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开窍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开窍药
麝香
本书全文检索:  
       为鹿科动物林麝 Moschus berezovskii Flerov、马麝 Moschus sifanicus Przewalski 或原麝 Moschus moschiferus Linnaeus 成熟雄体香囊中的干燥分泌物。亦名当门子、脐香(《雷公炮炙论》),麝脐香(《本草纲目》)。味辛,性温。入心、脾、肝经。功能:开窍醒神、活血通络、散淤止痛、催产。主治:中风、痰厥、惊痫、中恶烦闷、心腹暴痛、癥瘕癖积、跌打损伤、痈疽肿毒、胎死腹中、胞衣不下。内服:入丸、散,0.06~0.1g,不宜入煎剂。外用:吹喉、鼻、点眼、调涂或入膏药中敷贴。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含麝香酮(Muscone)、降麝香酮(Normuscone)、麝香醇(Muscol)、麝香吡喃(Mus- copyran)、麝香吡啶(Muscopyridine)、羟基麝香吡啶-A(Hydroxymuscopyridine A)、羟基麝香吡啶-B (Hydroxymuscopyridine B)、3-甲基环十三酮(3-Me- thylcyclotridecan-1-one)、环十四烷酮(Cyclotetrade- can-1-one)等。
       亦含胆甾-4-烯-3-酮(Cholest-4-ene-3- one)、胆甾醇和它的酯类、睾丸酮(Testosterone)、雌乙醇(Estradiol)、5α-雄烷-3,17-二酮(5α-Androstan-3,17-dione)等11种雄烷衍生物。  尚含蛋白质与氨基酸,麝香中含蛋白质约 25%。麝香中发现一种分子量为1 000左右的肽类活性物质,并分离出一种分子量约5 000~6000的多肽,其醇溶物中含4种游离氨基酸,即精氨酸,脯氨酸、甘氨酸和丙氨酸。将醇溶物用丙酮、甲醇和水提取,水解后的氨基酸分析表明:甲醇提取物中氨基酸含量最高,其中以天门冬氨酸、丝氨酸、胱氨酸等含量最高;丙酮提取物中谷氨酸、缬氨酸、组氨酸和甘氨酸较高。
       此外,麝香中还含钾、钠、钙、镁、铝、铅、氯、硫酸盐、磷酸盐和碳酸铵以及尿囊素(Allantoin)、尿素、纤维素等。
       麝香酮为重要的有效成分,其含量占天然麝香肉中的1.58%~1.84%,占天然麝香毛壳中的0.90%~3.08%,现在已经能够人工合成。
       药理作用:
       1. 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小鼠腹腔注射麝香、人工麝香、人工麝香酮、天然麝香酮或天然麝香均能缩短环己巴比妥钠或戊巴比妥钠引起的睡眠时间。麝香20mg/kg 口服给药亦能明显缩短戊巴比妥钠引起的小鼠睡眠时间。大鼠多次灌服麝香混悬液或麝香酮均能明显缩短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麝香口服可显著降低大鼠血液及全脑中戊巴比妥钠的含量。有报告认为,麝香兴奋中枢并非是直接兴奋中枢,而是由于它们激活肝微粒体药物转化酶作用,加速肝内戊巴比妥钠代谢失活的结果。有实验证明:静脉注射麝香可能通过血脑屏障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而发挥作用。与此相反,亦有实验证明:人工麝香酮、天然麝香酮及天然麝香则反使戊巴比妥钠引起的小鼠睡眠时间延长。缩短或延长睡眠的效果均以人工麝香酮为最弱。故认为麝香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是双向性,小剂量兴奋,大剂量则抑制。麝香200mg/kg 腹腔注射对小鼠自发活动无明显影响。天然或人工麝香酮小剂量(0.002mg/kg)对大鼠食物运动性条件反射无显著影响;中等剂量(0.01~0.05mg/kg)能使阳性条件反射潜伏期延长或使条件反射消失,分化相改善,个别动物分化相受抑制;较大剂量(1mg/kg)对大多数动物呈中毒现象,阳性条件反射不规则或消失。实验证明:麝香水溶液腹腔注射或麝香混悬液灌服能分别提高中枢兴奋药苯丙胺、士的宁及莽草所致小鼠中毒的死亡率。有报告指出,麝香能提高中枢神经系统对缺氧的耐受能力。麝香60~200mg/kg 腹腔注射对常压缺氧有明显对抗作用,可显著延长小鼠存活时间。
       麝香尚有镇痛作用,能抑制小鼠醋酸扭体次数,但麝香酮和尿囊素无此作用。
       2.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麝香有明显的强心作用,能使动物心脏收缩振幅增加,心肌功能亢进,但对心率一般无影响。麝香水混悬液0.1mg/ml,可使离体蛙心肌收缩显著增强。用10mg/ml麝香生理盐水混悬液,以30mg剂量,亦使离体蛙心心肌收缩增强1倍,但对心率无影响;离体兔心给药0.3~0.5mg剂量,可使心肌收缩振幅增加50%。用麝香水混悬液或水提取物,每次给药 12.5mg,可直接兴奋蟾蜍离体心脏,维持10分钟左右。天然麝香 0.5~2mg/ml可使离体蟾蜍心脏收缩振幅加大,收缩力加强及心输出量增大。麝香酮腹腔注射并静脉滴注黄夹甙,没有出现强心中毒的协同作用。用合成麝香酮、天然麝香酮和麝香乙醚提取物给蟾蜍静脉注射,均使其在体心脏收缩兴奋。实验表明:麝香酮能增加小鼠心肌营养性血流量,并对异丙基肾上腺素引起的实验性心肌坏死,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但亦有报告,当麝香酮剂量为 0.04~1mg/ml 时,使蟾蜍离体心脏在灌流时的心脏振幅减小,浓度愈高,心收缩力愈小,心输出量亦减少,甚至抑制心脏跳动。在观察麝香酮与黄夹甙对鸽强心作用的影响时,对照组与加麝香酮组的平均致死量无显著差别,以此推测麝香酮无强心作用。
       天然麝香(浓度为 0.2mg/ml) 培养液对离体心肌细胞的自主节律有抑制作用,使搏动频率减慢;对心肌细胞α和β受体均表现为轻度而不完全的竞争性抑制;对α受体兴奋剂(新福林)和β受体兴奋剂有不完全的对抗作用。麝香浓度为0.2mg/ml及1mg/ml时,不能减慢由氯化钙引起的心肌细胞搏动频率加快,提示麝香对钙通道的抑制作用不明显。当培养心肌细胞在缺氧缺糖的情况下,麝香有加速心肌细胞释放乳酸脱氢酶(LDH)、琥珀酸脱氢酶(SDH)、酸性磷酸酶(ACP)和加速受损细胞死亡等毒性作用。
       麝香对由于血栓引起的缺血性心脏障碍有预防和治疗作用。但麝香无类似氢化可的松的抗心肌缺血作用。麝香注射液静脉注射对结扎冠状动脉前降支的犬心率、左心室收缩期和舒张期压力无明显影响,对左心室梗死范围亦无明显保护作用。  麝香麝香酮对动物实验冠状动脉流量的影响,其实验结果报告并不一致,有报告认为,其能使冠脉流量增加;但有的报告则认为未见增加。  麝香制剂给兔和犬静脉注射,能使血压上升及呼吸次数增加。人工麝香酮及天然麝香酮静脉注射,对犬血压和呼吸无明显影响;但对猫有升压作用,同时其呼吸频率及振幅亦有增加,这一作用以人工麝香酮较弱。麝香 1mg/kg能使血压下降,心率增快,呼吸次数及深度增加。麝香注射液静脉注射对正常犬和冠状动脉前降支结扎犬的血压均无明显降低作用。麝香对猪离体冠状动脉切片和兔胸大动脉切片上平滑肌无直接作用。
       3. 对血液系统的作用 麝香(2mg/kg)对缺血性心脏障碍的大鼠血小板数的减少有显著性抑制作用,可使纤维蛋白原液的凝固时间延长,有抗凝血酶作用并有较弱的血小板凝集抑制作用。麝香水剂 0.59mg/kg给正常大鼠静脉注射,能使血浆cAMP含量增加,以给药后15分钟为最明显,作用可维持2小时。麝香酮对家兔红细胞有溶解作用。用麝香酮处理后的血小板凝聚率明显下降,且与药物浓度有关。麝香酮 100mg/kg 一次腹腔注射能明显降低 ADP 诱导的血小板凝聚率,麝香酮对血小板收缩蛋白功能有一定影响,使血浆凝块不能正常收缩。
       4. 抗炎作用 麝香对炎症病理发展过程中的血管通透性增加期、白细胞游走期和肉芽形成期这三个阶段均有影响。麝香水浸出物对小鼠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其强度为芦丁的3倍或水杨酸钠的40倍。含有麝香的六神丸对毛细血管的通透性亦有显著的抑制作用,与氢化可的松或芦丁相比,以六神丸最强。麝香蟾酥牛黄三种药物合用时,有明显的协同作用。大鼠皮下注射麝香乳剂,能抑制大鼠巴豆油引起的肉芽囊液的渗出和囊壁的增厚,其抗炎作用与氢化可的松相似。麝香混悬液及麝香乙醚提取物混悬液腹腔注射对小鼠巴豆油引起的耳部炎症亦有明显的抑制作用。
       天然麝香 500mg/kg 灌胃对大鼠角叉菜胶性足肿有明显抑制作用;120mg/kg腹腔注射对右旋糖酐性大鼠足肿有明显抑制作用,其抗炎效应与12mg/kg 氢化可的松相当。实验证明:麝香经乙醚及乙醇提取过的沉渣的水提取物腹腔或皮下注射对大鼠琼脂性和酵母性关节肿胀均有明显抑制作用。麝香对大鼠佐剂性关节炎的抗炎作用较保泰松强。麝香麝香酮对大鼠蛋清足肿胀,均无抗炎作用。
       麝香抑制豚鼠白细胞游走的作用强度为水杨酸钠的10倍,为氢化可的松的20倍。麝香经乙醚及乙醇提取过的沉渣水提取物静脉注射80mg/kg 对大鼠腹腔注射羧甲基纤维素钠引起的白细胞游走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但对棉球肉芽组织增加则无作用。麝香混悬液对炎症晚期形成的肉芽肿抑制作用较弱,仅为醋酸可的松的1/10。麝香乳剂给大鼠皮下注射1~2mg/kg,对巴豆油性肉芽肿有明显的抑制作用。麝香2mg 与醋酸氢化可的松1mg 的作用强度相当。
       麝香的抗炎作用可能与免疫调节有关。麝香中的蛋白成分能增加 IgM 抗体,在抗原 SRBC 存在下,麝香能使实验小鼠的脾脏明显增大。和天然牛黄合用,能增强对单核吞噬细胞系统的激活作用。实验证明:麝香水溶物可降低大鼠肾上腺内丙种维生素的含量,提高外周血液中皮质酮含量。切除肾上腺则其抗炎作用消失,但切除垂体其抗炎作用依然存在,说明肾上腺与麝香水溶物的抗炎作用关系密切。麝香水溶物能抑制血小板聚集,提高血浆cAMP水平,这些作用与非甾体抗炎药相似。此外,尚有增强小鼠免疫溶血反应的作用。
       5. 对子宫的作用 麝香对离体及在位子宫均有明显的兴奋作用,尤以后者更为敏感,妊娠者较非妊娠者敏感,而非妊娠者子宫的兴奋发生较慢,但作用较持久。将麝香用乙醇浸取,浸取物用水溶解,配成5%的浓度,滴于大鼠、豚鼠和家兔的离体子宫上,能使子宫收缩加强,紧张度持续上升,甚至痉挛,但对小鼠子宫不明显,多呈抑制状态。麝香虽能增强早期妊娠家兔的在位子宫收缩,但对紧张力影响不大,对晚期妊娠子宫收缩力和张力则均增强。给两只妊娠2周的家兔静脉注射2ml/kg,未见有胚胎排出。麝香酮能明显地增加子宫收缩频率和强度,并延续较长时间。小鼠每日皮下注射麝香酮20mg后,在不影响孕鼠的正常生活和健康以及未出现任何神经系统异常情况下,表现有抗着床和抗早孕作用,且随孕期延长,抗孕作用更加显著。
       实验表明:麝香酮阴道给药,其在小鼠子宫和在卵巢中的分布量比灌胃和静脉注射给药者显著增加,且有孕小鼠较无孕小鼠更为明显。说明麝香酮对在位与妊娠子宫具一定的吸收专一性,亦说明中医认为麝香具有堕胎作用、孕妇忌服这一传统观点的科学性。
       6. 对肾上腺素能β-受体的作用 实验表明:单用麝香水浸膏 0.1mg/ml对乳头肌及气管平滑肌无影响,但如以该浓度预先将乳头肌及气管平滑肌处理10分钟,则能增强异丙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及去甲肾上腺素对心脏乳头肌的收缩作用及气管平滑肌的松弛作用。其增加儿茶酚胺的作用强度,在用异丙肾上腺素时最强,肾上腺素次之,去甲肾上腺素最弱。以麝香水提取物 0.5μg/ml 剂量,亦证实有上述增强作用,但同等剂量的麝香酮则无增强作用。研究表明:
       麝香能增加心脏β-受体对异丙肾上腺素的反应性。0.2mg/ml麝香培养液对离体大鼠心肌细胞α和β受体,都表现出轻度而不完全的竞争性抑制作用。麝香0.1mg/ml对兔胸主动脉平滑肌无直接作用,以该浓度预先处理10分钟对具有α作用的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的血管收缩反应无拮抗作用,因此可以认为麝香的β-受体增强作用并非由阻断α-受体作用所致。麝香粗水溶物能增强异丙肾上腺素对心脏和气管平滑肌的作用,但不能增强选择性β2-受体兴奋剂舒喘灵对心脏和气管的反应。  麝香对β-受体的增强作用并非由于α-效应的抑制。如用β-受体阻断剂萘乙醇异丙胺预先处理,麝香增强异丙肾上腺素作用仍未见任何减弱,而焦没食子酚的增强作用却明显减弱。因此不能认为麝香的作用有肾上腺素能受体机制参与。
       实验证明:麝香没有可卡因样阻碍去甲肾上腺素在神经末梢部位贮存的作用。
       对利血平化猫乳头肌再用可卡因处理,麝香仍有增强异丙肾上腺素的作用。
       7. 其他作用 天然和人工麝香酮的不同制剂对小鼠艾氏腹水癌、小鼠肉瘤 S37 及肉瘤 S180 细胞的呼吸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但动物体内抗肿瘤试验未能观察到治疗效果。
       2%麝香酊 1:400 稀释液在试管内对猪霍乱弧菌、大肠杆菌及金黄色葡萄球菌均有抑制作用。
       麝香200mg/kg/d 给大鼠灌胃,连续7天,对乙酸型慢性溃疡的愈合有明显促进作用。麝香能抑制幽门结扎大鼠的溃疡形成率,并能抑制胃液分泌。但麝香酮和尿囊素无作用。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支气管哮喘 麝香(研细末)1~1.5g,紫皮蒜10~15头(视年龄、体型增减),捣成蒜泥;农历五月初五12点整,在患者第7颈椎至第12胸椎棘突宽8分~1寸的脊背中线长方型区域内清洁皮肤后先撒敷麝香,再将蒜泥覆盖其上,60~75 分钟后,清洗局部,涂以硼酸软膏,再覆以塑料薄膜,并以胶布固定。治疗184例,其中观察不满2年者72例,近期控制35例,显效23例,好转10例,无效4例,近期总有效率为99.4%,随访2年以上112例,其中痊愈46例,显效42例,好转19例,无效5例,远期总有效率为95.5%。贴敷之后,局部皮肤充血发红有烧灼感,少数病例有水泡,2例出现局部感染,除2例感胸痛、1例心慌外,未见全身不良反应。〔陕西中医 1983;4(3):8〕
       2. 治疗尿潴留 实证用Ⅰ号方(麝香0.3g,血竭1g,共研细末。);虚证用Ⅱ号方(麝香0.3g,肉桂粉1g,共研细末)。将药物敷于脐部,以4cm×4cm 橡皮膏覆盖黏贴即可。治疗因脊髓受压、腰部挫伤等导致的外伤性尿潴留15例(伴有不同程度的截瘫或不全瘫痪),痊愈9例,有效5例,无效1例。
       〔浙江中医杂志 1988;23(6):248〕
       3. 治疗慢性前列腺炎 麝香0.15g,白胡椒7 粒(1次量)。白胡椒研为细末,瓶装密封备用。用时患者取仰卧位,将肚脐洗净,然后把麝香粉倒入肚脐内,再将胡椒粉盖于上面,外覆盖圆白纸后,用胶布固定。每隔7~10天换药1次,10次为1疗程,疗程间隔5~7天。治疗11例,治愈6例,好转3例,因故中断治疗2例。〔江西中医药 1984;(2):26〕
       4. 治疗烧伤 麝香10g,冰片20g,研成细粉。取冰片细粉和猪胆汁适量加入清鱼肝油2000ml 中搅匀。另将麝香细粉用1~2层纱布松松包扎,浸入上述清鱼肝油密封,置5~10磅压力下灭菌30分钟,取出放置2~3日,取油溶液即得。用生理盐水清洗创面后,用消毒棉签轻涂创面,每日3~4次。治疗236例,效果良好。〔中成药研究 1983;(1):43〕
       5. 治疗皮肤溃疡 麝香少许,撒于溃疡面上,用艾叶卷灸,1次20~30分钟。治疗5例,全部治愈。〔山西医学杂志 1960;(3):83〕
       6. 用于断指再植 断指局部消毒后,将麝香末撒于创面,两断指准确对合,用纱布轻轻包扎固定。治疗1例12岁女孩,用菜刀剁伤左食指,指端完全断离,治疗后20天创缘完全平复,触觉、温热觉及痛觉均存在。始终未用抗生素及镇痛药。〔吉林中医药 1987;(5):21〕
       7. 治疗破伤风 麝香3g,生南星、防风各6g,研细末,对准伤口用灸法,治愈1例重症破伤风患儿。〔江西中医药 1959;(10):27〕
       8. 治疗急性肠梗阻 葱白一根(去外皮),在其顶端剖开,置入天然麝香少许,涂以矿物油后随即插入肛门约8cm。治愈1例急性肠梗阻患儿。〔四川中医 1984;2(5):53〕
       9. 治疗急性化脓性中耳炎 麝香0.9g,冰片 2.1g,共研细粉,吹耳。治疗4例,上药2~3次皆愈。〔陕西中医学院学报 1983;6(3):36〕
       10. 治疗急性扁桃腺炎 麝香0.9~1.5g,与朱砂冰片、枯矾共为细末,喷布咽峡。治疗15例,全部治愈。治疗时间平均2.7天。〔中医杂志 1962;(3):25〕
       方剂选用:
       1. 治疗中风不醒:麝香二钱。研末,入清油二两,和匀灌之。(《济生方》)
       2. 治疗肾脏积冷,气攻心腹疼痛,频发不止:麝香半两(细研),阿魏半两(面裹煨,面熟为度)干蝎三分(微炒),桃仁五十枚(麸炒微黄)。上药捣罗为末,炼蜜和丸,如绿豆大,每服不计时候,以热酒下二十丸。(《太平圣惠方麝香丸)
       3. 治疗小儿诸痫潮发,不省,困重:白僵蚕(汤洗,焙黄为末)半两,天竺黄一分(细研),真牛黄一钱(别研),麝香(研)、龙脑(研)各半钱。上拌研匀细,每服半钱,生姜自然汁调灌服,无时。(《小儿卫生总微论方》白金散)
       4. 治疗小儿疳,常渴,饮冷水不休:麝香一分,人中白一分。上药都研令细,以蒸饼和丸,如麻子大。一、二岁儿,每服煎皂荚汤下二丸,空心、午后各一服。更量儿大小,以意加减。(《太平圣惠方麝香丸)
       配伍效用:
       麝香配伍独活威灵仙 麝香活血通经止痛;独活威灵仙祛风湿、止痹痛。三者伍用,有祛风除湿、通络止痛之功效,用于治疗风湿痹痛,久而不愈者。
       麝香配伍乳香没药牛黄 麝香活血散结止痛;乳香没药活血散淤、消肿止痛;牛黄清热解毒、化痰散结。四药合用,有清热解毒、活血止痛之功效,用于治疗乳癌、瘰疬、痰核、流注等症。
       麝香配伍乳香没药雄黄 麝香活血散结、通经止痛;乳香没药活血消肿止痛;雄黄解毒疗疮。四药合用,有解毒活血、消肿止痛之功效,用于治疗外科疮疡之肿胀疼痛者。
       麝香配伍乳香没药血竭 麝香辛香走窜,活血散结止痛;乳香没药活血散淤、消肿止痛;血竭散淤定痛止血。诸药合用,共奏通利血脉、散淤活血、消肿定痛之功效,用于治疗跌打损伤之淤滞疼痛或金刃折伤诸症。
       麝香配伍苏合香沉香丁香 麝香苏合香芳香开窍醒神;沉香丁香辛散温通,能散寒顺气、宣郁通痹。诸药伍用,有温通开窍之功效,用于治疗寒闭。
       【注意事项】
       宜忌:孕妇忌用。  毒副作用:麝香水剂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331.1mg/kg;麝香酮给小鼠静脉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152~172mg/kg,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270~290mg/kg。
       麝香麝香酮的毒性都很小。大鼠灌服麝香 60mg/kg,家兔灌服62mg/kg,连续15日或大鼠灌服麝香混悬液2g/kg,连续16日,体重、血液、肝、肾均未见异常改变。大鼠腹腔注射27.78mg/kg,体重、各脏器和血象均无变化,剂量加大1倍,可见肝、脾增大,边缘厚钝,但病理组织切片则无异常。人工麝香酮注射液400~800mg/kg给犬肌肉注射,连续14日,结果所有动物食欲增加,行为自如,肝、肾功能和血象均无异常发现。麝香酮72~300mg/kg 给小鼠腹腔注射,10天后普遍出现上腹部脏器黏连,肝脏萎缩,若剂量降为38.8mg/kg,则未见明显症状。
       临床应用本品,不良反应很小。仅有轻微的头昏、头胀、恶心、食欲减退,连续用药可逐渐消失。
       【医家论药】
       “严氏言风病必先用麝香,而丹溪谓风病、血病必不可用,皆非通论。盖麝香走窜,能通诸窍之不利,开经络之壅遏,若诸风、诸气、诸血、诸痛、惊痫、癥瘕诸病,经络壅闭,孔窍不利者,安得不用为引导以开之通之耶?非不可用也,但不可过耳。《济生方》治食瓜果成积作胀者用之,治饮酒成消渴者用之,云果得麝则坏,酒得麝则败,此得用麝之理者也。”(《本草纲目》)
       “麝香,通关透窍,上达肌肤,内入骨髓,与龙脑相同,而香窜又过之。伤寒阴毒,内伤积聚,及妇人子宫冷带疾,亦用以为使,俾关节通而冷气散,阳气自回也。”(《医学入门》)
       “麝香,其香芳烈,为通关利窍之上药,凡邪气着人,淹伏不起,则关窍闭塞,辛香走窜,自内达外,则毫毛骨节俱开,邪从此而出,故主辟恶气、温疟、中恶、心腹暴痛、胀急痞满、风毒诸证也。其主痫痉者,借其气以达于病所也。苦辛能杀虫,故主去三虫。辛温主散,故能去面及目中肤翳。性能开窍,故主难产堕胎也。今人又用以治中风、中气、中恶、痰厥、猝仆,兼入膏药敷药,皆取其通窍开经络,透肌骨之功耳。”(《本草经疏》)
       “麝香之用,其要在能通诸窍一语。盖凡病于为壅、为结、为闭者,当责其本以疗之。然不开其壅、散其结、通其闭,则何处着手?如风中藏昏冒,投以至宝丹、活命金丹、其用之为使者,实用之为开关夺路,其功更在龙脑、牛黄之先也。即此推之,则知所谓治诸证,用之开经络、透肌骨者,俱当本诸此意。即虚而病于壅结闭者,亦必借之为先导,但贵中节而投,适可而止耳。”(《本草述》)
       “中风不醒者,以麝香清油灌之,先通其关,则后免语蹇瘫痪之证,而他药亦有效也。”(《济生方》)
       附注:麝香,因其入药时已去香囊外壳,故有麝香肉之称。麝香肉中呈颗粒状者,称为当门子,亦称香子,乃因其常存留于油皮外面正对囊孔处,似有挡门之势而得名;麝香肉中呈粉状者,通称元寸香、简称寸香、元寸。传统认为,当门子为麝香中之上品,药力最强;元寸香则力略逊,但价格较低廉,临床处方用麝香之名时,一般多付予元寸香。
       本品香气浓烈,经久不散,为芳香开窍之首药。旧时曾有用麝香催生下胎者,但因其对子宫的兴奋作用可转为持续性痉挛状态,容易造成危险,现已少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