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平肝息风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平肝息风药
全蝎
本书全文检索:  
       为钳蝎科动物钳蝎 Buthus martensi Karsch 的干燥全虫。亦名全虫(《中药形性经验鉴别法》)。如单用尾,名为蝎尾(蝎梢)。味咸、辛,性平,有毒。入肝经。功能:祛风、止痉、通络、解毒。主治:惊风抽搐、癫痫、中风、半身不遂、口眼 斜、偏头痛、风湿痹痛、破伤风、淋巴结结核、风疹疮肿。内服:煎汤,全蝎 2~5g,蝎尾 1~1.5g;或入丸、散。外用:研末调敷。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含蝎毒(Katsutoxin)。蝎毒中含较复杂的毒性蛋白和非毒性蛋白,是一种类似蛇毒神经毒的蛋白质。尚含甜菜碱(Betaine)、三甲胺(Trimethylamine)、牛磺酸(Taurine)、棕榈酸(Palmitic acid)、硬脂酸(Stearic acid)、胆固醇(Cholesterol)、卵磷脂(Lecithin)及铵盐、氨基酸等。
       苏丹产的同属动物非洲蝎子Buthus occitanus含有神经毒素Ⅰ、Ⅱ、Ⅲ,这三种神经毒素分别为62、65和64个氨基酸组成的多肽类物质。组成这三种多肽的氨基酸种类相同,但个别氨基酸的数目不同。
       此外,在各种蝎毒中尚含多种酶类;在非蛋白质部分中,各种蝎毒大部分都含有游离氨基酸,如组胺和5-羟色胺等。
       药理作用:
       1. 抗癫痫作用 实验表明:东亚钳蝎毒和从粗毒中纯化得到的抗癫痫肽有明显的抗癫痫作用。东亚钳蝎毒和抗癫痫肽均能使头胞菌素引起癫痫的潜伏期比对照组延长,发作程度减轻,平均总持续时间缩短;亦均能使马桑内脂诱发癫痫的潜伏期明显延长,发作程度明显减轻,死亡率有80%下降到零,发作平均总持续时间亦显著缩短。与苯妥英钠、卡马西平和抗痫灵相比,抗癫痫肽作用强,用量小,毒性低;在印防己毒素模型上作用与苯妥英钠相似,在青霉素模型上与抗痫灵相似。
       2. 抗惊厥作用 全蝎对戊四氮、士的宁、烟碱有抗惊厥作用。小鼠口服止痉散(全蝎蜈蚣干粉等量混合而成)每天1g,连服 1、3、9天后对五甲烯四氮唑、士的宁及烟碱引起的惊厥均有对抗作用,对抗士的宁惊厥的效果最为显著,而对抗烟碱及五甲烯四氮唑惊厥的作用依次减弱。全蝎蜈蚣分别单独应用,每天1g亦有效,但全蝎的效果较蜈蚣差。有报告指出,抗癫痫肽对咖啡因所致的小鼠惊厥有较强的对抗作用,使用癫痫肽后,小鼠的惊厥发生率、严重惊厥发生率、动物死亡率和惊厥平均总持续时间均显著下降;对美解眠所致惊厥的各项指标亦有明显降低作用,但作用较弱;对抗士的宁惊厥的作用强度与安定相似。蝎毒的抗惊厥作用较抗癫痫肽为弱。
       3. 镇痛作用 实验证明:蝎毒对内脏痛、皮肤灼痛和三叉神经诱发皮层电位有较强的抑制作用;但对离体神经干动作电位传导无明显影响。提示蝎毒镇痛可能作用于中枢与痛觉有关的神经元。小鼠扭体法实验表明蝎毒素-Ⅲ的镇痛作用较粗毒强3 倍,较安痛定作用亦强。
       4. 对胆碱能神经和肾上腺素能神经的作用 蝎毒能提高大鼠离体回肠的节奏性收缩幅度和肌张力,并能松弛经阿托品处理过的离体大鼠十二指肠。蝎的粗毒和毒素Ⅰ、Ⅱ能引起豚鼠回肠痉挛,这种作用可完全被阿托品抑制,被毒扁豆碱增加,河豚毒素或吗啡亦能抑制蝎毒的这种作用,说明蝎毒的作用是促使乙酰胆碱的释放;或者说有胆碱能系统参与,并且作用点是在突触前部位。有报告指出,阿托品和河豚毒亦能消除蝎毒诱发乙酰胆碱分泌所造成的心律失常,说明蝎毒作用于副交感神经。
       大鼠腹腔注射蝎毒2.5mg/kg 10分钟后,血浆中的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水平均显著升高。蝎毒能提高正常大鼠和做过肾上腺切除术大鼠血清中的儿茶酚胺水平,对兔亦有升高血压作用。这被认为是前丘脑下部肾上腺素释放或是钠离子、钙离子平衡反转而导致的。有人认为,蝎毒素诱导儿茶酚胺释放的机制类似于藜芦碱,而不同于利血平。
       5.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给家兔或犬静脉注射全蝎浸剂或煎剂,可使血压降低,维持降压作用达1~3小时,口服或肌注亦同样有效,重复用药无耐受现象。其降压原理可能与其抑制血管运动中枢、扩张血管,直接抑制心脏及对抗肾上腺素的升压作用等综合作用有关。东北蝎粗毒素结晶的盐酸盐能增强离体蛙心的收缩力,特别在蛙心机能减退或障碍时,尤为显著。实验证明蝎毒能使离体豚鼠心脏收缩张力增强,心率减慢,并呈频繁的心律不齐,心得安能对抗其心脏收缩力增强,但不能消除心律不齐。抗癫痫肽能使心肌收缩张力下降,心率加快,同时亦引起心律不齐。尚有报告指出,蝎毒可使家兔的心率减慢,心律不齐;但抗癫痫肽无论静脉还是脑室给药对心率、血压、呼吸却无明显影响。
       黄蝎对离体豚鼠心脏的试验证明,黄蝎蝎毒最初亦能引起慢速的心跳,而后是强有力的心肌收缩,心率增加,最后是长持续性收缩的不规则心动过速。α-肾上腺素、5-羟色胺和组胺均未参与这个心脏效应。通过使用阿托品和六烃季胺,说明心搏徐缓的第一相主要是由于刺激副交感神经而引起的,这种刺激来源于神经节和副神经节;第二相不规则心动过速则由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的混合刺激引起;第三相的收缩性和心率加强是蝎毒对心脏的直接作用。
       给家兔静脉注射苏丹蝎毒,最初引起短暂的心动过缓,继而发生心动过速,最后又是长时间心动过缓。心电图研究证明,此蝎毒降低了ST段,并使T波倒置,这可能是冠状血管收缩导致前壁血管梗死的结果。
       东北蝎粗毒素结晶的盐酸盐可使家兔血压暂时下降。蝎毒对血管的正性肌力作用能被妥拉苏林拮抗,同时蝎毒可引起血管条自发节律性收缩。蝎毒毒汁50~100μg/kg给猫和大鼠静脉注射,能引起其动脉压的双相效应。六烃季胺对此无影响。阿托品1mg/kg可预防猫的血压降低,二氢麦角胺能完全防止血压升高甚至降低血压。肾上腺素切除术实质上对高血压状况无影响,而在利血平化动物身上动脉压的变化在统计学上亦不显著。麻醉猫和犬静脉注射0.06mg/kg蝎毒后血压分别升高1.6kPa和 1.9kPa,若先静脉注射2mg/kg妥拉苏林,可对抗蝎毒的升压作用,当累积静脉注射蝎毒超过 0.18mg/kg 时,猫和犬的血压呈先降后升的双相变化。
       6. 抗肿瘤作用 东亚钳蝎尾提取物灌胃,预防给药组S180肉瘤抑瘤率为45.0%,治疗给药组S180肉瘤抑瘤率为47.6%,表明其兼有预防和治疗作用,而蝎体提取物未见抑制作用,腹腔注射蝎尾提取物亦无抑瘤作用。动物实验表明:以全蝎提取液0.2ml(相当于生药0.04g/只)隔天皮下给药连用5次后,在用药第11天和停药第8天时,对细胞肉瘤(SRS)实体瘤的抑制率分别为38.8%和55.5%;对MA737乳腺癌,每天给药,共12次后抑制率为51.8%。停药8天时为30.4%。全蝎提取液对SRS腹水型带瘤子鼠的生存率较对照组延长12.5%~20.7%。全蝎提取液对肿瘤细胞化学的影响,可使上述两种瘤组织的DNA明显减少;并使乳腺癌逐渐增多的AKP趋向减少,表明全蝎对带瘤小鼠的肿瘤生长有明显的抑制作用。
       7. 其他作用 蝎毒通过影响不同组织的许多酶而对机体代谢产生影响。研究表明:蝎毒对各类型组织中的琥珀酸脱氢酶均有抑制作用,对于谷氨酸脱氢酶、乙酰胆碱酯酶、胆碱酯酶亦有抑制作用。有报告指出,蝎毒能增强细胞内水解蛋白的能力;亦能使乙酰胆碱酯酶活力下降,这样就使得正常的乙酰胆碱代谢发生紊乱。
       蝎毒对糖代谢亦有影响。给大鼠按200μg/kg 注射苏丹蝎毒,可引起高血糖症。特殊的蝎毒抗毒素能预防和减弱高血糖的发生,但心得安未能改变上述高血糖症反应。肝糖原分解是高血糖症发生的主要原因。 实验表明:在蝎毒毒化作用后,细胞的氧化能力降低,而磷酸戊糖途径的 NADP-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在注射后活力显著提高。用蝎毒处理大鼠可发生高血糖和肝及肌糖元分解,有人认为这些肾上腺素样的效应是蝎毒中存在的5-羟色胺而引起的间接作用。
       给正常或去掉中枢神经系统的苍蝇幼虫施以蝎毒,可引起全身强烈收缩,并伴有完全麻痹,表明其对外周神经系统有刺激作用。
       全蝎醇提取物置于15%猪胆汁常水溶液中 37℃进行体外培养有显著的杀灭猪囊虫尾蚴的作用,其不同的加工品和药用部位的灭囊活性无显著差异。蝎毒素对大鼠有催涎作用,亦能使胃液的酸度和蛋白酶活力增加。蝎毒还能产生宫缩,并导致早期流产。蝎毒中对宫缩起作用的是松弛结合在蝎毒中一种强碱性蛋白质上的5-羟色胺样物质。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百日咳 全蝎1只,炒焦为末,鸡蛋1个煮熟,用鸡蛋蘸全蝎末食之,每日2次,3岁以下酌减,5岁以上酌增。治疗小儿百日咳 74例,全部治愈。治疗时间最长7天,最短4天,平均5天。〔浙江中医杂志 1990;(3):114〕
       2. 治疗脑血栓形成 白花蛇1条,蜈蚣1条,全蝎10g,共研细末,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静滴维脑路通400mg,日1次。治疗首次发病之脑血栓形成47例,痊愈24例,有效17例,无效6例。治疗时间10~30天,平均14天。〔吉林中医药 1989;(4):15〕
       3. 治疗偏头痛 炙全蝎钩藤紫河车各18g,共研细末,装胶囊(每粒含生药 0.3g),0.9g/日3 次口服。痛定后改为每日或隔日服0.9g。治疗26例,均于服药后12小时内头痛渐趋缓解,48小时后明显减轻乃至消失;1年后随访18例,仅1例复发2次。〔江苏中医 1988;9(4):10〕
       4. 治疗三叉神经痛 全蝎150g,白附子100g,川芎白芷僵蚕各200g。上药分别研细末,过筛拌匀。每次2g,每日2次,以热酒调服。10天为1疗程,服用2~3个疗程后,50例中,近期治愈33例,显效13例,进步2例,无效2例。治愈33例中随访1年以上者29例,6例复发,但均较治疗前为轻。〔广西中医药 1984;(3):21〕
       5. 治疗呃逆 全蝎18g,置瓦上焙干,呈黄色,研面。每服2g黄酒为引。共治疗15例,效果显著。〔黑龙江中医杂志 1991;(6):31〕
       6. 治疗癫痫a. 全蝎1个(不去头尾),置洗净瓦片上,文火焙干,研成细末,新鲜韭菜250g,洗净晾干,将全蝎粉与韭菜混合一起揉汁,用新纱布滤汁,汁中放红糖50g,拌匀后蒸熟,空腹1次服。大发作型:每月发作5次以下者每周服药3次;发作6~10次者每日服药1~2次;发作10次以上者每日服药2~3次;癫痫持续状态者每日服用3~4次。局限性癫痫头痛型、精神运动型及腹痛癫痫发作,可根据每月发作次数控制在每周1~3次。发作控制后,服药由每周1次逐渐减少至每月1次或2次,维持半年至一年。结果:显效78例,有效17 例,效差9例,总有效率为95%,优于西药对照组。〔四川中医 1991;9(11):12〕
       b. 全蝎蜈蚣等量研成细末,用蜂蜜作成桐子大的丸药,成人每次4.5~7g,剂量按年龄、体重递减。治疗8例,皆有效。〔江苏中医杂志 1960;(2):
       37〕
       7. 治疗面神经麻痹 当归全蝎、白附子僵蚕各60g,大蜈蚣40条,制成50%的注射液,于患侧地仓颊车、牵正、阳白、太阳及健侧合谷等穴位交替注射,每次3个穴位,各注射0.6ml。治疗418例,痊愈者达90%,疗程长者42天,短者7天,无不良反应。〔湖北中医杂志 1982;(1):33〕
       8. 治疗坐骨神经痛a. 蕲蛇全蝎蜈蚣各等份,研细末,每日3g,分1~3次服下,10天为1疗程。治疗52例,治愈42例,好转6例,无效4例。其中1个疗程治愈者28 例,2个疗程治愈者9例,3个疗程治愈者5例。〔浙江中医杂志 1982;17(6):273〕
       b. 蕲蛇蜈蚣全蝎各10g,焙干研成粉,等份分成8包,首日上下午各服1包,继之每日上午服1包,7 日为1疗程,疗程间隔3~5天。治疗54例,一般1~2个疗程可显效至痊愈。〔新中医 1987;19(3):25〕
       9. 治疗血栓闭塞性脉管炎 制松香1.2g,水蛭1g,全蝎0.8g,共为细末,冷开水送服,每日3 次,30天为1疗程。创面先用10%食盐水洗净,外敷松桐膏(松香220g 研细末,用100ml生桐油调为糊状),每日1次。治疗20例,全部治愈。随访1~2年,其中1例治愈后3个月复发,仍用上法治愈。〔新中医1987;(2):34〕
       10. 治疗骨结核 蜈蚣全蝎各40g,土鳖虫 50g。共为细末分成40包,每包重3.25g,每次将1 包本品放入鸡蛋(量不限)内搅拌均匀后,蒸蛋糕或煎或炒后内服,每日晨5时、晚9时各服1次,20天为1疗程,疗程间隔1周,一般服用3~6个疗程。均停用一切抗痨药。治疗10例,痊愈8例,显效1例,无效1例。对痊愈和显效者随访1年,均未复发。〔中西医结合杂志  1988;8(6):379〕
       11. 治疗脊柱结核 全蝎100g,蜈蚣10条,核桃仁120g,制成丸剂,每丸重6g,成人每次1丸,日服2次,儿童酌减。治疗6例,治愈4例,显效2例。
       〔河北中医 1988;10(2):40〕
       12. 治疗淋巴结结核a. 全蝎、七星蜘蛛各6个(均用开水烫死后阴干),蛇蜕1g(剪碎),共捣碎后,调入2只去壳鸡蛋内,用芝麻油煎,每晨空腹食用1次,7天为1疗程。治疗颈淋巴结结核12例,其中7例在用药1周后获愈,治愈病例随访3~5年未见复发。〔中医杂志 1981;(5):58〕
       b. 全蝎蜈蚣僵蚕浙贝母等量,共研细末,每次1~1.5g与鸡蛋1枚搅拌后,以食油煎熟顿服,日服2次,20~80日为1疗程。共治疗92例,痊愈82例,好转8例,无效12例。〔广西中医药 1987;(5):23〕
       13. 治疗乳腺小叶增生 全蝎160g,瓜蒌25 个。将瓜蒌开孔,把蝎子分装于瓜蒌内,放在瓦上焙干,研细末,每次3g,日服3次。治疗本病243 例,全部治愈。又用同法治疗乳房肿瘤11例,痊愈10例。〔江苏中医杂志 1982;(5):21〕
       14. 治疗乳腺炎a. 全蝎2只包入馒头中,饭前服食。治疗308例病程1~7天的患者,结果治愈307例,治愈率为99.7%。〔中医杂志 1986;(1):40〕
       b. 全蝎3g,研粉装入胶囊顿服。治疗急性乳腺炎10例,效果良好。〔黑龙江中医药 1988;(1):23〕
       15. 治疗乳房痛 全蝎6g,研细末,分3包,睡前白开水送服,治疗乳房痛,1 次可愈。〔上海中医药杂志 1989;(3):封四〕
       16. 治疗丹毒 全蝎30只,蜈蚣5条,冰片 15g,凡士林500g,制成消炎膏,外涂患处,治疗丹毒,3天可愈,也可用于乳痈,并配合大麦芽100g,水煎内服,每日1 剂,3周可痊愈。〔四川中医 1989;7(2):封底〕
       17. 治疗慢性荨麻疹 全蝎1枚洗净,鸡蛋1 只,在顶部开一小孔,将全蝎塞入,破口朝上,放容器内蒸熟,去蝎食蛋,每日2次,5天为1疗程。治疗73例,痊愈58例,显效13例,无效2例。〔浙江中医杂志 1987;22(8):370〕
       18. 治疗无名肿毒 全蝎2~3个,研末撒于膏药中敷贴患处,一般2~3天即可消散,重症者5天换药1次,2~3次可愈。〔中医杂志 1984;(9):
       23〕
       19. 治疗疖肿 全蝎1g、大黄10g、冰片0.5g。上药分别研末,混匀用75%酒精调成糊状。将患处用生理盐水洗净擦干后,涂药于患处。如已化脓,脓头部不用药。多数患者药后1~2日痊愈。〔江西中医药 1989;(6):36〕
       20. 治疗肛门周围炎 全蝎40g,研极细末,取10g与护肤霜和匀备用。每晚于睡前洗净肛门部,涂患处,并于睡前用白开水送服全蝎末3g。一般1日见效,3日无症状,可再治疗5日以巩固疗效。〔上海中医药杂志 1989;(3):封三〕
       21. 治疗蝎螫伤 活蝎6只,用50ml 酒精浸泡2天后,取药液外搽患处,效果良好。〔中医杂志 1965;(9):33〕
       22. 治疗烧伤 全蝎45只、蟾蜍7~10只、麻油1kg、鲜蛋黄0.5kg,煎后去渣即可。先用生理盐水或1:1 000 新洁尔灭清洗创面,再按创面大小贴敷生肌油纱布,每天换药1次。本组患者创面0.2~9cm2,其中肉芽创面400例,脱痂创面50例,全部治愈。一般很少形成疤痕。〔中医杂志 1989;30(5):
       29〕
       23. 治疗泪道疾患 全蝎置瓦上焙干,研末,成人每次6~9g,日服1~2次,以白酒、黄酒或开水送服,3天为1疗程。治疗急慢性泪道疾患19例,疗效满意。〔中级医刊 1987;(7):50〕
       24. 治疗化脓性中耳炎 全蝎、枯矾各等份,研末备用。用时先洗净患耳,再撒入药粉少许,每日1次,连用3~5日。治疗30例,效果良好。〔江西中医药 1985;(1):21〕
       方剂选用:
       1. 治疗中风,口眼 斜,半身不遂:白附子、白僵蚕全蝎(去毒)各等分(并生用)。上为细末,每服一钱,热酒调下,不拘时候。(《杨氏家藏方》牵正散)
       2. 治疗大肠风毒下血:白矾三(二)两,干蝎二两(微炒)。捣细罗为散,每于食前,以温粥调下半钱。(《太平圣惠方》)
       3. 治疗破伤风:麝香(研)、干蝎各一分。为末,敷患处。(《普济方麝香散)
       4. 治疗腹股沟肿核,初起寒热如虐,有时愈而复发,每次增剧,终成象皮腿:初起即用干蝎去脚头,火焙研末,泡酒内服。每次一钱至一钱五分。(《泉州本草》)
       5. 治疗小儿惊风:蝎一个,不去头尾,薄荷四叶裹合,火上炙,令薄荷焦,同研为末,作四服,汤下。大人风涎只一服。(《经验方》)
       6. 治疗小儿风痫:蝎三十枚,取一大石榴,割头去子作瓮子,纳蝎于中,以纸筋和黄泥封裹,初炙干,渐烧令通赤,良久,去皮放冷,取其中焦黑者,细研成散。每服以乳汁调下一字。儿稍大,以防风汤调下半钱。(《太平圣惠方》)
       配伍效用:
       全蝎配伍川乌、白花蛇 全蝎通络止痛;川乌祛风散寒止痛;白花蛇舒筋活络。三者伍用,共奏祛风止痛、舒筋活络之功效,用于治疗风湿顽痹之筋脉拘挛、肢体关节疼痛等症。
       全蝎配伍党参白术 全蝎息风止痉;党参白术补气健脾。三者配伍,有益气健脾、息风止痉之功效,用于治疗脾虚之慢惊风。
       全蝎配伍蜈蚣 二者同入肝经,均为息风止痉之要药,有息风止痉、解毒散结、通络止痛之功效。二者合用,其功效更著,用于治疗破伤风、中风、急慢惊风之角弓反张、四肢抽搐;肝阳上亢、虚风内动之顽固性头痛、手足震颤以及疮疡肿毒、瘰疬、风湿痹痛等症。
       全蝎配伍天南星蝉蜕 全蝎息风止痉之力较强,为息风止痉之要药;天南星祛风化痰解痉;蝉蜕凉肝祛风止痉。三者伍用,其祛风止痉功效更著,用于治疗破伤风之痉挛抽搐、角弓反张等症。
       【注意事项】
       宜忌:血虚生风者忌服。本品有毒,用量不可过大。
       毒副作用:全蝎含蝎毒,类似蛇毒神经毒,毒性剧烈。蝎毒的主要危害是使呼吸麻痹。其最小致死量对兔为0.07mg/kg,小鼠为0.5mg/kg,蛙为0.7mg/kg。全蝎及蝎毒因其产地和蝎种不同,而其毒性有较大差异。东亚钳蝎蝎毒(辽宁产)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10.3mg/kg,而产于河南及山东者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2.4mg/kg;产自山东泗水的蝎毒给小鼠静脉注射和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1.72±0.16mg/kg和2.74±0.06mg/kg。
       兔中毒症状为强直性痉挛、流涎、呼吸停止,并且血压上升;蛙呈现四肢肌纤维挛缩;小鼠则继兴奋状态后四肢及呼吸麻痹。
       临床应用本品,曾有出生后2~10天的新生儿(3例)服用含有全蝎(3g)的中药汤剂后,出现不同程度的呼吸抑制的报告。亦有内服全蝎引起1 例蛋白尿及4例过敏反应的报道。
       本品中毒的症状表现,一般早期出现头昏、头痛、四肢强直性痉挛,继而血压升高,出现溶血、心悸、心慌、小便涩痛不利、烦躁不安。严重时可见全身无力、血压下降、呼吸困难、发绀、昏迷、可因呼吸麻痹而死亡。服用全蝎致过敏反应者可出现全身性红色粟粒性皮疹或风团,瘙痒难忍。
       中毒救治:
       1. 早期洗胃,服活性炭末,灌肠。
       2. 酌情补液,并给予维生素C。
       3. 硫酸阿托品肌肉注射,并补充钙剂。
       4. 出现过敏反应者可酌情给予激素及抗组胺药。
       5. 中草药治疗:
       a. 金银花30g,半边莲甘草各9g,土茯苓绿豆各15g。水煎服。
       b. 五灵脂、生蒲黄各9g,雄黄3g,共研细末,分3次用醋冲服,每4小时1次。
       【医家论药】
       “蝎,大人小儿通用,治小儿惊风,不可阙也。有用全者,有只用梢者,梢力尤功。”(《本草衍义》)
       “蝎,足厥阴经药也,故治厥阴诸病,诸风掉眩、搐掣,疟疾寒热,耳聋无闻,皆属厥阴风木,故李杲云,凡疝气带下,皆属于风,蝎乃治风要药,俱宜加而用之。”(《本草纲目》)
       “全蝎,专入肝祛风,凡小儿胎风发搐,大人半身不遂,口眼 斜,语言蹇涩,手足搐掣,疟疾寒热,耳聋,带下,皆因外风内客,无不用之。”(《本草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