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中医古籍 >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外用药及其他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 外用药及其他
轻粉
本书全文检索:  
       为水银、明矾、食盐等用升华法制成的汞化合物。亦名汞粉(《本草拾遗》)、水银粉(《嘉祐本草》)、腻粉(《传家秘宝方》)等。味辛,性寒,有毒。入肝、肾经。功能:杀虫、攻毒、利水、通便。主治:疥癣、瘰疬、梅毒、下疳、皮肤溃疡、水肿、臌胀、大小便闭。外用:研末调敷或干撒。内服:研末,0.1~0.2g;或入丸、散。
       【现代研究】
       主要成分:轻粉主要含氯化亚汞(Mercurous chloride, Hg2Cl2)。天然产者,名角汞矿(Hornquic- ksilver),但平常都用人工制备。化学上又名甘汞。本品毒性虽小,但与水共煮,则分解而生成氯化汞及金属汞,后二者均有剧毒;在曝光时,甘汞颜色渐渐变深,亦起同样变化而具剧毒。
       药理作用:
       1. 抗真菌作用 轻粉水浸剂(1:3),在试管内对堇色毛癣菌、许兰黄癣菌、奥杜盎小芽胞癣菌、红色表皮癣菌、星形奴卡菌等皮肤真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
       2. 泻下作用 轻粉内服适量能制止肠内异常发酵,且能通利大便。甘汞口服后在肠中遇碱及胆汁,小部分变成易溶的二价汞离子。二价汞离子能抑制肠壁细胞的代谢与机能活动,阻碍肠中电解质与水分的吸收而导致泻下。
       3. 利尿作用 二价汞离子吸收后,还可与肾小管细胞中含巯基酶结合,抑制酶的活性,影响其再吸收功能而有利尿作用。
       【临床运用】
       临床报道:
       1. 治疗无名肿毒、疖肿 轻粉黄连各50g,蜈蚣1条,75%乙醇200ml,混装瓶中,密封浸泡1周,涂患处,每日2~3 次。治疗60余例,一般1~3次可见痛减、肿消;4~6次即可痊愈。〔湖南中医杂志 1975;(4):63〕
       2. 治疗化脓性疮疖 轻粉10g,雄黄10g,滑石25g。上药共研极细末。先用淡盐开水洗净疮面,取上药适量以茶油调糊涂于患处,日1次。治疗18例,痊愈15例,好转2例,无效1例〔广西中医药 1984;(5):20〕
       3. 治疗慢性下肢溃疡 轻粉25g,铅丹25g,铜绿15g,炙乳香15g,炙没药15g,血余50g,共研细末,与蜂蜡50g、香油100g 制成膏状,敷患处,治疗39例,效果卓著,7天治愈。〔中医杂志 1981;(8):30〕
       4. 治疗疥疮 雄黄硫黄各15g,木鳖肉、枯矾、轻粉各5g,樟脑冰片各25g,凡士林60g,热熔后加入药物,外涂患处,每日1~2次,治疗160例,痊愈140例,治愈率为87%。〔山东中医杂志 1983;(6):38〕
       5. 治疗顽固性湿疹 轻粉冰片雄黄地肤子苍术各5g,密佗僧15g,硫磺、蛇床子黄柏各10g。共研细末,用酒或醋调和涂患处,每日2~3次。
       治疗8例,疗效满意。〔四川中医 1984;(2):54〕
       6. 治疗汗斑 轻粉海螵蛸各等份,先将海螵蛸置瓦上焙干研粉,再入轻粉和匀。用时先洗净局部,再扑药粉适量(微汗后搽药更好)。观察31例,初发者1次可愈,最多3次取效,无复发病例。〔新中医 1988;(10):11〕
       7. 治疗腋臭 轻粉5g,升药底3g,刘寄奴2g,研细,混匀,将药粉撒于腋窝部,每日1次,用药7天狐臭消失,疗效可维持1~3个月,复发再用仍有效。〔广西中医药 1982;(3):8〕
       8. 治疗手足皲裂 轻粉0.5g,红粉0.5g,研细末,与白鹅脂肪油10g调匀。将患手先在温葱汤中浸泡,削去皮肤增厚层,涂药后在炭火上烘烤20分钟,早晚各1次。治疗翻砂工重症手部皲裂5例,均于12天治愈。〔辽宁中医杂志 1981;(1):30〕
       9. 治疗霉菌性阴道炎 轻粉、红粉、儿茶各等份。纳大葱筒内,暗火烧至灰白色,研细末贮瓶备用。令患者排空小便,取截石位,用双氧水冲洗阴道,再用消毒棉签蘸药面撒于阴道壁上。每次1~3g,每日3~5次,5天为1疗程。治疗500例,结果痊愈468例(第1疗程痊愈率为82%),好转32例。〔陕西中医 1991;12(5):224〕
       10. 治疗酒渣鼻 轻粉、硫磺各15g,生大黄百部各50g。上药共研细末,溶于95%乙醇300ml中6~10天,每日震荡2次。于每日早晚洗脸后,毛笔蘸药液少许在皮损处涂抹3~5分钟。1个月为1疗程。治疗37例,用药1~2个疗程,痊愈34例,进步2例,无效1例。〔陕西中医 1992;(2):80〕
       11. 治疗鼻息肉 轻粉6g,杏仁、甘遂各3g,枯矾、草乌各5g,各研末和匀,取芦荟管吹于息肉上,每日3~4次。或用麻油、菜油调药粉成软膏状,薄棉包裹,敷在息肉尾端,每日换药3次;或每晚临睡前敷息肉上(此散剂刺激性强,使用不当可致鼻腔干燥充血,因此用药前应先用凡士林涂鼻黏膜,以防直接刺激)。连用7天为1疗程,未愈者间隔10日再用第2疗程。治疗50例,痊愈28例,显效15例,有效4例,无效3例。〔浙江中医杂志 1980;(5):
       221〕
       方剂选用:
       1. 治疗诸疥疮:轻粉五钱匕,吴茱萸一两,赤小豆四十九粒,白蒺藜一两,白芜荑仁半两,石硫黄少许。上六味,捣研为散,令匀。每用生油调药半钱匕,于手心内摩热后,遍揩周身有疥处,便睡。(《圣济总录》神捷散)
       2. 治疗人面上湿癣:轻粉、斑猫(去翅、足)。上研细,用温水以鸡翎扫之周围。(《普济方轻粉散)
       3. 治疗风虫牙疳,脓血有虫:轻粉一钱,黄连一两。为末掺之。(《普济方》)
       4. 治疗臁疮不合:轻粉五分,黄蜡一两。以粉掺纸上,以蜡铺之。敷在疮上,黄水出。(《永类钤方》)
       【注意事项】
       宜忌:内服宜慎,体弱及孕妇忌服。
       毒副作用:用阿拉伯胶制成轻粉混悬液灌胃,其半数致死量小鼠为410mg/kg,大鼠为1740mg/ kg。中毒后小鼠的心、肝、肾皆有不同程度的病变,肾小管上皮细胞最显著,有浊肿、脂变、坏死等,卵巢中部分较大滤泡破碎,且有白细胞浸润。
       本品中毒症状,多系吸入汞蒸汽或口服汞盐所引起。口服者一般可见口腔及咽喉部烧灼痛,黏膜肿胀,出血糜烂,口内有金属味,恶心呕吐,腹痛、腹泻,黏液便或血便,甚至出现出血性肠炎、胃肠穿孔,惊厥,震颤。汞吸收入血后,可导致“汞毒性肾病”,出现水肿、尿少、蛋白尿、管型尿。严重者可发生肾功能衰竭,昏迷,抽搐,血压下降甚至休克,呼吸浅表、急促,最终死于呼吸衰竭。慢性中毒者以口腔炎、震颤、消化系统病变及精神障碍为特征,此外尚有肝肾功能损害、性机能减退以及血液系统、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病变。
       临床曾有因治疗支气管哮喘内服轻粉3克引起急性中毒的报告;亦有用轻粉枯矾粉吹耳治疗内耳反复流脓、耳廓疖肿、外耳道红肿而致面瘫3例的报告;尚有口服轻粉致大疱性表皮坏死松解型药疹的报告。
       中毒救治:
       急性中毒救治:
       1. 口服中毒者立即用2%碳酸氢钠溶液洗胃(在服毒后10~15分钟内,过迟有发生胃穿孔的可能)。内服或胃管注入10%药用炭混悬液,或牛奶、鸡蛋清。必要时可导泻或灌肠(忌用生理盐水,因其可增加其吸收)。
       2. 应用对抗剂:每0.06g汞用磷酸钠0.324~0.65g,再加醋酸钠0.324g,溶于半杯温水中,每小时口服1次,共4~6次。
       3. 应用解毒剂:首选二巯基丙磺酸钠及二巯基丁二酸钠。宜小量多次给药。用5%二巯基丙磺酸钠1.0~2.5ml,肌肉注射,每日4~6次,有肾脏损害者慎用。或用青霉胺,每次0.3g,日3次口服。也可用硫代硫酸钠,静脉注射,每次20ml,日1次。
       4. 其他处理:① 高血钾时,可静脉缓注10%葡萄糖酸钙50ml,然后静脉滴注5%碳酸氢钠200ml;② 酸中毒时,口服双氢克尿塞50mg,日3次,同时给予毒毛旋花子甙K0.25mg,加入50%葡萄糖液20ml中,静脉注射;③ 如果有口腔炎,可用0.25%高锰酸钾或3%过氧化氢溶液含漱与冲洗。
       5. 中草药治疗:① 土茯苓、贯仲、木通各9g。水煎服;②金银花紫草山慈菇各30g,乳香没药各15g,水煎,空腹服之,取汗则愈。
       慢性中毒救治:在应用上述疗法的同时,应注意补充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维生素C等。
       【医家论药】
       “水银乃至阴毒物,因火煅丹砂出,加以盐矾炼而为轻粉,加以硫黄升而为银朱,轻飞灵变,化纯阴为燥烈,其性走而不守,善劫痰涎,消积滞,故水肿风痰湿热毒疮,被劫涎从齿龈而出,邪郁为之暂开,而疾因之亦愈。若服之过剂,或不得法,则毒气被蒸,窜入经络筋骨,莫之能出,痰涎既去,血液耗亡,筋失所养,营卫不从,变为筋挛骨痛,发为痈肿疳漏,或手足皲裂,虫癣顽痹,经年累月,遂成废痼,其害无穷。陈文中言,轻粉下痰而损心气,小儿不可轻用,伤脾败阳,必变他证,初生尤宜慎之。”(《本草纲目》)
       “水银粉,疗体与水银相似,第其性稍轻浮尔。大肠热燥则不通,小儿疳病,因多食甘肥,肠胃结滞所致,辛凉总除肠胃积滞热结,古主之也。其主瘰疮疥癣虫及鼻上酒风疮瘙痒者,皆从外治,无非取其除热杀虫之功耳。”(《本草经疏》)