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活血祛淤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活血祛淤药
桃仁
本书全文检索:  
       为蔷薇科植物桃 Prunus persica (L.) Batsch 或山桃 Prunus davidiana(Carr.)Franch. 的种子。味苦、甘,性平。入心、肝、大肠经。功能:
       破血行淤、润燥滑肠。主治:经闭、癥瘕、热病蓄血、风痹、疟疾、跌打损伤、淤血肿痛、血燥便秘。内服:煎汤,5~10g;或入丸、散。外用:捣敷。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含苦杏仁甙(Amygdalin)、苦杏仁酶(Emulsin)、尿囊素酶(Allantoinase)、乳糖酶(Lactase)、维生素 B1、挥发油、脂肪油,油中主要含油酸甘油酯和少量亚油酸甘油酯。苦杏仁酶包括苦杏仁甙酶(Amygdalase)及樱叶酶(Prunase)。桃仁中的苦杏仁甙和杏仁中的苦杏仁甙一样,经酶或酸水解后产生氢氰酸、苯甲醛和葡萄糖。
       药理作用:
       1. 对循环系统的作用 500%桃仁提取液给麻醉兔静脉注射,能立即增加兔脑血流量,降低脑血管阻力;给小鼠腹腔注射,能使小鼠耳血管扩张发红。有人认为,此与活血作用有关。
       有报告指出,桃仁有一定的抗凝作用,能提高血小板中 cAMP 水平,抑制血液凝固。实验表明:桃仁能促进初产妇的子宫收缩及子宫止血,其作用较麦角生物碱更好,特别是对子宫的止血作用,比麦角生物碱更强。桃仁尚有溶血作用。有报告指出,将山桃仁与家桃仁分别制成1:1煎剂,给小鼠灌胃,家桃仁煎剂可使小鼠出血时间显著延长,对凝血时间延长不明显,而山桃仁煎剂可使凝血时间显著延长,但对出血时间影响不明显,说明两者均能影响血液凝固性,但有差别。家兔灌以1:1山桃仁煎剂,可显著延长出血时间与血浆复钙时间,并能显著延长其凝血时间与凝血酶原时间,还可完全抑制其血块回缩。
       动物实验证明:桃仁有增加药物吸收作用,既能缩短戊巴比妥钠所致的睡眠潜伏期,亦可使戊四氮的毒性大大增加。
       临床观察证明,桃仁对血流阻滞、血行障碍有改善作用,能使各脏器各组织机能恢复正常。
       2. 抗炎作用 动物实验证明:桃仁有促进炎症吸收作用。对炎症初期,有较强的抗渗出作用,但抗肉芽形成作用较弱。桃仁中的苦杏仁甙亦有抗炎作用,对实验性炎症的镇痛作用为氨基比林的1/2;对肉芽肿法或角叉菜胶足跖水肿法的抑制作用为保泰松的1/2;对热水性足跖水肿也有完全相同的效果。动物实验证明:苦杏仁甙口服效果最强,腹腔注射次之,静脉注射几乎无活性。
       3. 抗过敏作用 桃仁有抗过敏作用,其水提取物能抑制小鼠血清中的皮肤过敏抗体及鼷鼠脾溶血性细胞的产生。其乙醇提取物口服,能抑制小鼠含有过敏性抗体的抗血清引起的被动皮肤过敏反应的色素渗出量。临床观察发现,对疹块为红中带有紫色,即提示有全身性皮肤郁血倾向症侯的接触性皮炎,桃仁不论是单用或是与其他药物合用,均有特别明显的治疗效果,可使症状很快得以改善。
       4. 抗肿瘤作用 研究报告指出,苦杏仁甙的水解产物氢氰酸和苯甲醛对癌细胞有协同破坏作用,苦杏仁甙能帮助体内胰蛋白酶消化癌细胞的透明样黏蛋白被膜,使白细胞能够接近癌细胞,以致吞噬癌细胞,其水解产物氢氰酸及苯甲醛的进一步代谢产物,分别对改善病人的贫血及缓和肿瘤病人的疼痛亦有一定的作用。
       苦杏仁甙对肿瘤细胞有一定的选择性。苦杏仁甙在体内被β-葡萄糖甙酶水解生成氢氰酸和苯甲醛而起作用,而肿瘤组织中β-葡萄糖甙酶活力高;由于癌细胞厌氧酵解占优势,最终产物为乳酸,而呈偏酸性,有利于提高该酶的活性;所以在肿瘤细胞中氢氰酸的量也相对地比正常细胞高,对肿瘤细胞的毒性也远较正常细胞强。
       5. 镇咳作用 苦杏仁甙水解后生成的氢氰酸和苯甲醛对呼吸中枢有镇静作用。氢氰酸经吸收后,能抑制细胞色素氧化酶,低浓度时能减少组织耗氧量,并由于抑制颈动脉体和主动脉体的氧化代谢而反射性地使呼吸加深,使痰易于咳出。
       6. 其他作用 实验证明:桃仁提取物对肝细胞坏死变性及纤维化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桃仁提取物对杀虫后的家兔血吸虫病性肝纤维化有较好的逆转作用,其作用机制主要在于提高肝组织胶原酶活性,促进肝内胶原的分解而使肝内胶原含量降低。亦有报告指出,桃仁中提取的苦扁桃甙,对血吸虫病性肝硬化家兔有降低肝胶原含量和汇管区纤维化作用。其抗纤维化的药理机制可能是由甙分解而来的氢氰酸,使肝脏内虫卵肉芽肿、成纤维细胞中毒死亡,起到抗纤维化作用。临床和实验观察表明:苦扁桃甙有降低血液黏度,增加血流量,扩张肝内门静脉等作用。
       桃仁中含有 45%的脂肪油,能提高肠道的润滑性而使大便易于排出。因此,临床将桃仁作为一种润下剂,用于老年人或虚弱者的虚性便秘。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血管性头痛 桃仁赤芍当归各15g,红花川芎各10g,黄芪30g。随证加减。每日1剂,文火水煎,每剂取汁400ml,分3次于饭后服。治疗62例,结果:痊愈31例,好转27例,无效4例。〔湖北中医杂志 1991;(1):16〕
       2. 治疗三叉神经痛 桃仁10g,红花5g,赤芍川芎、白僵蚕各12g,丹参30g,蜈蚣2条,全蝎4.5g(研吞)。水煎服,日1剂。治疗14例,结果:7例基本治愈,3例显效,4例无效 。〔浙江中医杂志 1981;6:268〕
       3. 治疗顽固性高血压 桃仁当归赤芍、生地、红花柴胡川芎桔梗牛膝、酒军各10g,甘草3g,枳壳12g。随证加减,并嘱患者戒烟酒、忌荤腥、慎起居、调情志。治疗50例,结果:显效 38例(服药5~15剂者14例,20~30剂者16例,35剂以上者8例),有效9例,无效3例。〔浙江中医杂志1991;26(5):200〕
       4. 治疗顽固性呃逆 桃仁白芍各20g,丹参红花郁金牛膝、旋复各15g,代赭石30g(先煎),当归10g。水煎服,日1剂。治疗25例,治愈21例,进步3例,无效1例。〔陕西中医 1991;6:270〕
       5. 治疗消化性溃疡 桃仁、制香附各15g,五灵脂三棱、炙甘草各12g,煅瓦楞30g。用上方4剂浓煎为500ml,装瓶消毒。日服2次,每次100ml,必要时可加服普鲁苯辛。30天为1疗程。治疗81例,其中十二指肠溃疡75例,显效50例,好转25例;胃溃疡3例,显效3例;混合型溃疡3例,显效2例,好转1例。
       〔湖北中医杂志 1984;(2):34〕
       6. 治疗特发性血尿 桃仁当归、芍药、丹皮各15g,玄明粉、大黄各5g。水煎服,日1剂。治疗22例,治愈17例,无效5例。〔湖北中医杂志 1987;(5):42〕
       7. 治疗急性乳腺炎 桃仁泥20g,硫酸镁100g,穿山甲粉25g,薄荷油3g,加凡士林100g调匀成膏。用时取药膏125g在纱布上摊平为直径8Cm圆形面积,敷患处,包扎并用胶布固定,日1次,连敷1周。治疗50例,治愈率100%。〔中西医结合杂志 1987;10:600〕
       8. 治疗面部黄褐斑 桃仁12g,红花当归、生地、牛膝各9g,川芎桔梗各5g,赤芍、枳壳各 6g,柴胡甘草各3g。水煎服,日1剂。治疗70例,结果:痊愈41例,显效8例,有效19例,无效2例。〔河北中医 1991;13(5):12〕
       9. 治疗皮肤瘙痒症 红花桃仁、杏仁、生栀子各等量,研细末,加入适量冰片,用凡士林或蜂蜜调成糊状。使用时将其摊成3cm×3cm×1cm大小的饼块,直接贴脐上,再用敷料覆盖固定,每日换药1次。治疗90例,其中荨麻疹38例,治愈37例,好转1例;全身瘙痒症21例,全部治愈;局限性皮肤瘙痒症5例,全部治愈;痒疹26例,治愈24例,好转2例。敷药最少1次,最多14次。〔广西中医药 1984;(4):24〕
       10. 治疗鸡眼 桃仁补骨脂按1:2的比例研成细末,装瓶备用。治疗前用热水烫脚15~20分钟,然后刮去鸡眼表面之粗糙角质层,以刚出血为度,局部消毒,于鸡眼基底部快速注射复方丹参注射液0.5~1ml。用75%的酒精调桃仁补骨脂粉为糊状,敷鸡眼上,外用胶布或绷带固定,减少活动,3天治疗1次,一般3~5次即可治愈。治疗30例,治愈29例,好转1例。〔陕西中医 1991;12(11):511〕
       11. 治疗尖锐湿疣 桃仁红花当归川芎黄柏、板兰根、紫草木贼香附、苡米、牡蛎各50g。水煎趁热熏洗患处,每日2次。治疗55例,皆愈。治愈时间最短5天,最长30天,平均11天。随防2月~1年,均无复发。〔铁道医学 1991;19(1):50〕
       12. 治疗骨质增生症 红花、归尾、骨碎补、生大黄桃仁各 6g,生南星、生半夏各12g,共研细末,加白酒调湿,文火炒热,先敷患处半小时,然后加酒再炒热敷患处,每次敷7~8小时,每日1 次。每剂敷用1~2次,忌内服。治疗多例,效果满意。〔新中医 1976;(3):5〕
       13. 治疗关节扭伤 桃仁60g,栀子180g。研成细末。视病变大小取适量药末,以70%酒精或白酒调成糊状,外敷患处包扎,日换药1~2次,直至治愈。
       治疗32例,一般敷药2~4天肿胀与疼痛消失。〔新医学杂志 1977;(6):8〕
       14. 治疗慢性骨膜炎 桃仁白芍当归、熟地、川芎各10g,红花乳香没药各6g,黄芪30g。水煎服,日1剂,连服7剂。局部关节肿胀明显者,可在局部外敷伤湿药膏。治疗37例,有效36例,无效1例。〔中国骨伤 1992;(2):16〕
       15. 治疗慢性盆腔炎 桃仁150g,大黄300g,丹皮200g,冬瓜子100g,芒硝120g。将上药(除芒硝)共为末,分3份。使用时将1份加米醋拌匀,以润而不湿为宜。然后拌入芒硝40g,装入布袋内(布袋大小上至脐,下至耻骨,左右达附件),放锅内蒸至透热,乘热敷于小腹。药袋上加盖热水袋,每袋药用2~3天,早晚各40分钟,3份药共用6~9天,为1疗程。治疗50例,痊愈42例,好转6例,无效2例。〔湖南中医杂志 1992;(1):47〕
       16. 治疗急性咽炎 桃仁桂枝、怀牛膝桔梗各12g,芒硝(后下)、射干各10g,大黄粉(冲)、胖大海、生甘草各8g。水煎服,日1剂。治疗47例,服药2剂愈者21例,3~4剂愈者24例,5剂始愈者2例。平均治愈时间2.8天。〔广西中医药 1989;(2):21〕
       方剂选用:
       1. 治疗上气咳嗽,胸膈痞满,气喘:桃仁三两,去皮、尖,以水一大升,研汁,和粳米二合,煮粥食。(《食医心镜》)
       2. 治疗伤寒蓄血,发热如狂,少腹硬满,小便自利:桃仁二十个(去皮、尖),大黄三两(酒洗),水蛭(熬)、虻虫(去翅、足,熬)各三十个。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下,更服。(《伤寒论》抵当汤)
       3. 治疗热邪干于血分,溺血蓄血者:桃仁三钱(研如泥),丹皮、当归赤芍各一钱,阿胶二钱,滑石五钱。水煎服。(《瘟疫论》桃仁汤)
       配伍效用:
       桃仁配伍大黄 桃仁苦甘性平,破血行淤、润燥滑肠;大黄味苦性寒,攻积导滞、逐淤通经、凉血解毒。二者伍用,共奏泄热解毒、破积下淤之功效,用于治疗淤热互结之痛经、闭经、产后恶露不下,下焦蓄血;热结便秘以及肠痈初起之少腹疼痛等。
       桃仁配伍火麻仁 二者均有润肠通便之功,且桃仁宣肺,相伍为用,共奏润肠通便宣肺之功效,用于治疗肺气不宣之肠燥便秘等。
       桃仁配伍桑白皮 桃仁宣肺止咳;桑白皮泻肺止咳平喘。二者伍用,有泻肺平喘止咳之功效,用于治疗肺热之咳喘、痰黄者。
       桃仁配伍苏木 二者均可活血祛淤,相须为用,其功更显著,用于治疗跌打损伤之淤血、血滞经闭、产后恶露不下等。
       桃仁配伍香附 桃仁活血祛淤;香附疏肝行气,调经止痛。二者伍用,有行气活血、调经止痛之功效,用于治疗气滞血淤所致之胸胁及少腹疼痛、月经不调。
       【注意事项】
       宜忌:孕妇忌服。
       毒副作用:桃仁水煎液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222.5±7.5g/kg。
       桃仁水煎液,给小鼠腹腔注射3.5g/kg,可见肌肉松弛、运动失调、竖毛等现象。
       临床应用本品,有人认为其常规用量所含的苦杏仁甙没有毒性作用。但服用过量,体内氢氰酸过量则出现眩晕、头痛、呕吐、心悸、瞳孔扩大、惊厥,以致呼吸衰竭,迅速死亡。曾有1例成人吃桃仁数十粒而中毒致死的报告。
       中毒救治:参见“杏仁”。
       【医家论药】
       “桃仁,苦以泄滞血,甘以生新血,故凝血须用。又去血中之热。”(《用药心法》)
       “桃仁行血,宜连皮尖生用;润燥活血,宜汤浸去皮炒黄用,或麦麸同炒,或烧存性,各随本方。”(《本草纲目》)
       “桃仁,为血淤血闭之专药。苦以泄滞血,甘以生新血。毕竟破血之功居多,观《本经》主治可知。仲景桃核承气、抵当汤,皆取破血之用。又治热入血室,淤积癥瘕,经闭,疟母,心腹痛,大肠秘结,亦取散肝经之血结。”(《本经逢原》)
       “桃仁,味苦能泻血热,体润能滋肠燥。若连皮研碎多用,走肝经,主破蓄血,逐月水及遍身疼痛,四肢木痹,左半身不遂,左足痛甚者,以其舒经活血行血,有去淤生新之功,若去皮捣烂少用,入大肠,治血枯便闭,血燥便难,以其濡润凉血和血,有开结通滞之力。”(《药品化义》)
       “夫血者阴也,有形者也,周流夫一身者也,一有凝滞则为癥瘕,淤血血闭,或妇人月水不通,或击扑损伤积血及心下宿血坚痛,皆从足厥阴受病,以其为藏血之脏也。桃核仁苦能泄滞,辛能散结,甘温通行而缓肝,故主如上等证也。心下宿血去则气自下,咳逆自止。味苦而辛,故又能杀小虫。”“桃仁性善破血,散而不收,泻而无补,过用之及用之不得其当,能使血下不止,损伤真阴。”(《本草经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