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补虚药 补气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补虚药 补气药
西洋参
本书全文检索:  
       为五加科植物西洋参Panax quinquefolium L. 的根。亦名洋参(《药性考》)、花旗参(《中国药植志》)等。味甘、微苦,性凉。入心、肺、肾经。
       功能:益肺阴、清虚火、生津止渴。主治:肺虚久嗽、失血、咽干口渴、虚热烦倦。内服:煎汤(另煎和服),3~6g。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挥发性成分有:辛醇(Octanol)、己酸(Hexanoic acid)、十一烷(Undecane)、松香芹醇(Pinocarveol)、辛酸(Octanoic acid)、十二烷(Dodeca- ne)、3-苯基己烷(3-Phenylhexane)、1-苯基己烷(1-Phenylhexane)、胡薄荷酮(Pulegone)、1,3,5-三异丙基苯(1,3,5-Triisopropylphene)、β-古芸烯(β-Gurjunene)、胡椒烯(Piperitene)、β-金合欢烯(β- Farnesene)、α-姜黄烯(α-Curcu- mene)、α-雪松烯(α-Cedrene)、2,6-二叔丁基-4-甲基苯酚(2,6-Diterbutyl-4-methylphenol)、β-甜没药烯(β-Bisabolene)、β-石竹烯(β-Caryophy- llene)、3-苯基癸烷(3-Phenyldecane)、十六烷(Hexadecane)、6-苯基十一烷(6-Phenylundecane)、4-苯基十一烷(4-Phenylundecane)、3-苯基十一烷(3-Phenylundecane)、6-苯基十二烷(6-Phenyldo- decane)、5-苯基十二烷(5-Phenyldodecane)、4-苯基十二烷(4-Phenyldodecane)、3-苯基十二烷(3-Phenyldodecane)、2-苯基十二烷(2-Phenyl- dodecane)、5-苯基十三烷(5-Phenyltridecane)、4-苯基十三烷(4-Phenyltridecane)、3-环己烷基十二烷(3-Cyclohexyldodecane)。
       西洋参根中已发现有17种人参皂甙(Ginseno- side) -R0、-Rb1、-Rb2、-Rb3、-Rc、-Rd、-Re、-Rf、-Rg1、-Rg2、-Rg3、-Rh1、-Ra0、QuinquenosideR1、Gypenoside Ⅺ、F3、F11。
       有机酸为:己酸(Caproic acid)、庚酸(Heptanoic acid)、辛酸(Caprylic acid)、壬酸(Nonanoic acid)、棕榈酸(Palmitic acid)、十七烷酸(Heptadecanoic acid)、十八酸(Stearic acid)、十八烯酸(Octadecenoic acid)、亚油酸(Linoleic acid)、9,12, 15-十八三烯酸(9,12,15-Octadecatrie- noic acid)、8-甲基癸酸(8-Methyl capric acid)。提取分离得到齐墩果酸(Oleanoic acid)。
       尚含有蔗糖(Sucrose)、人参三糖(Panose, Ginsengtrisaccharide)和具有降血糖活性的多糖,命名为Karusan A、B、C、D、E 以及水溶性粗果胶、盐酸可溶性果胶、氨基酸,和微量元素。并分离出胡萝卜甙(Daucosterol)、豆甾烯醇(Stigmastenol)、豆甾-3,5-二烯-7-酮(Stigmast-3, 5-dien-7-one)。
       药理作用:
       1. 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西洋参对大脑有镇静作用,对生命中枢则有中度兴奋作用。西洋参皂甙对中枢有明显的抑制作用,给小鼠腹腔注射后,呈现安静和少动;对戊四氮引起的惊厥率和惊厥后死亡率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西洋参茎叶中提取的总皂甙给小鼠腹腔注射或灌胃能显著抑制其自发活动,并能延长阈下剂量的戊巴比妥钠的催眠时间。
       2.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西洋参皂甙和其茎叶总皂甙对哇巴因、氯化钡、氯仿-肾上腺素等诱发的心律失常和结扎左冠状动脉引起的心律失常有预防和对抗作用。实验表明:西洋参皂甙给小鼠尾静脉注射,60mg/kg对氯仿诱发的室颤有保护作用,可使室颤发生率降低73.4%; 80mg/kg对氯化钡诱发的大鼠心律失常有明显的预防和治疗作用。西洋参皂甙能明显提高哇巴因诱发的豚鼠室早、室速、室扑颤以及停搏的阈剂量。西洋参茎叶总皂甙 25mg/kg、50mg/kg给麻醉犬静脉注射可明显增加心肌血流量、降低冠脉阻力,并减少心肌耗氧量及心肌耗氧指数,但对心肌氧利用率则无明显影响。西洋参蜂皇浆连续口服对异丙肾上腺素引起的大鼠心肌缺血有明显的保护作用。西洋参茎叶皂甙 75mg/kg 静脉注射对家兔实验性心肌梗死有明显的保护作用。能抑制梗死后高凝状态的发展,并可减少梗死后24小时的血清及梗死区心肌中的过氧化脂质含量。西洋参茎叶皂甙90mg/kg、180mg/kg 给大鼠腹腔注射,能显著降低其冠脉前支损伤心肌的游离脂肪酸含量,并提高乳酸脱氢酶的活性。西洋参茎叶总皂甙静脉注射150mg/kg,能解救利多卡因中毒,降低小鼠的死亡率,明显推迟其死亡时间;腹腔注射总皂甙300mg/kg,能显著预防利多卡因的毒性,增加大鼠对利多卡因的耐受性。
       有报告认为,西洋参茎叶皂甙可提高交感神经的兴奋性或促进胞浆内游离Ca++ 增多,而大剂量可抑制交感神经的兴奋性或阻止胞浆内游离Ca++ 浓度上升。实验表明:西洋参茎叶皂甙小剂量能增加豚鼠心脏乳头肌收缩力,大剂量则抑制其收缩力,高浓度(1.2mg/ml)能明显降低乳头肌自律性,并显著延长功能不应期。实验表明:西洋参茎叶皂甙可能具有钙通道阻滞作用。
       西洋参的不同炮制品均有稳定红细胞膜的作用。西洋参水提取物给小鼠腹腔注射能缩短出血时间、毛细血管凝血时间和平板凝血时间。西洋参茎叶皂甙可对抗环磷酰胺引起的小鼠白细胞减少。西洋参蜂皇浆口服能降低血清胆固醇含量。
       3. 抗休克作用 有报告指出,西洋参茎叶皂甙能增加循环血容量,加强失血性休克鼠的心肌收缩力;减少休克时NA的合成和释放,从而改善微循环的灌流状态。实验表明:西洋参总皂甙50mg/kg皮下注射连续2周,对失血性休克大鼠5小时存活率有明显提高作用。西洋参总皂甙皮下注射或静脉注射均能显著降低失血性休克大鼠心、肝、脾、肺、肾等组织中的过氧化脂质含量,从而保护了细胞膜及亚细胞膜的完整性。
       4. 抗缺氧和抗疲劳作用 西洋参对缺氧有明显的对抗作用。实验表明:西洋参水提取液5g/kg 给小鼠灌胃能明显延长低压缺氧和窒息小鼠的生存时间。对结扎小鼠两侧颈总动脉造成的脑循环性缺氧、用氰化钾造成的小鼠组织中毒性缺氧及用异丙肾上腺素增加小鼠心肌耗氧,均显示出良好的全身性抗缺氧作用。报告认为,这些作用同西洋参能够降低机体的耗氧量有一定的关系,且其抗缺氧作用对肾上腺皮质功能有依赖关系。西洋参蜂皇浆亦能明显提高小鼠在低压缺氧条件下的存活率,并能明显延长双侧颈总动脉结扎所致脑组织缺血缺氧情况下的存活时间。西洋参茎叶总皂甙能明显延长小鼠常压缺氧存活时间,并能对抗异丙肾上腺素的氧耗。
       小鼠游泳实验表明:西洋参水煎剂、总皂甙及不同的炮制品均有抗疲劳作用。
       5. 抗应激作用 西洋参的不同炮制品均有耐高温活性。西洋参蜂皇浆能使小鼠在0℃饥渴状态的生存时间延长。西洋参总皂甙及西洋参总提取物均可使豚鼠血浆皮质酮升高且剂量自17.5mg/kg~70mg/kg呈直线相关。有报告认为,西洋参总皂甙能促进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分泌。实验表明:西洋参总皂甙能明显减轻注射促皮质激素引起的小鼠肾上腺维生素C含量降低及减轻幼年小鼠因注射促皮质激素引起的胸腺萎缩和脾脏萎缩。西洋参总皂甙给大鼠腹腔注射,亦有使之肾上腺维生素C含量明显降低的作用。
       6. 降低血脂和抗脂质过氧化作用 研究认为,西洋参茎叶皂甙能纠正高脂血症大鼠脂蛋白-胆固醇代谢紊乱,亦能抑制高脂饮食和失血引起的脂质过氧化反应,从而保护了组织细胞膜和亚细胞膜结构和功能。实验表明:西洋参茎叶皂甙(50mg/kg·d、100mg/kg·d和200mg/kg·d)给大鼠灌胃,连续12天,能明显降低高脂血症大鼠血清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含量,显著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及其亚组分HDL2-C的含量,降低血清总胆固醇(TC)与HDL-C(TC/HDL-C)和LDL-C/HDL-C的比值。但对TC含量无明显影响。西洋参茎叶皂甙对高脂血症大鼠肝组织和血清过氧化脂质(LPO)含量有显著降低作用。并使全血和肝组织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的活性升高。有报告指出,在给大鼠放血前20分钟静脉注射西洋参茎叶皂甙27mg/kg,于失血后4小时,给药组大鼠心、肝、脾、肺、肾组织中过氧化脂质含量均明显低于单纯失血对照组。
       实验表明:西洋参茎叶皂甙对离体培养的大鼠心肌细胞氧化损伤有保护作用。其机制是西洋参茎叶皂甙的抗氧化作用抑制心肌细胞膜的脂质过氧化反应,从而使心肌细胞膜的功能得到保护。
       7. 其他作用 西洋参能明显促进幼鼠的体重增长;能提高大鼠神经胶质瘤细胞内cAMP含量;能明显缩短小鼠尾静脉出血时间;尚有利尿作用。西洋参总皂甙和西洋参总提取物能降低豚鼠的肝糖原含量,增加肝脏DNA和RNA的含量。西洋参总皂甙对环磷酰胺所致小鼠睾丸损伤有明显对抗作用。西洋参茎叶皂甙有明显的抗环磷酰胺致突变作用。西洋参蜂皇浆对小鼠四氯化碳肝毒及环磷酰胺的骨髓抑制有明显的保护作用。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小儿重症肺炎 西洋参3~6g、麦冬15g、五味子3g。水煎,不拘时间饮茶。痰热者配麻杏石甘汤或定喘汤;虚热者配三拗汤或二陈汤。水煎服,每日1剂。随证加减。治疗42例,显效33例,有效7例,无效2例。〔山东中医杂志 1991;10(4):17〕
       2. 抑制鼻咽癌放疗副反应 西洋参3g,水煎服,日1剂。20例患者于放射治疗前两星期开始,直至放疗结束。对防治因放疗引起的咽干、胃口不佳有较好效果。〔上海中医药杂志 1979;(4):29〕
       配伍效用:
       西洋参配伍川贝母 西洋参益肺气、养肺阴、降虚火、清肺热;川贝母润肺化痰止咳。二者合用,有滋阴润肺、化痰止咳之功效,用于治疗肺阴虚之咳喘痰少、咽干痰黄者。
       西洋参配伍麦冬 西洋参益气生津清火;麦冬养阴生津清热。二者相使为用,有益气生津止渴之功效,用于治疗气阴不足之咽干口渴兼有热象者。
       西洋参配伍生石膏 西洋参益气生津,兼能清热;生石膏辛甘大寒,能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二者伍用,有清热泻火、益气生津之功效,用于治疗热性病之身热、烦躁口渴属气津两伤者。
       西洋参配伍知母 西洋参补气养阴生津;知母滋阴润燥。二者合用,共奏补气养阴生津之功效,用于治疗气津不足之口干舌燥、倦怠懒言及消渴证。
       【注意事项】
       宜忌:中阳衰微,胃有寒湿者忌服。
       毒副作用:西洋参茎叶总皂甙给小鼠腹腔注射和口服的半数致死量分别为204±2.6mg/kg和8 511±1 061mg/kg。
       西洋参茎叶总皂甙给大鼠灌胃2mg/kg、100mg/kg和200mg/kg,连续90天,各组间的动物体重及脏器重量无显著差异,白细胞总数、尿素氮、血红蛋白、谷丙转氨酶、硫酸锌浊度及麝香草酚浊度均在正常值范围。病理组织学切片检查发现,西洋参茎叶总皂甙100mg/kg和200mg/kg组的大鼠肾脏,有些可见肾小球大小不均匀,以200mg/kg组尤为明显,个别肾小管中可有蛋白渗出。其余脏器未见异常改变。
       西洋参450mg/kg 腹腔注射,连续7天,未见明显的毒性反应和动物死亡。
       临床应用本品,有口服导致过敏反应1例的报告。
       【医家论药】
       “肺气本于肾,凡益肺气之药,多带微寒,但此则苦寒,惟火盛伤气,咳嗽痰血,劳伤失精者宜之。”(《本草求原》)
       “西洋参,性凉而补,凡欲用人参而不受人参之温补者,皆可以此代之。惟白虎加人参汤中之人参,仍宜用党参,而不可代以西洋参,以其不若党参具有升发之力,能助石膏逐邪外出也。且《本经》谓人参味甘,未尝言苦,适与党参之味相符,是以古之人参,即今之党参,若西洋参与高丽参,其味皆甘而兼苦,故用于古方不宜也。”(《医学衷中参西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