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化痰止咳平喘药 止咳平喘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化痰止咳平喘药 止咳平喘药
杏仁
本书全文检索:  
       为蔷薇科植物杏Prunus armeniaca L.、山杏Prunus armeniaca L. var.ansu Maxim.、辽杏Prunus mandshurica (Maxim.) Koehne及西伯利亚杏Prunussibirica L. 或巴旦杏Prunus amygdalus Batsch. 的成熟种子。味苦,性温,有毒。入肺、大肠经。功能:祛痰止咳、平喘、润肠。主治:外感咳嗽、喘满、喉痹、肠燥便秘。内服:煎汤,3~10g;或入丸、散。外用:捣敷。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杏和山杏的种子均含苦杏仁甙(Amy- gdalin)。苦杏仁甙受杏仁中的苦杏仁酶(Amygdalase)和樱叶酶(Prunase)等β-葡萄糖甙酶的水解,依次生成野樱皮甙(Prunasin)和扁桃腈(Mandelonitrile),再分解生成苯甲醛和氢氰酸。
       苦杏仁含脂肪油(杏仁油)为50.1%。其中油酸(Oleic acid)、亚油酸(Linoleic acid)含量最高,其次是棕榈酸(Palmitic acid)、硬脂酸(Stearicacid)、亚麻酸(Linolenic acid)、十四烷酸(Tetradecanoic acid)、棕榈油酸(Palmitoleic acid)和廿碳烯酸(Eicosenoic acid)。
       尚含有挥发性成分,主要有β-紫罗兰酮(β- Ionone)、芳樟醇(Linalool)、γ-癸酸内酯(γ-Decanolactone)、己醛(Hexanal)等。苦杏仁中还含有蛋白质和氨基酸。
       药理作用:
       1. 镇咳平喘作用 苦杏仁中的苦杏仁甙在体内能慢慢分解,逐渐产生微量氢氰酸。服用小量杏仁,能起到轻度抑制呼吸中枢,而达镇咳、平喘作用。苦杏仁甙对正常动物可促进肺表面活性物质的合成,在油酸型呼吸窘迫综合征实验动物中不仅可促进肺表面活性物质的合成,并且可使病理改变得到改善。
       2. 抗肿瘤作用 有报告认为,杏仁热水提取物粗制剂对人子宫颈癌JTC-26株的抑制率为50%~70%。体外实验证明:氢氰酸、苯甲醛、苦杏仁甙均有微弱的抗癌作用。如果氢氰酸加苯甲醛、苦杏仁甙加β-葡萄糖甙酶均能明显提高抗癌活力。苦杏仁甙对W256癌肉瘤的大鼠有延长生存期的作用。给小鼠自由摄食苦杏仁,可抑制艾氏腹水癌的生长,并使生存期延长。临床试验亦表明:苦杏仁甙对肿瘤有较好的疗效。
       但亦有报告指出,在鼠体内试验,苦杏仁甙对P388 淋巴细胞及P815肥大细胞白血病无效。苦杏仁甙对移植肿瘤S180、血细胞瘤LPC-1、白血病 L1210、Mecca 淋巴肉瘤、骨肉瘤、乳腺癌 E0771、肝癌及W256 癌肉瘤等亦均无效。
       3. 其他作用 苦杏仁甙水解产物苯甲醛在体外以及在健康者或溃疡者体内,均能抑制胃蛋白酶的消化功能,提示其有抗溃疡作用。杏仁水溶性部分的胃蛋白酶水解产物对经过四氯化碳处理过的大鼠给药,有抑制SGOT、SGPT水平和羟脯氨酸含量的升高,并抑制优球蛋白溶解时间的延长。
       苦杏仁甙水解后生成的苯甲醛,经安息香缩合酶作用生成安息香,安息香具有镇痛作用,因此用苦杏仁治疗晚期肝癌可解除病人的痛苦,有的甚至不用服止痛药。
       杏仁的胃蛋白酶水解产物对乙酸引起的小鼠扭体和棉球引起的大鼠肉芽肿炎症有抑制作用,但并不抑制角叉菜胶引起的大鼠脚爪急性肿胀及佐剂所致的大鼠关节炎的一期和二期损伤的发展。对佐剂引起的关节炎鼠,杏仁的胃蛋白酶水解产物给药 2个月能延长优球蛋白溶解时间,并抑制腹动脉结缔组织的增殖。
       实验表明:苦杏仁煎剂对正常家兔有促进总磷合成的功能,治疗油酸型成年兔呼吸窘迫综合征取得了病理改善的结果。提示苦杏仁可促进肺表面活性物质的合成,可试用于临床治疗成人呼吸窘迫总综合征。
       苦杏仁甙尚有预防和治疗抗肿瘤药阿脲引起的糖尿病的作用。
       苦杏仁油尚有驱虫、杀菌作用,体外试验对人蛔虫、蚯蚓均有杀灭作用,并能杀死伤寒、副伤寒杆菌。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急慢性呼吸道感染a. 杏仁、生半夏等份为末。取药末适量、大蒜白头去根须及外皮少许,捣烂和匀成稠糊状,用温水洗脚后,取蚕豆粒大药糊外敷双足涌泉穴,胶布固定。
       早晚各更换1次,连用3天为1疗程,小儿如足下有灼热感可提前取下,发泡者勿挑破,用紫药水外涂即可。停用其他药物。治疗116例,其中急性上呼吸道感染20例,显效15例,有效4例,无效1例;急性气管炎、支气管炎76例,显效66例,有效9例,无效1例;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15例,有效13例,无效2例;百日咳5例,显效1例,有效2例,无效2例。〔安徽中医学院学报 1992;11(1):45〕
       b. 杏仁、黄芩各10g,连翘15g,鱼腥草30g,桔梗甘草各5g,水煎浓缩加糖制成100ml,每次口服10~15ml,日3次。治疗小儿上感30例,支气管炎40例,支气管肺炎20例,共90例,痊愈73例,好转11例,无效6例。〔江苏中医杂志 1986;(5):47〕
       2. 治疗百日咳 杏仁、桔梗各20g,百部根50g。上药加水700ml,煎至350ml,滤汁加白糖60g,以文火将糖熔化。温开水冲服,日3次。1岁以下每次2~4ml,1+~3岁4~6ml,3+~7岁7~9m,l,7+~10岁10~13ml,10岁以上15ml。治疗140例,痊愈132例,好转6例,无效2例。疗程最短5天,最长12天,平均6天。〔河南中医 1982;(5):15〕
       3. 治疗蛲虫病 连皮杏仁30粒碾泥,加入沸水淹药面一指深,文火煎煮浓缩。在患者夜间自觉肛门发痒时,用脱脂药棉球蘸药液塞入肛门内,次日晨取出。治疗50余例,80%疗效满意,一般3~6次可治愈。20%因肛门脓肿、脱肛、痔漏无效。〔四川中医 1984;(4):53〕
       4. 治疗腹部术后综合征 苦杏仁、清半夏、制川朴、炒枳壳、炒白术各9g,藿香6g,砂仁粉3g(分2次冲服)。浓煎200ml,手术后8小时开始服药,先服100ml,隔4小时后再服100ml,以后每日1剂,早晚分服,连服2剂。11例患者服药后,恶心呕吐症状消失,脘腹胀痛减轻,肛门排气较未服药者提前12~28小时。〔浙江中医学院学报 1990;(6):24〕
       5. 治疗足癣 苦杏仁100g,陈醋300ml。浓煎为150ml。先用温水洗净患处,晾干后涂上药,日3次。治疗31例,除1例中断治疗外,皆愈。〔广西中医药 1986;(5):45〕
       6. 治疗阴道滴虫 杏仁50个,枯矾末、硫磺末各3g,雄黄末1.5g,白芨末适量。杏仁捣泥,加入硫磺、枯矾、白芨水泛为丸,雄黄末为衣。阴部瘙痒、阴道滴虫者,可用纱布包裹上药纳入阴道内,24小时后取出;外阴瘙痒者,可取药调糊外搽,一般治疗1~2次即愈。〔江苏中医杂志 1982;(3):51〕
       7. 治疗宫颈糜烂 杏仁、雄黄白矾各200g,乳香没药各50g,冰片10g。上药制成粉剂。月经干净后第3天开始上药,用95%乙醇涂于糜烂面上2分钟左右,再敷上药粉,日1次,5天为1疗程。治疗90例,痊愈60例,显效20例,好转5例,无效5例。〔实用妇产科杂志 1988;3:139〕
       8. 治疗小儿疳积 杏仁、桃仁、山栀子、皮硝各10g,白胡椒7粒,寸许葱白7根。上药研末,加鸭蛋清1枚,白酒5ml,调拌。用纱布扎成药饼,外敷神阙命门二穴,24小时取下。治疗小儿疳积数百例,屡效。〔江苏中医杂志 1987;(5):14〕
       9. 治疗小儿脓疱病(黄水疮) 苦杏仁烧炭研末,加香油调成稀糊状涂患处。治疗40余例,均获良效。一般1~2次脱痂,3~4次痊愈。〔山东中医学院学报 1980;4(3):66〕
       10. 治疗鼻息肉 杏仁、甘遂3g,枯矾、草乌各5g,轻粉6g,各研末和匀。用芦荟末蘸药末少许频吹患处,每日3~4次,或用油类调敷患处,7天为1疗程,疗程间隔10天。治疗50例,痊愈28例,显效15例,进步4例,无效3例。〔浙江中医杂志 1980;15(5):221〕
       方剂选用:
       1. 治疗肺寒卒咳嗽:细辛半两(捣为末),杏仁半两(汤浸,去皮尖、双仁,麸炒微黄,研如膏)。上药,于铛中熔蜡半两,次下酥一分,入细辛、杏仁,丸如羊枣大。不计时候,以绵裹一丸,含化咽津。(《太平圣惠方》)
       2. 治疗咳逆上气:杏仁三升,熟捣如膏,蜜一升,为三分,以一分内杏仁捣,令强,更内一分捣之如膏,又内一分捣熟止。先食已含咽之,多少自在,日三。每服不得过半方寸匕,则痢。(《备急千金要方》杏仁丸)
       3. 治疗上气喘急:桃仁、杏仁(并去双人皮尖,炒)各半两。上二味,细研,水调生面少许,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十丸,生姜、蜜汤下,微利为度。(《圣济总录》双人丸)
       4. 治疗久患肺喘,咳嗽不止,睡卧不得者:杏仁(去皮尖,微炒)半两,胡桃肉(去皮)半两。上件入生蜜少许,同研令极细,每一两作一十丸。每服一丸,生姜汤嚼下,食后临卧。(《杨氏家藏方》杏仁煎)
       5. 治疗气喘促浮肿,小便淋沥:杏仁一两,去皮尖,熬研,和米煮粥极熟,空心吃二合。(《食医心镜》)
       6. 治疗久病大肠燥结不利:杏仁八两,桃仁六两(俱用汤泡去皮),蒌仁十两(去壳净),三味总捣如泥;川贝八两,陈胆星四两(经三制者),同贝母研极细,拌入杏、桃、蒌三仁内。神曲四两研末,打糊为丸,梧子大。每早服三钱,淡姜汤下。(《方脉正宗》)
       7. 治疗诸疮肿痛:杏仁去皮,研滤取膏,入轻粉、麻油调搽,不拘大人小儿。(《本草纲目》)
       8. 治疗鼻中生疮:捣杏仁乳敷之;亦烧核,压取油敷之。(《备急千金要方》)
       配伍效用:
       杏仁配伍川贝母 杏仁辛苦微温,降气祛痰、止咳平喘;川贝母味甘性凉,清热化痰、止咳平喘。二者合用,其清热润肺、降气化痰、止咳平喘之功效更著,用于治疗阴虚肺燥之久咳、咽干、痰少以及咳嗽不止、咯吐黄痰等证因外感风寒、痰热壅肺者。
       杏仁配伍冬瓜仁、鱼腥草 杏仁止咳平喘;冬瓜仁清肺化痰排脓;鱼腥草清热解毒排脓。三药合用,有清热解毒、止咳化痰、排脓之功效,用于治疗肺热所致之咳嗽痰黄或肺痈之发热咯脓因热毒所致者。
       杏仁配伍瓜蒌枳实 杏仁苦泄降气而润肠通便;瓜蒌宽胸理气而润肠通便;枳实化痰破气而通便。三药伍用,有行气降气、宽胸润肠之功效,用于治疗肺气不降、大肠气滞之便秘。
       杏仁配伍桔梗 杏仁降气祛痰、止咳平喘、滑肠通便,主降;桔梗开宣肺气、升清降浊,能升能降,以升为主。二者合用,共奏宣肺止咳、降气祛痰之功效,用于治疗咳嗽痰多,或肠燥便秘等症。
       杏仁配伍桑叶菊花 杏仁止咳平喘;桑叶菊花皆疏散风热。三药共用,有疏散风热、宣肺止咳之功效,用于治疗外感风热所致之发热恶寒、咳嗽气喘等。
       杏仁配伍五味子 杏仁止咳平喘而降气;五味子敛肺滋肾而宁嗽定喘。二者伍用,有敛肺滋肾、止咳平喘之功效,用于治疗肺虚咳喘、自汗、盗汗等症。
       杏仁配伍郁李仁桃仁 三药均润肠通便,相伍为用,功效更著,用于治疗老年人或产后阴虚之肠燥便秘。
       【注意事项】
       宜忌:阴虚咳嗽及大便溏泄者忌服。
       毒副作用:苦杏仁甙一次静脉给药的半数致死量大于5g/kg。苦杏仁甙给小鼠静脉注射和口服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25g/kg和887mg/kg;给大鼠静脉注射、腹腔注射和口服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25g/kg、8g/kg和0.6g/kg。
       苦杏仁甙经酶水解可产生氢氰酸和苯甲醛,普通1g杏仁约可产生2.5mg氢氰酸。氢氰酸是剧毒物质,人的致死量大约为0.05g。苦杏仁甙口服易在胃肠道分解出氢氰酸,故毒性比静脉注射大。成人服巴旦杏仁约50~60个,小儿7~10个即可致死,致死原因主要为组织窒息。
       临床应用本品,有内服引起中毒的报告。亦有报告指出,食苦杏仁中毒,可引起多发性神经炎,即除常见中毒症状外,尚有双侧下肢肌肉弛缓无力,肢端麻木,触觉痛觉迟钝,双肢反射减弱。
       杏仁的中毒症状,一般表现为口内苦涩、流涎、头痛、眩晕、呕心、呕吐并有水样腹泻、烦躁不安和恐惧感、心悸、四肢软弱,严重者可见呼吸困难、抽搐、昏迷、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血压下降、心跳速而弱、牙关紧闭、全身痉挛、四肢冰冷,最后可因呼吸麻痹、心跳停止而死亡。
       中毒救治:
       1. 催吐、洗胃:服硫代硫酸钠2g,用5%硫代硫酸钠溶液洗胃,亦可每15分钟口服1匙硫酸亚铁亚液。
       2. 解除氰化物:首先立即吸入亚硝酸异戊酯0.2ml,每隔2分钟吸入30秒;再用3%亚硝酸钠溶液按6~12mg/kg体重缓慢静脉注射(成人用量为10~15ml;儿童用量为1%,10~25ml,加入25~50%葡萄糖液40~60ml),如血压下降,即肌注肾上腺素;继续用50%硫代硫酸钠溶液50ml加入5%葡萄糖液1 000ml中,静脉点滴。如症状未改善者,可用半量重复注射1次。
       3. 对症处理:酌情静脉点滴高渗葡萄糖及大量维生素C;有抽搐者,可选用安定、苯巴比妥纳、水合氯醛、冬眠灵等;呼吸衰竭者应给予呼吸兴奋剂和吸氧;循环衰竭者给予强心剂和升压药等。对重症病人可给予细胞色素C。
       4. 中草药治疗:
       a. 生萝卜或生白菜1 000~1 500g,捣烂取汁,加红糖或白糖适量,频饮。
       b. 甘草大枣各120g,水煎服。
       c. 绿豆60g,水煎加砂糖内服。
       d. 桂枝乌药赤芍各9g,红花桃仁各15g,朱砂1.5g(冲),水煎,早晚分服。
       【医家论药】
       “杏仁能散能降,故解肌、散风、降气、润燥、消积,治伤损药中用之。治疮杀虫,用其毒也。”“治风寒肺病药中,亦有连皮尖用者,取其发散也。”(《本草纲目》)
       “杏仁,既有发散风寒之能,复有下气除喘之力,缘辛则散邪,苦则下气,润则通秘,温则宣滞行痰。杏仁气味俱备,故凡肺经感受风寒,而见喘嗽咳逆、胸满便秘、烦热头痛,与夫蛊毒、疮疡、狗毒、面毒、锡毒、金疮,无不可以调治。东垣论杏仁与紫菀,均属宣肺除郁开溺,而一主于肺经之血,一主于肺经之气;杏仁与桃仁,俱治便秘,而一治其脉浮气喘便秘,于昼而见;一治其脉沉狂发便秘,于夜而见。冯楚瞻论杏仁、栝蒌,均属除痰,而一从腠理中发散以祛,故表虚者最忌;一从肠胃中清利以除,故里虚者切忌。诸药貌虽相同,而究实有分辨,不可不细审而详察也。但用杏仁以治便秘,须用陈皮以佐,则气始通。”(《本草求真》)
       “杏仁主治胸间停水,故治喘咳,而旁治短气结胸,心痛,形体浮肿。”(《药鉴》)
       “麻黄汤、大青龙汤、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麻黄加术汤、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厚朴麻黄汤、文蛤汤,皆麻黄、杏仁并用,盖麻黄主开散,其力悉在毛窍,非借杏仁伸其血络中气,则其行反濡缓而有所伤,则可谓麻黄之于杏仁,犹桂枝之于芍药,水母之于虾矣。”(《本经疏证》)
       “凡仁皆降,故(杏仁)功专降气,气降则痰消嗽止。能润大肠,故大肠气闭者可用之。考杏仁之性似无辛味,似乎只有润降之功,而无解散之力,但风寒外束,肺气壅逆,不得不用此苦降之品,使气顺而表方得解,故麻黄汤用之,亦此意耳。桃仁、杏仁,其性相似,一入肝经血分,一入肺经气分。至于解毒杀虫,彼此均可,在乎用者之神明耳。”(《本草便读》)
       附注:杏仁系西伯利亚杏、辽杏及野山杏之原药材经整理加工而入药者,主产于我国东北,常称北杏仁,简称北杏。因其味苦,又有苦杏仁之称。苦杏仁性属苦泄,善降气,其平喘止咳疗效可靠,无论外感、内伤均可选用,对邪实者最宜。
       甜杏仁系巴旦杏的原药材经整理加工而入药者,其味多甘甜,故称甜杏仁。为便于与苦杏仁区别,又将甜杏仁取名为南杏仁,简称南杏。甜杏仁偏于滋润、养肺气而无宣散之力,药力较为和缓。其润肠通便之功较苦杏仁为著,适用于肺虚久咳或津伤便秘等证。
       巴旦杏仁亦有苦巴旦杏仁和甜巴旦杏仁之分,古代多以甜巴旦杏仁入药,目前则多以苦巴旦杏仁供药用。从成分上来看,甜杏仁和苦杏仁的区别主要在于所含苦杏仁甙及含油量的不同。甜杏仁不含或仅含 0.1%苦杏仁甙,而含油量达 45%~67%(平均 59%),苦杏仁则含苦杏仁甙 2%~4%,其含油量为 35.5%~ 62.5%(平均 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