药研究 1973;(1):
       1〕
       8. 治疗骨折 五加皮地骨皮各30g,另取小鸡1只,将肉捣烂与药粉混匀。骨折复位后敷药,小夹板固定,1周后去药。治疗15例,痊愈11例,4例正在治疗中。一般用药后痛止,3~5天消肿,2~3周后骨痂形成,平均愈合时间为19天。〔中成药研究 1985;(12):43〕
       方剂选用:
       1. 治疗一切风湿痿痹:五加皮,洗刮去骨,煎汁和曲米酿成饮之;或切碎袋盛,浸酒煮饮,或加当归牛膝地榆诸药。(《本草纲目五加皮酒)
       2. 治疗腰痛:五加皮杜仲(炒)。上等份,为末,酒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温酒下。(《卫生家宝方》五加皮酒)
       3. 治疗鹤膝风:五加皮八两,当归五两,牛膝四两,无灰酒一斗。煮三炷香,日二服,以醺为度。(《外科大成五加皮酒)
       4. 治疗虚劳不足:五加皮、枸杞根皮各一斗。上二味细切,以水一石五斗,煮取汁七斗,分取四斗,浸麴一斗,余三斗用拌饭,下米多少,如常酿法,熟压取服之,多少任性。(《备急千金要方》五加酒)
       配伍效用:
       五加皮配伍杜仲 五加皮祛风湿、强筋骨,功擅祛风散寒除湿;杜仲补肝肾、壮腰脊,长于温补肝肾。二者配伍,扶正与祛邪共施,共奏补肝肾、祛风湿、强筋骨之功效,用于治疗肝肾不足、风湿邪侵之腰膝酸痛、关节不利、下肢萎软无力等症。
       五加皮配伍龟板 五加皮补肝肾、强筋骨;滋阴潜阳、补肾健骨。二者伍用,有补益肝肾、强壮筋骨之功效,用于治疗小儿先天不足之行迟、齿迟,及肝肾不足、筋骨不健引起的腰膝酸痛、步履乏力等症。
       【注意事项】
       宜忌:阴虚火旺者慎服。
       毒副作用:刺五加总甙给小鼠皮下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4.75g/kg。刺五加总黄酮的半数致死量为 89.8mg/kg。
       刺五加毒性很小。实验动物连续服刺五加提取物数月无毒性反应,终生服药亦能耐受。连续服药六个月除能延长平均寿命外,未发现胚胎毒性或致畸作用。
       临床应用本品,人长期服用刺五加毒性甚小,且不影响入睡和正常睡眠。
       临床上曾有使用细柱五加根皮炖猪肚治疗关节痛,因用药过量(为正常用量的5.4~13.5倍)中毒,引起中毒性视神经乳头炎及多发性神经炎的报告。
       【医家论药】
       “五加皮。脚气之病,因于风寒湿三气而成。风胜则筋骨为之拘挛。湿胜则筋脉为之缓纵,男子阴痿囊湿,女子阴痒虫生,小儿脚软。寒胜则血脉为之凝滞,筋骨为之疼痛,而脚因尔莫行。服此辛苦而温,辛则气顺而化痰,苦则坚骨而益精,温则祛风而胜湿,凡肌肤之淤血,筋骨之风邪,靡不因此而治。
       盖湿去则骨壮,风去则筋强,而脚安有不理者乎。但此虽属理脚之剂,仍不免有疏泄之虞,须于此内参以滋补之药,则用之历久而不变矣。”(《本草求真》)
       “肝肾居下而主筋骨,故风寒湿之邪,多自二经先受,此药辛能散风,温能除寒,苦能燥湿,二脏得其气而诸证悉瘳矣。又湿气浸淫,则五脏筋脉缓纵;湿气留中,则虚羸气乏。湿邪既去,则中焦治而筋骨自坚,气日益而中自补也。其主益精强志者,肾藏精与志也。”(《本草经疏》)
       “五加皮,宜下焦风湿之缓证。若风湿搏于肌表,则非其所司。古方多浸酒酿酒,及酒调末服之,以行药势。……五加皮辛苦而温,惟善化湿耳。化其阴淫之湿,即驱其阳淫之风。风去则热已,湿去则寒除。即《别录》之疗囊湿、阴痒、小便余沥、腰脚痛痹、风弱、五缓,皆可以是揆之。”(《本草思辨录》)
       附注:古代本草所记载的五加皮,系来源于五加科植物,而现代使用的五加皮药材,有南五加和北五加之分。南五加即上述五加科植物,大多医家以此为正品,故又有真五加皮之名,诸旧本草中所载之五加皮多为此;北五加为萝藦科植物杠柳 Periploca sepium Bge. 的根皮,习称香五加,亦称杠柳皮,1977年版《药典》和 1977 年版《中药大辞典》均将其定名为香加皮,北五加皮使用地区比较广泛。但这两种药材的科属不同,功效亦有区别:南五加皮药性温和无毒,祛风湿、壮筋骨之力较胜,且有补益肝肾之功,常用于肝肾不足之脚软无力、小儿发育迟缓、筋弱行迟;也常单味浸酒饮服,可视为有强壮作用的镇痛剂,以治骨节酸痛、风湿痹证。北五加祛风湿之功较著,并能利水消肿,但益肝肾之力则不及南五加皮,临床除用于治疗风湿入络的痹证外,还可合茯苓大腹皮等渗湿利水药治疗足胫浮肿之轻证。由于北五加皮强心作用很强,用量过多容易中毒。因此,用量不宜过大,制五加皮酒时宜慎重。北五加注射液动物注射,能使其血压上升极高,约 3~20 分钟即可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