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止血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止血药
艾叶
本书全文检索:  
       为菊科植物艾 Artemisia argyi Lévl. et Vant. 的干燥叶。味苦、辛,性温。入脾、肝、肾经。功能:理气血、逐寒湿、温经、止血、安胎。主治:
       心腹冷痛、泄泻转筋、久痢、吐衄、下血、月经不调、崩漏、带下、胎动不安、痈疡、疥癣。内服:煎汤,3~9g;或入丸、散或捣汁。外用;捣绒作炷或制成艾条熏灸,捣敷、煎水熏洗或炒热温熨。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艾含挥发油,为多成分混合物,经分离鉴定的有:萜品烯醇-4(Terpinenol-4)、β-石竹烯(β-Caryophyllene)、蒿醇(Artemisia alcohol)、芳樟醇(Linalool)、樟脑(Camphorae)、龙脑(冰片 Borneol)、桉油素(Cineol,Eucalyptol)以及水芹烯(Phellandrene)、毕澄茄烯(Cadinene)、侧柏醇(Thujyl alcohol)等。
       药理作用:
       1.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体外实验表明:艾叶对炭疽杆菌、α-溶血性链球菌、β-溶血性链球菌、白喉杆菌、假白喉杆菌、肺炎双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柠檬色葡萄球菌、白色葡萄球菌、枯草杆菌等 10 种革兰阳性菌有抗菌作用。
       艾叶煎剂对致病性皮肤真菌有微弱的抑菌作用,在5%浓度时对堇色毛癣菌有抑制作用,30%浓度时,对许兰黄癣菌、许兰黄癣菌蒙古变种、狗小芽胞癣菌、同心性毛癣菌、红色毛癣菌、铁锈色毛癣菌、堇色毛癣菌等均有抑制作用。艾叶水浸剂(1:4)对多种致病性皮肤真菌亦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
       艾叶油对球菌(白色及金黄色葡萄球菌、甲型及乙型链球菌、肺炎双球菌及奈瑟菌)及大多数革兰阴性杆菌(流感杆菌、变形杆菌、伤寒杆菌、副伤寒杆菌、大肠杆菌、副大肠杆菌及痢疾杆菌)均有抑制作用。
       艾叶烟熏作为空气消毒剂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乙型溶血性链球菌、大肠杆菌、变形杆菌、白喉杆菌、伤寒及副伤寒杆菌、绿脓杆菌、枯草杆菌、产碱杆菌及人型结核杆菌等均有杀灭或抑制作用。对多种致病性真菌也有抑菌作用。艾条烟熏尚能减少烧伤创面的细菌。
       感染结核杆菌的豚鼠,经艾炷灸治疗后,疾病进展缓慢,病变较轻,尤以病程后期更明显。艾炷灸尚能增强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反应,但增强程度较动物获得免疫性时为弱。
       2. 镇静作用 艾叶挥发油对中枢神经系统有镇静作用,能使家兔活动减少。给小鼠灌胃,能明显延长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但对士的宁、戊四氮和可卡因引起的小鼠惊厥和死亡无保护作用。
       3. 镇咳、祛痰、平喘作用 豚鼠实验证明:艾叶挥发油能抑制化学物质引起的咳嗽,其镇咳机制主要是抑制延髓的咳嗽中枢,该作用可被可拉明所抵消。酚红法表明:艾叶油给小鼠口服或腹腔注射有祛痰作用。艾叶油能直接松弛豚鼠气管平滑肌,其作用随剂量加大而增强。无论口服或喷雾给药,均能对抗乙酰胆碱或组胺引起的哮喘发作,且作用持久。其作用机制可能是其抗过敏和直接作用于气管平滑肌所致。
       4. 抗过敏作用 艾叶油灌胃,对蛋清所致豚鼠过敏性休克有明显的保护作用,但喷雾给药无效。其机制可能是抑制过敏介质的释放,或直接对抗过敏介质(组胺及慢反应过敏物质)所致。艾叶油尚能直接抑制慢反应物质、组胺和乙酰胆碱对回肠的收缩反应。
       5. 对心脏的作用 艾叶油能明显抑制离体蟾蜍心脏的收缩,对心率的影响不大,但可引起房室传导阻滞。浓度加大可使心搏停止。
       6. 其他作用 艾叶水浸液给兔灌服有促进血液凝固作用。研究表明:炒艾叶炭、醋炒艾叶炭、焖煅艾叶炭能使小鼠凝血时间缩短,它们的鞣质含量均比艾叶高,艾叶油的含量比艾叶低,提示艾叶的止血作用与鞣质含量有一定的相关性。但亦有报告认为,艾叶止血作用的强弱与其鞣只含量的高低关系不大,艾叶炭止血的有效成分尚待进一步研究。
       艾叶煎剂对兔离体子宫有兴奋作用。艾叶油对实验动物有利胆作用;能增强小鼠炎症渗出细胞的吞噬能力。
       早年研究报告指出,艾叶因含鞣质,可使因温刺法发热的家兔体温下降。但其作用量已近致死量,故不能作为解热药。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慢性气管炎a.艾叶60g(干品),红糖15g,加水煎成100ml,分3~4次口服,1周为1个疗程。治疗484例,有效率为76.1 %。〔武汉新医药 1971;(3):29〕
       b. 用蒸馏法提取艾叶油,制成胶丸或糖衣片服用,每日量0.1~0.3ml,分3~4次口服,10天为1个疗程。治疗138例,1个疗程总有效率81.88%,近期控制加显效者为46.37%。〔湖北卫生 1972;(7):4〕
       2. 治疗急性菌痢 用20%艾叶煎剂,日服4 次,每次40ml。观察21例,均治愈。平均住院5.5天。治疗中同时补充维生素B、C,个别病例给予输液。
       〔浙江医学 1960;(3):142〕
       3. 治疗急性阿米巴痢疾 艾灸大肠俞(双)、关元神阙足三里(双),治疗6例,全部治愈。〔新医学 1974;(5):248〕
       4. 治疗间日疟 艾叶(干品)15~30g,切碎,用文火煎2小时左右,过滤,加糖,于发作前2小时顿服,连服2天。治疗53例,症状控制有效率为89%,血内疟原虫阴转率为56.2%。药液须现制现用,每日用 30g 的疗效较好。〔山东医刊 1962;(5):22〕
       5. 治疗冻疮 艾叶细辛当归生姜花椒各60g,桂枝苏木各100g,樟脑30g,辣椒6枚。将上药置75%酒精(或白酒)3000ml内浸泡7天,备用。
       使用时用棉签蘸药液反复涂擦患处,日3次。治疗93例,其中用药2天痊愈者6例,用药3天痊愈者59例,用药4~5天痊愈者28例。〔新疆中医药 1989;(4):24〕
       6. 治疗寻常疣 鲜艾叶擦拭局部,每日数次,至疣自行脱落为止。治疗12例,最短3天,最长10天即行脱落。〔山东医药 1972;(8):66〕
       7. 治疗阴囊瘙痒证(绣球风) 艾叶千里光各30g,加水浓煎后,温洗患处10~15分钟,每日1次,10次为1疗程。治疗期间避免局部搔抓和用肥皂、热水擦洗。治疗20例(病程短者3个月,长者32年),用药1~2个疗程后,除2例无效外,其余皮损、瘙痒均消除或减轻。〔浙江中医杂志 1984;19(3):141〕
       8. 治疗闭经 艾叶30g,肉桂小茴香川芎各12g,乌药15g。共研细末。先将食盐250g置锅内炒热,再倒入药末,混匀炒热,用布包好热熨于小腹部。每次20分钟,早晚各1次。1剂药可连用4次。对于寒性闭经一般1剂即可见效。也可用于寒性痛经。〔基层医刊 1984;(5):36〕
       9. 治疗小儿阴缩 艾叶100g,放锅内炒热,再用白酒、水各25g,拌炒至艾叶湿润、不灼手为度。敷会阴、阴囊及少腹近耻骨部,疼痛和拘急剧烈者,加针刺三阴交(强刺不留针),阴缩可在15~30分钟复常。治疗25例,均1次取效。〔新中医 1990;(3):17〕
       10. 治疗小儿腹泻 艾叶5g,生姜2g。随证加减。水煎服,日1剂。治疗116例,痊愈92例,好转15例,无效9例。〔广西中医药 1988;(6):44〕
       方剂选用:
       1. 治疗卒心痛:白艾成熟者三斤,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顿服之。若为客气所中者,当吐出虫物。(《补缺肘后方》)
       2. 治疗脾胃冷痛:白艾末煎汤服二钱。(《卫生易简方》)
       3. 治疗气痢腹痛,睡卧不安:艾叶(炒)、陈橘皮(汤浸去白,焙)等分。上二味捣罗为末,酒煮烂饭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
       (《圣济总录》香艾丸)
       4. 治疗湿冷下痢脓血,腹痛,妇人下血:干艾叶四两(炒焦存性),川白姜一两(炮)。上为末,醋煮面糊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温米饮下。
       (《世医得效方》)艾姜汤)
       5. 治疗粪后下血:艾叶生姜。煎浓汁,服三合。(《备急千金要方》)
       6. 治疗盗汗不止:熟艾二钱,白茯神三钱,乌梅三个。水一盅,煎八分,临卧温服。(《本草纲目》)
       7. 治疗痈疽不合,疮口冷滞:以北艾煎汤洗后,白胶熏之。(《仁斋直指方》)
       8. 治疗妇人白带淋沥:艾叶(杵如绵,扬去尘末并梗,酒煮一周时)六两,白术苍术各三两(俱米泔水浸,晒干炒),当归身(酒炒)二两,砂仁一两。共为末,每早服三钱,白汤调下。(《本草汇言》)
       9. 治疗鼻血不止:艾灰吹之,亦可以艾叶煎服。(《太平圣惠方》)
       配伍效用:
       艾叶配伍当归、熟地 艾叶温经止血散寒;当归补血;熟地养血补精。三者为伍,有补血养血、温经止血散寒之功效,用于治疗胞宫寒冷所致之月经不调、冲任不固之崩漏等。
       艾叶配伍黄芪党参 艾叶温经止血;黄芪党参补脾益气。三药伍用,有益气补脾、温经止血之功效,用于治疗气不摄血之崩漏等症。
       艾叶配伍香附 艾叶温经散寒止血;香附疏肝理气止痛。二者伍用,有疏肝理气、散寒止痛之功效,用于治疗肝郁挟寒之月经不调、心腹疼痛及男子少腹、睾丸冷痛等。
       艾叶配伍棕榈炭 艾叶温经散寒止血;棕榈炭收敛止血。二者伍用,有温经散寒、收敛止血之功效,用于治疗出血、崩漏证属虚寒者。
       【注意事项】
       宜忌:阴虚血热者慎用。
       毒副作用:艾叶油给小鼠灌胃和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2.47ml/kg和1.12ml/kg;艾叶煎剂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23g/kg。给兔腹腔注射艾叶油2ml/kg,10分钟后开始出现镇静,随后翻正反射消失,呼吸减慢,最后死亡。
       临床应用本品,偶可见到口燥、咽干、腹胀、胃部不适、头昏等,不需处理可自行消失。
       亦曾有报告,一女性因治疗目的服用艾水约 500ml(浓度未明)而致死。报告认为干艾叶约需 100g左右才能致死,药用量一般不能超过10g,超过此量2~3倍,即有中毒之可能。
       局部外用,艾的挥发油对皮肤有轻度刺激性,可引起发热、潮红等,偶可使肢体末端发生颤抖、麻痹。口服可刺激胃肠道,使其分泌增加,故用药量(干艾叶)3~5g 可增加食欲,大量时则引起胃肠急性炎症,产生恶心、呕吐等症状。经肠吸收后,由门静脉达肝脏,可使肝细胞代谢障碍,发生中毒性黄疸和肝炎。但最显著的作用在中枢神经系统,药用量可兴奋皮层及皮层下中枢(主要是运动中枢、血管收缩中枢、其次为呼吸中枢等),故能引起痉挛、止血等现象。由于神经反射性的变化以及血管壁本身受损,又可引起子宫充血、出血,在妊妇甚至流产。
       本品中毒症状,一般表现为早期有咽喉干燥、胃肠不适或疼痛、恶心、呕吐,继而全身无力、头晕耳鸣、四肢震颤甚至全身痉挛,严重者可致癫痫样惊厥、谵妄、瘫痪。数日后可出现肝肿大、黄疸、胆红素尿。孕妇则易导致子宫出血及流产。
       中毒救治:
       1. 用1:5 000的高锰酸钾洗胃,硫酸镁导泻,并口服活性炭末20~30g。
       2. 出现痉挛性惊厥时,先吸入乙醚,或应用苯巴比妥、硝基安定等。
       3. 腹痛腹泻时,用硫酸阿托品1mg皮下或肌肉注射,日3~4次。
       4. 出现中毒性肝炎时,用氢化可的松100mg加入10%葡萄糖液500ml中静脉点滴。亦可口服肝泰乐、肝宁、维生素B、维生素C等药物。
       5. 其他处理:将病人置于安静暗室内,避免声、光刺激。
       6. 中草药治疗:茵陈板蓝根各30g,山栀子龙胆草、甘草各9g,车前子(包煎)15g。水煎,出现中毒性肝炎时内服。
       【医家论药】
       “艾叶,生则微苦太辛,熟则微辛太苦,生温熟热,纯阳也。可以取太阳真火,可以回垂绝元阳。服之则走三阴而逐一切寒湿,转肃杀之气为融和;灸之则透诸经而治百种病邪,起沉疴之人为康泰,其功亦大矣。”(《本草纲目》)
       “艾叶,暖血温经,行气开郁之药也。开关窍,醒一切沉涸伏匿内闭诸疾。若气血、痰饮、积聚为病,哮喘逆气,骨蒸痞结,瘫痪痈疽,瘰疬结核等疾,灸之立起沉疴。若入服食丸散汤饮中,温中除湿,调经脉,壮子宫,故妇人方中多加用之。”(《本草汇言》)
       “艾叶,能通十二经,而尤为肝脾肾之药,善于温中、逐冷、除湿,行血中之气,气中之滞,凡妇人血气寒滞者,最宜用之。或生用捣汁,或熟用煎汤,或用灸百病,或炒热敷熨可通经络,或袋盛包裹可温脐膝,表里生熟,俱有所宜。”(《本草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