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收涩药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收涩药
金樱子
本书全文检索:  
       为蔷薇科植物金樱子Rosa laevigata Michx. 的果实。味酸、涩,性平。入肾、膀胱、肠经。功能:固精涩肠、缩尿止泻。主治:遗精、遗尿、小便频数、脾虚泻痢、肺虚喘咳、自汗盗汗、崩漏带下。内服:煎汤,6~18g;或入丸、散或熬膏。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金樱子果实含柠檬酸、苹果酸、鞣质、树脂、维生素C,含皂甙17.12%;另含丰富的糖类,其中有还原糖60%(果糖33%),蔗糖1.9%以及少量淀粉。
       药理作用:
       1. 降血脂作用 对喂食胆甾醇及甲基硫氧嘧啶所致的实验性动脉粥样硬化家兔,用金樱子(品种不详)治疗两周和三周,其血清胆甾醇分别降低12.5%和18.67%,β-脂蛋白亦有明显下降。肝脏和心脏的脂肪沉着均较对照组轻微,粥样化程度亦很轻微,而对照组则十分严重。
       2.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鸡胚试验证明,金樱子煎剂对流感病毒PR8株抑制作用最强,且对亚洲甲型57-4株、乙型Lee株、丙型1233株和丁型仙台株也有作用。
       抑菌试验(平碟法)表明:25%根煎剂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有很强的抑菌作用,对绿脓杆菌也有效。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乳糜尿 槟榔15g,乌梅芡实车前子各20g,玄参大蓟萆薢土茯苓山楂麦芽菟丝子山药、石莲子金樱子各30g,益智仁10g。随证加减,每日1剂,水煎3次,分3 次空腹服。注意控制摄入大量高脂肪、高蛋白饮食,禁辛辣、烟酒等刺激之品。治疗丝虫引起的乳糜尿 18例,结果:痊愈11例,好转6例,无效1例。〔中国农村医学 1990;(10):38〕
       2. 治疗子宫脱垂 金樱子3000g,加水冷浸1天,次日用武火煮半小时,过滤取汁,再加水煎半小时,去渣,两次煎液混合,加热浓缩成 3000ml 备用。每次60ml,温开水冲服,每日早晚各1次,连服3天为1个疗程,隔3天再服3天。治疗203例,服药1~2疗程后,痊愈16例,好转138例,有效率为76%。
       经观察,对年青、脱垂程度较轻,没有白带的患者疗效较好;而对脱垂程度严重、年龄大的患者,只能作为一种辅助治疗。〔浙江中医杂志 1960;(3):126〕
       3. 治疗婴幼儿秋季腹泻 金樱子3kg,加水3000ml,煎煮浓缩至1500ml,按2‰的比例加尼泊金防腐。每次用量分别为1岁以内10ml,1~2岁15ml,2岁以上20ml,每日3次,空腹服。治疗20例,治愈13例,有效6例,无效1例。〔中医杂志 1985;26(6):71〕
       方剂选用:
       治疗梦遗,精不固:金樱子十斤,剖开去子毛,于木臼内杵碎。水二升,煎成膏子服。(《明医指掌金樱子膏)
       配伍效用:
       金樱子配伍仙茅 金樱子酸涩性平,入肾、膀胱、大肠经,功擅固精涩肠、缩尿止泻。仙茅辛温,入肾、肝经,长于温肾阳、壮筋骨、祛寒除湿。二者伍用,共奏温肾壮阳固精之功效,用于治疗肾阳不足、下元虚寒之阳痿、精冷、遗精、滑泄等症。
       【注意事项】
       宜忌:有实火、邪热者忌服。
       毒副作用:小白鼠腹腔注射金樱子多羟基色素进行急毒试验。观察3天,达95%可信限的半数致死量为519±105mg/kg。用未成年大白鼠皮下注射1100mg/kg、500mg/kg进行亚毒试验,观察1~2周引起体重增长减慢,脏器系数普遍增大,白细胞增多。红细胞减少,并出现白细胞分类变化;血清 SGPT和血浆NPN含量未发生明显变化;组织切片检查,心、肝、肾、脾、肠、肾上腺均未见病变。
       临床应用本品,用煎剂口服治疗子宫脱垂过程中,部分病人有便秘、腹痛、小腹痛、下腹部胀感,个别发生咳嗽。
       【医家论药】
       “金樱子,无故而服之,以取快欲,则不可;若精气不固者服之,何咎之有。”(《本草纲目》)
       “《十剂》云,涩可去脱。脾虚滑泄不禁,非涩剂无以固之。膀胱虚寒则小便不禁,肾与膀胱为表里,肾虚则精滑,时从小便出,此药(金樱子)气温,味酸涩,入三经而收敛虚脱之气,故能主诸证也。”(《本草经疏》)
       “金樱子,世人竞采以涩精,谁知精滑非止涩之药可止也。遗精梦遗之症,皆尿窍闭而精窍开,不兼用利水之药以开尿窍,而仅用涩精之味以固精门,故愈涩而愈遗也。所以用金樱子,必须兼用芡实山药莲子、薏仁之类,不单止遗精而精滑反涩,用涩于利之中,用补于遗之内,此用药之秘,而实知药之深也。”(《本草新编》)
       “止吐血,衄血,生津液,收虚汗,敛虚火,益精髓,壮筋骨,补五脏,养血气,平咳嗽,定喘急,疗怔忡惊悸,止脾泄血痢及小水不禁。”(《本草正义》)
       “生者酸涩,熟者甘涩,用当用其将熟之际,得微酸甘涩之妙,取其涩可止脱,甘可补中,酸可收阴,故能善理梦遗崩带遗尿。”(《本草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