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化痰止咳平喘药 止咳平喘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化痰止咳平喘药 止咳平喘药
洋金花
本书全文检索:  
       为茄科植物白曼陀罗 Datura metel L. 或毛曼陀罗 Datura innoxia Mill. 的干燥花。亦名曼陀罗花(《御药院方》)、大闹杨花(《生草药性备要》)等。味辛,性温,有毒。入肺、心、脾经。功能:定喘、祛风、麻醉止痛。主治:哮喘、惊痫、风湿痹痛、脚气、疮疡疼痛。并作外科手术麻醉剂。
       内服:煎汤(或泡水),0.3~0.45g;入散剂,0.1~0.15g;煎酒或作卷烟吸,分次用,作卷烟吸时每日量不超过 1.5g。外用:煎水洗或研末调敷。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白曼陀罗植物各部分都含生物碱,但以花中含量最高,达0.43%。生物碱中以东莨菪碱(天仙子碱,Scopolamine)为主,莨菪碱(天仙子胺,Hyoscyamine)次之。此外,尚有阿托品(Atropine)及对甲氧基苯甲酸组成的化合物 Datumetine。毛曼陀罗花头含生物碱约0.3%~0.4%,主要为天仙子胺及天仙子碱。亦有报告指出,在曼陀罗中还发现两种中性结晶物,定名为曼陀罗精(Datugen)及曼陀罗配质(Datugenin)。
       药理作用:
       1. 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东莨菪碱小剂量(0.1~0.2mg/kg)能使小鼠自发活动减少,大剂量(2~40mg/kg)能使活动增加。给动物(猫、兔、大鼠、小鼠等)侧脑室注射东莨菪碱,均可引起翻正反射消失,除小鼠出现兴奋外,其他动物均未见兴奋活动。小鼠腹腔注射东莨菪碱4mg/kg,能增加中枢兴奋药(苯丙胺、去氧麻黄碱、咖啡因等)引起的活动增加,并能对抗利血平及氯丙嗪引起的活动减少,表现中枢兴奋作用。
       人肌注或静脉滴注洋金花总碱后,表现为头昏、眼皮重、懒言、肢体无力、站立不稳、嗜睡等中枢抑制作用,继而出现一系列的兴奋现象,如睁眼、抬头、谵语等,然后进入麻醉状态。人口服东莨菪碱0.65mg,可使精神活动减弱,2.0mg 可引起健忘,4.5mg则发生幻觉、健忘、定向力障碍;如果肌注5~50mg可导致昏迷。亦可延长乙醚、巴比妥类药物的麻醉时间。东莨菪碱与冬眠合剂合用,对人、猴、犬均可产生全身麻醉作用。东莨菪碱与戊巴比妥或眠尔通合用亦可使小鼠活动明显减少,表现出与中枢抑制药的协同作用。
       阿托品与东莨菪碱不同,人应用大剂量阿托品时,出现以兴奋为主的精神症状。给家兔侧脑室注射阿托品(1.0~6.0mg/kg)后,在出现翻正反射消失的同时,发生阵发性强烈抽搐,甚至强直性惊厥。东莨菪碱与冬眠合剂合用,可引起全身麻醉以进行外科手术,而阿托品则不能。
       东莨菪碱和α-受体阻滞剂相似,通过其抗肾上腺素能作用,产生镇痛和加强度冷丁的镇痛作用。东莨菪碱在以有高级中枢参与的嘶叫或定向咬为指标时,可加强吗啡的镇痛作用。在大鼠甩尾测痛中东莨菪碱不影响吗啡镇痛,但在夹尾测痛中则能加强其作用。在电刺激猴脚底测痛中,东莨菪碱有加强吗啡镇痛的作用。实验表明:无论用家兔钾离子透入法测痛或小鼠热板法测痛,东莨菪碱均能提高痛阈、加强度冷丁的镇痛作用。
       关于洋金花中枢神经系统抑制的机制,有报告指出:东莨菪碱及其类似物的中枢抑制作用,与其阻断中枢M-胆碱受体有关。东莨菪碱和樟柳碱注入家兔侧脑室所致翻正反射消失,均可为毒扁豆碱所拮抗。临床应用此类药物麻醉,用毒扁豆碱可以催醒。东莨菪碱、樟柳碱和阿托品能拮抗乙酰胆碱、毒扁豆碱、槟榔碱和毛果芸香碱引起的脑电去同步化反应;反之,毒扁豆碱亦能对抗上述三种抗胆碱药所致脑电同步化反应。毒扁豆碱能拮抗东莨菪碱和阿托品对条件反射的影响。东莨菪碱等破坏学习行为,减弱记忆能力尤其近期记忆,亦可为毒扁豆碱、槟榔碱等所拮抗。东莨菪碱和阿托品均可使脑组织乙酰胆碱含量减少。实验表明:脑中乙酰胆碱含量减少与行为无一致关系。但亦有报告认为,东莨菪碱抑制大鼠回避性条件反射与脑中乙酰胆碱含量下降呈平行关系。
       研究表明:东莨菪碱与拟肾上腺素药在中枢部位发生相互拮抗作用。拟肾上腺药如去甲肾上腺素、肾上腺素、苯肾上腺素和苯丙胺均能拮抗东莨菪碱的中枢抑制作用,使东莨菪碱所引起的家兔翻正反射消失持续时间显著缩短,抑制程度变浅。脑电亦由高压慢波短暂地转为低压快波。有报告认为,东莨菪碱中枢抗肾上腺素能作用可能与阻滞α-受体有关。
       关于东莨菪碱中枢抑制的作用部位,有报告认为,东莨菪碱类结构药物选择性地作用于大脑皮层、海马、脑干网状结构等处,阻滞M-胆碱受体,亦可能阻滞α-肾上腺素能受体,从而影响意识、学习记忆等机能活动。
       关于洋金花中枢兴奋作用的机制,有报告认为与阻断抑制性中间神经元M-受体和使乙酰胆碱释放增多,激动 N-受体有关。阿托品等的中枢兴奋作用,可能是皮层胆碱能抑制机制的去抑制。实验证明:东莨菪碱、阿托品和樟柳碱均可使脑中乙酰胆碱释放增多3~4倍或更多,释放增多原因是由于此类药物阻断了胆碱能神经突触前M-受体。
       阿托品的中枢兴奋作用较东莨菪碱强,但后者的抑制作用较前者强。这与其化学结构不同有关,亦可能与其在脑内的分布不同有关。东莨菪碱分布以大脑皮层、海马、膈区、间脑等处为高,而这些部位正是M-受体集中区域,阻断这些部位的 M-受体,则表现为抑制作用;而阿托品在脑内分布比较均匀,因此M-受体集中区域浓度不够高,故抑制作用弱,而其他区域浓度则相对较高,促使乙酰胆碱释放,激动N-受体,因而兴奋作用较强。
       2.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洋金花生物碱在小剂量时兴奋迷走中枢使心率减慢,剂量较大时,则阻滞心脏M-胆碱受体,使心率加快。东莨菪碱能解除迷走神经对心脏的抑制,使交感神经作用占优势,故心率加快,其加速的程度随迷走神经对心脏控制的强弱而不同。在迷走神经控制最强的青壮年作用明显,中麻开始后,心率可达120~160次/分,15分钟后逐渐下降而稳定在100次/分左右。在中药麻醉过程中,心率显著加快,可在麻醉前用心得安预防之。因为,心得安能使洋金花引起的心率加快明显减慢;但对老年人的心率无明显影响。阿托品有类似作用,而且更强。阿托品2~4mg/kg或东莨菪碱4mg/kg 给正常兔和麻醉犬静脉注射后,可拮抗肾上腺素或去甲肾上腺素所诱发的心律紊乱(房性或室性期前收缩、室性心动过速等)。但不能拮抗引起的心率加快。抗心律失常的原理尚不清楚。有报告指出,阿托品类药物用量过大,本身亦可诱发心律失常。
       洋金花生物碱治疗剂量对血管无明显影响,但对拟胆碱药引起的血管扩张有明显的对抗作用。大剂量时亦能拮抗去甲肾上腺素的收缩血管作用。阿托品的血管解痉作用较东莨菪碱为强。有报告指出,阿托品有阻断α-受体的作用。
       洋金花对心排血量亦有影响,其影响与血容量有关。实验表明:洋金花总碱给出血性休克犬静脉注射,心排血量未见增加,但通过输血补充血容量后,洋金花总碱则能使心排血量增加。
       一般认为,东莨菪碱对血压的影响较小。东莨菪碱给麻醉兔静脉注射能拮抗肾上腺素或去甲肾上腺素的升压作用。但该作用较阿托品弱,因其用量比阿托品大2.5~5.0倍。
       3. 对呼吸系统的作用 东莨菪碱能兴奋呼吸中枢,使呼吸加快;并能对抗冬眠药物的呼吸抑制。在使用中药麻醉时一般呼吸平稳,但有时可见呼吸抑制(多为度冷丁给药过快或年老体弱者),呼吸不规则(多见于麻醉深度不够,强烈刺激时),呼吸道梗阻(舌下坠或误吸所引起)。
       洋金花生物碱有抑制呼吸道腺体分泌,松弛支气管平滑肌的作用,其机制是药物作用于效应细胞的M-胆碱受体,阻滞乙酰胆碱作用的结果。
       洋金花使用于慢性气管炎患者,能使痰量减少,痰液变稠,而且容易咳出。其作用机制一是由于抑制了黏液的过度分泌,另一方面是由于改善了纤毛运动,从而有利于痰的排出。
       4. 对体温的影响 洋金花总碱或东莨菪碱在中药麻醉时,病人周围血管扩张,体表温度比麻醉前提高,而体温绝大多数下降1~3℃,少数甚至可降4~5℃,无一例升高,这是由于周围血管扩张散热量增加所致。但是,在术后2~6小时,体温出现回升,回升体温大都在37.8~38.5℃之间,甚至有个别高达39℃或39.1℃,因此在中麻后要警惕高热的发生。但是亦有报告认为中麻对体温影响不大。
       5. 其他作用 临床应用洋金花后可见中度以上的瞳孔散大,视物模糊,此系由于抗胆碱作用所致,大多数病人在24~48小时后自行恢复,无需处理。
       东莨菪碱的作用时间较阿托品短。
       洋金花有抑制多种腺体分泌作用,抑制唾液腺分泌,可感口干;抑制汗腺,散热困难,体温升高,尤以夏天明显,但体温升高大多在48小时内自行消退。小儿用药后体温上升较为明显,因此夏季小儿应用中药麻醉,应予重视。
       东莨菪碱能降低胃肠道的蠕动及张力,能阻断胆碱能神经的功能,使膀胱逼尿肌松弛,尿道括约肌收缩,引起尿潴留。
       东莨菪碱在烧伤临床中有抗烧伤渗出的作用,能明显抑制大鼠烧伤部位水肿的形成。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慢性气管炎 洋金花15g,研为极细末,倒入60度粮食白酒500ml内摇匀,密封存放7天后开始服用。每次1~2ml ,最大剂量不超过2ml,日服3次,服500ml 为1疗程。治疗118例,治愈42例,显效34例,有效31例,无效11例。〔黑龙江中医药 1992;(1):18〕
       2. 用于麻醉 洋金花65g,川乌5g,当归10g,制成注射液,用6~10ml注射液加5%葡萄糖或生理盐水50ml,5~10分钟注射完,用药后很快进入麻醉期,10~15分钟后即可施行手术。对60例患者、17种手术用此法进行手术,无1例发生意外。〔陕西新医药 1972;(1):25〕
       3. 治疗精神分裂症 曼陀罗花2g,钩藤30g,制川乌红花各5g,甘草10g,冰糖适量。上药为青壮年成人1日量。水煎,分3~4次服,日1剂。初服可用小剂量,以后逐渐加量。治疗精神分裂症200例,结果痊愈52例,显效87例,有效26例,无效35例,总有效率为82.5%。〔湖南中医学院学报 1987;7(4):17〕
       方剂选用:
       1. 治疗哮喘:曼陀罗花两五、火硝一钱、川贝一两、法夏八钱、泽兰六钱、冬花五钱。上共研细末,用老姜一斤,捣烂取汁,将药末合匀,以有盖茶盅一只盛贮封固,隔水蒸一小时久,取出,以熟烟丝十两和匀,放通风处,吹至七、八成干(不可过于干燥,恐其易碎)时,贮于香烟罐中备用。每日以旱烟筒或水烟袋,如寻常吸烟法吸之。(《外科十三方考》立止哮喘烟)
       2. 治疗阳厥气逆多怒而狂:朱砂(水飞)半两,曼陀罗花二钱半。上为细末。每服二钱,温酒调下,若醉便卧,勿令惊觉。(《证治准绳》祛风一醉散)
       3. 治疗面上生疮:曼陀罗花,晒干研末,少许贴之。(《卫生易简方》)
       【注意事项】
       宜忌:内服宜慎。体弱者禁用。
       毒副作用:洋金花注射液给小鼠静脉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8.2mg/kg。犬静脉注射洋金花总碱后,可发生强烈惊厥或角弓反张,终至呼吸衰竭而死亡。犬静脉注射的最小致死量为80mg/kg,麻醉的最小有效量为2mg/kg。
       曼陀罗的花、叶、果实、种子均能使人中毒。临床屡有洋金花中毒的报告,其中以果实种子中毒的报告最多,其次为叶、花、根茎。中毒原因是误食误服或用量过大。亦有吸入其花、叶的粉尘及外敷其叶引起全身中毒的报告。成人干花中毒量为1~30g。洋金花注射液肌注,每日6mg,可导致死亡。尚有报告指出,中麻用于精神病患者的治疗中,无论口服或注射洋金花制剂均出现恶心、呕吐,并发现1例胃出血,1例有喉头痉挛引起的呼吸抑制。另在47例的治疗中发现4例心电图有程度不同的心肌损害现象。在中麻下为肝癌病人行肝叶切除后发生四肢、腹壁静脉炎1例。
       中毒后开始发病的时间,间隔短者仅10分钟,最长者为3小时,一般为0.5~1小时。中毒的主要表现为副交感神经功能阻断症状和中枢神经兴奋症状:
       颜面及皮肤潮红、躁动不安、谵妄、脉率增快、步态不稳、头晕、幻觉、幻听、口干、口渴、口发麻、呕吐、言语不灵、瞳孔放大、对光反射消失,甚至高烧、昏迷、大小便失禁、阵发性抽搐及痉挛等。上述症状多在24小时以内消失或基本消失,严重者在12~24小时后出现昏睡、痉挛、发绀,最后昏迷死亡。
       因此,对中毒病人的观察应在24小时以上。
       实验室检查白细胞总数正常,或轻度增加,其中嗜中性粒细胞比率多在65%以上。
       中毒救治:
       1. 排除体内毒物:用高锰酸钾溶液彻底、反复洗胃;硫酸镁导泻;若中毒超过6小时者,可用生理盐水高位灌肠,同时配合输液以稀释毒素。
       2. 应用解毒剂:
       a. 毛果芸香碱3~10mg,皮下注射,4~6小时1次;严重中毒者,必要时可每次皮下注射3~5mg,15~30分钟1次,直至瞳孔缩小,口腔湿润后逐渐减量并停药。该药为副交感神经兴奋药,能拮抗洋金花总生物碱的周围作用。但在使用过程中要注意监测心率及血压变化,老年患者忌用。
       b. 新斯的明0.5~1mg,皮下或肌肉注射,3~4小时1次,症状减轻后可逐渐减量或改为口服10~15mg/次,每日2~3次。 c. 水杨酸毒扁豆碱1~2mg,皮下注射,15~60分钟1次,症状减轻后逐渐减量并停药。
       3. 对重症患者,宜早期、足量应用肾上腺皮质激素。
       4. 对症处理:狂躁不安或惊厥者,可选用安定、氯丙嗪或水合氯醛;若中毒引起中枢神经抑制者,可给予吸氧,必要时可用兴奋剂,如苯甲酸钠咖啡因等,禁用吗啡及巴比妥类药物,以免增强中枢神经系统的抑制作用,尤其是呼吸抑制作用;高热者可用物理降温,如冰袋降温、乙醇擦浴、冷盐水或冰水灌肠。
       5. 中草药治疗:
       a. 金银花30g,连翘12g,甘草20g,绿豆50g。水煎服。
       b. 金银花9g,连翘15g,川连3g,生大黄9g,龙齿16g,远志甘草各6g,水煎送服至宝丹1粒;另生绿豆120g,水煎代茶频饮。
       【医家论药】
       “大闹杨花,食能杀人,迷闷人。不过用三分,但服俱去心蒂。若食后迷闷,用黄糖可解,甘草亦可。”“少服止痛,通关利窍,去头风。”(《生草药性备要》)
       “诸风及寒湿脚气,煎汤洗之。又主惊痫及脱肛,并入麻药。”(《本草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