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止血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止血药
蒲黄
本书全文检索:  
       为香蒲科植物长苞香蒲Typha angustata Bory et Chaub.、狭叶香蒲T.angustifolia L.、宽叶香蒲T. latifolia L. 的花粉或混有花药、花丝的花粉。同科植物东方香蒲T. orientalis Presl、小香蒲T. minima Funk. 及线叶香蒲T. davidiana Hand. -Mazz. 等的花粉均可入药。味甘、辛,性凉,入肝、心经。功能:凉血止血、活血消淤。主治:生用治经闭腹痛,产后淤阻作痛,跌扑血闷,疮疖肿毒;炒黑止吐血,衄血,崩漏,泻血,尿血,血痢,带下;外治重舌,口疮,聤耳流脓,耳中出血,阴下湿痒。内服:煎汤,3~10g;或入丸、散。外用:研末撒或调敷。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含黄酮类。线叶香蒲、宽叶香蒲、长苞香蒲、狭叶香蒲中含柚皮素(Naringenin)、异鼠李素(Isorhamnetin)、槲皮素(Quercetin)、异鼠李素-3-O-(2G-α-L-鼠李糖基) -芸香糖甙[Isorhamnetin-3-O-(2G-α-L-rhamnopyranosyl) - rutinoside]、槲皮素-3-O-(2G-α-L-鼠李糖基)-芸香糖甙[Quercetin-3-O-(2G-α-L-rhamnopy- ranosyl)-rutinoside]、异鼠李素-3-O-芸香糖甙(Iso-rhamnetin- 3-O-rutinoside)、异鼠李素-3-O-新橙皮糖甙(Isorhamnetin-3-O-neohesperido- side)、山柰酚-3-O-新橙皮糖甙(Kaempferol-3- O-neohesperidoside)等。
       亦含有甾醇类,如α-香蒲甾醇(α-Typhasterol)、α-谷甾醇(α-Sitosterol)、β-谷甾醇(β-Sitosterol)、β-谷甾醇棕榈酸酯(β-Sitosterol palmitate)等。
       尚含有酸类。长苞香蒲含棕榈酸(Palmitic acid)、硬脂酸(Stearic acid)、花生油烯酸(Arachidonic acid)、香草酸(Vanillic acid)、香蒲酸(Typhic acid)等。宽叶香蒲花粉中含甲酸(Formic acid)、乙酸(Acetic acid)、丙酮酸(Pyroracemic acid)、乳酸(Lactic acid)、苹果酸(Malic acid)、琥珀酸(Succinic acid)、柠檬酸(Citric acid)。
       此外,还含有20多种无机成分,如钾、磷、锌、硫、镁、钙等以及多种氨基酸。
       药理作用:
       1.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蒲黄醇提取物对蟾蜍离体心脏,低浓度时增强其收缩力,高浓度时则抑制。可使兔及豚鼠离体心脏心率减慢,较大剂量时抑制心脏并停搏于舒张期。略低于心肌抑制量的蒲黄醇提取物,能使未致纤颤或经电刺激至纤颤的离体兔心冠脉流量分别增加35%与43%。注射脑垂体后叶素使冠脉收缩后,蒲黄的这一作用更为明显,冠脉流量可增加 76%。与此同时,心电图亦有改善。蒲黄提取液对离体兔心有明显增加冠脉流量的作用。动物实验表明:蒲黄对家兔的心肌损害有防护作用,能使心肌梗死范围缩小,病变减轻。有报告认为,蒲黄抗血小板凝聚作用可能是其抗心肌缺血的作用机制之一。蒲黄水煎剂及以蒲黄为主的复方心舒Ⅲ号水煎剂均可使金黄地鼠夹囊微循环小动脉血流速度加快、毛细血管开放数增加。蒲黄能提高小鼠耐低气压缺氧的能力,改善心肌的营养性血流量,肌注效果优于口服。
       蒲黄的水提醇沉制剂在经阳离子树脂交换的部分(以下简称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具有多方面的心血管作用,如使狗主动脉压升高,中心静脉压降低,心率增快,心电图T波改善,心功能指数提高,但搏出量无明显变化;注入丙烯心得安以阻滞肾上腺素能β-受体之后,使狗心肺制备心率增快的作用被取消,输出量仍明显增加,其他作用亦依然存在。提示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具有正性肌力作用及正性频率作用,后者与肾上腺素能β-受体有关。静脉注射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可使麻醉狗心率减慢,这一负性频率作用可被阿托品或六甲溴胺所取消,提示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通过神经节或中枢抑制心率。这一作用掩盖了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对心肌直接的正性频率作用。
       股动脉注射蒲黄醇提取物 0.03g(生药)/kg 能使麻醉狗股动脉血流量增加,外周阻力系数平均下降62.7%。6-氨基嘌呤为降外周阻力的有效成分之一。在整体狗后肢股动脉恒量灌流的情况下,股动脉注射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0.05g/10~15kg 和股静脉注射1.0g/10~15kg 可使麻醉狗后肢血管阻力分别平均下降30.9%和38.9%,从而认为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有降低麻醉狗后肢血管阻力的作用。蒲黄提取物对兔耳血管亦有扩张作用。
       蒲黄煎剂、醇提取物及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静脉注射均可使麻醉猫、兔、狗血压下降和心率减慢,在注入阿托品或六甲溴胺以阻滞M-胆碱能受体或神经节之后,蒲黄的降压、减慢心率、降低后肢血管阻力等作用均被部分或全部取消。
       2. 降低血脂和防治动脉粥样硬化的作用 动物实验表明:蒲黄有降低血清胆固醇作用,在抑制动脉硬化斑块形成方面似有一定作用。蒲黄能防止高脂喂饲动物的血胆固醇水平增高。蒲黄对家兔胆道排出胆固醇的影响实验结果表明:口服蒲黄有抗食饵性高胆固醇血症的作用,有抑制胆固醇从胆道排出的作用。实验结果提示,蒲黄的抗食饵性高胆固醇血症是通过抑制食物中的胆固醇和/或胆汁的胆固醇从肠道的吸收来实现,而不是通过增加胆固醇的排出量来实现的。观察蒲黄在防治家兔实验性动脉粥样硬化(As)中对前列腺素代谢的影响,结果表明:蒲黄不仅能有效地抑制家兔食饵性高胆固醇血症的形成,尚能提高血浆6-酮-PGF1α水平,尽管蒲黄并不能抑制血小板聚集,也不能降低血浆MDA水平,但As病变明显减轻。而阿司匹林虽能明显抑制血小板聚集和血浆MDA水平,但由于它同时抑制动脉壁PGI2合成,该组病变明显加重。结果提示,动脉壁PGI2生成的能力或PGI2/TXA2值是防治动脉粥样硬化的关键性因素。实验同时证明血浆和血小板cAMP水平并非决定血小板聚集性的绝对因素。
       蒲黄煎液及其提取物总黄酮、有机酸、多糖等对 ADP、花生四烯酸及胶原诱导家兔体内、外血小板聚集功能均有明显抑制作用,其中以总黄酮作用最强,说明黄酮类化合物为蒲黄抗血小板聚集的主要有效成分。有人认为蒲黄总黄酮抗血小板聚集作用可能与抑制磷酸二酯酶活性,升高血小板内 cAMP,使细胞内钙离子浓度降低有关。
       研究发现,蒲黄水提取物及其复方失笑散有促纤溶作用,说明它能直接分解纤维蛋白,不依赖纤溶酶系统的存在。其促纤溶的活性成分可能是低分子物质。实验性颈静脉血栓模型的家兔口服蒲黄水浸液后,24 小时血栓溶解率显著增加;血浆纤维蛋白原和血浆纤溶酶原含量无明显变化;代表血液优球蛋白溶解时间的血纤维溶解活力在服药2~5小时内显著增强。
       体外实验表明:蒲黄浸膏或其有机酸粗制品在pH值为4与2时,有较强的抗凝、促纤维溶解和溶血作用。当pH调至6时,这二种制剂的促纤溶和溶血作用消失,抗凝作用亦减弱。用多种有机酸作对比试验的结果亦与之类同。因此认为,蒲黄的抗凝、促纤溶作用可能是非特异性的,可能是氢离子影响血液蛋白质结构与功能的结果。
       3. 对平滑肌的作用 蒲黄煎剂、酊剂及乙醚浸液对豚鼠、大白鼠、小白鼠的离体子宫均表现为兴奋作用,大剂量可致痉挛性收缩。醇提取物可使家兔已孕离体子宫出现节律性收缩,使未孕离体子宫紧张性增强。蒲黄对未孕子宫比对已孕子宫作用明显,使产后子宫收缩力加强或紧张性增加。对麻醉狗、家兔的在位子宫及家兔子宫瘘管的试验表明:蒲黄制剂静脉注射亦有兴奋子宫的作用。蒲黄注射液对豚鼠、小白鼠中期引产有明显效果,腹腔注射最低有效量为2~3g/kg。
       蒲黄提取物可使离体兔肠蠕动增强;可使兔、大白鼠及豚鼠离体十二指肠紧张度上升,节律收缩加强;但均可被阿托品所阻断。蒲黄中所含异鼠李素对小白鼠离体肠管则有解痉作用,其强度为罂粟碱的57%。
       4. 促凝血作用 体外实验表明:蒲黄煎剂对人血有促凝血作用。蒲黄水浸液或5%乙醇浸液给兔灌服,均能使凝血时间明显缩短。10%煎剂给兔灌胃,亦有缩短血液凝固时间的作用,在用药后第一天尤其明显。生蒲黄口服,能缩短兔的凝血时间和小鼠的止血时间;如焙成炭药后口服,作用较生品有所增强。蒲黄提取物给兔皮下注射,能使血小板数增加,凝血酶原时间缩短。蒲黄粉外用于创面,对麻醉犬实验性股动脉出血有止血作用。有人认为,蒲黄中所含的异鼠李素是促凝和止血的有效成分。
       5. 抗炎作用 蒲黄水煎剂浓缩外敷,对大鼠下肢烫伤有明显的消肿作用,亦可提高兔皮内注射伊文思蓝的消散速度。蒲黄水煎醇沉制剂给大鼠腹腔注射,对蛋清性脚肿有一定的消肿效果,并能降低大、小鼠局部注射组胺引起的血管通透性增加。有报告认为,蒲黄的消肿原理是改善局部循环,促进重吸收和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
       动物实验证明:蒲黄有抑制免疫细胞的作用;对体液免疫亦有影响;尚有抑制抗体生成和抑制免疫器官生长的作用。蒲黄对吞噬功能的作用比较复杂,在对吞噬细胞吞噬功能的实验中,发现小剂量(25g/kg体重)蒲黄能使大鼠外周血嗜中性粒细胞吞噬指数明显降低,剂量增大时无此作用;中剂量(50g/kg体重)蒲黄能显著抑制大鼠腹腔巨噬细胞吞噬百分率和吞噬指数;而大剂量(100g/kg体重)则显著增强吞噬功能。临床实验表明:蒲黄提取物对慢性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有满意的治疗效果,此效果与蒲黄对体液免疫功能调节有关。
       6. 其他作用 1:100 的蒲黄制剂在试管内有抑制结核杆菌生长的作用。100%煎剂给皮下注射接种结核菌的豚鼠灌胃,有一定的治疗效果。蒲黄醇提取物静脉注射,对麻醉犬有一定的利胆作用。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冠心病心绞痛 生蒲黄五灵脂(醋制)按1:1的比例制成散剂,每日20g,分3次口服,14天为1疗程。疗程间隔3~5天。治疗1例用西药不能缓解疼痛者,用药15天后疼痛完全消失,5周后痊愈出院。〔中药通报 1986;(5):5〕
       2. 治疗高脂血症 生蒲黄24g,生山楂24g,泽泻24g。每剂水煎2次,每次45分钟,共得煎液300ml,分2次服,14天为1疗程,治疗期间停用其他药物。
       治疗32例,对甘油三酯和胆固醇均有明显的降低作用,未发现任何副作用。〔浙江中医学院学报 1991;15(2):18〕
       3. 治疗上消化道出血 蒲黄15g,大黄10g,地榆15g,水煎内服,每日1剂,分2次服。治疗50例,服药24小时大便转黄、潜血阴性者35例,显效12例,缓效3例。疗效优于西药联合治疗组。〔实用中医内科杂志 1990;4(4):40〕
       4. 治疗湿疹 生蒲黄细粉撒布患处,治疗30 例,25例于当天止痒,经6~15天全部治愈。〔新医药学杂志 1977;(9):227〕
       5. 治疗产后子宫收缩不良、恶露不净 生蒲黄末,每服3g,每日3次,连服3天,治疗31例,宫底平均下降4.71cm,同时恶露亦明显减少。其疗效优于益母草膏治疗组。〔上海中医药杂志 1963;(9):1〕
       方剂选用:
       1. 治疗吐血、唾血:蒲黄一两。捣为散,每服三钱,温酒或冷水调。(《简要济众方》)
       2. 治疗肺热衄血:蒲黄青黛各一钱。新汲水服之。或去青黛,入油发灰等分,生地黄汁调下。(《简便单方》)
       3. 治疗膀胱热,小便血不止:蒲黄(微炒)二两,郁金(锉)三两。上二味,捣罗为散,每服一钱匕,粟米饮调下,空心晚食前服。(《圣济总录蒲黄散)
       4. 治疗妇人月候过多,血伤漏下不止:蒲黄三两(微炒),龙骨二两半,艾叶一两。上三味,捣罗为末,炼蜜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煎米饮下,艾汤下亦得,日再。(《圣济总录蒲黄丸)
       5. 治疗产后恶露不快,血上抢心,烦闷满急,昏迷不省,或狂言妄语,气喘欲绝:干荷叶(炙)、牡丹皮延胡索、生干地黄、甘草(炙)各三分,蒲黄(生)二两。上为粗末。每服二钱,水一盏,入蜜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滓温服,不拘时候。(《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蒲黄散)
       6. 治疗产后心腹痛欲死:蒲黄(炒香)、五灵脂(酒研,淘去砂土)各等分。为末,先用酽醋,调二钱,熬成膏,入水一盏,煎七分,食前热服。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失笑散)
       7. 治疗小儿重舌,口中生疮,涎出:蒲黄一分,露蜂房一分(微炙),白鱼一钱。上药,都研令匀。用少许酒调,敷重舌、口中疮上,日三用之。
       (《太平圣惠方蒲黄散)
       8. 治疗鼻衄经久不止:蒲黄二、三两,石榴花一两(末)。上药,和研为散,每服以新汲水调下一钱。(《太平圣惠方》)
       9. 治疗耳中出血:蒲黄,炒黑研末,掺入。(《简便单方》)
       配伍效用:
       蒲黄配伍白茅根小蓟 蒲黄凉血、活血、止血;白茅根清热、凉血、止血、利湿;小蓟凉血止血。三药伍用,有清热利湿、凉血止血之功效,用于治疗湿热之邪所致之血淋、尿血等症。
       蒲黄配伍青黛栀子 蒲黄活血祛淤止血;青黛清肝凉血;栀子清热泻火凉血。三者合用,有清肝泻热、凉血止血之功效,用于治疗肝火上攻或肝火犯肺之衄血、咯血、吐血之症。
       蒲黄配伍乌贼骨 蒲黄甘辛性凉,活血祛淤、凉血止血;乌贼骨味咸性温,收敛止血。二者伍用,其收敛止血之功效更著,用于治疗外伤出血。
       蒲黄配伍元胡 蒲黄活血祛淤消肿;元胡理气止痛活血。二者伍用,有活血祛淤、行气止痛之功效,用于治疗血淤气滞之痛经、产后淤血腹痛等症。
       【注意事项】
       宜忌:孕妇慎服。
       毒副作用:本品毒性较低,安全范围较大。蒲黄提取物500mg/kg给小鼠静脉注射,未引起死亡。醇提取物给麻醉兔大剂量静脉滴注,总量达23g(生药)/kg 时,亦未见明显毒性反应。蒲黄注射液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35.57g/kg。在犬心肺制备试验中,当蒲黄阳离子树脂处理部分总剂量达152g(生药)/800ml(血量)时,观察 2 小时亦未见心肌抑制或心律紊乱。
       临床应用本品,有服用生蒲黄引起胃部不适和食欲减退的报告。
       【医家论药】
       “蒲黄,性凉而利,能洁膀胱之原,清小肠之气,故小便不通,前人所必用也。至于治血之方,血之上者可清,血之下者可利,血之滞者可行,血之行者可止。凡生用则性凉,行血而兼消;炒用则味涩,调血而且止也。”(《本草汇言》)
       “治(颠)扑血闷,排脓,疮疖,妇人带下,月候不匀,血气心腹痛,妊孕人下血堕胎,血运血癥,儿枕急痛,小便不通,肠风泻血,游风肿毒,鼻洪吐血,下乳,止泄精,血痢。破血消肿生使,补血止血炒用。”(《日华子本草》)
       “蒲黄,若诸失血久者,炒用之以助补脾之药,摄血归源,使不妄行。又取体轻行滞,味甘和血,上治吐衄喀血,下治肠红崩漏。但为收功之药,在失血之初,用之无益。若生用亦能凉血消肿。”(《药品化义》)
       “蒲黄,《本经》主心腹膀胱寒热,良由血结其处,营卫不和故也。与五灵脂同用,胃气虚者,入口必吐,下咽则利,以五灵脂性味浊恶也。舌根胀痛,亦有属阴虚火旺者,误用前法(指同干姜末干掺),转伤津液,每致燥涩愈甚,不可不审。”(《本经逢原》)
       “蒲黄,专入血分,以清香之气,兼行气分,故能导淤结而治气血凝滞之痛。”(《本草正义》)
       “蒲黄,气平,味甘,无毒。疗跌扑抑损,理风肿痈疮。女人月水不匀,非此莫调。产后儿枕,非此莫去。炒则补血而且止,生则破血而兼消。佐黄柏、君故纸,崩漏殊功。同槐花、使条芩,肠风立效。吐衄唾咯者,血热妄行也,用之立验。凝积癥瘕者,血淤乱聚也,投之即去。”(《药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