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补虚药 补气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补虚药 补气药
人参
本书全文检索:  
       为五加科植物人参 Panax ginseng C. A. Mey. 的根。亦名鬼盖(《本经》)、血参(《吴普本草》)、孩儿参(《本草纲目》)。野生的称“野山参”;栽培的称“园参”。将幼小的野山参移植于田间,或将幼小的园参移植于山野而成长的人参,称为“移山参”。园参经晒干或烘干,称“生晒参”,蒸制后干燥,称“红参”;山参经晒干,称“生晒山参”。味甘、微苦,性温。入脾、肺经。功能:大补元气、固脱生津、安神。主治:劳伤虚损、食少、倦怠、反胃吐食、大便滑泄、虚咳喘促、自汗暴脱、惊悸、健忘、眩晕头痛、阳痿、尿频、消渴、妇女崩漏、小儿慢惊及久虚不复,一切气血津液不足之证。内服:煎汤,1.5~9g,大剂 9~30g;亦可熬膏,或入丸、散。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从红参、生晒参或白参中共分离出30余种人参皂甙(可以分为三组,即齐墩果酸组、原人参二醇组和原人参三醇组),分别称为人参皂甙(Ginsenoside) -RX(注:X=0、a1、a2、a3、b1、b2、b3、c、d、e、f、g1、g2、g3、h1、h2、h3、s1、s2),尚有假人参皂甙(Pseudoginsenosidesaponin)F11等。皂甙为人参生理活性的物质基础。原人参二醇(Protopanaxadiol)和原人参三醇(Protopanaxatriol)是人参皂甙中的原存在形式,在分离甙元时,由于稀酸的作用,分子侧链部分的羟基和烯键环合而成人参二醇(Panaxadiol)和人参三醇(Panaxatriol),人参二醇和人参三醇均是三萜类化合物。
       人参含少量挥发油。近年报道,挥发油中的主成分,低沸点部分为β-榄香烯(β-Elemene);高沸点部分为人参炔醇(Panaxynol);挥发性成分中亦含人参环氧炔醇(Panaxydol)、人参炔三醇(Panaxytriol)、人参炔(Ginsenyne)B、C、D、E以及α-人参烯(α-Panasinsene)、β-人参烯(β- Panasinsene)、γ-榄香烯(γ-Elemene)、α-古芸烯(α-Gurjunene)、β-古芸烯(β-Gurjunene)、α-新丁香三环烯(α-Neodovene)、β-新丁香三环烯(β-Neodovene)、α-芹子烯(α-Selinene)、β-芹子烯(β-Selinene)、γ-芹子烯(γ-Selinene)、石竹烯(Caryophyllene)等。
       有机酸及酯类有:柠檬酸(Citric acid)、异柠檬酸(Isocitric acid)、延胡索酸(Fumaric acid)、酮戊二酸、油酸(Oleic acid)、亚油酸(Linoleicacid)、顺丁烯二酸(Cis-butendicarboxylic acid)、苹果酸(Malic acid)、丙酮酸(Pyruvic acid)、琥珀酸(Succinic acid)、酒石酸(Tartaric acid)、人参酸(Panax acid)、水杨酸(Salicyclic acid)、香草酸(Vanillic acid)、对羟基肉桂酸(p-Hydroxycinnamic acid)、甘油三酯(Triglyceride)、棕榈酸(Palmitic acid)、三棕榈酸甘油酯(Palmitin)、α,γ-二棕榈酸甘油酯、三亚油酸甘油酯、糖基甘油二酯。
       含氮化合物有:吡咯烷酮、胆碱(Choline)、三磷酸腺苷(Adenosine triphosphate)、腺苷(Adenosine)、氨、多肽及精氨酸、赖氨酸、甘氨酸、苏氨酸、丝氨酸、谷氨酸、天门冬氨酸等17种氨基酸。
       糖类有:果糖(Fructose)、葡萄糖(Glucose)、阿拉伯糖(Arabinse)、鼠李糖(Rhamnose)、葡萄糖醛酸(Glucuronic acid)、甘露糖(Mannose)、木糖(Xylose);蔗糖(Sucrose)、麦芽糖(Maltose);棉子糖(Raffinose)及人参三糖(Ginsengtrisaccharide)A、B、C、D。人参尚含38.7%的水溶性多糖和7.8%~10.0%的碱溶性多糖。
       维生素类有:维生素(Vitamine)B1、维生素B2、维生素B12、维生素C;烟酸(Nicotinic acid)、叶酸(Folic acid)、泛酸、生物素(Biotin)及菸酰胺。
       甾醇及其甙类有:β-谷甾醇(β-Sitosterol)、豆甾醇(Stigmasterol)、胡萝卜甙(Daucosterol)、菜油甾醇(Campesterol)、人参皂甙P[Sitosteryl-O-(6-O- fatty acyl)-glucopyranoside]及酯甾醇。
       此外,人参尚含有:腺苷转化酶、L-天冬氨酸酶、β-淀粉酶、蔗糖转化酶;麦芽醇(Maltol)、廿九烷(Nonacosane);山柰酚(Kaempferol)、人参黄酮甙(Panasenoside)及铜、锌、铁、锰等二十多种微量元素。
       人参茎叶的皂甙成分,基本上和根一致。参须、参芽、参叶、参花、参果等的总皂甙含量,比根还高,值得进一步利用。
       药理作用:
       1. 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人参能调节中枢神经系统兴奋过程和抑制过程的平衡。通过人参对动物脑电活动影响的研究,结果表明:其对兴奋和抑制两种神经过程均有影响,但主要加强大脑皮层的兴奋过程。由于同时作用于抑制过程,故使抑制趋于集中,使分化加速且更完全。人参可调节神经功能,使紧张造成紊乱的神经过程得以恢复。人参皂甙 Rb 类有中枢镇静作用,Rb1、Rb2、Rc 混合皂甙具有安定作用;Rg 类有中枢兴奋作用。人参皂甙对中枢的影响为小剂量兴奋,大剂量抑制。人参水浸剂5g/kg腹腔注射能明显减少小鼠的自发活动。人参水浸剂亦能对抗可卡因、士的宁及戊四氮所致惊厥,并能降低惊厥死亡率。有报告指出,人参粗制中性皂甙既有镇静安定作用,亦有镇痛、肌松和降温作用。
       人参对学习记忆的影响有双向性及成分依赖性。大鼠口服人参浸膏20mg/kg,连续3天,易化了大鼠Y-迷宫实验中30分钟学习获得和24小时记忆保留,但是剂量加大至100mg/kg,则学习记忆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损害了某些学习记忆指标。人参提取物可防止应激所致的小鼠学习能力的下降。有报告认为,人参提取物对樟柳碱和戊巴比妥钠造成的记忆获得不良有拮抗作用,亦能改善环己酰亚胺和亚硝酸钠造成的记忆巩固障碍及40%乙醇造成的记忆再现缺陷。用人参茎叶皂甙200mg/kg、100mg/kg、50mg/kg 给小鼠腹腔注射,可明显对抗樟柳碱的作用和改善小鼠的记忆,增加脑内的RNA,但对DNA和蛋白质含量无明显影响。
       人体实验证明:人参能提高工作能力,减少疲劳,并认为这是其兴奋中枢的结果。其作用强度超过苯丙胺,但无苯丙胺的缺点。服用人参,可提高思维能力和劳动效率。动物实验表明:人参能显著延长小鼠游泳的持续时间。先用各种方法使小鼠体力衰竭,然后给服人参,证明人参能明显加速其体力的恢复,增加运动能力。人参可使兴奋过程的疲惫性降低,表现为神经兴奋过程的灵活性加强,使神经疲惫程度降低,从而可消除各种无力综合征,显示抗疲劳作用。亦有报告认为,人参抗疲劳作用的机制可能与其升高血脂和促进蛋白质、RNA 合成有关。研究表明人参皂甙 Rg1 的抗疲劳作用显著,中性皂甙(Rb1、Rb2、Rc等)无抗疲劳作用。分离出人参皂甙后剩下的亲脂成分,亦能增加小鼠的自发运动,显示抗疲劳作用。人参能使糖原、高能磷酸化物的利用度更经济,防止乳酸与丙酮酸的堆积,并使其代谢更加完全。人参亦可阻止大鼠长时间运动引起的组织中糖原和肾上腺中胆固醇耗竭。
       研究表明:人参具有中枢拟胆碱活性和拟儿茶酚胺活性,能增强胆碱系统功能,增加 Ach 的合成和释放,同时提高中枢M-胆碱受体密度。
       实验证明:人参能促进蛋白质的合成、RNA 的合成及 DNA 的合成。人参易化记忆的作用可能主要与脑内核酸和蛋白质合成有关。Rg1 能使脑内蛋白质含量显著增加,而 Rb1 则无此作用。有报告认为,人参茎叶皂甙能显著增加小鼠脑内 RNA 含量。人参茎叶皂甙、二醇组皂甙及三醇组皂甙对小鼠脑内γ-氨基丁酸的正常水平无明显改变,但对异烟肼所引起的脑内γ-氨基丁酸水平降低有非常明显的对抗作用。
       人参对脑血流量和脑能量代谢亦有明显的影响。人参制剂可增加兔脑葡萄糖的摄取,同时减少乳酸、丙酮酸和乳酸/丙酮酸的比值,并可使葡萄糖的利用从无氧代谢途径转变为有氧代谢。人参亦可使大脑皮层中自由的无机磷增加25%。人参果皂甙能提高脑摄氧能力。人参总皂甙、人参根总皂甙对脑缺血/再灌注损伤均有保护作用。总之,人参能使动物大脑更合理地利用能量物质葡萄糖,氧化产能,合成更多的ATP供学习记忆等活动之用。
       2. 提高机体的适应性 人参可改变机体的反应性,与刺五加、北五味子等相似,具有“适应原”样作用,即能增强机体对各种有害刺激的反应能力,加强机体适应性。作为机体功能的调节剂,人参茎叶皂甙和根皂甙对物理性的(寒冷、过热、剧烈活动、放射线)、生物学性的(异体血清、细菌、移植肿瘤)、化学性的(毒物、麻醉药、激素、抗癌药等)种种刺激引起的应激反应均有保护作用,能使紊乱的机能恢复正常,有人称其为适应原性物质(一种增强人体非特异性抵抗能力的物质)。狗在大量失血或窒息而处于垂危状态时,立即注入人参制剂,可使降至很低水平的血压稳固回升,延长动物存活时间,乃至促进动物恢复健康。人参能防止肾上腺由 ACTH 引起的肥大和强的松引起的萎缩;防止甲状腺由甲状腺素引起的机能亢进和6-甲基硫氧嘧啶导致的机能不足;能降低饮食性的高血糖,亦能升高胰岛素引起的低血糖;对皮下注射牛奶引起的白细胞增多可使之下降,对痢疾内毒素引起的白细胞减少则使之升高。长期服用人参的家兔,可防止由静脉注射疫苗引起的发热反应。对维生素B1、维生素B2 缺乏引起的症状及过敏性休克,有某些良好影响等。但无明显的抗肾上腺素或抗组胺的作用。其作用原理,可能与人参对机体在“应激过程”中的反应,特别是对神经-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的影响有关。有报告指出,人参茎叶皂甙腹腔注射可明显减少小鼠在高温(46℃)和低温(-9℃)条件下的死亡率,具有抗高温和抗低温的作用;与人参根皂甙相比,二者作用相似。
       茎叶皂甙灌胃给药连续 3 天,对烫伤性休克有保护作用。由于人参能加强机体对有害因素的抵抗力,因此,对许多传染病的治疗,具有重要意义。
       3.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a. 对心脏功能的作用:人参对多种动物的心脏均有先兴奋后抑制、小量兴奋,大量抑制的作用。其对心脏的作用与强心甙相似,能提高心肌收缩力。大剂量则减弱收缩力并减慢心率。实验表明:红参的醇提取液和水浸液对离体蛙心,可使其收缩加强,最后停止于收缩期;对犬、兔、猫在位心,亦可使其收缩增强,心率减慢。这些作用主要是直接兴奋心肌所致。对动物大量失血而发生急性循环衰竭(心率慢、心力弱),人参可使心跳幅度异常加大,心率显著增快。人参皂甙具有较强的抗氯化钡诱发的大鼠心律失常作用,对所产生的心动过速有较强的纠正作用,能使心律恢复到正常水平。有报告指出,人参果或人参根皂甙可对抗肾上腺素导致的实验性心律失常。人参皂甙对心肌细胞内cAMP及cGMP含量具双向调节作用,故维持cAMP和cGMP的平衡也是对抗在应激状态下心律紊乱的一个因素。人参茎叶总皂甙对兔实验性窦房结功能损伤有保护作用。
       人参对心脏功能的影响主要是增加心肌收缩力,减慢心率,增加心输出量和冠脉血流量。研究认为,人参强心作用的机制可能与其抑制Na+,K+-ATP 酶活性,促进儿茶酚胺释放或提高心肌cAMP/cGMP 比值等有关。亦有报告指出,人参的强心作用,与心肌的环核苷酸代谢有关。人参可使培养心肌细胞cAMP含量升高。人参地上部分总皂甙能使蟾蜍心肌的cAMP含量增加,使cGMP显著减少,使cAMP/cGMP比值显著升高。
       b. 对心肌的作用:人参对心肌有保护作用。人参皂甙能降低小鼠在严重缺氧情况下大脑和心肌的乳酸含量,能恢复缺氧时心肌cAMP/cGMP 比值,并具有保护心肌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及减轻线粒体损伤的作用。从人参茎叶、芦头、果及主根等部位所提取的皂甙,对异丙基肾上腺素造成的大鼠心肌坏死,均有明显的心肌保护作用,可使病损减轻,尤以人参果皂甙作用为佳。人参不同部位皂甙与心得安有相似的作用效果。人参芦头总皂甙能促进体外培养乳鼠心肌细胞的DNA合成,对缺糖缺氧损伤性培养的心肌细胞有一定的保护作用。研究认为,人参总皂甙抗心肌缺血和再灌注损伤的机制,是促进心肌生成和释放前列腺素,抑制血栓素A2 的生成,并通过抗氧自由基和抗脂质过氧化作用而保护心肌细胞。
       c. 对血管的作用:人参对血管的作用,一般认为其为血管扩张药,但亦有小剂量收缩,大剂量扩张或先收缩后扩张的报告。人参对血管的作用因血管种类不同或机体状态而表现不同。人参对兔耳血管和大鼠后肢血管有收缩作用。但对整体动物冠状动脉、脑血管、眼底血管有扩张作用。静脉注射总皂甙能降低犬后肢血管和脑血管阻力,但却能增加大鼠肾血管阻力。人参皂甙Rg1、Re对犬血管亦呈扩张作用,效果分别为罂粟碱的1/20和1/50,Rc、Rb2 的作用很弱,而Rb1无效。人参影响血管功能的有效成分和作用机制的研究表明:人参皂甙Rb1和 R0 对血管的扩张作用是非选择性的,而Rg1仅选择性对抗 Ca++引起的血管收缩,其作用机制尚有待进一步研究。有人认为,人参对不同类别、不同生理状态下血管的不同的调节作用可能是人参双向调节血压的原因。
       d. 对血压的作用:大多数的资料表明:动物在正常或高血压状态,人参有降低血压的作用,但亦有使血压升高的报道。人参对麻醉动物的血压,小剂量升压,大剂量降压。治疗量对病人血压无明显影响。人参的升压作用可能与肾、脾体积缩小、内脏血管收缩有关。而降压则是由于释放组胺所致。麻醉犬对人参的降压作用有快速耐受现象。人参皂甙 Rb1、Rb2、Rc、Rd、Re、Rf 对血压有先微升后下降的双向作用,以Rg1最强,Rb1 大剂量时升压。但是其对血压的作用不受阿托品、苯海拉明、酚唑啉和心得安的影响。人参醚提取物40mg/kg 静脉注射,可使氟烷轻度麻醉的犬心率减慢,中心静脉压降低。值得注意的是:静脉注射人参浸膏,能使呼吸已经停止、血压下降、反射完全消失的猫从濒死状态复苏。
       一般认为,人参降压作用的机制是:人参有拟胆碱作用;红参乙醚提取物开始出现的短暂降压作用,与组胺释放有关,而后出现的持久降压作用,属其他原因;人参可导致血管内Ca++ 减少,其降压作用是人参对血管平滑肌作用的结果,人参皂甙 Rb1具有持久降压作用;由于切除动物大脑或用神经节阻滞剂后均可消除人参的降压作用,故人参的降压作用,可能有中枢神经及反射机制的参与。
       e. 对耐缺氧能力的作用:人参或其提取物,能显著地提高动物耐缺氧的能力,使耗氧速度减慢,存活时间延长,并能使心房在缺氧条件下收缩时间延长。红参提高耐缺氧的能力比生晒参强。人参提高机体耐缺氧能力的作用机制可能与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冠脉血流量,增加红细胞内2,3-DPG 含量,调节心肌的环核苷酸代谢及糖代谢等因素有关。实验证明:10%人参提取液给小鼠腹腔注射,能显著提高小鼠耐常压缺氧能力,亦能提高小鼠耐亚硝酸钠中毒缺氧的能力。人参果皂甙能明显减少动物的耗氧量,增强小鼠在低压和常压缺氧条件下的耐受力,明显延长脑循环障碍性缺氧和组织中毒性缺氧时小鼠的生存时间,这与人参根的作用一致。人参尚有降低心肌耗氧量或增加冠脉血流量的作用,此与提高机体的耐缺氧能力亦有一定关系。人参总皂甙使小鼠在缺氧时,组织中乳酸含量降低,心肌中 cAMP及cGMP含量降低,cAMP/cGMP比值接近正常。人参总皂甙对缺氧缺糖心肌细胞可防止无氧酵解,促进糖原合成,而对缺氧、缺糖心肌细胞起保护作用。
       f. 对造血功能的作用:人参或其提取物对骨髓的造血功能有保护和刺激作用,能使正常和贫血动物红细胞数、白细胞数和血红蛋白量增加。对贫血病人也能使红细胞数、血红蛋白和血小板增加。当外周血细胞减少或骨髓受到抑制时,人参增加外周血细胞数的作用更加明显。人参是通过增加骨髓 DNA、RNA、蛋白质和脂质的合成,促进骨髓细胞有丝分裂,刺激造血功能的。
       g. 对血小板功能的作用:人参具有抑制血小板聚集的作用。给健康成人空腹口服红参粉1.5g,服后1和3小时抽血测定血小板聚集,结果与服药前相比,其对花生四烯酸、ADP、凝血酶和肾上腺素等诱发的血小板聚集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同时由花生四烯酸和凝血酶诱导的血小板丙二醛的生成也受到抑制。比较红参和白参的70%甲醇提取物在体外对兔血小板聚集的抑制作用,结果红参提取物的作用较白参提取物强。通过对人参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机制的研究发现,人参皂甙能兴奋血小板膜上的腺苷酸环化酶并抑制磷酸二酯酶的活性,使血小板内 cAMP水平显著提高。由于人参皂甙在体内抑制ADP、花生四烯酸和胶原诱发的血小板聚集的时效曲线和使血小板内cAMP水平升高的时效曲线是一致的,因此人参皂甙使血小板内cAMP水平升高,可能是人参皂甙抑制家兔血小板聚集的机制之一。人参皂甙显著升高血小板内cAMP含量,但不影响cGMP含量。实验提示,人参对血小板环氧酶或TXA2合成酶有直接作用,人参抑制血小板功能与PG代谢有关。研究结果表明:人参人参皂甙对血小板确有抑制作用。其作用机制可能与阻滞PG代谢,提高血小板内 cAMP含量及Ca++ 拮抗等作用有关。
       h. 降血脂和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人参特别是人参皂甙 Rb2 能改善血脂,降低血中胆固醇、甘油三酯、升高血清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降低动脉硬化指数,对于高脂血症、血栓症和动脉硬化有治疗价值。
       人参皂甙对正常动物的脂质代谢有促进作用,能使胆固醇及血中脂蛋白的生物合成、分解转化、排泄加速,最终可使血中胆固醇降低,而当动物发生高胆固醇血症时,人参皂甙均能使其下降。人参茎叶皂甙和人参多糖对高脂血症大鼠亦有降血脂作用。红参粉、人参皂甙 Rb2、Rc、Rg1、Rb1,特别是 Rb2使血中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升高,有较好的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人参皂甙亦有预防实验性动脉粥样硬化的作用。人参皂甙 Rb2 对高胆固醇饲料喂养的大鼠,能使其总胆固醇、游离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降低,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升高,动脉硬化指数改善,一次腹腔注射即有效果,多次用药作用更显著。研究证明人参皂甙 Rb2 对胆固醇有异化作用和促进排泄作用,对甘油三酯则促进其转入脂肪组织中。
       人参对健康人及高血脂病人均有降血脂作用。对5名健康人和6名高脂血症患者口服红参粉1周后,血清胆固醇无明显降低,但血清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明显增加,动脉粥样硬化指数显著下降。对高甘油三酯血症患者,也能使血清甘油三酯明显降低。
       4. 抗休克作用 人参能减轻豚鼠血清诱发的过敏性休克,而延长其生存时间。对烫伤性休克小鼠,能明显延迟其死亡。对失血性和窒息性垂危状态中的狗,有促进恢复正常生命活动的作用。对失血性急性循环衰竭动物,人参能使心搏振幅及心率显著增加。在心功能衰竭时,强心作用更为显著。预先给予人参果皂甙可使出血性休克犬存活时间明显延长,能防止失血性休克心肌细胞的肌膜、核膜、线粒体的损伤,有保护休克动物心、脑、肾和肝的作用。人参果皂甙和人参芦头皂甙对失血性休克亦有保护心、肝和肺等组织的作用。人参提取物(红参、糖参、20%乙醇渗漉,1:1浓缩)有抗胰岛素休克作用,而人参总皂甙有促进胰岛素休克作用。参麦注射液(人参麦冬)治疗小鼠及大鼠实验性内毒素休克有良效,使腹泻、发热症状减轻,外周血象及网状内皮系统功能改善。提示其是一个良好的网状内皮系统功能激活剂。
       5. 对肝脏的作用 人参能增加肝脏代谢各物质的酶活性,使肝脏的解毒能力增强,从而增强机体对各种化学物质的耐受力。实验表明:人参能增加肝内乙醇脱氢酶的活性,可缩短乙醇对家兔和狗的麻醉时间,使家兔血中乙醇水平很快降低。有报告指出,人参既能增强肝脏的解毒功能,亦有抗肝损伤的作用。人参果皂甙对四氯化碳引起的肝损伤转氨酶血症有减轻作用。亦有报道,人参皂甙除能降低四氯化碳引起家兔血清谷草转氨酶活性的升高外,对其他毒物,如硫代乙酰胺引起家兔肝组织的变化,人参皂甙亦可使之减轻。对人参皂甙的抗肝毒作用和某些结构-功效关系的研究结果发现,红参很可能比白参有更强的抗肝毒活性。
       人参对乙醇的解毒作用十分明显,它不仅能缩短乙醇麻醉的持续时间和加快恢复正常的时间,还能降低血清中 GOT、GPT、ALP 和胆红素等含量,而且能增加与乙醇代谢有关的醇脱氢酶和醛脱氢酶的活性,同时将乙醇代谢所产生的有毒物质乙醛迅速地排出体外,还由于过量的氢参与皂甙合成从而有效地保护乙醇中毒的肝脏。
       6. 对内分泌系统的作用a. 对垂体、肾上腺皮质的作用:一般认为人参本身不具有皮质激素作用,但亦有人提出它能兴奋肾上腺皮质。研究表明:人参对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有刺激作用,其有效成分是人参皂甙。各种人参皂甙因其化学结构不同,使其刺激作用亦有所不同。人参皂甙的作用部位在垂体水平以上,人参皂甙并非直接作用于垂体前叶分泌 ACTH 的生化过程,其作用必须通过第二信使 cAMP 才能实现。
       人参能使正常和切除一侧肾上腺大鼠的肾上腺肥大;使豚鼠尿中17-酮类固醇含量降低;使大鼠嗜酸性粒细胞增多,肾上腺皮质中维生素C及胆固醇减少,尿中ACTH增加。在低压缺氧状态等应激条件下,人参能使大鼠肾上腺中维生素C含量不减低。人参能提高小鼠耐受高温低温的能力,但摘除肾上腺后,这一效应消失。
       人参中多种人参皂甙能增加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活性,其中以人参皂甙Rb最强。α-受体拮抗剂酚妥拉明、β-受体阻断剂心得安、神经阻断剂六甲双胺及催眠药戊巴比妥钠腹腔注射均不能拮抗给大鼠腹腔注射人参皂甙7mg/100g 30分钟后所引起的血浆中皮质酮水平的升高。人参皂甙刺激肾上腺皮质能使血浆内皮质酮水平升高。长期给予人参皂甙后,可使大鼠肾上腺重量增加。人参皂甙主要作用于肾上腺皮质,使皮质增生变厚。由于皮质激素分泌增加,因此在肾上腺重量增加的同时亦能使胸腺萎缩。
       有报告认为,人参皂甙刺激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增加的机制是:人参皂甙刺激肾上腺皮质功能是通过释放垂体ACTH,而ACTH 对肾上腺皮质的刺激又必须通过第二信使cAMP才能实现。实验证明:肾上腺内cAMP浓度的增加与人参皂甙的剂量有关。给大鼠腹腔注射人参皂甙,剂量在5mg/kg以上时,给药组动物肾上腺内cAMP浓度明显高于对照组。与此同时,大鼠血浆中17-羟皮质类固醇浓度亦明显升高,而肾上腺内皮质激素则呈减少趋势,此可能系皮质激素释放入血的结果。从而进一步证明给大鼠腹腔注射人参皂甙后,其血浆中ACTH的变化与皮质酮的变化相平行。
       有报告指出,人参皂甙的作用部位在垂体或垂体以上部位。对于切除脑垂体的大鼠,人参对血中 ACTH 和肾上腺内cAMP含量的影响则不存在。人参二醇和人参皂甙Rd对大鼠有升高肾上腺cAMP水平的作用,但人参皂甙Rb2 和人参三醇无效,垂体切除术可解除Rd和人参二醇对肾上腺cAMP含量的影响。
       人参对小鼠有抗利尿作用,且在去势、切除垂体或肾上腺后显著减弱,认为人参作用于垂体后叶通路上。人参根及茎叶的20%醇提取物的抗利尿作用与剂量间有近似正比关系,去垂体或松果体或用戊巴比妥钠麻醉动物仍然不失抗利尿效果,但可为螺旋内酯所拮抗,可以认为此作用是促进肾上腺皮质分泌盐皮质激素所致;亦发现在抗利尿作用出现前有血钾明显升高,推测血钾升高可能是刺激醛固酮分泌的结果。
       b. 对性腺的作用:实验证明:人参具有促性腺作用,对雄性和雌性动物都具有刺激性腺的效果。出生后6~7周的雌性小鼠用朝鲜人参醇浸液后,其交尾期延长,停交期缩短,子宫、卵巢重量增加,黄体激素增多;小鼠去势后给予人参,其交尾期可再出现。亦有报告,人参醇提取物能使去势大鼠前列腺及精囊重量增加。用人参后睾丸内脱氧核糖核酸及蛋白质的生物合成增加,副睾精子数多,活动力旺盛。人参根皂甙和人参茎叶皂甙分别以 30mg/kg剂量,肌肉注射给药,可明显增加老化大鼠(24月龄以上)血浆中雌二醇的含量。人参果皂甙150mg/天,2个月为一个疗程,可明显增加男性老年患者血浆中睾酮的水平,降低血浆中雌二醇的含量,使雌二醇/睾酮的比值下降。因此人参果皂甙对许多雌二醇/睾酮升高有关的疾病均可收到一定的效果。
       7. 对物质代谢的影响a. 对糖代谢的影响:实验证明:人参对正常血糖及因注射肾上腺素和高渗葡萄糖引起的高血糖病均有抑制作用。对雄性大鼠的四氧嘧啶性糖尿病,有控制血糖水平的作用,但不能阻止其发病和死亡。对小鼠的四氧嘧啶糖尿病,亦有效果。对狗实验性糖尿病高血糖,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但不能完全纠正其代谢障碍。亦有报告指出,人参的不同皂甙单体都能对抗肾上腺素、ACTH 和胰高血糖素的作用而增强胰岛素对糖代谢的影响。
       实验表明:人参提取物、人参多糖、人参多肽、人参茎叶多糖、人参非皂甙部分均有降血糖作用,可用于糖尿病的治疗。人参提取物对四氧嘧啶性糖尿病有降低血糖值、减少酮体、促进糖吸收的作用。人参多肽30mg/kg和60mg/kg给家兔静脉注射,可明显降低血糖和肝糖原含量。人参茎叶多糖 50mg/kg和100mg/kg给小鼠腹腔注射或静脉注射,可明显对抗肾上腺素和四氧嘧啶的高血压。人参多糖50mg/kg~200mg/kg给小鼠腹腔或皮下注射引起血糖和肝糖原含量降低,肾上腺切除术不影响其作用。人参多肽50mg/kg、10mg/kg和200mg/kg给大鼠一次静脉注射或小鼠多次皮下给药,能降低正常血糖和肝糖原。同时对肾上腺素、四氧嘧啶及葡萄糖引起的高血糖均有抑制作用,并能增强肾上腺素对肝糖原的分解。
       对人参降糖机制的研究发现,人参多肽降血糖作用除了其促进糖原分解或抑制乳酸合成肝糖原作用外,主要由于刺激了琥珀酸脱氢酶和CCD的活性使糖的有氧氧化作用增强的缘故。人参多糖亦可使丙酮酸含量增加,并抑制乳酸脱氢酶活性使乳酸减少。人参多糖还可增强琥珀酸脱氢酶和细胞色素氧化酶的活性。人参能刺激小鼠游离胰岛释放胰岛素,并能使胰岛素合成量明显增加,对链脲酶素造成的糖尿病小鼠的血糖、胰岛素、胰高糖素水平无明显影响。人参总皂甙可以刺激分离的大鼠胰岛释放胰岛素,并可促进葡萄糖引起的胰岛素释放。
       给正常人及糖尿病人一次顿服红参粉3~6g或皂甙成分,血糖出现降低趋势;血中胃泌素增加;皮质酮值在糖尿病人有下降而在正常人有上升趋势;儿茶酚胺值有下降趋势。儿茶酚胺能激活细胞膜上的腺苷酸环化酶,使cAMP升高,促进糖原异生,红参能使儿茶酚胺含量降低,从而限制了糖原异生,导致对糖代谢的调节。
       人参对糖代谢有双向调节作用,既能使葡萄糖性的高血糖症的血糖降低,又可使胰岛素引起的低血糖症的血糖升高。
       b. 对蛋白质代谢的影响:实验证明:人参及其皂甙对机体各组织的RNA和蛋白质合成均有促进作用;对细胞分裂活跃的组织如骨髓、睾丸,不但促进RNA 和蛋白质的合成,且能促进DNA的合成及神经纤维生长的作用。人参可使雌大鼠蛋白质合成加强;亦能矫正雌鼠因饥饿而出现的肝DNA减少,促进蛋白质合成。人参茎叶皂甙对小鼠肝肾组织RNA 和蛋白质合成均有增加作用。有报告认为,人参增强RNA、蛋白质等的生物合成,似都是通过体内某些中间环节,可能包括雌二醇、生长激素、睾丸酮等在内的物质来实现的。
       c. 对脂质代谢的影响:人参皂甙可促进脂质代谢,促进大鼠胆固醇及血中脂蛋白的生物合成,但当动物高胆固醇血症时,人参及其皂甙均能使其降低。有人证明,人参皂甙 Rb1、Rc、Rg1、Rd 和 Re 等可使 14C-醋酸盐渗入大鼠血清和肝中,血清中胆固醇的量较对照组为高。最近发现,在高脂饮食后,大鼠肝中胆固醇含量很高,14C-醋酸盐渗入率低,如在高脂饮食前给予Rb1,则能扭转上述高脂饮食的影响,但是否通过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分泌而起作用,尚有待继续研究。有实验证明:红参粉用于高胆固醇食物喂饲的高脂血症大鼠,可降低其血中总胆固醇、甘油三酯、非酯化脂肪酸;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并降低血小板黏附性。提示人参既能抑制高胆固醇血症的发生,亦能预防动脉粥样硬化的形成。
       8. 抗衰老作用 实验证明:人参具有推迟细胞衰老,延长细胞寿命的功能。用人参花饲养蜜蜂,可明显延长寿命10~15天左右。红参对肝细胞RNA 的合成均有明显的促进作用,而且其作用与剂量成正比。实验发现,红参注射液能使增生活跃、代谢功能增强、DNA复制率增高。
       人参调整衰老过程和预防早衰的主要成分是人参皂甙,其主要作用是刺激功能低下的生理系统,使其生理生化反应趋于正常,并阻止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恶性循环,以达到延年益寿目的。人参的抗氧化作用是人参抗衰老作用的重要环节之一。人参皂甙、人参茎叶皂甙和人参多糖可抑制多种因素诱发的动物肝、脑、肺等组织的脂质过氧化,消除阴离子自由基。人参总甙、人参二醇在体外可消除二甲基亚砜在有氧条件下产生的超氧离子自由基,人参总甙作用强于人参二醇。人参皂甙能显著抑制小鼠脑、肝组织中的脂质过氧化,提高红细胞中超氧化物歧化酶含量和过氧化氢酶活性,并对大鼠大脑皮质和肝脏中脂褐素生成有显著的抑制作用。人参茎叶、芦头皂甙对中、老年大鼠均有明显抑制肝匀浆和血清脂质过氧化作用。并在老年小鼠实验中得到同样效果。
       人参皂甙能明显提高阳虚动物cAMP水平,降低 cGMP水平,cAMP/cGMP比值上升,能有效地增加阳虚动物肝内枯否细胞的数量。人参茎叶皂甙则有改善神经内分泌整合功能的作用。人参茎叶皂甙亦有提高肾阳虚大鼠催乳素分泌的效应,这一结果支持衰老是一种生理性肾阳虚状态的观点。
       9.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人参皂甙和人参多糖对正常动物网状内皮系统吞噬功能有刺激作用。人参皂甙或人参花皂甙能显著增强小鼠腹腔渗出细胞对鸡红细胞的吞噬活性。实验证明:人参茎叶皂甙能明显提高小鼠对感染的抵抗力,降低死亡率,对机体有明显的保护作用。人参多糖或其他成分,对正常动物的网状内皮系统亦有刺激作用。人参多糖腹腔注射或灌胃,均能促进小鼠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有报告指出,人参根总皂甙25~100mg/kg,或人参多糖100~200mg/kg灌胃,对环磷酰胺所致小鼠巨噬细胞吞噬功能的抑制、溶血素形成抑制和迟发型超敏反应抑制均有恢复正常的作用。红参的70%甲醇提取物和人参蜂王浆对正常小鼠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亦有刺激作用。
       人参在升高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吞噬率和吞噬指数的同时,也增加其细胞面积。巨噬细胞面积的增加,使受体数及靶细胞接触面积增加,因而提高了吞噬功能。研究证明,人参使巨噬细胞内cAMP含量显著下降,cGMP含量显著升高,这可能与人参增强巨噬细胞吞噬功能的机制有关。
       人参皂甙是免疫增强剂,亦是免疫调节剂。人参使各种抗原刺激后的动物抗体产生明显增加。给正常小鼠注射人参皂甙后,能增强低剂量抗原免疫后的一次抗体反应,对二次抗体反应无影响,加大剂量也无作用。人参皂甙能促进豚鼠钩端螺旋体抗体的产生。亦能促进流感病毒特异抗体的产生。
       研究表明:人参皂甙能提高小鼠T、B淋巴细胞对相应分裂原的反应性。人参较低浓度对淋巴细胞增殖无明显影响,较高浓度时有明显抑制作用。实验证明:在体外大剂量人参能抑制淋巴细胞增殖反应。人参在体外有类固醇样作用,可加强氢化考的松对 T 淋巴细胞介导的免疫的作用。
       10. 抗肿瘤作用 人参中含有的多种皂甙、人参多糖及人参挥发油具有抗肿瘤作用。红参中人参皂甙能使癌细胞再分化、诱导逆转为非癌细胞。人参茎叶总皂甙可抑制体外培养人胃癌细胞的生长速度和分裂能力,增加细胞内糖原含量,降低细胞内粘多糖和酸性磷酸酶活性,起到一定的阻碍胃癌细胞生长及增殖的作用。人参花、叶二醇组皂甙在体外亦有一定的抗肿瘤作用。人参地上部分挥发油成分能使体外培养的胃癌和肝癌细胞数减少、生长受到抑制、死亡癌细胞数目增加。
       长期口服红参浸膏可减少乌拉坦、N-甲基-N-亚硝基-N-硝基胍、黄曲霉素等化学物质对大、小鼠的致癌作用。长期口服朝鲜红参粉能减低用 DMBA、乌拉坦、AFF、MNNG和黄曲霉素等致癌物接触的动物中肿瘤发生率,并能抑制其生长。人参皂甙对小鼠肉瘤 S180 有抑制作用。实验表明:人参可明显减慢癌前病变或早期癌的发展速度,保护癌旁肝组织尤其是线粒体、内质网等亚微结构,减少癌前病变的发生,从而明显延长癌鼠生存期。体外试验表明:人参花、叶二醇组皂甙能明显抑制小鼠腹水型网状细胞肉瘤(ARS)细胞的DNA合成。人参茎叶皂甙、花皂甙和人参多糖对S180亦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人参多糖还能抑制小鼠艾氏腹水癌细胞增殖,延长S180小鼠存活时间。人参须糖浆对二甲基奶油黄诱发的大鼠肝癌有预防和控制作用。
       人参本身有抗肿瘤作用,同时亦是抗肿瘤增效剂。体内实验证明:人参多糖与环磷酰胺合用可发生明显的抗肿瘤协同作用。人参提取物可使 Tegafer的抗癌作用增强,含有Tegafer及人参提取物的乳剂给患有P388小鼠口服,与单用Tegafer 相比,可提高小鼠存活率,对小鼠肉瘤生长亦有明显抑制作用。
       含人参皂甙的制剂有减轻抗癌药毒性的作用。研究表明:人参可促进骨髓核酸及蛋白质的生物合成和代谢,可增加骨髓细胞的分裂增殖,使肿瘤患者的白细胞回升。人参茎叶皂甙能刺激骨髓造血功能,具有显著的升白作用。含有人参皂甙、齐墩果酸、茴香醚、三尖杉酯碱的制剂,对白血病均有疗效而对心脏无毒性,对造血器官无损害。
       人参皂甙抑制肿瘤的机制比较复杂,不同成分抗肿瘤作用的机制亦不同。人参根总皂甙可使离体培养的肝癌细胞发生向正常肝细胞的逆转效应。培养基中加入人参皂甙后,不但抑制了肝癌细胞分化生长的能力,而且使肝癌细胞的生化系统发生趋近于正常肝细胞的改变。人参茎叶皂甙浓度为500μg /ml~625μg/ml 时对S180 和U14瘤细胞均有直接杀伤作用,对瘤细胞的杀伤作用与药物浓度有关。人参茎叶和根皂甙对免疫功能亦有刺激作用,能增强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并能刺激抗体的生成,此与其抗肿瘤作用亦有一定关系。
       有报告认为,人参花皂甙在体外实验中对天然杀伤细胞-干扰素-白细胞介素调节网起正调节作用。其抑瘤作用的机制有三:a. 人参花皂甙能促进天然杀伤细胞活性,从而更有效地杀伤肿瘤细胞;b. 人参花皂甙诱生干扰素。干扰素除可增强天然杀伤细胞活性外,其本身亦有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c. 人参花皂甙可诱生白细胞介素,白细胞介素除可诱生干扰素外,尚可诱导CTL的分化,诱生LAK细胞。CTL和LAK细胞皆是重要的杀瘤细胞。此外,人参花皂甙可提高 T 细胞和巨噬细胞的功能,亦有助于人参花皂甙的抗肿瘤作用。
       11. 其他作用 人参皂甙有多方面的抗吗啡耐受和成瘾作用。肝脏中有一种吗啡6-脱氢酶,此酶能催化吗啡转化为吗啡酮。人参皂甙能抑制吗啡 6-脱氢酶,有效地阻断吗啡酮的生成,并且提高肝中谷胱甘肽的水平,解除吗啡对脑内释放神经递质的抑制,防止吗啡的耐受性和成瘾性,缓解戒断症状疗效显著。同时对吗啡的镇痛作用无影响。
       不同浓度的人参提取浓缩液对福氏痢疾杆菌、乙型溶血性链球菌、产紫青霉菌均有抑制作用。较高浓度对金黄色葡萄球、大肠艾希杆菌、炭疽杆菌、肺炎球菌、黑色曲霉菌、产黄青霉菌有抑制作用。人参茎叶皂甙对单纯疱疹病毒Ⅰ型感染细胞有保护作用。实验证明:人参茎叶总皂甙对细胞的保护作用主要是明显抑制病毒复制,而不是直接杀伤病毒。人参提取物对感染森林病毒的动物有保护作用,具有增强干扰素诱导产生的抗病毒能力。
       人参碱溶性多糖部分对盐酸/乙醇诱导的胃黏膜损伤有显抑制作用,其抑制率分别为57.3%和 74.2%;如预先给予消炎痛,该多糖部分对胃黏膜的保护作用不被消除。
       人参皂甙有促进鼠和猴肾皮质细胞DNA的合成、促进肾脏代偿性生长的作用。实验提示,临床上随意增加人参的用量不一定都能达到相应提高疗效的目的。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哮喘 移山参9~10g,蛤蚧1对(去头),水煎服,每日1剂,连服1~2天,待症状控制后改研粉,每日6g,分服。治疗哮喘重症16例,临床控制9例,显效3例,好转3例,无效1例。〔中西医结合杂志 1983;(1):8〕
       2. 治疗急性呼吸功能不全 红参25g,麦冬 15g,二味分别单煎当茶饮。并随证加用中药煎服。治疗烧伤面积在80%以上,呼吸功能不全的患者6 例,有4例急性呼吸功能不全、症状体征消失,全身及烧伤创面状况改善。经对照观察,疗效优于对照组。〔中西医结合杂志 1982;(4):224〕
       3. 治疗心律失常 切新开河参原药为0.5~1mm 半透明饮片,每日早、晚置1片于口中缓慢含化,维持阶段日含1片,10天为1疗程。治疗25例,其中房颤8例,显效6例,有效2例;病窦综合征6例,显效3例,有效3例;室早9例,显效4例,有效3例,无效2例;房早2例,有效2例。〔浙江中医杂志 1990;25(2):81〕
       4. 治疗老年人病窦综合征 红人参1.5~3.0g,每日1次或分2次放口中逐渐含化咽下,20~30 天为1疗程,一般用药1~2疗程。治疗48例,其中有发作性晕厥者6例均有效;心率小于55 次/分钟者36例,17例恢复正常;快慢综合征16例,14例有效;发作性房颤16例,有效9例;持续性房颤10例,均无效;阵发性室上速11例,均有效;Ⅱ度房室传导阻滞8例,4例有效;Ⅰ度房室阻滞5 例均显效;Ⅱ度窦房阻滞3例,2例有效。〔中华老年医学杂志 1990;9(1):49〕
       5. 治疗慢性肝病 人参琥珀末、三七,按 2:1:2 的比例配伍,共研细末,每次3g,日服3次。治疗33例,显效9例;好转13例;无效11例。〔江苏中医1990;11(6):8〕
       6. 治疗脱肛a. 人参芦头20枚,文火焙干研末,分20包,早晚空腹米饭调服1包,小儿酌减,10天为1疗程。治疗26例,疗效甚佳。〔中成药研究 1983;(1):48〕
       b. 人参芦1个研末,开水冲服,每日1次,连服20天,治疗Ⅰ期脱肛50例,全部治愈。〔四川中医 1985;3(1):33〕
       7. 治疗宫颈糜烂 人参干膏粉、蛤蚧粉、黄连素、乳香没药儿茶冰片铅丹按5:2:0.2:0.2:0.2:0.3: 0.1:2的比例,分别研细过筛,取各药混匀,装入胶囊,每粒重0.5g。先用 1:1000 新洁尔灭冲洗阴道,然后将药放入阴道后穹窿部,每次2粒,隔日1次,4次为1疗程。严禁口服。治疗311例,治愈率为93.6%,总有效率为98.7%。〔中医杂志 1983;(11):39〕
       方剂选用:
       1. 治疗营卫气虚,脏腑怯弱,心腹胀满,全不思食,肠鸣泄泻,呕哕吐逆:人参(去芦)、白术茯苓(去皮)、甘草(炙)各等分。上为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至七分,通口服,不拘时,入盐少许,白汤点亦得。常服温和脾胃,进益饮食,辟寒邪瘴雾气。(《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四君子汤)
       2. 治疗胃虚冷,中脘气满,不能传化,善饥不能食:人参末二钱,生附子末半钱,生姜一分(切碎)。上三味和匀,用水七合,煎至二合,以鸡子一枚取清,打转,空心顿服。(《圣济总录》温胃煮散)
       3. 治疗肺虚久咳:人参末二两,鹿角胶(炙,研)一两。每服三钱,用薄荷、豉汤一盏,葱少许,入铫子煎一、二沸,倾入盏内,遇咳时,温呷三、五口。(《食疗本草》)
       4. 治疗阳虚气喘,自汗盗汗,气短头晕:人参五钱,熟附子一两。分为四帖,每帖以生姜十片,流水二盏,煎一盏,食远温服。(《济生方》)
       5. 治疗心气虚损,怔忡而自汗者:猪腰子一只,用水两碗,煮至一盏半,将腰子细切,入人参半两,当归(上去芦、下去细者,取中段)半两。并切,同煎至八分,吃腰子,以汁送下。有吃不尽腰子,同上二味药滓,焙干,为细末,山药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百一选方》)
       6. 治疗心气不定,五脏不足,恍惚振悸,差错谬忘,梦寐惊魇,恐怖不宁,喜怒无时,朝差暮剧,暮差朝剧,或发狂眩:远志(去苗及心)、菖蒲各二两,人参、白茯苓(去皮)各三两。上为细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朱砂为衣。每服七丸,加至二十丸,温米饮下,食后临卧日三服。(《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定志丸)
       7. 治疗消渴引饮:人参为末,鸡子清调服一钱,日三、四服。(《本草纲目》)
       8. 治疗消渴引饮无度:人参瓜蒌根各等分。生为末,炼蜜为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麦冬汤送下。(《仁斋直指方》玉壶丸)
       9. 治疗胸痹心中痞气,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人参甘草干姜白术各三两。上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金匮要略人参汤)
       10. 治疗妊娠,酸心吐清水,腹痛不能饮食:人参(去芦)、干姜(炮)各等分。上为末,用生地黄汁,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汤下,食前服。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小地黄丸)
       配伍效用:
       人参配伍白术 人参补脾益气;白术健脾燥湿。二者相须为用,有补气健脾燥湿之功效,用于治疗脾虚失运之食少纳呆、大便溏泻等症。
       人参配伍当归 人参甘温,补气、固脱;当归甘温,补血、活血。二者伍用,气血双补,共奏补气固脱、养血活血之功效,用于治疗因出血而气脱之自汗频频、气短脉微;气血两虚之头晕心悸、气短乏力、失眠健忘以及气虚血淤之胸痛胸闷、心悸、口唇紫暗等症。
       人参配伍附子 人参甘温大补元气以固脱;附子辛热回阳而救逆。二者相使为用,有大补元气、回阳固脱之功效,用于治疗重病、久病、失血等所引起元气大亏、阳气暴脱而表现出气急喘促、四肢厥逆、汗出黏冷、呼吸微弱、脉细微欲绝等症。
       人参配伍诃子 人参益肺补脾、大补元气;诃子敛肺下气、涩肠固脱。二者合用,共奏补肺敛肺止咳、健脾固脱止泻之功效,用于治疗肺虚久咳久嗽;脾虚久泻久痢以及气虚下陷脱肛等。
       人参配伍胡桃肉 人参甘温补益肺气;胡桃肉温涩入肾,既能润肺,又能纳肾气以平喘。二药伍用,有温补肺肾、纳气定喘之功效,用于治疗肺肾虚寒之咳嗽气喘。
       人参配伍黄芪 人参善补五脏之气,补气兼能养阴;黄芪善走肌表,补气兼能扶阳。二者相须为用,有补中气、升脾阳之功效,用于治疗中阳不足、气虚下陷之倦怠乏力、食少便溏、久泄久痢、脱肛、子宫脱垂、胃下垂等症。
       人参配伍麦冬 人参益气生津;麦冬养阴生津。二者伍用,共奏益气生津之功效,用于治疗热病后期、气阴耗损之神疲气短、口干口渴等症。
       人参配伍生石膏 人参益气生津;生石膏清热止渴。二者合用,有清热益气、扶正祛邪之功效,用于治疗热病气阴两伤之身热口渴、气短乏力、汗出、脉大无力者。
       人参配伍熟地 人参峻补元气,熟地补血填精。二者相伍,人参得熟地,则助气、化气;熟地得人参,则生血、行血。二药相辅相成,共奏补气养血之功效,用于治疗气血两虚之头晕、心慌、气短、乏力、失眠、健忘、月经过多、闭经等症。
       【注意事项】
       宜忌:实证、热证忌服。阴虚内热和腹胀满者不宜长期单用。
       人参芦一直被认为是涌吐类药,不用于补益,应用人参时必须去芦。但是研究表明:人参芦中所含草酸钙含量不足以引起呕吐,人参芦与人参的乙醇提取物其TCL谱基本一致,测定人参芦中总皂甙含量较人参为高。临床应用人参芦泡茶饮用无呕吐,且可增加机体抗病能力,因此人参入药不必去芦。
       “茯苓为使。恶溲疏。反藜芦。”(《本草经集注》)
       “畏五灵脂。恶皂荚、黑豆。”(《药对》)
       毒副作用:人参根粉给小鼠口服的半数致死量为5g/kg以上;人参浸膏给小鼠皮下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16.5mg/kg;人参茎叶给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20.6±0.17g/kg。
       一般天然皂甙的毒性均较大,但人参虽含皂甙却毒性甚小。人参干浸膏给大鼠每日105mg和 205mg,连续25周,未发现有毒性及不能耐受现象。人参总皂甙给小鼠一次灌服5g/kg,未见死亡。
       临床应用本品,大量或长期服用人参可出现中毒反应:口服3%人参酊100ml,有轻度不安和兴奋反应,如一次内服200ml或大量人参根粉,可致中毒,出现失眠、抑郁、玫瑰疹、瘙痒、头痛、眩晕、心悸、体温升高、血压升高及出血、性机能减退、体重减轻等。健康壮实者过量服用后常感闭气、胸闷、腹胀。
       有报道,有人平素无病,一次顿服人参40g 煎汁约200ml,致左心衰竭、消化道大出血而死亡。也有报道:给3例新生儿服人参0.3~0.6g 煎剂而中毒,死亡1例。尚有一内服人参根酊剂500ml而导致死亡的报告。
       有人观察,133例长期服用各种人参制剂者,产生滥用人参综合征者14例,主要表现为高血压伴神经过敏、失眠、晨泄,类似皮质类固醇中毒。故切不可将人参作万灵药而无针对地滥用。
       中毒救治:
       1. 出现人参中毒症状或人参滥用综合征时,应停用人参或其他兴奋剂,同时要注意有无产生低血压危象的可能。此时禁用心血管制剂、激素以及升高或降低血糖的制剂。
       2. 对症处理:呼吸困难者,可酌情给予吸氧、肌注可拉明或洛贝林;有抽搐者可给予巴比妥钠;呕吐咖啡样物者可给予维生素K3;低血糖者可给予葡萄糖液口服或静脉注射。
       【医家论药】
       “人参,善治短气,非升麻为引用不能补上升之气,升麻一分,人参三分,可为相得也;若补下焦元气,泻肾中之火邪,茯苓为之使。”(《医学启源》)
       “人参,味既甘温,调中益气,即补肺之阳,泄肺之阴也,若便言补肺,而不论阴阳寒热、何气不足,则误矣。若肺受寒邪,宜此补之,肺受火邪,不宜用也。肺为清肃之脏,贵凉而不贵热,其象可知,若伤热则宜沙参。人参补五脏之阳也,沙参苦微寒,补五脏之阴也,安得不异。”(《汤液本草》)
       “人参能回阳气于垂绝,却虚邪于俄顷。其主治也,则补五脏,盖脏虽有五,以言乎生气之流通则一也,益真气,则五脏皆补矣。邪气之所以久留而不去者,无他,真气虚则不能敌,故留连而不解也,兹得补而真元充实,则邪自不能容。清阳之气下陷,则耳目不聪明,兼之目得血而能视,阳生则阴长,故明目。真气内虚,故肠胃中冷,气旺阳回则不冷矣。心腹鼓痛者,心脾虚故也,二脏得补,其痛自止。胸胁逆满者,气不归元也,得补则气实而归元也,脾胃俱虚,则物停滞而邪客之,故霍乱吐逆也,补助脾胃之元气,则二证自除。调中者,脾治中焦,脾得补则中自调矣。消渴者,津液不足之候也,气回则津液生,津液生则渴自止矣。通血脉者,血不自行,气壮则行,故通血脉。破坚积者,真气不足,则不能健行而磨物,日积月累,遂成坚积。脾主消化,真阳之气回,则脾强而能消,何坚积之不磨哉。令人不忘者,心主记,脾主思,心脾二脏之精气满,则能虑而不忘矣。”(《本草经疏》)
       “人参,补气生血,助精养神之药也。故真气衰弱,短促气虚,以此补之,如荣卫空虚,用之可治也;惊悸怔忡,健忘恍惚,以此宁之;元神不足,虚羸无力,以此培之,如中气衰陷,用之可升也。又若汗下过多,精液失守,用之可以生津而止渴;脾胃衰薄,饮食减常,或吐或呕,用之可以和中而健脾;小儿痘疮,灰白倒陷,用之可以起痘而行浆;妇人产理失顺,用力过度,用之可以益气而达产。若久病元虚,六脉空大者,吐血过多,面色微白者,疟痢日久,精神萎顿者,中热伤暑,汗竭神疲者,血崩溃乱,身寒脉微者,内伤伤寒,邪实心虚者,风虚眼黑,旋晕卒倒者,皆可用也。”(《本草汇言》)
       “肺家本经有火,右手独见实脉者,不宜骤用(人参),即不得已而用之,必须盐水焙过,秋石更良。盖盐能润之,且参畏卤盐故也。若夫肾水不足,虚火上炎,乃刑金之火,正当以人参救肺,何忌之有?”(《本草通玄》)
       “酒色过度,损伤肺肾真阴,阴虚火动,劳嗽吐血咳血等证勿用之。盖人参入手太阴,能补火,故肺受火邪者忌之。若误服参、芪甘温之剂,则病日增,服之过多则死不可治。”(《本草集要》)
       “人参,气虚血虚俱能补,阳气虚竭者,此能回之于无何有之乡;阴血崩溃者,此能障之于已决裂之后。惟其气壮而不辛,所以能固气;惟其味甘而纯正,所以能补血。故凡虚而发热,虚而自汗,虚而眩晕,虚而困倦,虚而惊惧,虚而短气,虚而遗泄,虚而泻利,虚而头疼,虚而腹痛,虚而欲食不运,虚而痰涎壅滞,虚而咳血吐血,虚而淋沥便闭,虚而呕逆躁烦,虚而下血失气等症,是皆必不可缺者。第欲以气血相较,则人参气味颇轻而属阳者多,所以得气分者六,得血分者四,总之不失为气分之药。而血分之所以不可缺者,而未有气不至而血能自至者也。故扁鹊曰,损其肺者益其气,须用人参以益之,肺气既旺,余脏之气皆旺矣。所以人参之性多主于气,而凡脏腑之有气者,皆能补之。然其性温,故温积亦能成热,若云人参不热则可,云人参之凉,恐未必然。是以阴虚而火不盛者,自当用参为君,若阴虚而火稍盛者,但可用参为佐,若阴虚而火大盛者,则诚有暂忌人参,而惟用纯甘壮水之剂,庶可收功一证,不可不知也。”(《本草正义》)
       “人参,宜同诸药共用,始易成功。如提气也,必加升麻柴胡;如和中也,必加陈皮甘草;如健脾也,必加茯苓白术;如定怔忡也,必加远志、枣仁;如止咳嗽也,必加薄荷、苏叶;如消痰也,必加半夏白芥子;如降胃火也,必加石膏知母;如清阴寒也,必加附子干姜;如败毒也,必加芩、连、栀子;如下食也,必加大黄枳实。用之补则补,用之攻则攻,视乎配合得宜,轻重得法而已。然而人参亦有单用一味而成功者,如独参汤,乃一时权宜,非可恃为常服也。”(《本草新编》)
       “人参,得当归活血,配广皮理气,配磁石治喘咳气虚上浮,配苏木治血淤发喘,配藜芦涌吐痰在胸膈;佐石菖蒲、莲肉,治产后不语,佐羊肉补形;使龙骨摄精。入峻补药崇土以制相火,入消导药运行益健,入大寒药扶胃使不减食,入发散药驱邪有力,宜少用以佐之。”“土虚火旺宜生用,脾虚肺怯宜熟用;补元恐其助火,加天冬制之;恐气滞,加川贝理之;加枇杷叶,并治反胃。”(《得配本草》)
       “心痞最不宜参,然以参佐旋覆、姜、夏,则参可用于散痞矣;腹胀最不宜参,然以参佐厚朴、姜夏,则参可用于除胀矣。参能实表止汗,故有表证者忌之;若汗出后烦渴不解,于寒剂中用之何妨。参能羁邪留饮,故咳症忌之;若肺虚而津已伤,于散邪蠲饮中用之何妨。参治往来寒热,似疟皆可用参矣;然外有微热即去参,《外台》于但寒但热,寒多热少之疟亦俱无参,惟疟病发渴者用之。盖补虚则助邪,寒热不均,则不可遽和;人参止渴,辅芩、栝之不逮也,参惟益阴,故能生津;利不止,虽脉微欲绝亦不加参,以利则阴盛,而参复益之也。然下与吐兼,或吐下之后,其中必虚,津必伤,参又在所必须。
       盖中土有权,则上下悉受其范,而不敢违戾也。”(《本草思辨录》)
       “方书谓人参不但补气,若以补血药辅之,亦善补血。愚则谓若辅以凉润之药,即能气血双补,盖平其热性不使耗阴,气盛自能生血也。”(《医学衷中参西录》)
       “古称人参,今有辽参、高丽参、党参之别,形色、性情、功效各有不同……。盖辽参、高丽参其力皆厚,惟一则甘而能清,一则甘而兼温,功力自别,若党参则为补脾和缓之药,而力量较为薄弱,三者之性情功用,迥乎不侔,万不能一陶同冶而无区别。”“辽参微寒,功能养阴而清虚火,今用之阴虚有火及吐衄失血后宜于清养,或汗家、失精家,阴液耗损,虚阳偏炽者,甚有经验,证以《本草经》之所谓人参味甘寒者,气味甚合。寻绎《本经》主治,皆滋养阴液,生津补血之功,而非补气回阳之药。是皆辽参之功用,而非高丽参之兼有温性者可比。”“高丽参,气味浓厚,色亦重浊,具有温养生发之性,今用之于脾肾虚寒,真阳衰弱及中气不振,阴寒用事诸证,功效甚捷,较之辽参偏于养阴,含有清凉气味者,性质迥异,证以《名医别录》之人参味甘微温,气味甚合。”“辽参禀性纯正,绝无刚烈气象,是以滋养阴津,尤其独步,而高丽参则已有刚健姿态,温升之性,时时流露,所以能振作阳气,战胜阴霾。二者所主之病,虽同为阴枯血耗之候,惟阴虚之体,相火易升,则宜于辽参而不宜于(高)丽参,若阴液既耗,而真阳亦衰,则宜用(高)丽参不宜用辽参。一则养阴而兼理虚热,一则补阴而即以扶阳,各有所主,不容或紊。若治虚热而误用(高)丽参,无异抱薪救火,则欲苏涸辙之鲋,而灼其垂竭之脂膏;若治虚寒而误投辽参,几于落井下石,则欲回黍谷之春,而适以陷绝于冰窖。同是虚也,同是参也,在当用之时,而一字之争,已如水火冰炭之各异,彼夫风寒湿邪,痰饮食积,气血郁结之不得妄投是味者,更无庸言矣。”(《本草正义》)
       附注:
       1.人工栽培的人参,也产于吉林,故有些地区称“吉林参”,亦指山参和和园参,非特指“吉林野参”,应予注意。
       2.“东洋参”系日本栽培加工的人参,其药效如《本草便读》云:“东洋参,性温,补脾胃中气,其补力不及人参、别直,而较党参为优,与西洋参有寒温之各异耳。”过去多有进口,现已不用。
       3.“朝鲜人参”系产于朝鲜的人参,经整理加工入药者,简称朝鲜参、高丽参,多为栽培品,加工方法与我国稍异。一般认为其品质药力较我国栽培者为优,但远不及我国野山人参。如为朝鲜进口之红参,称朝鲜红参,又称别直参,性味功用与国产红参相似,然补气温阳之力较峻猛。由于其价格较贵,临床较国产者少用。
       4。“西洋参”为五加科植物西洋参的根,与人参同科异属,主产于美国、加拿大、法国,我国亦有栽培,称“种参”。其味甘微苦而性凉,功能益肺阴,清虚火,生津止渴,与人参相比,性有温凉之别,功有补气补阴之异,临床应用时不宜混淆。
       5。另有“小红参”一药,为茜草科植物云南茜草的根,主产云南,性味甘温,功为补血活血,祛风除湿,用治头晕失眠,吐血,风湿,跌打损伤等,与红参不同,应予以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