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消食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消食药
麦芽
本书全文检索:  
       为发芽的大麦颖果。亦名大麦蘖(《药性论》)、麦蘖(《日华子本草》)、大麦芽(《本草汇言》)等。味甘,性微温。入脾、胃经。功能:消食、和中、下气。主治:食积不消、脘腹胀满、食欲不振、呕吐泄泻、乳胀不消。内服:煎汤,9~15g;或入丸、散。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含淀粉酶、转化糖酶、维生素 B、脂肪、磷脂、糊精、麦芽糖、葡萄糖等。
       药理作用:
       1. 助消化作用 本品含消化酶及维生素 B,有助消化作用。其所含淀粉酶不耐高温,将麦芽炒黄、炒焦或制成煎剂,其效力均明显降低。因此麦芽宜生用或微炒冲服。人体实验表明:麦芽煎剂有轻度促进胃酸(总酸与游离酸)和胃蛋白酶的分泌。
       2. 其他作用 麦芽细根中含ρ-羟-β-苯乙基三甲铵盐基,其作用原理与十烃季铵(C10)相似,属一种快速的去极化型肌肉松弛剂,既有去极化作用,又能降低肌肉对乙酰胆碱的敏感性,能降低肌膜及整个肌纤维的正常静止电位。在某些组织上还可表现烟碱样作用。
       麦芽浸剂口服,麦芽渣水提、醇沉精制品注射均有降血糖作用。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急性黄疸型肝炎 生麦芽 30g,酒蒸大黄40g。小儿酌减。水煎服。治疗11例,一般服药当天尿量增加,黄疸在6~8天消退,肝功能在3周左右恢复正常。〔浙江中医杂志 1985;20(5):224〕
       2. 治疗真菌感染 麦芽40g,加入75%酒精,室温浸泡1周或密闭于70~80℃温水中浸泡3~4 天,取上清液过滤,得橙黄色澄明液体。用药液涂擦患处,每日早晚各1次。治疗80例,痊愈45例,好转24例,无效11例。一般搽4周左右即可,对其接触物每周消毒1次。〔中西医结合杂志 1987;7(4):
       710〕
       3. 回乳 生麦芽125g,微火炒黄,置锅内,加水800ml,煎至400ml,滤汁,复加水600ml,煎至400ml,将2次药液混合为1日量,分3次温服。治疗11例,多2剂获效。〔中医杂志 1964;(2):29〕
       4. 治疗婴幼儿腹泻 麦芽(炒焦)9g,带壳高粱(炒成炭)15g,鸡内金6g,红糖3g,水煎服。治疗60例,治愈42例,好转13例,无效5例。一般用药3~5剂后临床症状可以控制。〔新中医 1976;(2):32〕
       5. 治疗小儿消化不良 山楂神曲麦芽各 18g,炒焦后加水200ml,煎至120ml。用量分别为:2岁以下10~15ml;2~4岁15~20ml;4岁以上20~25ml,均为每日3~4次。治疗62例,疗效达98.2%。〔江西医药 1962;(2、3):22〕
       方剂选用:
       1. 治疗饱食便卧,得谷劳病,令人四肢烦重,嘿嘿欲卧,食毕辄甚:大麦蘖一升,椒一两(并熬),干姜三两。捣末,每服方寸匕,日三、四服。(《补缺肘后方》)
       2. 治疗产后发热,乳汁不通及膨,无子当消者:麦蘖二两,炒,研细末。清汤调下,作四服。(《丹溪心法》)
       【注意事项】
       宜忌:“凡痰火哮喘及孕妇,切不可用。”(《药品化义》)
       “无积滞,脾胃虚者不宜用。”(《本草经疏》)
       配伍效用:
       麦芽配伍鸡内金 麦芽舒肝解郁、消食和中;鸡内金健脾益胃、消食化积。二者合用,有舒肝健脾和胃、消食化积导滞之功效,用于治疗纳差纳呆、消化不良等证因脾胃虚弱者。
       【医家论药】
       “大麦芽,和中消食之药也。补而能利,利而又能补,如腹之胀满,膈之郁结,或饮食之不纳,中气之不利,以此发生之物而开关格之气,则效非常比也。”(《本草汇言》)
       “麦芽,病久不食者,可借此谷气以开胃,元气中虚者,毋多用此以消肾。亦善催生落胎。”(《本草正》)
       “大麦芽,炒香开胃,以除烦闷。生用力猛,主消麦面食积,癥瘕气结,胸膈胀满,郁结痰涎,小儿伤乳,又能行上焦滞血。若女人气血壮盛,或产后无儿饮乳,乳房胀痛,丹溪用此二两,炒香捣去皮为末,分作四服立消,其性气之锐,散血行气,迅速如此,勿轻视之。”(《药品化义》)
       “大麦芽,能入脾胃,消化一切饮食积聚,为补助脾胃之辅佐品,若与参、术、芪并用,能运化其补益之力,不致作胀满,为其性善消化,兼能通利二便,虽为脾胃之药,而实善舒肝气。夫肝主疏泄,为肾行气,为其力能舒肝,善助肝木疏泄以行肾气,故又善于催生。至妇人乳汁为血所化,因其善于消化,微兼破血之性,故又善回乳。入丸散剂可炒用,入汤剂皆宜生用。”(《医学衷中参西录》)
       “麦蘖,功用与米蘖相同,而此消化之力更紧,其发生之气,又能助胃气上升,行阳道而资健运,故主开胃补脾,消化水谷及一切结积冷气胀满。”(《本草经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